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精华恢复
露与女朋友(亦舒)

新内容露与女朋友(亦舒)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露与女朋友
露是我的一半妹妹,那意思是说,我们同母异父。我们很接近,虽然冠着不同的姓字,虽然我比她大七年。
露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夏天,她穿白色,白色宽身衬衫,白色摺裙,九十多度天气,一脸都是汗,头发贴在脸上脖子上,薄薄的料子贴在背上,一种惊心动魄的热带风倩。
她长大得很快。
从小女孩到少女,到一个成熟的年轻女人,才不过短短十年,她今年廿六岁。做为一个女人,廿六岁是正正成熟的时候,可是她的嘴唇她的眼睛有一股孩子气的倔强,使她看起束比实际年龄小得多。
两个夏天之前回来香港,她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律师楼里做见习,读了好几年法律,略略派上用场,很多时候,看见她拿着白色的帆布镶皮公事包进出写字楼。
她是这么时派。
我爱她。
一日下午,在中环,我去绸缎行买料子做旗袍,出来的时候,老远看着一个女孩子迎面走来,白衣白裙,扬扬洒洒,步伐神气而宽大,手中捧着一只蓝白花瓶,瓶中插着两打以上的浅蓝色康乃馨。
我像其他的路人盯着她看,喜悦传上心头,这不是露吗?
「露!」我叫她。
她住脚,笑,退到一角。
「露,到什么地方去?」我问:「捧着的是什么?」
「花,」她笑。
「我知道是花,」我啧啧地,「什么事?连瓶带花的,送人还是自用?」
「送人。」她微笑。
「有人生日?」
「没有人生日。」
「庆祝?」
「没事。」她耸耸肩。
我诧异,「无端白事送什么花?」
她说:「高兴,高兴送。」她扬起一道眉。
我摇摇头,「好吧,你走吧。」我说:「有空打电话来。」
她捧着花走了。
过几日看见露,她烫了头发。
她的直发怎么了?直发有什么不好?
露的直发一直是漂亮动人的,我实在喜欢。烫了头发她看上去更小,一只鬈毛小狗般。
她的神色恍惚,心不在焉地微笑,迷茫的美。女人只有在恋爱的时候是这样的,但是露回来以后没有男朋友,在外国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她的动向,如果她不说,我们是不知道的。
音乐会的时候在停车场看到她,她坐在一辆费拉里狄若里。黑色的车子,她穿着白色的裙子。
我把车子驶过她身边,我说:「露,」
她微笑。
「开车的人呢?」我问。
「走开了。」她说。
「新朋友?」我挤眉弄眼。
她笑了。
我把车子开走了。
在音乐会中我到处找露,想看看她是跟谁在一起。但是我没找到她。
我小时候也喜欢过开狄若的男孩子,我认为露这个朋友的趣味很好,黑色的跑车、永远比红色黄色更具诱惑力,一种邪恶的神气。
我奇怪他是谁,一定是不平凡的,目前城中还有什么特别的人呢?
这地方这么小,谁是谁简直一目了然,什么新鲜的事都瞒不过大家的眼睛。
我迟早会见到他的。
到目前为止,我有下列资料:
露送花给他。
他开一部黑色的跑车。
露的神情表现,她很喜欢他。
露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子,而且不见得合群,很多时间她留在公寓中阅读,看电视,或是独自去看场电影,听音乐,逛街。
她的生活很寂寞,工作占了她大部份时间,她不像太喜欢律师楼的工作,她说:「不是我想像中的。」但是她需要这份薪水来换取自由。
有一次她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了自由去赚钱,可是为了赚钱又丧失自由。」
但很多时间她是非常愉快的,尤其是在发薪水的时候,她会买许多不实惠的东西,随时随地送给朋友,从一瓶不知年干邑到一只金袋表。月终没钱的时候连吃一星期馄饨面。
我很想知道露的男朋友是个什么人物。
年轻的律师?
终於露来了。
她跟我说:「我在恋爱。」开门见山。
「太好了——」我扬起眉毛。
她静默地坐在沙发上。
「你看上去很痛苦,」我笑,「他们说真爱是痛苦与快乐相等的,看样子是真的呢!」
她看我一眼,不出声?
