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三缸
1 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新内容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tim.
http://lescn.www072.cn4e.com/cgi-bin/UltraBoard/UltraBoard.pl?Action=ShowPost&Board=011&Post=103&Idle=0&Sort=0&Order=Descend&Page=0&Session=
12-14-2002 14:24:06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tim.
第一个帖子因为文章太长,转移阵地。

这种问题可以讨论千百年,而且可以一谈就很激动。诸君请继续。提醒一点,清谈而已,勿谈国事。

12-14-2002 14:26:53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messer
TIM,也许你可以直接从解决问题开始思考,可是实际上有些人是需要一个主义站在前头的。

这些人不在少数。

12-14-2002 14:31:4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主义是文人的路数,制度是政治家的手段。我倒觉得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多,但往往是东拼西凑修修补补的结果。要想一气呵成,嘿嘿,就回到主义的老路上了。这就象工程师永远是不追求完美的,能WORK就行。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CLOSE IS ENOUGH。科学家对他们总是不屑一顾又无可奈何。
12-14-2002 14:34:41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米什
中国的人文学界有几种风气,一种是文章你根本就不要看,或者压根儿就看不懂的,文章给术语撑得支离破碎,读后完全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一种是文章朴实得很,见解也朴实得很,实在是朴实得没有意思的那一种。还有一种就是朱文的这种,有观点的(中国文科方面的论文真正是难得有观点的),于是文字通常比较恣肆,总也收不住。
为什么大学时读了三遍《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呢?因为实在是难读,写得有些不像人话,幸好我慧眼识珠,知道后面有东西,否则也被文人的文字祸害了。

弄文字这么多年,现在的工作也是与文字起腻,彻底地赞同面条的观点,文人的文字是有很大缺陷的。这些缺陷,看看自己的文字心里都清楚啊。

另:狗君,这会你叫我亲爱的,有何企图?

12-14-2002 14:36:3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messer

主义是文人的路数

是么?

12-14-2002 14:38:3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主义和解决问题其实不矛盾。但能提出主张的和能解决问题的常常不是一个人。各司其职,就是制度。
美国形形色色的主义多了去了,都有说话的份,按谁说的做呢?议会去讨论。根据是相关法律,以往经验,一点一点抠。先看到猎物的不一定先打到猎物。
12-14-2002 14:44:3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tim.
还是用我比较熟悉的东西打比方。否则我特别容易给你们糊弄了。诸位的理论水平我是比不上了。因为从高中起政治就学得不好。高考全靠平日里抄书,抄了一箱子。因为记性非常差的缘故。抄了这么多遍书,才好歹算背了个一百多分。

把这件事不恰当的套到“问题与主义”上来说,对我来说,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只有一个,抄书。而“主义”是“理解性的记忆”。可我怎么也不理解那些东西,所以“主义”就没作用。但是我知道我的解决方法肯定是对头了,有那一百多分为证。

我对事情的思路就是这样的。再比如接触到不熟悉的东西,先把具体要怎么作讲给我听,我就可以照着做。后来才能理解工作原理。先给我讲原理我就觉得很头痛,很麻烦。

12-14-2002 14:49:0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tim.
面条,主义不是主张。主张还是偏重解决问题的方法。主义是类似,姓资姓社,要社会主义的苗,还是资本主义的草一类宏观问题。
12-14-2002 14:50:55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美莎,这个“文人”是泛指,或者说是我理解里,文人不只是风花雪月的。他们要只是风花雪月倒好了。
我反反复复想说的就一个观点,主义再好是个学说,千万别忙着实践。

我大学里学的是理科,求的是论证严谨。研究生第一堂课,我问老师,你那个公式怎么来的--我心里知道他推的不严密。他说我书里有你要看吗,然后接着讲他的设计好在哪。这里的严密对应着主义中的完美,设计对应着解决问题。

12-14-2002 14:53:56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主义不是主张。本来想说“提出主义”,觉得别扭。看见不能乱改。
12-14-2002 14:58:2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messer
主义,确实是类似,姓资姓社。对你我这样的个体,也许不重要,我们要解决的是我们的小日子,就是说,问题。然而把范围放大到某一个程度,主义的重要性就会凸显出来,于是便成为解决问题的向导或者,借口。

不过象TIM说的抄书背书法,我没有试过,我是理科生,对政治这种学不进去的科目但求及格,所以,我要的是“主义”,不求理解,只求知道,知道了“纲”,我就能胡编乱造,“纲举目张”。

12-14-2002 15:00:2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图快又打错了,不是“看见”是“可见”

