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精华恢复
Music:朴树,红色气球

新内容Music:朴树,红色气球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作者:Unplugged

unplugged 添加于2000-12-26 23:43

听人提起朴树的时候,忽然想起好久没听朴树了,
以前他可是和高晓松、张楚不知死活地在破烂RADIO里咿咿呀呀的。
风花雪月里偷窥着成人的边界,觉得自己也就很知道吃饱了饭的人民了,比如隔壁老张姓赵的赵小姐之流的,
自己有一天堕落到如此地步也会有恶毒的快意和塌实的。
其实还是有点看不起大众,
我们在欣赏风景的时候也在欣赏着自己绝望的理想。
知道理想可以绝望,心里也就一亮,终于有了退路了。
讨厌八十年代的脑满肥肠谈论他们的“光荣与梦想”,太那个点。
九十年代估计也好不了多少,
不过最起码我将来背叛的时候会赤裸裸一点无耻地干脆一点。
我害怕大众的背景是朴树张楚和我们一起虚拟出来的,
为了我们的轻飘和脆弱。
棺材摆着,呼唤长寿。知道你终究得投降到里面去。


总结一下《我去2000年》。
《NEW BOY》和《我去2000年》是对于NEW AGE冷潮嘲讽的热爱,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的时代。
《妈妈,我……》是铁皮鼓式的反抗,
而《别,千万别》和《活着》又是以大众为对照度的青年人的理想。
让你更加明白了原来理想是青年人的专利,就像青春痘一样时不再来。
既然只有一季的燃烧,世界完全可以暂时地持重妥协一下;
而我们一直不明白,我们以为世界会为我们或者因为我们而改变,
其实它只默不作声地等待我们慢慢变老。
一季季的青春,没有原由的荒草。
慈禧太后的话外音:“由他们闹去”。

《在希望的原野上》,很容易反讽的题目却走向了寄托和等待;
《那些花儿》和《召唤》是故去的回光返照的追忆,
追忆中一切可以达成眼泪般的和解,可以原谅的一切中皆大欢喜。

和我们一样的朴树。不够勇敢的敏感反叛。
喝了酒疯一疯,平常就这么那么活着。
唯一的缺点是不够老。往后大家都捞个中产或小资当当。
为了不做无花果,才去开花烧亮别人的眼吧。
很多人喜欢〈白桦林〉〈那些花儿〉,旋律占了很大原因。
大多数人还要平和一点,
《妈妈,我……》无疑ROCK得超过这些人的美感范围。
总之,朴树是我们这一代的。缺点更是。
没有理由不喜欢他,就像我们没有理由也会偏爱自己。


unplugged 添加于2000-12-26 23:45

红色气球(1740个字节)
----------------------------------------------------------
其实我想谈谈的是〈旅途〉,虽然不喜欢的郭城城也拿去翻唱了.
终于可以逃开青春的主题了,彼此都可以松口气了。
生命的旅途.在路上.这些我们都不陌生.
四十年代的中国诗人就说过类似的话,
"生命是一次旅途,开始于偶然,却又不许逃",
朴树的抒情也就到此为止了.我感兴趣的是气球.

气球的哄骗,孩子才会踏上旅途.
最初的那只气球,飞跑到山后的气球,
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等着爸爸和孩子去寻找.
爸爸像气球一样丢失在山谷里,孩子呢?
等他感叹生命是路过和不归路时已经不再说起气球了。

理想应该被还原成这样的一只气球。
只是单纯的被喜欢,本身全无特长。
可惜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我们难得不明所以的喜欢。
我们追逐气球是因为气球的不同寻常。
谁的气球漂亮谁就有了价值优胜。
气球丢了是在孩子的喜欢之后,孩子简单地想寻回失物;
这条更是我们的致命伤。

孩子渐渐说起的是湖泊城堡女人,气球渐渐远去了。
单纯的故事,像民歌一样。到此为止,再说就是鬼话连篇。
也许是关于男子的成长吧,爷爷爸爸和孩子。
女人只是路过的。

没来由的,我认定了这是一只红色气球。
也许是因为陈升的一曲〈红色气球〉吧。
完全的女人角度,正好可以相视而笑。
故事的主角叫“REBACA”,和蝴蝶梦里的同名。
那位rebaca应该算是文学里最独立自我的女子了,
郝思嘉还是挽着白瑞德的臂膀做着自信的梦。

今晚到酒吧里寻找一个男人来爱自己。
没有什么幻想,要问问自私的他们孤独的感觉。
点一杯酒,无关男人随身体而移动的眼光,
随着音乐而飞舞,不停地飞舞,
像逃离孩子手中的红色气球……

这如果是〈旅途〉里气球自述的话,真是绝版。
如果在朴树的饺子皮里装上陈升的三鲜馅,只是说如果。
孩子在寻找气球,气球只想忘掉孩子,不停地飞舞。
谁的愿望要谁成全。谁又肯成全?
不能释怀理想的私奔,
我们恬不知耻地在后面追赶。
为什么我们往往只被孩子的声音所打动?
仅仅因为我们不是红色气球。?

09-22-2001 17:51:45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