「怎么了?」我问。
「我喝一杯血腥玛丽好吗?」她问。
「几时学会买醉的?」我问。
「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她说。
我摊摊手,「你有什么烦恼,露?年轻貌美,有本事,独立!世界是你的!」我嚷,「你的烦恼是今年不能去看巴黎,是不是?」
「香烟在什么地方?」
我把香烟与打火机递给她。
她慢慢吸进一口,慢慢喷出来。
「你没甚么事吧?」我好奇的问。
「我知道我在恋爱.我爱上了一个人。」
「这不难知道,你的症候如何?」我问。
「我渴望见到他,在人群中想念他,他笑我高兴,他板起脸我不宽畅,我想讨好他,为他做事,有时候我妒恨他,有时矛盾的想,他永远不会选中我。」
「够了,徵象完全符合,你已爱上了他,换句话说,你对他的感情是强烈的,与众不同。」
「是。」
「请他来吃饭吧。」
「我不能够。」
「为什么?他对你好不好?」我问。
「好,好得很。」
「请他来聚聚呀。」我说。
露看着我,脸上露出非常特殊的神色——
「问题是,他是一个女孩子。」
我的手在半空中挥舞,忽然停止。
我手停口呆。「上帝!」
「是的。」露说。
「露!」
「对不起。」
我说:「这不行的呀,露,你不是真的吧?」
「我已经告诉你了。」她坐在沙发上,皱起眉头,一脸的烦恼。
「你自己是女人,怎么可以爱上一个女人?」我瞪大眼睛,嘴里冒着水,「我知道你是一个脱俗的人,但是我们不能违反自然,你明白吗?」
「我明白。」露说:「我不是村妇,我是一个见习律师。」
「露,你应该当心!」
「我不能控制。」她愤怒的说:「爱难道是罪恶?」
我问:「难道你的花是送给她的?」
「是。」
「她开车送你去音乐会?」
「是。」
「你一直在约会她?」
「是。」
「你们一起做些什么?」我骇然问。
「天!」露吼叫起来,「肮脏的心!」
我的声音也提高,「露!你太过份了。」
「我没有错!」
「社会不会原谅你。」
「那个下流社会可以去地狱!我并不血腥关心,」她指着胸口,大声说:「我要自己快乐!你认为一个女人可以关在一间公寓里多久?」
「那么去找一个男人!」我的手刮打她的脸。
露一手把空酒杯扫在地上,她凄苦地发怒了,「然后社会就原谅我了?」
「对不起露。」我震惊,「露——」
「你不明白,是不是?」
「她是谁?」
「她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在她身上看到别人没有的优点。」
「是的,女人可以互相爱惜,但是你不能把她当男人,你不能占有她,你不能与她出双入对,你不能。」
她捧着头,看着我。
「女人不能与女人恋爱。」我说。
她还是瞪着我,眼睛里全是倔强。
「把整件事忘掉好吗?」我恳求露。
「我不要忘记。」露说:「我很快乐。」
「你看上去并不很快乐,」我说。
「我爱她。」
「如果你爱她,也替她想一想,如果只是一时冲动,多么不值得,你们也得想想将来。」
「值得与不值得!」露说:「你们只知道这样衡量事情,值与不值,完了。」
我坐下来,忽然发觉自己一头一脑都是汗,像一个噩梦,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露是我的妹妹,无论如同,她是我的妹妹。
露并没有哭,她只是坐在那里,一脸烦恼,脸上吃了一记耳光,清清楚楚,红了五条手指印。
电话铃响了,我拿起听筒。
「请问露在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是谁?」我不是没有火气的,并且很怀疑就是这个人。
「说是阳明找她。」她礼貌地说。
我说:「有人找你。」把话筒递给她。
她接过电话。
露低声地:「说了……是的,跟预料一样,很气。不不,没有难为我,我姊姊不是那样的人。但我们怎么办呢?」露的眼泪到这个时候才滚下来,「我没有哭,我很好。」
我已经气炸了肺,这种事发生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听听蛮好,当故事传,真正轮到自己的妹妹,恨不得把她扼死。
露拿着话筒,一往情深的样子,完全像是与情人在通话,淌眼抹泪。
我忍不住大喝一声,「放下电话,这是我的家,要说到外边说去!剑桥的法科学生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露犹疑一刻,她对我说:「她要跟你说话。」
「谁?」
「阳明。」
「她有胆子跟我说话?」我震惊,好!我听听看,我服贴了,她有种!
