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二批
错觉
原来,都是朋友!

新内容错觉 (编辑了 0 次) 错觉
做一生一世的朋友
作者:M 2002-10-27

——她在一个网页上被她(2)的话语吸引了,于是她主动给她(2)写了信;在那个网页的聊天室里偶然的一次聊天碰到了她(1);后来,她(1)说有了男友,她(2)也说她有了GF;再后来,她(2)介绍她(3)给她认识;在她和她(3)准备见面之前,她(2)告诉她她(3)可能对追她(3)的男孩动心。故事发生在她们第一次见面之前。

正午12:00,天气很阳光;如我,她想。
她在等一个电话,GG的。

她坐在桌旁,专心致志。室友推门进来。
“有阳光了!”室友惊喜道;已经,似乎很多天或是阴天或是雨天了;屋子里弥漫着她的味道。
“可惜,不是summer的阳光,summer离得远了!”室友走到窗前,沐浴在冬日的阳光里。
“不是summer的阳光了”她轻声道。她(1)说过:我要你!行吗?在电话的另一端用她(1)那很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她等了几秒钟,才用带有娇嗔的语气回答到:那我得考虑考虑。原因很简单,她是有男友的女人。
她(1)在QQ上留言:…我们离得太远,还是找个近的,可以随时照顾你的……她曾经语气强硬的反驳说她不需要别人照顾,自己能够照顾自己;她23岁。提出分手的是她,那天在电话里:我们分手吧!——如果能够和某个男人建立比较幸福的,仅仅只是比较幸福的家庭,就千万不要走这条路……说完,她哭了,用颤抖手的挂了电话。那天,她(1)没有说劝慰的话,这就是29岁的她(1);后来才只在QQ留了言——是啊,summer离的远了。


她挥动着手中的笔,在稿纸上飞似的画了起来。
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天骤然黑沉下去,犹如进入了寒冬里旷野上的漫漫黑夜。一匹白马划破了黑幕,奔驰着。“带上我吧!”她喊,失声力竭。马儿象刚脱缰似的狂奔不止;马蹄溅起了浊浪,一路撞倒了小树,有几次它差点被雷电击中。
一匹醉了的野马。
窗子咯吱咯吱,在飓风中哐啷一声开了。
窗帘飞舞,桌上的一叠稿纸飕飕的散在空中。


“M,你有白发了呀!”“是不是想着某个他?”室友将刚刷过的饭盆搁在一旁,撩起正专注写东西的她的一缕头发。
“什么呀!”她笑着推开那双拨弄头发的手;“是想白头了”她轻声道,对着书桌微微的笑了。
“喂!他长的怎么样呀,帅不帅?”室友是新的,刚认识不久。
“我还没有见过她(2)呢!”她自言语,“很cool 吧!”
“哦,怎么cool了,说来听听。”
“她(2)现在还穿着97年买的裤子,要把它穿破呢”
“喔,进展怎么样?”
“只是普通朋友了”
“只是普通朋友???”
“真的,认识她(2)时,她(2)已经名花有主了!”
“是名草有主了”室友纠正道,“做普通朋友也挺好的;正所谓天下何处无芳草,下一个比他更有个性。”
“……”


她回到桌旁,握起笔,眼前出现了那匹白色的野马。
几只小鼹鼠从门脚溜进屋内的一个避风的角落。风停了,小鼹鼠们欢跃着,将散落在地上的稿纸片收集起来,经过虚掩的门运到屋子外的一角。它们慢慢的收齐纸片放在洞口处;这时,一只粗大的脚落在洞口边,吓的它们一溜烟进了洞。


电话响了。
她飞快起身。
“看你急的,还说是普通朋友啦!”

“是你呀!”
她喜欢:那天晚上,接到她(3)的电话是,回头就能透过窗子看见她(3),在第三棵树,粗树旁,她去数过。
总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gg说过,她(3)很忙,若要来,会在约会的前天中午打电话的。
她(3)还说,周3周5她要在公司里参加日语培训。
“等等”她急了,刚才他的话就压根儿没往心里去。
“刚才,这边电话有点问题,现在,你可不可以再简单的重复一次。”她的声音近乎于哀求。

她回到书桌旁,若有所失。


风静了。天亮了起来。一抹红映着窗帘,是夕阳。
那只大脚的他,是一个憔悴的醉汉。他拾起那一撂纸急匆匆的走了。
他向旅店的老板说,他是个作家,现在没有钱付房钱;不过,这个可否作抵押?老板戴上眼镜仔细的翻了几下,伸手抓起一把钥匙递给了醉汉,眼睛没有离开过那张稿纸,他的脸上路出了孩童般的微笑:几只可爱的小鼹鼠。


正午12:30,她看了表之后不觉微微叹了口气;她开始收拾东西。
作晚的梦历历在目:她想了三种见到她的情景。最后还是说了她和她(1)说过的那句话:如果…就千万……。她似乎总是这个角色。短短的一个多月,她有了三个朋友。
她开始觉得自己很多余。
她需要时间。


“一只脱缰的野马!”稿纸在编辑的手中翻动着。
“这样吧!稿费在这,但名字要改一下,《野马》不好,用《脱缰》好了。”睿智的眼光从他的眼镜中闪现。


我去看时,稿纸上只有《做一生一世的朋友》,在》的落笔处有一个很大的墨点,显然是她的笔停了很久留下的;稿纸中央斜写着三个阿拉伯数字:510。
我拿起笔,看到那匹白马…
它喘着气,伫立在黑暗中,瑟瑟发抖。
它的前面是深渊,一步之隔。

我忍不住执笔写了起来。
结尾:他们,在一起,变老!

正午12:45 电话响了,她在第一声还未落下时抓起了话筒。
“噢,是你!”
“不是了,你随时打过来都行的了”
“好吧,呆会见”
GG可能,可能明天会打过来,她(1)说过,来日方长。


“TMD,这怎么可能呢,我给你的是初稿!!…什么《脱缰》,很雷同……”
“WoKao,没有结尾很受欢迎,怎么可以没有结局呢!!!…等,等到什么时候……”
“……”
我愤愤的挂断了电话。

——后来作者说她只是信手涂鸦,因为是真实的故事;她没有玩过文字。

10-28-2002 20:26:18

新内容RE:错觉 (编辑了 0 次) vicissitude
Suppose it's only and all about platonic love? The bondage seems strong enough to endure a lifetime friendship, at the same time, so frail to withstand a fluctuation of mind... She is plagued by the vicissitude of feminine subtlety.
10-30-2002 10:04:38

新内容RE:错觉 (编辑了 0 次) yeah
Suppose it's only and all about platonic love? The bondage seems strong enough to endure a lifetime friendship, at the same time, so frail to withstand a fluctuation of mind... She is plagued by the vicissitude of feminine subtlety.
也许这只是一种波拉图爱情吧。有时纽带如此坚固以至我们以为可以渡过一生的光阴,但是,它又是如此脆弱以至不能承受一点点思想的波动。女性敏感的感觉总是用时过境迁这种方式伤害她们。
10-30-2002 15:03:23

新内容RE:错觉 (编辑了 0 次) vicissitude
实在是为文章的标题打动的。

一个文采飞扬,一个言辞拘谨,一个敏感善变,一个温和沉静,素昧平生,彼此却惺惺相惜。不能说爱,太实际太世俗的词,或许,为着她的自尊,因了她的善意,要刻意维持这微妙难言的处境。情绪为她支配,不能言。柏拉图之爱,不能言。只求此一刻的欢乐,尽可能延伸,最好在冥想中,一生一世。

10-30-2002 16:58:06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