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精华恢复
1 转贴:在路上

新内容转贴:在路上 (编辑了 次) test
档案
天天无牙
Junior Member
递交于09-17-2001 10:05
--------------------------------------------------------------------------------
好久上不来。好像因为世界大事的影响,大家的政治积极性都高了不少。暂时把这些放开吧,说些好玩的。
小灌一次。
本地有个俗话叫“打望”,眼睛不停到处看,看见美女就点评两下,看到丑女就呕吐一声。——因为本地男子,丑或帅的都少,大家不屑评价。故此,打望的对象,99%限于女性。
我和菜菜子,打望的对象,又有不同:专看谁象是L的,锻炼Gaydar。当然,大部分L根本看不出来,被我们这种初级Gaydar看出来的,都是明显明显再明显不过的。举例说明:我个人认为,我和菜同学单独走在路上,被看出来的可能性大概是10%,两个人一起,被稍稍注意者的人(范围限于象我和她这样锻炼Gaydar的)看出来的可能就达到90%。

先从“极品”说起。
吸引我们目光的首先是“极品”型。所谓极品,就是特别象男士的女性。这个说法可能政治上不正确,一时我也没想出更好的替代说法。若是她单独一个人,尚不足以说明她是,我和菜同学就笑两声;若是她身边还有另一位女性,察其言行,便可确定。

单独的极品,印象极深刻的,是一回我们在超市买东西。后面的小伙子来借优惠卡,
等出了门,菜菜子拉住我,“难道你没注意到吗?”我当时的注意力整个集中在买好
的烟熏牛肉上,完全茫然。她说,“刚才那个借卡的!”
我说,怎么了。
“你就没听见我‘哇”叫了一声?”
“我以为你被人踩了一脚。”
她说,“唉,刚才那个人,完全就是个男人!”
我更加茫然,“本来人家就是一个小伙子么!”
“你眼睛长哪里去了!是个女的!指甲留了老长!声音也不是男人的。”
我仔细回忆,确实不知道这些细节,只看一眼,潜意识完全当成对方是男性,更加没
留心。“就不可能是Gay的么!”
“不可能!女人!”
“男人!”
……
讨论半天,就其人性别,亦未有结果。记为案例第一宗。

接着有印象的就是成对成对的了。
说是有一回,我上班的地方旁边有个中学,走出来两个女生。一眼看去,有个个子高
大,脸上一股子野蛮气:属于那种野蛮得很有些吸引人的。另一个较矮的,很清秀,
双眼望天,手插在裤兜里。两人身体距离有一米之远。毫无亲密形状。对野蛮女子多
看了几眼,觉得很安逸,毕竟女生面露野性的多,野蛮的却少,但在那人就只是野蛮
的气质。

当时感觉就是两个人之间很tense,是由于紧张造成的张力。

结果是走了不几步,就听见那高大女生说--好一把嗓子,绝对是我心目中Lesbian
的嗓音。呵呵。--“我们两个好好谈谈吧。”
另一人说,“不,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我心中一阵大笑,这次的Gaydar观察成功定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赶快加紧几步走开
去。

再一回是在公车上。人山人海的挤着。我们站在车腹部,刚好对着后车门。有一对女
生。一个短短头发,胖乎乎,背一个大包,垂头丧气。另一个长发,声音很大,
“喂,都是你……我的钱包啊,钥匙都掉啦。”
胖乎乎那个就只笑,不还口,要不就说,“是我错了。”一类的话。
我和菜相视而笑。

过了两站,这一对就下车了。又两个女生从前门挤到后门,一个瘦高高,很象卢巧音
那样,另一个乖学生样子,外形上比刚才那对要养眼的。两人不言语,不接近,好像
不认识。开始我和菜就讨论,这个瘦高高长的满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可过了一会就
不对劲了。那乖巧的,竟然把头放在瘦高的肩膀上,极亲昵。接着瘦高高同学好像说
了一句什么,惹得乖巧的那个,用了牙咬她手臂。我和菜刚好看到,眼睛几乎掉下
来,下了车连声说,现在的小朋友不得了不得了啊!

还有一次,那段时间正好是M君和A君刚搞在一起。我们出去玩,夜半12点,店家关
门,三人谈兴正高,听M君讲东南亚小国故事。走到一路灯下。那路灯可是亮的很,两
个打扮新潮的很的十三四岁小朋友,就在这极亮的路灯下相拥而吻。
我们三个脑袋一下就炸了。M君眼睛也不闪,死盯着看,确定那两人都是女的,摇了摇
头说,“原来我还算含蓄的。”

最近见的一对,是骑车在路上。当时近乎黄昏,天色还亮。两个长发MM在我们前面,
手牵着手走,非常开心的样子。我未留心,超车过去。菜追上来,哈哈笑,“你听到
那两个说什么?”
“什么?没听到。”
“有一个说,‘你是P哈!’”
我几乎笑倒在地,车也骑不稳。
以上数例,仅是部分见闻。若有巧合,纯属偶然。归纳一句,现在小朋友,实在太幸
福啦。

可能十年后,我们能重新看到这些偶遇的路人,或许她们早已经过上另外的人生。或
许把年轻的事情当成一场荒唐。甚至我们自己,也发生巨变。然而现在讨论这些是没
有意义的。就像讨论民族主义和人道主义哪个更重要一样,对个人来说,全都没有意
义。
关键,是我们能够如此证明我们活着,或者:活过。我们的视线,曾经停留在这个世
界上。

--多年前看古龙《流星蝴蝶剑》,狠狠的被他煽情。“你爱过吗?你活过吗?”


