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三缸
1 音乐会

新内容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刚刚听了音乐会回来。又是EMERSON QUARTET。
曲目:斯美塔那“来自我的生活”
肖斯塔科维奇“四重奏第八”
舒伯特“死神与少女”

这是我第二次听他们的现场演出。演奏的真好。

听肖斯塔科维奇四重奏的时候我想到坛子里的妖精们挂在嘴边的隐忍克制。多希望妖精们能和我一起分享这隐忍克制到了极致的音乐。

旁边一位先生肯定是陪太太来听的,只负责一曲终了鼓掌。上半场尚能睡的不动声色,下半场已然鼾声阵阵,硬是将四重奏变成了五重奏。我看一眼他睡的死去活来的样子,想,只要他原意给我买票,下次我陪他太太来好了。

中场休息意外的碰到大学同学。正高兴多了同道,这厮解释说其实是吃完了饭出来消食的,不承想睡了一个小时。原来是邻座的同道。谬许知己。

外面在下雨,不绝如缕,飞舞在车灯的光柱里,突然生出电影中的意味。

12-14-2002 12:47:39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米什
面条真幸福!听完音乐会回来还能讨论问题与主义。可我还是想听音乐会:)
斯美塔纳的《我的祖国》,听过多次,不太有感觉,不喜欢一群人一起听一个叫做我的祖国的作品,挺假。还是更喜欢他的同胞雅纳切克和德沃夏克,前者很酷很冷,后者柔情万端。
是喜欢肖氏的,听他的四重奏,有时候心都要被抽出丝来,是震颤。他比斯特拉文斯基前卫多了,有些作品希奇古怪的,我觉得他的想象力惊人。
死神与少女,有一个同名电影,是异形里的高个儿女人演的。舒伯特深得我心,尤其是他的钢琴奏鸣曲第21号。
12-14-2002 15:10:27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一个人会有很多面。斯美塔纳有捷克音乐象征的一面,也有父亲,丈夫,失聪人的一面。《我的祖国》,我以为也没有那么坏,糟的是把它捧的那么高。

肖不也是多面性格,矛盾重重吗?他和斯特拉文斯基生活的时代不同,就艺术上的突破而言,我没法论这二人的高下。

舒伯特音乐的美,我觉得在于清新,耐人寻味。我最喜欢他的抒情歌曲。他的美里藏的是善。

12-14-2002 15:32:12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春花
面条有隐忍的激情,克制的澎湃节制的调侃,适可而止的温柔,文字如,,,黑暗中跳窜的火苗。

真奇怪,以前在笑语,面条在我印象中仅仅是个寡言的人,或者是我不曾注意到。环境可以这样的展现一个人。

12-14-2002 22:06:36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隐忍的激情,克制的澎湃节制的调侃,适可而止的温柔,如,,,黑暗中跳窜的火苗”

面条--新一代Zippo打火机 [画外音]

诸君来写一个<网人印象>如何,阿土肯定又要说我命题作文了。

12-15-2002 00:40:24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嗯,那么就不写了吧。

昨天TIM换了墙纸,好象泡菜坛子下了第一场雪。下雪的感觉是很安静,尤其在夜晚,四周都是白的,而天空泛着红色。脚踩在地上,“哥支哥支”的。

春花此去北京,一路走好。顺致冬安,向绸缪,向小毕。

12-15-2002 12:44:25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阿土,
发现坛子崩掉之前,我在这里发的帖子没贴上。其实也没说什么,只强烈反对了一下写《网人印象》,网人当中,没见过面的又比较熟悉的人,是海底,可我不能写她,或者我和海底在许多地方是相象的,感觉会有点象是写自己。

