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当前论坛精华
1 转贴:胡马往事

新内容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tim.
(这一贴在笑语上看到的,感到很有趣,另一方面又令人打心里生出苦涩。可能每个人看到的事情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所以对同一件事,双方的记忆可以完全不同,到后来就变成了互相指责,再无法原谅。转贴的方式是按照两人的对话,一人叫胡马,一人叫乱披风。别人的插话没有转过来。)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7-19-2002 23:08
--------------------------------------------------------------------------------
初来,见网上关于直妹妹与弯妹妹的讨论,不觉感慨。 也想粗粗一讲胡马往
事,欢迎姐姐妹妹们批判。
胡马爱上乱披风时,不到十六岁。与乱分手时,年将二十五。十年间只有胡马
爱乱披风,乱对胡马不曾动心。 最初时,乱以女子间不可有爱情为理由拒绝胡
马。 胡马不信,信誓旦旦说只要有感情,你是女子我亦不在乎。乱不信胡马,
几次三番催胡马交男友。 然两人恋情不在,友情仍好。胡马成为乱每次对漂亮
妹妹心动的证人。十九岁时,乱有了第一个情人,任性霸道的一个小女人。 其
间乱两次与胡马过夜,每次均说又爱上了胡马。 然几天一过,又任由小女人对
胡马使性。 乱说没有爱上小女人,但说爱上胡马时又不肯胡马在小女人面前穿
帮。 胡马好象偷情的不轨,终於断了念头。 此后遇见知心男友,订婚又独自
出了国。去国后,与乱重续友情。 后两人重逢,于几日里乱重新爱了胡马。
几日后男友来美国,胡马踌躇良久,仍是嫁人生子。 此事对乱打击颇深,从此
朋友亦不能作。胡马之另一弯友对胡马也是唾弃有加。

胡马从未想过自己的直弯。胡马爱乱,可以和乱一生一世时不曾想过直弯。 现
在为人妻母时亦不想。 胡马以为直弯不重要。 是真感情,便可以携手。

-----------------
给乱:
你见了那两首辞,怕已知是我。此前你问我究竟为何弃你择他,我都未答。 现
在想来,有两句你的话,感慨颇深。 你说,'I don't want to be a secret
lover'
又说,'I came earlier than him.'

I did not want you to be a secret lover, either, just as I hated to
be a secret lover of yours when you were with S. That's why I cut
you off. I knew you came into my life much earlier, but by the time
you finally saw me, I already gave the other a commitement. You know
me. So you were late. I feel sorry that we were never synchonized in
our love lives. We missed each other because we grew up at different
paces. Not that you would care now--just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I am writing a novel now, three of the four characters are gay/les.
But it is not a book about sexuality, but about history, rituals,
cultures and mostly, human flaws.
------------------

许久不用中文,生涩得紧。请姐姐妹妹原谅。欢迎批评。

九里山前作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 顺风吹起乌江水,恰是虞姬别霸王。

(中间有别人插话,胡马应答了一阵,突然,她说的那人就出现了。)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38
--------------------------------------------------------------------------------
有失远迎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41
--------------------------------------------------------------------------------
是你么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42
--------------------------------------------------------------------------------
既然你如此唤我,便带这副面具来见你。
意大利伶人的那种,左边是一撇红艳的微微含笑的嘴唇,右边是一滴蓝色的冷漠
的眼泪。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45
--------------------------------------------------------------------------------
却象我想象中的面容。 我来也只是一过,看看你怎样了。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49
--------------------------------------------------------------------------------
只怕你看不到。
未想相逢在此。十年时光如此写过,你几时成了粗略的人?- 生活使然么?
grand grand life!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0:56
--------------------------------------------------------------------------------
你写来看看。 许多事,我仍未看开。 是我不能超脱。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1:00
--------------------------------------------------------------------------------
几件事:
1、故事都是自己的。你如何讲我都可以,因你曾为“知己”,或者我以为更
好的词是:“见证”。但你不能够讲别人。你至多是旁观,你并不能够触到
她们。你自己说的:无关。你可以在故事里随便讲,但你知道她们 -
生活里的她们是另外的样子。
你不爱,所以你不关心 - 这是爱的限,我从未喜欢的。