主义不是不重要,我们讨论的其实是实现主义的过程。这是个一砖一瓦摸索的过程,哪能一锤子买卖,一开始是什么样就不变了呢。

12-14-2002 15:07:3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snoopy
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主义和解决问题的先后是没法可分。
让我想多东西方在这上面的差异,东方人比较宏观的把握世界,而西方就比较注重解决问题。比如对宇宙的看法,我们很早就有抽象的认识--自庄子起。而西方是通过科学家经由实践和科学的途径得出。再比如绘画,国画讲究的是写意,并不重视透视法和解剖学,而西方就恰恰相反。这很明显的差别是什么造成的,我实在弄不明白。
12-14-2002 16:12:2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tim.
面条你不会怪我把后面的话给裁了吧?我是敏感了一点。不过不想惹些莫名其妙的麻烦出来。

其实我们就是一些升斗小民,主义也好,问题也好,自己过好就得了。人家怎么说,咱就跟着走吧。

12-14-2002 16:13:55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heyyou
嘻嘻,好看,才看了12期的第一篇朱学勤的,还没有看完。以前听俞斌说过,只有中也不行,外也不行的,才搞什么比较文学。想来不知这位朱学勤-感觉文采还不错的这位为什么也出此下策。不过,好看,反正当作小说来读,也不是作学问。我没有看完,笑死了,也就到位了,这样的另类学术时尚散文。
我觉得他为这本书写了这么长的两万字的文章。也是挺激动的吧。
看到现在,觉得他倒是提出了一个传统社会的特别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问题,文人性格与文人论政及政治的关系,有点意思。前一阵也才看了一本关于新教与资本主义诞生之间的关系,这种将某个阶层的隐性的性格甚至心理意识与显性的现象联系起来研究有点像弗氏的算命心理分析,怎么解释都有理,嘻嘻。
这一段特别好玩,
“一七八七年北美之令人沮丧,是有一点像法国的一七九三,也有理由走向一场深挖"人性劣根"、"道德革新"、"国民改造"的文化战争,而法国果然就这样发生,从政治革命走向社会革命,再从社会革命走向"共和二年的文化革命"。但在北美费城,面临差不多的政治危机,那五十五个人却拉起了窗帘,低声进行一场制度层面几乎是技术性格的讨价还价。在那里,是律师而不是文人,是实业家而不是作家,是来谈判而不是决斗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成文宪法,一旦成文,则交公众投票。至于公众,四百万人中有投票权者,也不过是一群"农众",在传阅《常识》之前,至多只读过一本《圣经》。大选之日之所以放在秋天十一月第一个星期二,是在等这群农业人口在那个月里先把一年庄稼收割完毕,临出发前的星期日上午还要进一次教堂,下午上路,第三天才能步行或骑马走到距离最近的一个投票地点。看不懂选票者,还要允许他们以玉米粒而代之。这样的农夫愚顽,还有宗教愚昧,居然形成惯例,从农业社会至工业社会,再从工业社会至今日所谓后现代,社会形态两次变迁,总统历经四十三届,而大选之日不敢变。”
看来文人论政的热情实在让人可怕,有点好事办坏事的感觉。诸位还是不论为上。哈哈。
12-14-2002 18:30:0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吃刀削面还是炸酱面,这是问题。
刀削面好还是炸酱面好,这是主义。
12-14-2002 21:57:34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阿朗.
把好好的炸酱面改成猪头肉面,这是修正主义。
12-14-2002 21:59:1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把猪头肉面当成人生的最高理想,这是朴素的共产主义。
12-14-2002 22:11:5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阿朗.
吃猪头肉的,是革命者!
12-14-2002 22:13:2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在西安的时候,我发扬一不怕脏二不怕累三不怕下雨四不怕天黑的精神,在一条专吃小吃的长街上吃了个饱。那小吃街大概属于西安本地老百姓喜欢去的地方,没什么游客,卫生肯定不大卫生,可是我喜欢。当然我打过各种预防针,这是我什么都不怕的主要原因。价钱低廉,打了预防针,吃嘛嘛香。

但是我最终还是不能免俗,还是可耻地如大多数贪名的游客般去吃了那著名的什么家的灌汤包和什么家的泡馍。汤包和南方比起来就一般了,但什么家的泡馍,,,哼,我从一楼上到二楼我从二楼爬至三楼,在每一楼都逡巡如探照灯至少三个回合---竟然没有位子!恼羞成怒的我一楼梯地冲将下来,冲出朱门酒肉臭的大门,奔出二十步,回头绝望而哀怨地望了那灯红酒绿处脑满肠肥的幸福饕餮们最后一眼,然后毅然决然自暴自弃拐进了热闹大街旁的一条不知名的胡同。我饥饿的眼睛看到了拉着板车卖熟肉的,平生第一回,我毫不犹豫在古都长安买下了一大块熟肉,,,中的一下块。卖肉的熟练地给我切肉过称,我接过用道地报纸包的熟肉,内心充满了花和尚鲁智深的欲望:我想找一瓶烈酒,象小坏蛋阿紫般吃一大块牛肉,喝一大口酒,再拿一大块牛肉擦我雨地里污浊的登山靴。。。最后,我买了瓶矿泉水,如南方丫头磕瓜子般,边走边不粗鲁地吃掉了已被文雅地切成一片片的大肉。