我取过电话。这阳明的声音是清晰明亮的。
「姐姐?」她这样称呼我。
我冷冷的说:「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是露的姐姐,我请求你离开露,她还有下半辈子的幸福要顾及,你不能引诱她,去找别的牺牲者吧。」
「我很爱她。」
「你使我呕吐。」我说。
「真的有那么严重?」阳明浅笑,「并不是你想像的,你看HUSTLER杂志太多了!」
「你胆敢侮辱我,」我怒火中烧,「你如果不离开露,你走着瞧。」
露在一旁说:「我不会离开她。」
「上帝基督!」我说:「我要掷电话了。」
那边很恒静的说,「我们都是成年人——」
「你几岁?」我忍气问。
「廿四。」
我呆住,没想到她更年轻。
「你是干什么的?」我又问。
「我是电影演员。」
我的血一下子冲到头上。「你不可能是林阳明!」我说。
「我是的。」她说。
「对不起,我要挂电话,我不能再忍受了!」我放下话筒。
我瞪着露,「她不是林阳明。」
「她是的。」
「但是她有全世界的一切!你们到底谁先把谁往这条路上带?」
露不回答,她到浴室去洗脸。
我赶上去,「露,你可以随时找到你喜欢的男人——」
「我有事,我要先走一步。」她说:「对不起,姐姐,」她在我额前亲一下。
「你别走!」我说:「露!」
她转头,她一脸的恳切:「姊姊,我这一生人,什么也不如意,爸爸离开我太早,我没有足够的爱。我的工作岗位不理想,我没有足够的金钱。我没有读成BAR,学业也不满足,你想想,姊,这是我一生人当中唯一有安全感的时刻。」她说:「让我快乐一点过下去吧。」
我的眼泪流下束。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我?」我责问。
「你知道这个城有多大,我不想别人先告诉你。」
「谢谢你。」我恨说。
她看着我一会儿,终於开门走了。
我要吞服多少镇静剂才能入睡。我简直不能接受,露竟成了一个同性恋者。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能问:你们接吻吗?拥抱吗?
还是:你们可有打算结婚?
我跑到街上,把所有刊登林阳明的电影画报买回来翻阅。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一张脸稚气与秀气兼有,嘴唇很薄,鼻子小巧笔挺,当红的女明星。两个这么出色的女孩子,忽然同时对男人失去兴趣,怎么会。
我捧着头,难过得不能克服。
然后电话铃响了,我接。
「露在吗?」那边问。
「露早已经走了,」我说:「你是阳明?」
「是。她走了多久?」声音是关心的。
「走了很久,你不是约了她吧?」我问。
「没有。」她说。
「你在什么地方?」我问:「拍戏?」
「我现在收工,正要出来接她。」她简单的说。
我沉默一下,如果我能与她谈谈——我说:「你要不要到我家来?我请你吃饭。」
「在家吃?」她问。
「是的,我会给你一副银筷子,我保证不会在菜中下毒。」
她轻笑数声,「我不怕,十五分钟后到。」
「喂,你开车当心!」我忍不住关照一句。
她停一停,然后说:「你与露一样的动人。」
电话挂断了。
我只是想见见她,与她说个明白。
她来了,来得很快。
女佣人去开门,我一见她便呆住,名不虚传,她的确长得美。短发剪得很时髦的款式,白T恤白裤,嘴角振一抿,算是笑过了。
我说:「请坐,别客气。」接着问:「裤子是圣罗兰的吧?窄得很好看。」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开场白,一定如此。
她算不算女人,我不知道,也许露当她是男人,这些又不能问,我忽然克服了伤心,转而代替的是尴尬,也许因为她长得太端正秀气,丝毫没有肮脏感。
我很大方的问她喝什么。
「血腥玛丽,谢谢。」与露一样的饮料。
我做了一杯递给她。
「谢谢。」她说。
我暗暗留意她的举止,一切没有异样,她斯文有礼,照片上看来比较有味道,但是真人更为自然。
我试探着说:「你没有生气吧,刚才我在电话中对你吼叫。」
「没有,怎么会呢。」她笑!即使是笑还是很骄傲的。
我会很喜欢她,真的,我喜欢她的身段衣着与声音,容貌更是不必说,如果不是露,我会非常喜欢她。
「你交际很广?」我又问。
「并不见得。」她说:「拍戏太忙。」
「你是如何认识露的?」我再问。
「我告一家杂志毁谤,在律师楼处见到露。」她说:「我很欣赏她,她可以一口气举三十个案例,当事人与年份都一清二楚。」
「官司打嬴没有?」
「庭外和解,整件事是露经手的。」她说。
「你们成了好朋友?」我问。
「是的,我们两个人都很寂寞,所以我们开始约会,我们一起喝酒,聊天,我送她一只金表,因为她帮了我一个大忙——」
「是她戴着的金劳吗?」我像在听一只故事。
阳明很大方,「是的,我也有一只,你看。」她递出手腕。
她的手很细致,皮肤好得不得了,指甲修得极乾净,没有搽指甲油。
我抬起头。
「然后我们发展得很自然——」她欠一欠身,「我可以抽一枝烟吗?」
「当然。」
她自皮包内取出都彭男装打火机,点着了烟。
「你抽的是什么?」我问。