当时是祝春花路上走好来着,并问绸缪与BOUTIQUE安。现在就顺着祝个新年好吧。

转回来说音乐。前日BMG不请自寄,推荐一张小提琴给我,看了看封套,是PERMAN的小提琴RAPSODI,我很少听小提琴,原因是曾经某人讲过一个小时侯的故事,说她年少时候,楼上有一位小学姐,从初中开始练习小提琴,小孩子练习,若是少了天份,难免咿唔呀呜,好象扯锯,她后来去小学姐家坐客,得知原来是小提琴如此折磨她幼小心灵和耳朵,自那便恨上了小提琴,以为那种小提琴音乐便是全部的小提琴音乐,逢问便答曰,最不喜欢的就是小提琴!长大了听听真正的小提琴曲,方才知道天壤之别。我有类似经历,小时侯我们家楼上有一位与我同班的同学,她的小提琴练习曲,折磨了我7年时间。(天可怜见)

这张CD,我还是拆开来听了。那是夜里,缓缓响起熟悉的一段音乐,那音乐柔和悲伤,我几乎流泪,连忙抓来看了一眼曲名,是辛德勒名单的主题音乐。向面条和米什请教,听小提琴曲,入门的CD给推荐推荐?

12-27-2002 06:48:56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messer
阿土,看到你的发言我一直笑,不为别的,就因为我小时候可能也狠狠地拿小提琴折磨过我的家人和邻居。

那时候我是个五音不全的小孩,家里人为了陶冶我一下,就给我买了把琴,带我到一个熟人家去学琴。于是我每天晚上必痛苦万分地站在那么大的谱子面前地拉上两个钟头。现在想起来,痛苦万分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我确实没什么天赋。比如,我的其它手指还算好,可是偏偏小指很短,拉琴的人知道,小指还是很重要的啊。而且我的手指细,没什么力气,哎……后来有一次我看祖宾梅塔拉琴,虽然可能他并不如专业拉琴的那些人,但是那种力度,非常强的气势,很感染人,让我一下嫉妒万分,我想,当时之所以被他拉的那一小段搞得个五迷三倒,可能还是小时侯的心理阴影在作祟吧。

我的小提琴身涯在两年多以后,以我愤愤地摔了琴,发誓这辈子再不碰它而告结束。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悔,如果当初忍一下,起码现在也可以比较“拽”,可以显摆显摆。不过,这两年毕竟治好了我的五音不全,也不是一无是处。

12-27-2002 12:52:49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tim.
美莎,我就是曾经被你折磨过的人。

小时候,每天早晨起来就会听到隔壁的小孩在拉小提琴。唧唧呀呀的拉了好些年。似乎是从小学拉到我上初中。而且出奇的是,一直没有特别明显的进步。常常不堪其扰。

连爹妈的态度都变了。开始说,看,人家的小孩,音乐修养多么多么高雅云云。后来就说,唉,你看,小孩子还是不要让他们弄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拉了这么多年也没拉出个名堂,还白白浪费了童年。

每次我听他们这么说,我就偷着乐呵。幸好没让我去拉琴。我是那种特别的五音不全者。就是耳朵里听“1、2、3”根本听不出来差别,似乎医学上就叫这种人“音盲”,乐感和节奏感都极差。每次音乐课考试,都痛苦万分。尤其上初中学五线谱,更是一塌糊涂。
老爹以前是吹笛子出身,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我这种人,简谱都教不会。常被我气得吹胡子瞪眼。

12-27-2002 13:05:57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米什
阿土,你终于可以拉裤了啊,祝贺祝贺!
所幸,我年幼的耳朵没有受过摧残,倒是经常听妈妈说小时候她也学了几年小提琴,非常辛苦非常美好,可是……被隔断了。
对我而言,小提琴是抽丝剥茧般的利器,有时让人吃不消的。
第一次觉得好听的曲子是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和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风格很不同,但都很动人,阿土,你可以招来听听。
也想听面条说说,毕竟大家那么久都没聊天了。
12-27-2002 13:25:57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messer
TIM你这一说,真让我感到罪孽深重。

其实我现在觉得,小孩子,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这样,自己和别人都少受摧残。大人往往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是因为人越大,成见越多。比如我有个毛病,在专注地干某事的时候,爱动,身子左右摇晃。拉琴的时候,我摇,常常遭到老师的厉声呵斥:“摇什么摇,拉成这样你还陶醉!”天哪,把我打击得!而我小时侯一直爱画画,但一直都属于自己在家涂鸦的那种,终于大学里有美术课,我坐在那里边画边摇,就有人说,看,难怪人家那什么什么,人家多陶醉呀……这都哪跟哪啊!