07-21-2002 21:54:15

新内容续: (编辑了 0 次) tim,
档案 | 邮件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1:20
--------------------------------------------------------------------------------
2、网络纷杂,不易清理私人恩怨。如果论具体是非迁及他人,你可以写信给
我。但我想:还是不必吧....
魏尔仑出狱后找到兰波,兰波告诉他自己不再写诗。因为:“话”已说尽。
对于他人我本来话就不多。只有一点,如果你忘记了,我可以再告诉你:我一
向对你的先生非常尊敬,也许到了你不喜的程度。我也一向非常尊敬他对你的
爱情,这些你是知道的。“打击”不是来自此。是来自 - 并不奇怪你会关注
这样的主题 - human flaws.
打击是:human flaws 对于理想的损害。连你的爱都无法挽回这件事。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1:38
--------------------------------------------------------------------------------
3、我的问题并不是你记得那些 - 我倒意外你会在照相机般的记忆里圈点出
来那一些。那只是“话”而已,风一吹就散(san3)了。而你曾经总是能从只言
片语中捕到我的意思。从何时起你再不能够了?是自“损坏”后的“隙”。象
一个天才的孩子,在“长大”的那一天忽然失去了奇异的预言能力。因为她了解
了“生活规则”,并随之被它玷污。
所以你并没有答我的问题。你也许并不能够真正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其实即使
了解,我不肯定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关于我们的关系,甚至不是关于我。
它仅仅关于你:

你要成为什么样子。你的“理想”。

乱披风
Freshman 递交于07-20-2002 01:59
--------------------------------------------------------------------------------
do you still believe in what you - what we - believed ?
i do. i do.

you probably can't say that now. that's the worst thing the "damage"
has done to you.

i wish i could help.

pause here. mean no offence.

07-21-2002 22:01:53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小色
档案
遭了!没看懂
有个关键的问题
什么是“直”“弯”?
07-23-2002 16:08:41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tim.
直的,就是洋人说的“straight”,heterosexual,异性恋。由直的衍生了弯的,也就是“homosexual”咯。
07-23-2002 17:09:44

新内容ABOUT“弯”及其他单词(转) (编辑了 0 次) bleeding orange
kink来自北欧语,愿意是“弯曲”,例如头发卷得厉害,可以叫kinky hair。如果引申为想法不正直,就有怪异、变态的意思。在俚语中kinky通常是指性癖好方面比较怪异,如果说perverse或perverted,语气就比较重。字根vert或vers解释为change,字首per-加强语气,所以字面上是“变态”。伍迪.艾伦的《性爱宝典》里有不少性癖好异常方面的单词,大家可以注意一下。
fetish是“恋物癖”。贾宝玉爱吃女人嘴上的胭脂,可算一种fetish。一般常见的fetish是foot fetish,恋足癖。
transvestite是“异装癖”,也就是爱穿异性衣物者。一般的transvestite与他人无关,甚至可以升华为表演艺术。可是像《沉默的羔羊》中那个凶手,剥女人皮做衣服,就是极严重的transvestite。
偷窥狂(voyeur)是最普通级别的kinky。大部分GG都不会放弃眼睛吃ice-cream的机会。
大家现今很感兴趣的热门话题-缩写SM,代表sadist(虐待狂)与masochist(受虐狂)。还有一种对于SM的新说法是它是一个人名的缩写。这个人尝试五花八门的性变态手段,并以严肃地态度对待他的“实验作品”。
至于同性恋,经过同志团体长久的争取,已在社会上得到部分接纳,不得被视为怪异,否则会被批评有同性恋歧视(heterosexism)或排斥同性恋(homophobia)。
07-23-2002 23:08:18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Vivian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8-06-2002 02:21
--------------------------------------------------------------------------------
我见到你,初时只是一种感觉,然后看见你写的那些字,知道感觉没有错。 也
许你会说那些字并非写给我看的,与我无关。 你可以说很多这样的话。 我也
只是来讲故事,一些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我初见你时是我们十三岁,阴沉的一个冬天下午。 我们都坐在一个礼堂里开发
奖会。 你我隔了三五个位子,你梳着长辫子,埋头看厚厚一本小说。 我记住
了你的样子,和你的名字,因为我羡慕你的不投入,也为自己的热衷名利惭
愧。 一记记了三年,直到再次遇见你并爱上你。 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十三岁
的这一面,不知这是否是那些你所不知道的故事的起因。

