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三缸
1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新内容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看了两个晚上,终于看完了。结论是:好片,但真不喜欢。
之前在网上找影评,看了许多,都是男性写的,把这部片子几乎吹上了天。等自己看了,心里免不了想,如果是女性看这样的电影(比如我),会很不爽。

整部电影的视角是相当中立的,很沉稳的讲述了台湾六十年代的生活种种,从社会和政治氛围上的阴晦,再到少年成长的压抑。
——同是讲青春,又同是讲六十年代,自然免不了拿它和《阳光灿烂的日子比》。后者是一场青春的盛宴,狂放热烈,虽然有点夸张的煽情,但扇得人很舒服。前者是阴冷的冬夜,黑暗织就了一张挣不破的网。
——台湾新电影运动时期并且以六十年代为背景的电影,总是这个色调。前几天还看了侯孝贤的《童年往事》,也是一样,不仅看得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而且也没办法看完。但侯孝贤还带着的些许温情,放到杨德昌手下,全扔个一干二净,彻底的无情。

电影的主干是讲,小四儿杀了小明。他为什么杀她?片中给出的交代是社会的环境等等,也即把主要原因放到了外界影响上——其他的影评也多以这个角度分析。可在我看来,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人”的问题。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小四儿,别的人遇到了小明这样的女孩,哪怕最终知道自己受到了欺骗,也是断断不会动刀杀之的——理想和浪漫的Honey不会,聪明的公子哥小马更不会。

小四儿是个阴冷的少年,如同整部电影的颜色。他老爹是个很不错的人,有些古板,不懂变通,在公家单位吃不开,被一次莫名而来的政审弄得晕头转向(台湾六十年代也有政审,而且两岸风格如出一辙)。老爹教育小四的几个片段相当令人感动,是电影里少有的亮色,老爹还是有一点理想主义在的,当然也带着点成年人的唯唯诺诺。而这时小四儿的性格就显得很成问题,虽然明白老爹的话,但是老往拧了上去理解。
再者,电影里虽然再三再四的通过各种人物之口说过“小四儿不是出来混的”、“小四儿是个好学生”,但我就怎么也弄不明白,他不是“混”的,可怎么老跟“混”的人一起玩。贯穿电影始终的“小四儿老实”的论点,细细去想实在很成问题。

接着是小明。小明是怎样的人?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和自己生病的母亲住在一起,到处被人瞧不起。可片子里最后告诉观众,她外表清纯,可其实谁都骗。她骗了Honey,骗了小四儿,也骗了小马。她欺骗了这些男孩的感情。——每个年代都有这样的女孩,而且她们的性格永远不变——她们其实不是女孩,应该是女人——尽管如此,是否她就必须被杀,用以成就她的“清纯”和小四儿的“善良”?

杨德昌表面上什么也不说,可我知道他同情小四儿,每个男孩都会同情小四儿。小四儿就是他们的青春,就是他们的善良,他们都曾或多或少的遇到过小明这样的女孩,并且或多或少的被她欺骗。而且,他们,都曾象小四儿一样,或多或少的期待着自己能够改变她。可就像小明说的那句话,“你们全都一样,都想改变我——这个世界是不会被你改变的。我就好象这个世界一样,是不会为你而改变的。”(这句话太有个性了,远比小四儿们有个性)。小四儿也是“你们”,而“你们”全都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整整四个小时,我最喜欢Honey。杨德昌把所有的亮点都照到他身上去了,他的形象令我念念不忘。他坐在屋里,眼睛里充满了浪漫和狂热的憧憬,给小四儿讲《战争与和平》“全城人都跑了,那个老头一个人去堵拿破仑……”。他拖着残腿,穿着海军服,带着军帽,单刀赴会,然后突然的被推倒在火车轮下,死掉了。这个家伙死得其所,我喜欢。

12-02-2002 19:42:40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轱岭街》真正好片,我喜欢。

