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精华恢复
1 荒的个人系列

新内容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文革—中年妇女

很多人怕工作没劲,怕青春逝去,怕什么都还没什么呢,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中年妇女呢。
我也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中年妇女了。逛街走三步就累,一点提不起精神写小说,看书也盯着哲学和本专业的书,精益求精。彻底的现实,不点都不惦记着浪漫和哀叹。

变成中年妇女也没什么。一枝花,又如狼似虎。有知识,有经验,有趣味,难得的宝贝。

罗点点现在就是中年妇女,在三联生活开过专栏,写经济评论,自己写书,她的世界那么丰富。走过的日子,都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越活越有样子。关键看自己啊。

JOHN LENON 写给儿子的 BEAUTIFUL BOY,
有一句: life is what happens to you when you are making other plans.

人命里都有条路,总是要走上去的,走上去了就得闷着头皮往下走。当我们都在琢磨如何不变成特没意思的中年妇女的时候,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不可逆转地,我们最后都变成了很有意思的中年妇女。

09-24-2001 15:00:06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我想大家都在过周末。而我,因为没事干,爱人不在身边,所以就更加上网。
这里比较对味,就留下来,从窥视发展到暴露。

用这里的术语,之所以说这里的术语,因为以前我确实没听说过。我苦苦地爱,被爱上,感激涕零,豁然开朗,没有了荒原无际做异类的自恋,只想拥有更宽广、更美好的生活。

以前我应该算是个T吧。想付出爱的时候T得了不得,现在有付出,有承受,就很愉快。我想这样情况下的,一般都是TP不分的吧。

比如我们都有明眸,有红唇,有酥胸,有蛮腰。有光洁的肌肤,有美好的身体,有金子一般的心。我们做爱,都是既搞也被搞。她当然更美,初见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

我爱真理和智慧。爱聪明人。热爱性生活,现在没有,很难受。但我也决心不乱搞。我好吃,贪酒,一喝就醉,醉了以后,我千娇百媚,求欢不止。如今她不在,我也没醉过。我特别想有钱。我相信取之有道。

以前我们都穿棉制品,最近她爱上了尼龙、化纤、丝、聚脂一类滑不溜丢的东西。打电话告诉我:“我现在开始穿绫罗绸缎了!我好喜欢穿绫罗绸缎!”

因为不在一起生活,我瘦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打电话告诉她:“阴毛已长及膝盖!”她尖叫一声就把电话挂了,又打过来。很本能的,想到一个人裆里长发飘飘,她就怕。

由此看,硬要规定个TP,我是比她T一点点,她又比我P一点点。但我们都是女人中的女人。

在网上聊天很奇怪。我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我们同学生了孩子的,同学聚一桌聊天,家里的保姆就跟隔壁的保姆聊天,在网上聊天也是这性质吧。

TIM 的文章,好多都无法连接。不知为什么。还是我的电脑知识不够用。

09-24-2001 15:00:58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她崇拜鲁迅。我嫉妒。有一次就把那里剃成鲁迅的胡子的样子。真是又亵渎,又搞笑。
其实,我也崇拜鲁迅的。

现在越远了想,好在她不崇拜弘一法师啊、毕加索什么的。

毛毛剃掉以后,长的过程是很烦的。板寸阶段,有次穿单薄的浅色紧裤,正坐着说话,一低头,赫然,它们在破土而出,谁不吓个死。

估计现在的长,半是因为剃的缘故。早听说毛发越剃越重,普遍真理适用于所有地方啊。

或者,我的绫罗绸缎开始崇拜关羽了。

恋人之间总有万年不忘的欢和笑。本不足与外人道。但我居然可以跟不相干的人说,就因为(我大言不惭地想),其中有至美之处。道理是这样的:本来毛毛啊,体液啊,欲望啊,这滴滴拉拉的一大串,本来都是让人羞,让人恨不得盖死,仿佛没有最好,因为是爱,就有了光华,有了性感,有了身体的快乐,和表达的快乐,猥琐淫秽全都不见了。就像王小波总说王二那个小和尚丑得要死,但是跟陈清扬做爱时,他们把丑陋深深埋葬,让快乐无比飞扬。

09-24-2001 15:01:30

新内容如果给咸湿加点葡萄酒……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那就会发炎。你纳闷两个女孩子能搞出什么病来,加点酒,就搞出来了。
跟医生是这样对话的。

问:“结婚了吗?”
答:“没有。”
医生提高声音:“那怎么会糜烂?”
答:“糜烂?什么糜烂?”
医生更提高声音:“宫颈糜烂!!!性生活过于激烈,又不讲卫生的,都会糜烂!”

