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陈年酿_老坛的精华贴子(仅限浏览) / 当前论坛精华
1 东京记,草莽艺人

新内容东京记,草莽艺人 (编辑了 0 次) tim.

06-30-2002 11:14:17

新内容RE:东京记,草莽艺人 (编辑了 0 次) tim.
看了这两本书,喜欢得很。文字作者和摄影作者是田川。
黑白的图片,以及有距离感的文字,都让我心戚戚。
看这样的话:
“我很喜欢萧海,虽然这人有时有点冷,但他对自己很诚实。没有廉价的伤感。其实周围有很多这样真正诚实的人,或是因为性格或是不拘小节,竟被社会看不起,象蚁一样的被人踩在脚下。”

实在是喜欢。

这张图片是《东京记》里我最钟意的,一眼看去已经被打动。

06-30-2002 11:19:53

新内容RE:东京记,草莽艺人 (编辑了 0 次) tim.
《东京记》的作者前言

昭和老作家永井荷风在《江户艺术论》里说:“我爱浮世绘。苦海十年,为亲卖身的游女的绘姿使我泣。凭倚椅竹窗田,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喜。卖消夜面的纸灯,寂寞的停留着的河边的夜景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木,落花飘风的钟声,途中日暮的山路的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

我听了这样的话来了东京,总在有意无意间寻找这样的世界、在街巷里、人群中,这种江户的风韵若隐若现,又不太确实。永井荷风曾预言:“日本之都市外观和社会的风俗人情,或者不远将全部改变了吧。可伤痛的,将美国化了,可鄙夷的,将德国化了吧。”表面上确实如此:具体的利害。个人狭小的生活圈子。没有幻想,只有欲望。

一旦适应了工业社会的生活,好像所谓自由的、随心所欲的生活和空泛的情感没有了落脚处;所谓大气的、方方面面的、感性的,不过是走马观花,现代日本人像瞎子摸象一样,每人只满足于摸好大象的一部分。

可是,日本人又还是那些江户的日本人:吃鱼过多,敏感的心隐藏在冷漠的面孔下、成群结伙又保持距离。幕布换成了工业化,演员还是他们。在银座街头的OfficeLady脸上仍然可以辨认出永井荷风笔下的表情。街上,电车里,他们点滴的流露。那种哀伤,那种无助,那种毫无归属的感觉,那种日本私小说的氛围,我曾经是这个城市的一员,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观察他们。眼前的浮光掠影也折射出我自己的表情。看到这些照片,我常常想起那里我认识的每一个中国人,虽然我拍他们很少。

我知道,东京的表情其实就是我的表情。

《草莽艺人》中的只言片语

“黑姑娘的戏唱得怎么样,乐器玩得怎么样,我没见过,也没法儿说好。但应该不坏,从说话里能听出来。黑姑娘从来管北京不叫北京,连北平都不叫,叫幽州,我觉得他显然是‘杨家将’唱多了。到一个地儿就说杨家谁在这儿歇过脚,拴过马、打过架、死过人。在他眼里,现在的‘幽州城’里住的还都是辽兵,因此他很有必要吓唬吓唬我这个契丹人。”

……

“戏剧唱腔有时就像种子,被风吹起来,随便落在哪儿就长出树来,大嫂小赫属于这种情况,她说话时老带出戏词,是听得多了,种子在嘴里发了芽。大哥黑姑娘不一样,黑姑娘是产生这种子的植物。你听他描诉一件事,完全是在听戏文,五迷三道的随着他走,最后包袱一抖,眼前一亮。多么小的事,他都能编得丰满圆滑。有一天夜里他给我讲了一个段子:解放战争时候,解放军在这村扎寨,一个战士随手找了老乡的盆儿吃饭,老乡看他吃得香,问他:‘香吗?’他说:‘香’。老乡说:‘那吃完刷刷吧,晚上我解手还得用呢。’”

……

庚哥的观点:“迷信点有好处,有敬畏,人就少做坏事。

……

06-30-2002 11:23:28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