12-27-2002 13:51:03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巴赫的《夏空》啊,还有德彪西的一些曲子。算是脍炙人口了吧,又好听得紧。
12-27-2002 14:04:33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messer
TIM我看到你加大了管理力度。

抽丝剥茧的利器,在我看来,莫过于胡琴,我喜欢抽丝剥茧的利器。

12-27-2002 14:12:24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不语
大学时宿舍里最小的老五经常练小提琴,老五身子弱,不能去外面,就只好在屋里练。老五时间紧,就只好中午或者晚上练。后来引起别的屋的不满,写了好多匿名信过来,有些就被我们扣下了。
中午不能睡,听老五的琴,那个难受啊!“琴声像一只杀不死的鸡,从一个音阶跳到另一个,伸开翅膀擦着我们每一个关节。”还不能出去躲着——那样老五肯定会不自在,我们也不想她连这么个可以放松的时候都不自在。后来也就习惯了,有一次老五中午有事没回来,宿舍里的人到了点几乎同时哼哼起老五平时的练习曲,好像是 开赛的小提琴教程。
不知道老五现在在米国还拉小提琴不。
12-27-2002 14:38:40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米什
呵呵,刚刚买碟回来,手舞足蹈的。
她没见过我的时候,只是从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那里慢慢了解我,朋友对我的品质有些诟病,但她始终相信我还是个大体美好的人,她知道我的收藏,认为一个对美好的东西有执着热望的人坏不到那里去。“爱音乐的孩子不学坏”,是不是?:)
耳机里听梁朝伟的《风沙》,看《英雄》时觉得他真好看,和中年张曼玉的身上都有了清癯的书卷气(想春花了),也可以听百遍的《花样年华》仍不厌倦。听下去,亲近一个缺点明显的温柔男子。
说回这次采购吧:
CD
1 梁朝伟 风沙
2 许巍 时光·漫步
3 manic street preachers this is my truth tell me yours(这名字有些没劲)
4 Bruce Springsteen the rising
5 Lou Reed rock n roll animal
6 Black Sabbath paranold(纪念一个朋友,盼望已久)
7 Neil Young unplugged
8 Thelonious Monk something in blue
9 Thelonious Monk straight, no chaser
10 Miles Davis Miles in Berlin

DVD
蔡明亮 洞
杨德昌 起毛球了(有关我们事)
换了另个版本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相当喜欢,是像书一样能经常看看,可惜上次看到B碟过5分钟就不动了,这次希望会好。

也许,这里说的话不是“音乐会”而是“会”音乐了。

12-27-2002 16:19:07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阿土,
谢谢妖精们指点。

Thelonious Monk,米什同学,介绍一下,是什么人?什么样的音乐?

爱音乐的孩子学不坏,我妈以前也常这么说来着,呵呵,我小时候嗓子特别亮,唱歌拿音也很准,很遗憾没有学点什么乐器折磨一下我的邻居们

12-30-2002 04:34:12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刚才帖子写到一半,一个不小心全删了。

米什和美莎提到的曲子也是我的心爱。独奏的曲目里,我原意加一套巴赫的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里加上格里格的小提琴奏鸣曲1,2,3。协奏曲听的比较多,门德尔松E小调,柴可夫斯基D大调,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埃尔加小提琴协奏曲,布鲁赫第一,以及苏格兰幻想曲,维奥堂第五,巴托克第二,普罗科菲耶夫第一,第二小提琴协奏曲,肖斯塔科维奇第一,第二小提琴协奏曲。。。还有肖松的<音诗>。小提琴作品实在太多,关键在于谁拉的,因为锯木头的惨痛教训太多。