TIM拿《轱岭街》和《阳光灿烂》比,我也比了,好象很多人都这样比了。《阳光灿烂》里果然有灿烂的阳光,姜文用了很多温情脉脉的光晕,似乎晦暗的时代掩不住青春的阳光,《轱岭街》里面没有阳光。姜文很煽,杨德昌不煽,他就把镜头架在那里,镜头里有人出出入入,然后我们看到故事在发生,我也坐在电视前一动不动,我和他一样,只是一个冷眼的旁观者,这个没有温情的故事,更能打动我。生活是不会和人煽情的。说到这个,网上有一句杨德昌说的话:好电影就像一个好看的女人,不够好看才会去隆鼻、打针、割双眼皮、化妆、做些假动作;真正好看,各方面都美的女人,没有一个人不想看,就这么简单。

小四儿是主角,他是一个阴郁偏执的孩子。就象HONEY说的那样:带种的就玩儿真的,玩儿真的就玩儿到底。于是小四儿玩儿到底了。好多人在少年时都是固执的,并不只是小四儿一个,而这固执在大人眼中就是偏执,甚至不可理喻。他在杀掉小明的时候知道此事的后果吗?他知道他的一生将被此事改变吗?即使他知道,他衡量过吗?他不会的。因为他还只是一个少年,简单,一根筋儿。我看到他,会想到自己当年,同样是一根筋儿的少年,长辈的话,即使我明白,很多时候,也会往拧了上去理解,孩子和大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人与人的价值观也是不一样的。

说到这里,又想起前几天看〈玫瑰少年梦〉,看得心里非常不舒服。一个性倒错的小男孩的故事,被导演似乎温情脉脉然却很无情地拍出来,让人看了说不出的难过,演成人的电影,不管是TRANS也好,同志也好,欢快也好,悲情也好,都不会给我这样的感觉。成人有选择的自由,也有承担的责任,而孩子做不到这一点,他既不能先权衡利弊再去做选择,也不能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所以他只能跟从自己的心想要当一个女孩,梦想嫁给心仪的小男孩,然后再必然地承受人们的嘲笑,责难,隔离。这对一个小孩不公平,然而什么是公平?看电影的时候,觉得那个小男孩笑得真漂亮,然而他一笑我就加倍地难过。

好象扯远了。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问TIM,为什么男性和女性对〈轱岭街〉这样的电影会持不同的态度?我并没有觉得这部电影是以男性的视角去写的。

12-02-2002 21:18:3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看得很不舒服。我并不是说男性和女性会对这个片子有截然不同看法。只是我个人认为,这部片子是很男性角度的电影。我相当不喜欢导演的态度。
12-02-2002 21:47:26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玫瑰少年梦,不喜欢,没看完。关于DragQueen的片子更喜欢《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12-02-2002 21:57:38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男性角度女性角度区别在何处?理性或是感性,冷酷或是温情,还是其它什么?

导演只是把故事说完了,林林总总的信息和他的看法一股脑地塞在这4个小时里面。并不觉得他的看法是男性特有的。

12-02-2002 22:17:08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不是这样的,冷酷或者温情我不介意。男性或者女性角度也不是表现在这里。我不知道如何更准确的表达意思,我说不清楚。

但看到小四儿那一干人等,再看导演刻划小明的手法,就知道他是很男性立场的。他把小四儿打扮得特别美好(说白了只不过是一偏激少年),同时冷冷的蔑视着小明。
在我的感觉里,小四儿并不喜欢小明,他只是需要小明的那种“纯洁”。而当他发现这种“纯洁”是一种假相,他就想改变她。但正如她所说过的话,“我”为什么要为“你”而改变呢?“你”又凭什么来改变“我”呢?