我爱上你的那个秋日已是你所熟识的记忆。 你知道我永远记着你干净的短衣短
发的模样。 你知道我在那之后的每一季等你的故事。 但也许你不知道在那一
个十字路口,我每次看你离去的背影,希望你也回头看见我。你从未回头所以
你从不知道我的回头。

然后那个纷乱的夏天里,期终考试后还要一天天在学校听袁木和袁木们作冗长
的报告。 那时你已不和我说话,我想原因不外乎你已知道了我对你的感情,而
我们的关系是那样的一种,只要我对你的感情在,你便不能原谅与容忍我在你
的边上。 於是我们象陌路人一样在廊上走过,你礼貌的冷冷的不说一字。我与
一个小女孩走到报刊栏,看见里面的平暴英雄,忍不住满心郁郁与忿然,骂了
袁木一句“这个王八蛋”。 同来的小女孩惊呆了双眼,回头去看是否有人偷听
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 我想她不知我为何如此反常,你也不知我也会如此说
话。 在放假的前一天里我在廊上等你许久,只为说一句话。 而你对我一笑,
避我而去, 不容我说一句旅途愉快。 这样的故事你永远不会知道,因为它将
以同样或不同的场景反复出现。

於是你与家人南下了,一日日的远去,而我一日日的在蝉鸣的窗下数你的行
程。你离去的日子里我写了一本子的东西,然后发誓不再爱你。 这样的誓言如
我的毅力一样软弱,我数着日子到你回来的一天。 你没有来,你的信却来
了。 信中你说你不希望再见到我,因为(如你原文) "遇见你后,我仿佛成了一
个playgirl..."。 你知道我从未用游戏的态度对待任何人,而这样的指责却好
像触不到我了。 不是我已不爱你,是那一个夏天那个二十岁的女子在我的夜里
不肯离去。

你还记得她吗?我从未忘记她对我的侵害。 侵害是一个不常用的字,但我始终
对她存着这样的感觉。 因为我曾经很是信任她,把我对你的所有感觉讲给她
听。她不发一辞,但直到那一夜之后才说,她不信在我心中比不上你。 我想现
在已无人如此看中那最初的一夜了。 可是在那时,我一心一意的怨恨她,因为
她弄乱了我对你的感觉。这些故事你知道么。

然后那么一日日的等你。 我想我一生都不会象那样等一个人了。 等来的你并
不认得我了, 而我象躯壳一样在日子中游过。国庆的前夜我们去跳那无聊的集
体舞,看焰火竭尽歌功颂德的美丽。 那一夜你我都未回家,借住在同一个屋
中,你却不认得我。 次日你不等我开口便说你不愿与我同行。 我走到校园的
连廊上,看十月的草地和十月的太阳,都有一种灰灰的彩色。 我靠着那冰凉的
石栏,想起自杀的人是怎样一种心境。 自杀的念头好像杂草一般蔓延,一片片
占据我的生活。真的付诸行动的时候已是无路可退了,我想你不知道我的自残
是我的自救。那一次后那个曾经二十岁的女子又来了,坐在我的床头,说一些
自责与恳求的言语。 我想她始终认为她对那件事有着责任,但其实没有她这些
故事依旧会这样。很多时候我让自己忘记曾为你做那样的事,但我知道那是我
的另一个生活的开始。 我想我该学一学怎样不爱你了--这样的话说了很多年
了,也许还要说下去。