比方说巴赫的无伴奏,米尔斯坦或是格鲁米奥的都好。两位大师都是自成一派的人,米尔斯坦严谨而热情似火,格鲁米奥徇徇儒雅有君子之风。埃尔加小提琴协奏曲是梅纽因演奏的最好,彼时年方十六。巴托克第二是我最喜欢的曲目之一,有几个版本都不错,谢林,郑京和,Gil Shaham。门德尔松E小调也被演绎过无数次,有一位法国小提琴家拉的最好,甜美,优雅,他的名字太长,我记不准。西贝柳斯我只听过Anne-Sophie Mutter拉的,感觉就象山坡上盛开的野菊花。老一代小提琴家忠实于作品,讲究技术精准,以海菲茨为代表。年轻一代的更看重与作品之间的交流,提出要do something to the music。Anne-Sophie Mutter是先锋。

我说的这么热闹,其实什么乐器也不会玩,甚至连谱都不识。总想着找到工作安定下来之后去学学钢琴。

12-30-2002 05:35:57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面条
Thelonious Monk 和 Miles Davis都是 JAZZ 大师。Monk我没听过,Davis的音乐可以听一整天都不厌倦。有一张“Kind of Blue",我记得是2000年的最后一天,刚从Florida玩了一趟回来,蜷在被子里,一边听一边看<太阳之南,国境之西>。音乐给我的感觉是灰蒙蒙泛着白色的黎明,天刚刚破晓,太阳还没升起来。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坛子拆封了,怎么说都是件高兴的事。大家新年好!

12-30-2002 05:52:45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阿土,
面条同学,很高兴你也终于拉裤了。 新年快乐!

村上的小说里面,那一本国境之南日落之西还算比较喜欢的了。我有时候特受不了日本小说(别拍我板砖),唯美忧郁到死,偏又让我觉得做作,我神经脆弱得很,一看死呀活呀的小说就要世界崩溃。那里面反复提NAT KING COLE的爵士乐,想来,下次看村上的小说,也把爵士乐用来做耳朵的作料。

我同意,小提琴关键还是要看是谁拉,米尔斯坦或是格鲁米奥,等我当下去找来听听(面条同学,要是不麻烦,劳你给英文名字),感觉上那个PERLMAN的琴声,好象是流水,或者绸缎,柔软滑腻。我的启蒙小提琴,从这张开始:

12-30-2002 06:44:29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noodle
Ok, here's the list:

3. Heifetz—Bruch No.1,Scottish Fantasia, Vieuxtemp No.5
6. Perlman—Bits and Pieces
10. Mutter—Sibelius Vln Cto
12. Sitkvetsky—Brahms/Menderlsohn Vln Ctos
14. Shaham—Bartok Vln Cto No.2
18. Josefowicz—For the end of time
35. Midori—Elgar & Frank vln sonatas
42. Milstein—Bach sonatas and partitas
66. Chung—Bartok vln cto no.2
68. Dumay/Pires—Greig vln sonatas
69. Gilels/Zukerman—Tch pno no.1, vln cto
75. Kovaevich/Syering—Bartok pno/vln ctos
79. Ysaye Sony complete recordings
154. Menuhin—Elgar vln cto
155. Oistrakh—The essential
156. Stern plays Kreisler
159. Rabin—24 Paganini Caprices
161. Zino Francescatti—sony recording
177. Vengerov/Rostropovich—Prokofiev & Schostakovich vln ctos
181. Oistrakh/Rostropovich—Shostakovich vln/cello cto
188. Grumiaux—Bach sonatas and partitas