或者我是不喜欢这个偏激的少年,连带也不喜欢同情少年的导演。
个人讲来,相当讨厌小四儿这样的人,遇到了必定躲得远远的,讨厌他自以为是的理想论调,只能给周围的人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这种人老是觉得自己做得什么都对,别人都错了。不合他的意,那有你好看的。

唉,美莎,这是我的个人偏好,不必跟我讨论了。说到这个问题,我好像也突然的偏激起来。真不好意思。

12-02-2002 22:24:19

新内容杨小四儿看小明 (编辑了 0 次) 12345上山打老虎
古来男性作品对女性形象的塑造不是圣女 就是荡妇
以伏波娃的话说就是从来没把女性当作正常人---“认为她如果不是最神圣的 就是最低贱的 ”____从来没分给过女性以适当的健全的人性

杨德昌对小四儿有一个可以代表全体男性的公共同情:小四儿的“青春”给小明的“不纯洁”做了祭品了

12-03-2002 10:40:31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12-03-2002 12:00:40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春花
没看过。绸缪看过,几年前有一晚她发神经给我讲这片子,良辰美景,啰里啰唆,急得我恼羞成怒。
12-03-2002 23:04:0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春花,那问问你们绸缪的看法。呵呵。
12-03-2002 23:22:27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春花
我问了她了,啰里啰唆我也没记住。说什么年轻的时候看的片子,多年以后再回想已经无复当时的青春心境了。几年前那晚对我发的那次神经也是因为被突如其来的锐利的感受所打动而已,因之想起。现在回想那片子,就如片中小四怎么了的灯泡一样昏黄而晃动。还说什么胶片太老,反反复复的放会起火的。

呼,,,这片子我没看过,所以她这些话我听的一愣一愣的,也不知记的对不对。

好象她还说关于小四的混,小四偏偏不是个混的人,他太认真,真正混的人恰恰不会如此认真,什么什么。哎呀,她很忙最近,我跟她说了,有空让她自己来说吧。我的复述实在费力,不但听的一愣一愣,现在写的也一愣一愣的。

12-04-2002 15:45:09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海底
我还没看。昨天跑去买了,结果没买上,有那种自己刻的,要四张,太贵。想想,还是等等吧。觉得如果真的看了,和TIM的感觉肯定不同。
特别,看了TIM说的“小四”,心里就一疙瘩,想想自己赶紧去看,看看是不是又能看见一个自己,感觉这个小四一定如同昨天里的贾宏生一样引起我的共鸣。也许象我,呵呵。单从“阴郁偏执”四个字,就已经能够感受到导演的意思。

TIM,你是不是不喜欢杨德昌导演的片子?我很喜欢。无论是独立年代,还是麻将,还是一一。在那些破碎凌乱的镜头里,我觉得这个导演,也是相当杂乱的。他心里有好多想法,发了毛,然后通过形形色色的人形来表达。
这个杨德昌,本人肯定相当矛盾、抑郁,又相当冷酷,也许过分自爱。我也说不清楚。呵呵。

12-04-2002 16:56:21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海底,这个片子你保准喜欢。等你看了就知道。
你一说,我才发现杨导演的片子,看过的,一部都不喜欢。
12-04-2002 17:02:56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米什
喜欢一一,很喜欢,杀人还没看过。
12-04-2002 17:14:5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海底
TIM,看了点介绍,我已经隐约感觉“小四”就是过去的自己。哎,我还是去买吧。看了再说,也许我非常了解“小四”。
12-04-2002 17:54:38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我便是看的那种自己刻的四张的VCD。当初拿到手的时候非常害怕,想这导演哪那么多废话说不完的,要折腾出四张碟片来。还因为有一个叫什么《安德列努布辽夫》的电影把我给搞怕了,也是超长,我拼命忍拼命忍,还是睡着了。

结果后来看《轱岭街》眼也没眨一下,也许就象海底说的找共鸣吧,但,不是阴郁偏执。

12-04-2002 18:31:30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但是杨的其它片子我都不是很喜欢。
没什么理由,觉得闷。
12-04-2002 18:40:58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刚才跑出去,到朋友那里拿一本书,她说电脑上有一部叫《兰色大门》的片子,让我看。于是就看了,台湾的片子,要忍着听他们讲台湾普通话,故事讲的是高中的小孩子们的恋爱故事,A女喜欢B女,B女喜欢C男,C男喜欢A女,就是这样,最后谁和谁也没有在一起。

片子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拍法,然而看着屏幕上年轻的脸,让我想起了很多曾经的青涩故事,想起自己也曾那样不想升学,不想青春痘,就是傻傻地想某个人,然后一个人对着电脑傻笑了很久。