我们重新成为朋友的起因便是我开始给自己找退路了。 我假装从未爱过你,你
假装从未知道我的爱。那样的假装于你容易,而我一年年在你面前强颜也许是
诸多你所不知道的故事的一部分。

从军队回来的那个冬天你吻了我,那是我永远不了解的你的少有的几个故事之
一。 那时你有你的女友,为何如此我从未问过你。 我想了这么多年也未想出
答案。 感觉上那一夜是我们的故事的转折处。 那一夜使我重新丧失自救的能
力, 我一如既往的等你,你一如既往的伤我。

我想那时候有许多你不知道的故事了。 在陆院的礼堂里看演出,你我中间隔了
十几人。 你看不见我,我却看的见你的手,敷衍了事的拍着巴掌。 有时候趴
在窗台上,看你和你的女友走过。 或者我们上课时你们在休息,看见你的身影
在三层楼上。 还有那一枝绢作的玫瑰,你拿去送人未成,转手给了我, 我珍
而重之的将它放在床头,为它挨军官们的责骂。 那支玫瑰后来是我崩溃的诱
因,而这玫瑰是你众多不曾听过的故事之一。

我崩溃的时候很多人看见,你却不在身边。 那时我又重新起了自残和自救的念
头, 这两件事其实于我是一件。 我们走路去的时候我又写了一个本子, 那是
我写得最快最好的一段时光。 回来把它拿给你看时,你那样受伤的样子使我重
新回到崩溃前的无力。 现在想来,我们的关系好像总须有一个人suffer,多数
时光是我,旁人看了,总是为我不值。 也许你真的不值我那样痴情, 可是我
不相信。

回来的那个夏天好像又回到头一个夏天。 你去江上,我守着蝉鸣的夏日等
你。 等你回来,一切依旧。 一个夏日里我们在新的宿舍里遇见。 你站在窗前
不肯回头,告诉我你不想你的生活里再见到我了。 这是你的原话, 而我站在
门边,看你黑色的仔裤和暗色的衫子,和窗外的多云闷热的天空。 等了许久你
不肯转身,我的泪便落在灰色的地面上。 这个情景我写在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
里, 有一个女孩读过,可惜她不是你。

於是我开始交男友,一个我不爱也不爱我的人。 我交男友亦是为了自救,在那
之前我还去看了心理医生。 两件事后来都写成了滑稽发笑的故事,因为写时省
略了我要自救的本意。

你重新看见我也是因为我交了男友,和他手牵手在你面前招摇而过。 你来找我
的时候我当然还爱你,於是又有了一夜,和一个一如既往的结局。这时候有许
多你知道和不知道,记得和不记得的故事了。 我坐在楼梯上打盹儿,等你说服
你的女友从你床上离开。等得我们都困的紧了,胡乱靠在一起睡着了,错过了
我们唯一的想念彼此的一夜。 很快你又不爱了我。一二九的晚上,去礼堂里听
歌咏会,为的是看你一眼。灯暗下来的时候,看你排着队和一群女孩子上台,
黑色的短发,白衣黑裙,每个女孩子的影子都是那样美丽,可是我只看得见
你。上台后看见你黑色的剪影在深蓝的幕布上,我在那里看见了一生没有你的
日子。 我没有等灯亮起就逃去了,不敢等到见你伤人的笑容。 这件事情也写
了,给同一个女孩子看,她感叹我也感叹,好像那是旁人的一桩旧事。

於是我又有了男友, 这是一个我动了情的男孩子,原因简单,因为他的笑容象
你。 於是你送了我一对泥人,和一首受伤的诗。

后来的故事不用再写,你记得我也记得。我想你不知的是我的自救的部分,我
想好好活的主要一个方法就是不再爱你。 或者,更确切,不再等你。 我想你
知道我不会不爱你,但我可以爱你而不等你。 我可以爱你而过着不爱你的生
活。 Someone in my class commented on one of my characters, of her
ability to compartmentalize life into clear-cut sections. I don't
know how other people like me live their lives. But that's how I
live, and it is the only way I know.