海底
Forum Leader
递交于09-17-2001 21:40
--------------------------------------------------------------------------------


大清早的,看见无牙的话,很感慨,随便说两句。
1、过去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些人过了很久才认识,每天进进出出相同的路,相同的
门,夹在相同的房间和楼梯中间,却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连擦肩都没有印象。可是一
旦认识了,这个人就无处不在,到处都能看见他的影子。于是有时就很感慨,怎么过
去从来没有见过呢?
路人就是这么擦肩失去印象,除非我们感到熟悉特别留意,于是他们的脸才忽然清晰
生动起来。

2.这个说给淡咖啡听,北京的好朋友有一天笑着对我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现在走
在商场大街上,看见两个女孩子挽在一起很亲密的走过去,或者一个稍微男性化一点
就总想多看几眼,心里犯嘀咕,就想她们是不是啊!
有时即使无法证实,还是觉得温暖。
3.去年冬天在北京,傍晚总是站在路边等车,换车,匆匆忙忙的走。天气很冷,车站
上常常站着相互拥抱取暖的情侣。有一天,我匆匆走过车灯闪烁的车站,忽然隐约觉
得仿佛有点不对劲,一个很象男孩子的女孩子拉着另一个女孩子站在暗处说些什么,
两人靠的很近,忽然那个象男孩的悄悄吻了一下身边的女孩子。
我一下觉得非常快乐,也许是一种错觉,光线太暗,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但还是忍
不住回头多看几眼,为她们的幸福感到快乐!这样冷的天,这样匆忙交错的夜晚,真
是令人快乐。
4.我自己也有当场在地铁口被人认出来的经历,这在笑语我曾说过。那一种相视一笑
的默契真是让人觉得无比亲切和安慰。这才知道,人是多么需要认同和互相安慰。我
们需要同伴需要朋友,在这条漫漫长路上才不觉得孤单。即使有快乐,也需要朋友的
分享和祝福。

5.小时候坐车就一直有种奇怪的幻想,当车开过一个又一个城市,车窗外的人匆匆闪
过,我总幻想自己飞出身体,变成他们。然后,我沿着他们的路走,那会去什么地方
呢?只有交错!!会有种非常奇怪的感伤,觉得永远就这么交错了。我看了他一眼,
从此错过。
后来,大一点读书,每年要坐很多趟火车。每次会遇见很多人。我回家很远,坐火
车要做三天,大家就在车上同吃同睡打牌说笑话,在车站停靠的时候,看见另一辆火
车的人和我们交错。开始,也是非常伤感,因为这些你非常靠近的人在三天之后,就
永远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我们并不互相问地址电话联系方式,只是好好的相处三天,
然后交错。永远不在重逢。
这种经历多了之后,我才慢慢学会让自己变的漠然的接受这个现实。交错。可是,
对人世瞬间的不可挽留,内心还是充满忧伤。或者看见流星,白云,生命,也是如
此。一切都无法把握。



Freshman 递交于09-17-2001 22:52
--------------------------------------------------------------------------------
听TIM一说我也想起一次看到两个行为可疑的老头的经历.
那天是傍晚了,天气还比较热,我跟GF贪凉快正坐在路边热火朝天地吃着麻辣烫
呢,一抬头看见两老头缓缓地从我们身边走过去,本来街边很吵,人很多,又是两个
太普通不过的老头,是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可不知为什么却一下子吸引了我们
的视线,
两个老头都很沉静,仿佛这吵闹的世界与他们无关似的,只见他们一个在前面推着
一辆很旧但很干净的自行车走着,一个在他身后低着头慢慢的跟着,手轻轻地拉住
后座.
从巷里到路口才大约200米吧,两个人都走得很慢很慢,象是想留多一刻便多一刻
的.两个人虽然没有并排地走,却让我感觉到他们很亲昵,很亲爱.
到了路口,两个人都同时停了下来,只见前面那个老头转过身来,也不看那老头,只
是看了一眼后座,只见那手慢慢松开了,他既没有说话,也没有笑,转过身去骑着车
就走了.
我看见后面的那个老头就一直站在路口动也没动,头也一直都没有抬起来,过了好
久好久,才见他慢慢地低着头往回走.
再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他轻飘飘的?象是没有了重量一样.
他住在这儿么?跟着他的妻小?
是他送他回家么?他的家里是否也有等他回去的妻儿?
我不知道.
后来,我经常都去那儿,却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这么久,我总是没有办法忘记他们的表情,就象没有办法忘记<<如果墙会说话>>里
那个知道爱侣去世的老婆婆的表情一样.
为了我老了以后不要象她们/他们一样,我现在要好好地爱她、好好地生活,好好
地挣钱,好好地锻炼身体。<

09-24-2001 15:20:35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