哎,怎么还没老就开始怀旧了。

12-04-2002 21:26:23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海底
也是花了两个晚上,看完了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现在写一个观影汇报吧,和TIM的很多感觉不同。看这类慢片,我一点也不着急,也许先看了《壹壹》,便习惯了杨德昌的这种叙事手法,很冷静的白描,让现实自己从影片中重现。

首先要说的是,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受到泡菜坛子的影响,或者说TIM评论的影响,我很害怕“小四”就是我,而小明则是我非常非常熟悉的那个人。但这恐惧反而督促我赶快找到这部片子。

片子很暗,到处黑漆漆的,怪里怪气的各类口音夹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有点类似《低俗小说》的真实气息,一股隐隐的压抑与恐惧隐藏其中。小明出现的时候,我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脸,我甚至奇怪地猜想,小明的模样应该是她的样子。但不是。小明的眉眼比她藏了更多的柔媚。下面我再说小明这类的女孩子,先说说杨德昌的手法。

首先关于一个少年形象。我不觉得这是什么男性视角的片子,更不觉得导演同情小明。杨德昌只是白描一个少年形象。这个少年,是杀了人的小四,也融合了杨对小四的理解,这里面,有着自己的影子,六十年代的少年杨德昌。这让我也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在片子里塑造的也是少年姜文。(从夏雨的模样就可以看出)。他要把自己的少年,自己的经历通过一个故事,一个环境,或者一个氛围表达出来。

这样,两部电影表达出的少年,就是两个性格。姜文是个有男子气并自信的男子,而杨是一个内心复杂的人。他怀疑,抑郁,焦虑,着急,怯懦,非常矛盾,而外表给人的印象却是个斯文的好人。姜文这样的男人,相对简单一点,直爽一点。而杨不是,他矛盾的要命。他在几部电影中都不停的问:“你知道你要什么吗?”。他不知道,或者说他总是矛盾,怀疑自己。小四是他想表达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装了他少年的影子,也装了复杂的人格。他不一定喜欢自己,但他要表现这些人格的微妙变化。

因此,镜头里面,没有太多的独白,说明,只是画面渐渐的展开,通过琐碎的生活,渐渐让人们认清楚小四是个什么样的少年。但杨德昌不说,他不会告诉你小四是个什么人,也不会让人们给小四下一个什么定义,阴沉抑郁,好学生,不是混的等等。他用他的手法来塑造一个环境,一个他熟悉并能控制的氛围,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小四的生活。任何对他思想的揣测都来自不同人的理解,但没有人真正清楚。

和现实生活一样,我们看见的只有行为,没有谁整天对谁诉说。大家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各怀目的,外面吵的不得了,嘴却是紧闭的。

他想告诉你,一个人无论外面看着怎么样平静,他内心都会有极大的波澜和起伏。而这些起伏是日常生活中人们看不见的,它被隐藏在生活水面的深处。一旦爆发,就是一个个人的小火山,可能烧着自己,可能烧着别人。

小四,以及小四的爸爸,都是这类压抑的人。比如小四的爸爸:非常忍耐非常克制非常卑微非常隐忍,但在痛打他哥的时候,和对他老妈发火时,却露出无法控制的暴戾与怒火。火焰在某一个时刻忽然爆发,根本无法预料。杀人就是这爆发的火山口。有的人爆发了,有的人没有,有的人打人,有的人伤人,有的人写小说,有些人半夜跑步,小四这样的人,会想去找有日本军刀的小马算账,杀了小马。但却杀了小明。

但这样的人很多,真的很多。


再说说,小四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我觉得他不是什么特别理想主义的人。他爸爸的话他都听了,他也孝顺,很多道理他明白,他希望能够出人头地,能够考上大学,他好好学习,但是是什么让他最后穿上了叮当作响的木屐,挂着一件老头衫,揣把刀堵人呢?一是小明,二是,他被退学了。