因为被她仔细查过,糜烂可能是真的。那就只能被贴上性生活过度又不讲卫生的标签了。最后被开了点消炎药。吃了就好了。

对性的态度,对人的态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原则。与这种医生对话,就如进入蛮荒之地。烦躁,无趣,悲凉,侮辱还只是最表层的。

为什么加葡萄酒。没道理的。爱得发疯。当时正好在喝葡萄酒,如果喝的是啤酒,那就加啤酒了。

有一个贴说,没有不自恋、不扯麻烦的LES电影,我想起一部,叫GO FISH。 一群姐妹,要撮合其中两个,成功了。她们愉快又自信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度过了自我认同和渴望被认同的灾难期,想爱,想跟爱人一起生活,没什么主流不主流的纠缠。

想起这个电影,因为其中讨论各自对咸湿的呢称。英文对白,具体的不记得了,改天抄过来。那些称呼,有鲜蚌,珍珠湾,蜜罐之类的。最后她们同意,HONEY POT比较好。

09-24-2001 15:02:12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没有找到NICO

当然也没有认真去找。店太大了,我也不执拗,找不着,下次再去找。
看新闻说张曼玉把新加坡的服务器弄爆了。爆了。很好玩。一小时内73万人问她问题,还是7。3万,对不起,我没看清楚。张说她爱吃鸡汁饭和炒面。打字每分钟12个。

张曼玉那个小妮子真地越来越出光华了。以前看她演双城故事,跟谭天王一样傻,现在谭老胖成那样,张曼玉却那么美,真是好啊,真是喜欢啊。

说起女星,以前听说邓君和林青霞喜欢在那个楼顶的游泳池裸泳,忘了是邓的泳池,还是林的,反正都一样,令人心驰神往。都是婆婆级的人物,死了一个,商人妇了一个,但裸泳那会儿可能还都美得很。

还有大学时候最红的英国光头歌女,奥康纳,同学说,那是个同性恋!我说,真的?!表情如人所期待的惊讶,只是人不知道我的因此更喜欢她。现在好象她也不是了。最近好象在结婚。

绫罗昨天买了新鞋子。我今天赶紧去买了酒。

喝了一杯,啊呀呀,想歌想唱想跳舞,想摸爬滚打想极尽身体之能事,想搞啊。真是难为情呢,说了张曼玉,邓丽君,林青霞,奥康纳,其实还是回到根儿上来了。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09-24-2001 15:07:57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小时候,家里有个大木盆,很深的,洗澡时坐在里面。自己在长大,头和脚渐渐要越来越窝得紧。有一次发现,肚子那里又硬又软地鼓着一块。
如果你做仰卧起坐,做到一半,停,肚子就会那样鼓着一块。健美的男人鼓成一板巧克力样的六块肌肉,全是硬的,胖胖的人就是两三圈脂肪围漫到腰和臀,全是软的。我结实的身体加上残存的婴儿肥,就是又硬又软地鼓着一块。

现在可以这样解释清楚,但当时,我吓死了!!!现在的印象是,可能在有这个发现之前,刚读了一张报纸,说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天天叫肚子疼,家里也不在意,后来女孩就死了。一解剖,发现女孩肚里有个死婴,死了很久了,报道里说那种死婴就叫“石婴”。

那我就认定,自己肚子里肯定有了死孩子。一直怕啊怕啊,但也不是很害怕,一上学一玩就又忘了,一想起来就怕得要死。

一直也不见自己肚子疼,等突然疼了一天,晚上出了血。哎呀,死孩子要出来了!死孩子要出来了!!!真是一生最恐怖的日子之一。

但我也不说,只是默默地等待。视死如归。

后来被发现,被告知是初潮,被议论:这个憨崽,大了人了自己都不知道!

一直没有死孩子出来,大人也都像没事一样,我就又忘了死孩子的事了。再后来,学习科学文化,就明白了。

想起这件事,因为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必须离开这个世界,不是要死亡,而是必须离开,那我就跟下命令的人请求,可不可以再见她一面。没有回答,没有面目,连空气都像铁一样收紧了。那我很恐惧,就吓醒了。主要不是不能再见,而是那种安排,为什么叫我离开,下一步叫我去哪里。。。

这些恐惧都是一样的,被告知一些事实,一些欲望,但是不知如何处理。日常生活中的事都好办,但是有些细节,其实这些细节又是最根本的东西,就是突然一下就会叫人彻底发了慌。

很小时候,学习了反义词,我产生一个念头,我爸爸的姓,和我妈妈的姓,就是一对反义词。这是个很隐秘的判断,不能跟人说,甚至是唯有我才知道的新发现,但是这个判断朦胧中令我非常难受,一想到就慌神,慌手脚。