这是我的CD里的大部份小提琴曲目。前面是演奏者,后面是曲目。
cto--concerto
vln--violin.
pno--piano
Chung--郑京和

BMG里有Milstein,但Grumiaux我只在书店里见到过一次。

12-30-2002 09:03:02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米什
monk,最先识他是在一个纪录电影里,像是叫做“蒙克爵士旅程”,黑白片,颗粒粗糙,非线形地展示了蒙克的生平和音乐,尤其是他的音乐,其中一段是他参加一次录音,贝西伯爵(Count Basie)坐在钢琴对面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看,蒙克脚底一蹭一蹭地打节拍,戴帽子的额头渗出汗珠,录制结束以后他愤愤地说贝西这样看我下次我也盯着他看,我觉得有趣的很,那次录制的就是他的名曲“午夜时分”(round midnight)。看电影的时候发现他演奏的时候指法很特别,好像并不熟练,用手指一个个地按键,之前还会有片刻的犹豫,仿佛是边演奏边思考,然而整支乐曲听下来,觉得蒙克的演奏冷峻、清逸,骨感十足,极是耐听。
蒙克喜欢戴一顶古怪的帽子,多热都戴着,他的口齿不清,身形庞大,看起来迟钝,他有一张仁厚英俊的脸,他遭遇过评论家长达数十年的指责,后来又奇异地名声雀起,他从未因此改变过自己的演奏风格。
在我的听觉里,蒙克的曲子是都很好听的,可以听百遍而不倦,似冷雨敲窗,是骨骼清癯的冷艳女人。
12-30-2002 11:00:29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tim.
Thelonious Monk就是太冷峻了,听得极少。

我听爵士,很少听冷的。我的所谓冷,就是不管演奏者怎样的激情彭湃,仔细的听调调还是冷在骨头里。和它本身的类型无关。当然,名为“Cool Jazz”的,大多都是冷的。

爵士我只分得清几个大类,几个小类是无论如何分不清楚的。有一次买了一张爵士音乐节的VCD,萝菜(对了,她这两天改名了)问,这是什么类这是什么类。我说,我只知道这是冷的那种,这是热的那种,拉丁的那种和蓝调的那种,要让我分什么融合、波普、屁波是断断弄不清楚的。

说起来很惭愧。——所以被嘲笑惨了。

12-30-2002 13:40:24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米什
新年好啊!面条、阿土、TIM!
就要到2000年的时候,一直在慨叹:哎呀,就是2000年了,真的就要到2000年了?!小时候对2000年怀着深情,希望那时候就可以像铁臂阿童木一样飞来飞去,坐在教室里云游四方了,不用吃饭只吃药丸啦,可真正的2000年还是一样平淡无奇的,没有谁能飞起来,没有新药可以让爸妈额头的皱纹减少,我也没有变得更老或是更开朗些。2003年就到了,会是明亮的一年吗?期待中……

第一次读《挪威森林》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就无端地抗拒起村上的作品。多年以后(也就是今年),在晃动的火车上读《太阳以南 国境以西》,忽然开始废寝忘食。再以后几个月里读完了可以找到的村上的所有书,最喜欢《寻羊冒险记》,然后是《奇鸟形状录》,还有一个短篇集《列克星顿的幽灵》。关于村上的讨论太多,我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他是个能写好看的书的人,有一些迷人的气质。
啊,不知道为什么,读《太阳以南》的时候,总是想起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可能是写音乐写得好的小说实在太少了。比如《约翰·克里斯多夫》我就不喜欢。

12-30-2002 14:23:01

新内容RE:音乐会 (编辑了 0 次) 阿土,
面条,啧啧,叫我咂舌,你的CD都编号的呀。而且还几百个号呢!突然检讨起自己来,我对事物好象没有这么执着,有时候简直太痛恨自己不求甚解了。昨天在BMG看见了你的NO。42,MILSTEIN的那张BACH。准备去买来听听。

妖精们要么如春花,去厮磨了,要么如美沙,去集散了。裤子里不是那么热闹,不过还是要大声说新年好。过2000年的时候在纽约,新年钟声敲响时候,一帮人正打着拖拉机,撸着袖子甩着胳膊,惊觉小时侯关于实现共产主义的梦想彻底粉碎。

今年有人要去看时代广场的大苹果球落下来,我告戒TA,别去,天寒地冻的好几个钟头不说,你以为时代广场是天安门那样的广场么能随便站个百万号人,纽约的时代广场不过是几条街的交叉口,能看见大球的地方局促有限。抢占有利位置的代价是几个小时零下几度的挨冻,咱不受那份儿罪去!

12-30-2002 23:38:51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