这种东西不是简单的爱情,而是一层又一层无形的压力。有少年的爱情,有少年的尊严,有他的野心与理想,然而,所有的东西都滑向让小四绝望的地步。——小四第一次被记大过是因为被滑头抄考卷,第二次,他因为骂人。这中间就是他和小明认识,他开始混,开始接触到很多人事的过程,Honey死了,山东死了。小四总是在黑夜看到这些血淋淋的场面,用那个从一开场就出现的大手电筒照亮眼前的世界。他觉得他爸爸说的是对的,但不是他看见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可以用暴力解决问题的。
TIM问,为什么小四儿要混?原因很简单,当时混的人是英雄。Honey就是一个英雄。暴力无处不在。好学生是什么?好学生是家长,老师的视线标准,而不是少年的。我小时候也有黑帮,而且我相信,少年黑帮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有。我读初三的时候,就很羡慕那些混的孩子,因为他们很威风,学校里没有人敢惹他们,他们是强者。为什么要当强者,因为不想受欺负。那时我也混,觉得在别人畏惧的眼光中,感到自己的重要性与极大的满足感。在小四的心里,很多隐忍接受,或者说什么好人(和他爸爸一样)只有吃亏,那么这个时候,只有暴力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从忍耐到暴力,杨德昌给我们了一个转折来表达小四的分裂,小四是在这重重压力与感情中慢慢分裂的。小四回家遇到了喝醉的胖叔,他想拿个板砖拍胖叔,但胖叔掉进了水池,小四慌张了,赶紧找人来帮忙救人。这说明,小四从骨子里是善良的,他不愿意伤害别人。但情绪最终滑向了崩溃。杀人不仅仅为了爱情,还有尊严,希望,以及最后的挣扎。

说到他想拯救小明,我想到过去的那个她。她和小明一样,是个绝对吸引男孩子的女孩子。有一种女孩子,她们天生对人有着独特的判断。她们喜欢美好的东西,如同小明喜欢Honey,喜欢小四,说他们老实。而且常常提到他们。因此,小明清楚的很,她知道这样的人其实很干净,很天真,并不象别的男人一样,只希望占有。他们在她心目中非常重要。但她们还有另外一种本能,那就是现实。非常现实。小明要承担很多东西,生病的老母,回到村子里会收到别人的欺负。这个时候,她必须要找靠山。小虎,滑头,小马都是这样的。小明可能不是真的爱他们,但是需要他们。

她们无所谓是女孩子还是女人,她们就是真正的强者。TIM看过金城武演的《不夜城》没有,里面的山本未来就是这类的女人。她们相信爱情,但更需要自己的安全感。她们是最能适应环境的聪明人,她们永远是强者。

小四永远得不到小明,因为小四是个不现实的人,现实最终会把他打垮。在选择理想与现实中,小明将选择现实。但小四不知道,他觉得小明喜欢他,喜欢他身上的优点,喜欢他的老实。这是事实,但不现实。他一步一步向下坠,下面绝对是深渊。

呵呵,悲剧是注定的,不出现这个杀人的结果,也是一场悲剧。说实话,当年,我也想杀人,想毁灭。和她一起坐车的时候,我暗暗祈祷,期望出车祸,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但每个人的遭遇不同,小四也没有想过杀小明,绝望之极,情绪难以抑止,最终造就了这个故事。

我在夜里看这部片子,一开始看见不是我想象的青春,或者说和我的青春不同,但看到后面,我渐渐明白杨德昌想说的。杨德昌的每部片子我都喜欢,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什么都让主人公说,他想表达的一切都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间,而这人群内部涌动的那股情绪,或者说欲望,才是他真正想说的。

12-12-2002 12:28:09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春花
我没看过啊,不过海底这篇感受写得好。
12-12-2002 13:42:16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阿土,
杨德昌,我也很喜欢。这里应该是无缘看得到这部片子。可以去中国城找找看。

海底,某个人总跟我念着你呢。

12-12-2002 14:16:01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对于一部电影,视角不同,得出的结论就会有很大的不同。所谓的“横看成岭侧成峰”吧。