「蓝圈。」她说。
「很浓的,是不是?」我说:「露抽三个五。」
「她在英国念书的缘故。」阳明微笑,「但是她没有烟瘾,一个月抽一包,烟都发霉,点也点不着。」
她说到露的时候像是很高兴,脸上那股倔强的味道忽然消失,变得很温柔,凝视着我。
我直接觉得时间仿佛又回去了,回到很久很久之前,当我还是十七八岁的时候,花不尽的青春,无限的逍遥。傍晚潮湿的薰风使人陶醉,恍恍惚惚,舒服得很,我几乎想转变意见,随得她们去,甚至是表示赞成,是因为阳明这双眼睛?一层雾蒙在她的眼睛上。
她说:「单身女人是很寂寞的,你也应该知道,露说你分居三年了。」
「是的。」我说:「我们都很寂寞。」
她按熄了烟,「我们也很骄傲,没有好的伴侣便不要。露喜欢与我在一起。」
「你可明白你们两个人的牺牲有多大,你们永远不会得到家庭的幸福。」我惋惜地说。
「是吗!」她反问:「你觉得凡有家庭的人,都等於有幸福?」问得很嘲弄。
「可是我们不能转变乾坤阴阳。」我说。
她看着我,笑了。
我被她看得很不自然,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不好意思。
「露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说:「她为我的生命增加色彩。」又是一个微笑。
「色彩?听说你男朋友很多。」我提醒她。
「那只是传说。」她说。
「人们不会原谅你们。」我旧话重提。
「我们活在世界上,不是求人们原谅。」她不在乎。
我叹口气,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女佣人把饭菜摆了出来。
「请吃饭。」我说。
门铃响得很急,女佣去开门,露冲进来站住。
露已经换过了衣服,白衬衫,藏青裙子。
露静静的看了我们一眼,坐下来。
阳明把手放在她脖子上,低声说:「不要怕,没事。」
露慢慢静下来,对我很敌意的看着,我自己的妹妹。
她说:「你约阳明,应该先告诉我!你们说的话,我有权知道。」
「露。」我说:「你要弄清楚一点,你比阳明大好几岁,有什么道理叫她对你负责任?」
露站起来,「阳明,我们走。」
「吃完饭好不好?」阳明抬起头,一个线条非常好的下巴。
「我不吃。」露皱着眉头,「我们走。」
阳明顺从地放下筷子,看看我,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们先走一步。」
「露,你太过份!」我说。
露不答我,走到大门处,转过头来,阳明与她站在一起,多么美丽的一对女孩子。
她们拉开门走了。
我走到露台去看她们。
阳明的狄若停在楼下,她替露开了门,把手放在露的肩膀上说话,露低着头,然后她吻了露的脸一下,一切显得这么自然。终於她们上了车,车子开走。
凭良心说,一点反常的感觉都没有,只使人觉得两个人相爱总是好的。
怎么办?我的思想不能定下来。
半夜睡不着,我终於拨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玫瑰,」我说:「吵醒了你?!」
玫瑰在那边轻笑,「没关系,今天酒店里很忙,刚睡,你有什么事?」
我几乎可以看到玫瑰撩起她长发的样子。
「我心里很烦。」我说。
「为什么?告诉我。」
「我妹妹在恋爱。」
「太好了。」她说。
「她爱的是一个女孩子。」我说。
玫瑰一呆,然后轰然大笑。
「玫瑰!」我不高兴。
「露知道我们的事吗?」玫瑰问。
「当然不知道。」我叹口气。
「对於她的事你怎么应付?」玫瑰问。
「我?我开头反对,但是一个人怎么能够力挽狂澜?」
「你太不公平,给她自由吧。」玫瑰说。
「看样子我也只好这样……」我说:「但她还小。」
「你离婚那年有多大?」玫瑰说:「比她小。」
「跟她差不多,」我感喟的说。
她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始终没有后悔。」
我笑,「玫瑰,我也没有后悔。」
「但愿如此,」她笑,「喂,我现在完全醒了,我来看你好不好?」
「这么夜了。」我说。
「不要紧。」玫瑰说:「我这就来。」
「开车小心。哦,有一件事我想说一说,那个女孩子穿的裤子与你那条一模一样。」
「是吗?她穿得好看还是我穿得好看?」玫瑰问。
我笑,「都很好。」我说:「各有各的味道。」
「好,等会儿再谈。」她挂上电话。
当然我没有告诉过露,关於我与玫瑰的事。
我们年纪比较大,我们懂得保守秘密。
在芸芸众生之中,找到一个爱人是多么的幸运。
我们不想一生都喜欢人或是被人喜欢,我渴望有比较强烈的感情,像被爱,或是爱人。这种感觉是重要的,我与玫瑰的认识很自然。我是时装设计师,她在酒店任职,我们公司借她的酒店大堂作时装展览,我被派出做代表,与她接头,就是这样。
我点起一枝烟。
我在等玫瑰来。

——选自短篇小说集《传奇》
——本书由Wgg和Flying提供,月朗扫校

09-24-2001 15:19:17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