这些故事有的你听说过,有的你猜的到。写它们也是突然想写些自己的故事
了。
写那些个傍晚,在西大边等你踢完球一起去吃饭。
或者更早,我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导演,剧本是 Cinderella. 你我演那两个
evil stepsisters.
或者是甜蜜的一日,我们站在那坡上,同吃一个苹果。
或者是伤痛的一夜,新年前夜,我坐在楼梯上等你,你回来时绕道另一边的楼
梯,以为我睡着了没有看见你。

可是我一直在看着你。

08-10-2002 02:43:47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Vivian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8-06-2002 14:15
--------------------------------------------------------------------------------
remember one picture we took together, back when we were nineteen,
and you wrote down "together again" at the back. together again was
our theme. but sometimes I doubt we will ever get back together
again.
when I told him our relationship, he asked me if I could refrain
from seeing you for three years. I was upset at the time. I told
him that three years would not stop my love of you. I told him I
could not wait for three years.

I was right. five years later, I still love you. but I was wrong,
too. I waited not three years but five years, and five years would
grow into ten years and twenty years. five years could easily grow
into a lifetime.

I now understand him. he knew what I did not know at the time. I
used to define myself by my love of you. nobody ever knew me except
you. my love of you was bigger than the sum of my life and my
world. but when I decided to wait, I decided to redefine that love.
I had to learn to be myself first. I had to learn to live my life,
not my love. I had to learn to see and hear and love other people.
I had to write differently.

I used to write for the love of you. but I no longer write love
stories.

at one time of my life, I thought the sole task for me was to awaken
you. now you are awakened, not by me, but by time.

and I love this you better than the one before, even you don't know
it yet.

08-10-2002 02:44:34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Vivian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8-06-2002 14:23
--------------------------------------------------------------------------------
so I dreamed of you last night. the first dream in a long time in
which we actually laughed together.
you were opening a folder of paper then, flapping each page back and
forth to show me that you were not on the page. I was sure you were
doing a trick and any page would be the page with you in it. so I
laughed and said, "I will see how you can do this in front of my
eyes."

you flapped one more page and disappeared, laughing from a page that
I did not see. "did you see it?" you said.

I had to confess I did not know your magic.

08-10-2002 02:45:14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Vivian
胡马
Freshman 递交于08-08-2002 14:26
--------------------------------------------------------------------------------
别人的故事
别人的故事写上去好像更容易一些。

她们相识时十八九岁,大一的年纪。 她善良却不惹人注目,她是一个帅气好奇的女
子。 她们恋爱的故事简单无奇。 有一天那个帅气的女孩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善良
的她,於是借口让她同住一个周末并吻了她。 这个善良的女孩不是她拥有的第一个
女孩,她也希望不是最后一个。 她爱过很多的女孩,却很少爱过三天以上。 她喜
欢感受她们哀伤的目光伴她离去的脚步,知道她的脚步敲在她们一点点破碎的心
上。 她不认为自己做错过什么,年轻是有这样做的理由,不是么。

善良的女孩从未想过会爱上另一个女孩,可是爱上后却也觉得这是天经地义。 她是
这样一种人,像童话中的睡美人,永远会爱那个唤醒自己的人。她爱的很认真,容
不得一点沙子。

帅气的女孩也从未想过会和这个女孩一待便是四五年, 直到毕业。 毕业也是天经
地义要分手了。帅气的女孩送了一盘磁带给她的爱人,名字叫做‘来生缘’。然后
她就一个一个男孩子的约会,仿佛怕晚了就会出什么差错似的。 然后很快又结婚,
都是冲刺的速度。