海底写得真的很好。

12-12-2002 15:38:49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tim.
海底,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没,如果在生活里我遇见你这样的人,第一反应就是逃跑,有多远躲多远。我真的,打从心底的怕你们。真的。表面看上去老老实实的那种,却打心底的有种不能克制的疯狂劲头。从前看过些心理分析的书,里面写的杀人心理,很多就是这种。跟你写的一摸一样。也许是性格里就缺乏一种平常点的压力宣泄,慢慢的累积,累积多了就是总爆发。

以前同寝室有个女生,阴阴的,常说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成绩很好,很有礼貌,外表一切正常。但是我们整个寝室都怕她。有一天几个人同时跟她发生了矛盾,她生气的走了。趁她不在,剩下的几个人颤着声音说,你说等会她晚上会不会趁我们不在把我们给全杀了啊。就这样怕了一个晚上,夜里睡觉都警醒着。当然,四年还是平安无事的过去了。可就是这样的害怕。

别人阴郁的性格,会给我很大压力。我知道,这也是我的一种病态心理。但就是感觉不舒服,难受。看了杨德昌,就只有这种不舒服感在心里晃荡。

12-12-2002 16:58:2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有一次和喜欢的人去游泳,她教我,在池中忽然有种冲动,想要按住她到水里去,我当时害怕的不得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人,我为什么会有那种冲动,还感觉到兴奋?
是不是有一种渴望,希望能亲手控制住一个人的生死?
不过只有那么一次,从此之后,除了刚被甩得时候想要自杀,再也没有想要了结什么的想法了。
12-12-2002 19:38:47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Lauren
《蓝色大门》哪里可以下载吗??
12-12-2002 23:53:4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messer
某些FTP上面有的下,具体地址不太清楚,你可以自己去查查。

其实电影很一般。

12-12-2002 23:57:44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海底
哎,TIM,我对你说过没有?你,阿朗,以及这个坛子里的很多人,我都很羡慕,也很敬仰。如同当年的她一样,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就去做了。天,这恐怕是我一生都需要去追求的目标。

每一次你提到那类乱七八糟,迷迷糊糊的人,把自己搞的一团糟的失败者,我都胆战心惊的听着。我怀疑是在说我,其实差不多,大致是一类人,搞点宿命论,玩点理想,什么悲剧命运一类的词,便可以放弃责任,对人对己的责任。

我今天看了你门上的话,还在想,呀,又一年过去了,TIM混的还不错,想想自己就惭愧了,可再仔细想想,其实也还不错,毕竟生活离无序越来越远,慢慢朝着发财致富的方向去了。我还惭愧什么,还疑虑什么呢?呵呵,好多时候,人就是想要的太多,感到茫然。

不过,你别怕我啊。好歹我还是知道自己毛病,尚努力通俗平常化,少胡思乱想。呵呵。可怕的那些疯魔的人。

12-13-2002 01:01:50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海底
说实话,有时候我自己都怕我自己。

我爸爸和小四的爸爸很像,一辈子老实的不得了。什么委屈责难都背着,直到克制不住大发雷霆。我从小都反抗他。我恨他压抑,恨他不痛快。我喜欢我妈妈,她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喜怒哀乐都一目了然。
但我长大后,却发现,自己还是很像我爸爸。这种感觉不好受。你一直讨厌的东西原来全部种在自己的骨子里。天。

所以,很多时候,我习惯了自我批评与自我否定,不要说别人责难我,我自己早在责难自己了。如过去网上吵架,我总是弄的很认真,别人说我什么不好,我都去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不好。想多了,总有地方不好。

哎,当年看了鲁迅的《墓碣文》,那时才二十来岁,就感到某种亲近,呵呵。一个人老是挖自己的心,看看,然后觉得自己不是好东西,的确不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这矛盾到现在还有。所以看了杨德昌,会感到一点点安慰。因为可以按他的影片出品的时间顺序,一点点的看出他的心路历程,同样那么多人都矛盾着,纠结着,我也不是最特别,最混乱,最不堪,最发疯的一个,也就平衡了。
你看看这个混乱的世界,看看污七八糟的聊天室,看看网文,或者所谓的诗人,摇滚青年,愤怒青年,哀怨青年,诸多宝贝一类的文章,哎,我算什么呢?比起他们,我想我脑子还算清醒。呵呵。