后来一个好朋友说她要告诉我一个秘密,她说:“你知道吗,我爸爸的姓,和我妈妈的姓,肯定是一对同义词。”那一刻,我也慌了神,等神定之后,我觉得自己弄明白了一件大事,不能用语言表达,但我明白了这件事。后来读社会学的书,人家研究父母关系对子女成长的影响,我看了那些,立刻就想起反义词和同义词。

09-24-2001 15:18:07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我很少听歌。我属于完全不懂音乐的好。大家说音乐,我来说调调。
很小时候,派出去买酱油,走啊走,走错一条街,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唱,悠长的、撩人的、不急不徐,拐了好几个拐的调调,让我心里那个痒啊。抬头找声音的出处,找不见,楼里面嘛,不知道哪个窗户出来的。

听了一会,记住了那个调调。

几年以后,又听到,终于知道,那是邓丽君的星星索,我当年听到的大概正好是头两句。(真对不起!我如此老土!)以前懵懂,被猪油蒙了心,痴憨傻儿,都不知道世上有种东西叫作“歌”和“曲”,感谢邓君。

然后就很混乱地听,都是很老的东西,记得不知哪里搞来一个翻录的英文经典情歌的带,都听烂了,感觉好得不行,情歌大王大圣一样。后来上了大学,从小地方到了简直最大的地方,才知道SAY YOU SAY ME, SAILING,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OMEONE TO LOVE, 原来是如此地有名,和老土。

现在最喜欢还是BEATLES。他们年轻时唱得好玩,有股赖皮相。老了以后,唱得认真,我更喜欢。但也还是很少听。

最近刚听了YOKO ONO也给 SEAN 写的歌,在碟里就放在 LENON 的 BEAUTIFUL BOY 后面,刚听怎么都不是味,细听也有意境。当爹的跟当娘的,不一样,英国人跟日本人也不一样。

我还喜欢几个法国过气老歌星的。因为喜欢喝酒,捧个酒杯,不是一堆姑娘后生谈笑嚎叫着喝,而是跟爱人单独地,就为喝酒,也不搞假浪漫,拿个破电脑,让老男老女唱老调,挺相配的。

有个女的,JANIS JOPIN,又是偶耳听到她唱,喜欢得不行,惊魂惊天,一听也知道,肯定又是个老女人,那些调调只能是60年代的。一看碟的封面,她唱的时候还年轻,又美又疯,戴个比脸还大的眼镜,再一看,死了几十年了,吸毒什么的。一辈子总共也没唱几个歌。

新人的好厉害的东西,我没听过,循着这里提到的名单,可能会去找来试试,但我相信自己已不能够因听什么而忧伤绝望到极点。这是我的中年妇女的心态,我想。

原谅我吧,我还喜欢听林青霞唱一个什么乐逍遥,歌词都记住,只记得嗷嗷嗷的韵,也是赖皮样的:我唱得不好,唱得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我自己逍遥就好,就好,就好。。。

09-25-2001 11:28:18

新内容由马瘦毛长想到的 (编辑了 0 次) caryl
档案
马瘦虽然不太好,难以负重,不能耐苦,然瘦马西风,自有简约骨感之美;毛长则更富非常之意趣也,试想,毛发鲜亮,葱郁之质直逼西人之油画,飘逸之态或通国人之山水,又或如唐诗魏碑,古拙堂皇,另或如宋词兰亭,风流倜傥,全赖观察角度之不同也。嗟乎,信矣,小美美于容,中美美于臀,大美美于毛发也!
试进言曰:何以毛长发亮?曰,如需毛长,一则起居有节,如少坐而多立,少俯而多仰。此外,也需注意衣着,丝棉之类,重量较轻、透气度好,合乎毛发之性。其实,总以不着衣最好,从此少有阻碍,可得天、地、人之精华,庄严肃穆,俯仰自得。尤其于床上少束缚之感,晨起而见其铮铮之态,可喜之一;又,不着衣则无衣可洗,避免洗衣粉、肥皂之类,利于环保,节约能源,可喜之二;另可撰写人类毛发之进化史与不着衣不洗衣不放屁之关系考,理论联系实际,论证必有创新处、突破点,可喜之三。除此,还可创发行之新理念,初版简装本外,可于第二版出精装插图本限量发售,还可从第三版起征集热心读者之亲笔签名之现身说法之全真彩照,取其最优者三百余幅,铜板印刷强档上市……嗟乎,直可预见其洛阳纸贵之盛况矣!
09-30-2001 19:35:25

新内容RE:荒的个人系列 (编辑了 0 次) test
档案
卡同学你太损了。大家理解有所不同而已。何况已经说明这是私人坛子,谈些私人事件,无可厚非。

此贴关闭。

10-02-2001 15:56:38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