善良的女孩还似等着什么,一日一日的。 然后帅女孩来找她说怀孕了,需要去作
掉。 她们就一起去,好像从前出去逛街一样。 后来帅女孩又怀孕了,生下一个女
孩。

别人的故事写起来便是这样快,十几年也是这么一写就过。 可是如果别人的故事也
在自己的故事里,一切又不一样了。

比如说,那个善良的女孩是你最爱的姐姐。 又比如说,那个帅气的女孩瞒着姐姐与
你过了一夜。而你并不爱她,从未爱过她,你只爱过一个人。 又比如说,帅气的女
孩与你过夜后仍象从前一样与姐姐在你面前卿卿我我。 又比如说,姐姐很久后的一
天说,其实她早知道那一夜了,是那个女孩告诉她的。

那时你会和我一样想么?

比如说鄙视那个帅气的女孩,因为她告诉你之所以喜欢并要你,是因为她想超过你
爱的那个人。 而且姐姐曾说最初和她在一起是因为感激她的柔情。 那个女孩说,
我要你爱上我而不是因为感激我,我只要你的三天。 她没有得到她要的三天,那一
夜你好像被吓住了,又有些自报自弃的意味。 但是转天便醒悟了,发誓再也不看她
的脸,然后真的再未看过她的脸。

比如说同情姐姐,却又希望她们能天长日久的在一起。 希望她们可以抗拒世俗的压
力, 做自己想做的人。

比如说无奈,那个女孩是第一个看见你的容颜的人。 此后那些喜欢你的容颜或者才
华的男孩和女孩好像都是那个女孩的延续。可是那时你想,这些容颜和才华又有什
么用,如果你爱的人看不见你。

又比如说困惑,不知那个帅气的女孩为什么急着结婚。 她头一次怀孕据姐姐说只是
想试-试,因为她不相信自己会有一个孩子。

可是她有了女儿。不相信的是什么呢。

最后一次见她,是和姐姐一起去看她初生的婴儿。 不知为什么她一定请姐姐带你一
起去。是新年的早上,在繁华喧闹的街市上骑过。 姐姐已买了礼物,问你要不要也
买一些。 你顺手买了两个氢气球, 红红的飘在身后的天空里。

她和她的女儿依在一起,对姐姐指指点点那婴儿, 问她象不象妈妈。爸爸进来,
那女孩就指手划角的让他跑前跑后。 他笨拙的拿着相机拍照,你转过脸,因为你和
他一样是局外的人。照片上的两个女子专心看一个孩子,你闪在一旁,想这样的时
刻为何不结束。

虽是别人的故事,好多年了,我仍在想,这样的故事该怎样写才好呢。

[这个帖子已经被胡马修改过。(时间:08-08-2002).]

08-10-2002 02:46:14

新内容RE:转贴:胡马往事 (编辑了 0 次) Vivian
dr.joe
Junior Member 递交于08-06-2002 22:35
--------------------------------------------------------------------------------
First, please pardon my ignorance of the real matter. I’m speaking
as a real onlooker in this case.
It is in deed one of the most touching stories that i've heard or
seen. And it reminds me of Maugham's story, The human element. The
guy spent his whole life pursuing the Mrs. Perfect(Betty) he met and
at last found out that all she was looking for was just freedom and
the man whom she can show her imperfect side. Sometimes, love that's
too strong and too concentrated from one side suffocates the other
and becomes a moral burden.

Say no more, any logical tactic in the name of love seems powerless
in front of your feelings.

By the way, your way with words is absolutely beautiful. Brief but
powerful, touching but not cliché, eloquent without being empty.
Reading it is like cruising on the sea that is made of just the
right amount of emotions.

-----------------------------------------------------
除了deeperblue的蠢真年代以外唯一让我认真阅读的文字

08-10-2002 02:46:47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