也许老了老了就好了。我啥都不想。不过也说不准。

12-13-2002 01:16:33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大非
海底多少也算个精神贵族 虽然很矛盾
看了帖子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初中三年级 莫名其妙的受了老师的冤枉 她在课堂上暴跳如雷 把我很批一顿 我当时气的发抖 回家后也不敢说 更觉得在全班人面前丢尽了脸 那时候14岁 不太合群 也不开朗 这件事发生过 在很上一段时间 大概有一年 我在路上 在起床的时候 在吃饭的时候 在我收拾的书包的时候 我都会象起来 想起老师那种脸 我痛苦 无法排解的痛苦 我当时知道那个老师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 就在学校的后面 就产生了放火烧死她的念头 我想啊想 想了很久 甚至有两个晚上 我口袋里装着火柴 在那附近转悠 其实 我想说的是 她当时太强大 反而让我做出最过激的选择
因为 一个孩子的世界太狭小 一个小小的事情都显的那么重要 这样的情绪 一直到升如高中 环境改变 我接触了更多的东西 更重要是时间 让伤口一点点愈合 后来不想 呵呵 其实 不就是那么一点事 怎么会想去杀人放火
这个电影我也看过 而且 对结果也并不惊讶 因为 我明白那种情绪 我明白哪个年纪
还有一点 一个事情发展的轨迹 常常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 看似不合理的结果 往往有最合理的理由 比如 历史上的哪个刘整
的反叛
12-13-2002 08:45:57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坏孩
看到你们的话,蛮有感触的,虽然我没兴趣看这个电影。曾经有两年的时间,我很被委屈感和负罪感所困扰。委屈感是因为一些误解。整体而言,我是个很迟钝的人,在很多事上,可是那一年因为有些误解或是我真的做错了一些事情引起的关于我的不太好的评论真的让我很难过。负罪感是因为在那同时,我的其它的方面也不顺,我达不到别人或我本身对我自己的期望,我只是觉得很累,很抗拒那种生活,可是让人家失望我又觉得很不舒服。但我从来都没有伤害什么东西的想法,就是想逃离那个环境,那种生活和别人的期望。

也是在最近半年,想通了一些事情,谢谢藏传佛教。 在汉传佛教中有菩萨行‘六度’的说法,布施,持戒,忍耻,精进,禅定,智慧。可是从前我不懂这到底指的是什么,对我的生活有什么帮助。后来,从一个藏传的老师那里,才理解到了一些它们的含义。

忍耻更确切一点的意思是“ not getting angry ”, 而angry的前奏就是 UPSET。对我 ANGRY 不是问题,我通常不会,可是我是沮丧专业户,经常会莫名的情绪低沉。想想生活中很多事会使我们觉得UPSET。 出门赶时间时恰好遇到塞车,邻居半夜1点还在吵的你没法睡觉,天气太冷,事业进展不顺。。。可以有一大箩筐的理由。可是仔细想想,沮丧真的一点用没有,交通不会因为你沮丧就顺畅起来,你沮丧也不能让邻居安静下来,沮丧也不会把工作上的事变顺,只会越来越糟糕。

按照中观的说法,交通不畅也许是因为自己过来没有帮助别人的旅行,邻居闹也许是因为自己过去曾老打搅人家,自己工作环境中总是有恶意竞争是因为自己过去的 SEXUAL MISCONDUCT. 即使看今生,我也是个蛮糟糕的人,我又怎能知道自己过去生做过什么非常,非常糟糕的事呢?