12-14-2002 22:38:47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不语
那个地方不是回民街吗?怎么附近还有猪头肉卖?
说到吃,倒是想起扬州包子,那时候刚上大学,赶着烟花三月去下扬州——阳历三月,在污浊的车窗户上就着水雾写杜牧姜夔的诗,满脑子的豆蔻梢头二月初,风光不与四时同。
待到下车一看真是叫失望,灰秃秃的一个城市,天气又冷又湿,闷着头东转西转,等到傍晚去富春茶社吃传说中的扬州包子。汽车转三轮再问人才到了巷子口,又深又长的——我是北方长的,从来没见过这个场面。两个人战战兢兢一路走进去,一路问人,忽然看见左手一个岔路,上面挂着牌子,两个人齐声念“富——春——茶——社——”而后直奔进去,居然看见一大块空地和一个灯火辉煌仿古三层楼,当时那个激动啊。
包子什么味道都忘了,只记得很热很香,两个人拍着肚子出来的。
12-14-2002 22:48:21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今天
提到西安的腊牛羊肉,和扬州的富春包子我就激动!!!那可是我的定情包子定情肉啊!!!有些恐怖?大家都在言仁,我还是不把话题转到吃的上,食色不可兼得!老外时常不服气的说:“中餐美味,那是因为被压抑的!我们没空!”
12-14-2002 22:59:48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不语
富春包子是和她一起吃的,那时刚刚怀春,一路上不成熟的想要勾引,她却像木板一样。西安的小吃也是一起吃的,那时候八目勾留(我们都是近视眼),却可恨隔着一个师兄。
12-14-2002 23:02:5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今天
西安的腊肉有试吃的促销手段!当时我在6个小摊间反复比对牛肉和羊肉,带筋的和不带筋,肥中有瘦的,瘦中加肥的种种区别。靠这解决了我俩仅剩2元钱悲惨境况。
12-14-2002 23:12:3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是熟肉,猪牛性质不详,因为我只处在要做鲁智深还是阿紫还是现代淑女春花的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有着毛主席闹市读书的认真劲,旁的,比如是什么肉,没顾上钻研。

泡馍那片好象是西安最繁华的地带,不是回民区吧好象,虽然不远---回民区就在钟楼后面。

12-14-2002 23:15:4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今天
春花君吃的怕是小车牛肉,很薄的大片,真真有擦鞋的可能!也让试吃,曾觊觎,太薄,不饱。
12-14-2002 23:21:34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我从来不穿皮鞋,也不吃小片的肉,看来注定连妖女也做不成了。
提到这些肉,倒想起林教头来,破庙里就着冷酒吃冷牛肉,最后几刀剁了仇家,和切肉似的。要不是那点酒肉,谅他也没这份血性和力气,那场大火可能也壮了几分英雄胆吧,反正我一看到电影里面稍微壮阔一点的,心里那股杀人放火打架斗殴的冲动就蠢蠢欲动。
12-14-2002 23:27:53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富春包子,声名在外,扬州人重油重糖,我端地惹不起,再说国营店的货色么……不如瘦西湖边走累了,拐进八怪纪念馆喝茶。

那某某家的灌汤包子虽不行,但麦米八宝粥确是极好,我吃着有异香,专门去问了,里面放了玫瑰花。

泡馍是要关中父老吃的,有八百里秦川的浑厚。

12-14-2002 23:31:01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那就是小车牛肉吧,一大块切下来的。。。可惜没个破庙让我就酒,身边也没个人好让我---不是林教头那样剁啦---身边也没个人让我仁。
12-14-2002 23:41:33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TIM尽管删,吃肉要紧。
12-14-2002 23:53:5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今天
天!怎么呼啦啦的又回去了,食色两好此消彼长,专心吃肉!
12-14-2002 23:59:30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食色相连,要吃了肉才有力气,酒为色胆。林冲的举动或可理解为因为不能,,,所以,,。
牛肉--酒--破庙--仁。顺理成章。

谁吃过猪头肉面?

12-15-2002 00:15:09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你是面条族,我不忍回答。
12-15-2002 00:35:32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面条
我这面条并不正宗。说吧,我保证不打你。 坛子里妖精说话常常是有典故的,我琢磨着这猪头肉面又不是什么好来路。
12-15-2002 00:45:17

新内容RE:鲁迅、张承志、朱学勤 (编辑了 0 次) 春花
阿朗估计是在调侃我呢。猪头的典故你不知吗?还是你也同阿朗一样学坏了
12-15-2002 00:50:33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