所以自己的生活中的不愉快的事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自己造成的,只有去掉了自己的 mental flow 中的 negative imprints, 事情才会真正好起来。否则这件事情过去了,别的不好的事情还是会不断地发生。我想,我的生活中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自己的心不纯净。可是沮丧和负罪感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就是在昨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好。在11点多等车时,两个乡下老人抱着个小孩,说要去一个城市东头的地方,而我们在城市的很西北边,问我该怎么搭车,我也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不知道在晚上该怎么搭车。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车费了,我给了他们他们要的一点车费,然后他们又在四处问人该怎么走。回家后回想起来,也许我该帮他们问清楚怎么办,至少我口袋里恰好装了足够的钱,足够打的的钱。如果我自己在一个说着一种自己不懂的奇怪的语言的非洲国家,深夜,又只有很少的钱,该怎么办呢?

负罪感也是一点用也没有,据说藏语中没有 GUILTY 这个词,也许是因为他们本来是游牧民族,然后马上又变成了一个佛教国家的原因。如果一件事情自己做不到,就只有接受现实了。

精进呢,他们解的意思是" Joyous Efforts ", 是指, “ no matter what happens, keep a happy state of mind, never get discouraged on the path ” 如果自己做的不好,或者事情发展不尽人意,就继续努力好了。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是真的没有办法的,只有去心平气和的接受,保持信心。既然自己生活中的事情很大意义上自己的 negative mental imprints 造成的,那么未来也就是 OPEN 的,自己也可以让自己的心灵纯净起来,让自己生活的不好的事少起来。我自己做的很差,想想我自己在多少次可以给别人提供便利的时候没有那样去做呢?多少次伤害了别人的感情呢?人生苦短,年轻的时候自己曾经觉得自己拥有的好的东西,其实都会慢慢逝去的,自己也会变得像妈妈,外婆一样。。。为什么不让周围的人开心一点呢?

面条跟阿土的对话中说,智慧是要靠事磨出来的,我想是。回头看自己,我觉得自己很多事情做的非常不好,很糟糕,而以前的一些让我觉得委屈的事情,我觉得很感谢那些事和那些人。

12-13-2002 10:54:52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shafu
海底,我来瞎说两句:你不可怕,你可爱。在现实面前,谁都得委屈自己,包括你说的强者那一型,委屈得更厉害,当然如果彻底投降,以当生活汉奸为乐的咱就无话可说了。看到公司里处心积虑向上爬得辛苦的人,总觉得他们苦大仇深,简直像万恶旧社会逃出来的杨白劳,步步为营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踏错损失了失毫利益,所以能任性而为、不负责任的,大都有着能任性的资本。

彻底与活着为敌的咱也无话可说,不管是天才还是疯子恐怕距离我们都很远。关键是自己要认可平衡点,你能拿出多少自己与现实妥协、交换,换取活着的氧气、水、碳水化合物等等,脱离无序是可喜的,有序是前提,稀里糊涂地排着队疯狂那就是疯狂,跟什么悲天悯人完全搭不上边嘛。朝着发家致富的道路前进也没太大必要,都发家致富去了,这坛子这世界还有啥意思。在承担起自己菜米油盐的同时,你喜欢闹妖谁还能阻挡了你?

12-13-2002 11:49:01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阿土,
同意傻福,海底你还根本谈不上可怕,个性的隐忍和暴躁在一线之间,但那暴躁毕竟是在隐忍积累过后。就算暴躁,你对待身外物的方式还是有最底线的善意以及最重要的,你自己说过的,克制。

坏孩,怎么说呢,看了你说的那么多之后,突然想起两年多前你开车带我去看的那片海,海边的水藻,你拾起来尝了尝说其实跟海带是一样的。那时候你在我而言,实在是孩子气的。过去有些事情令你感到委屈或者受伤害,以及你对所做错的事情有发自内心的自省自责,我那时觉得,现在也觉得,你丝毫不是迟钝,你非常聪明,聪明得让你不够世故。常常有时候我很悲哀的想,与人交往是最难学习的一门功课,你根本不可能按照别人的评价生活,因为对待一件发生的事情,永远有四面八方的角度看过去的不同。所以只能学着不那么在意,佛教所说,放下。

我不是受洗的基督徒,但我信神的力量。藉由简单的信任,我也会对神有所求。过去有一段时间里,我突然的放弃了对神的信仰,因为所祈祷的愿望,始终如一的在困扰着。我放下了十字架,拿起佛的书,尝试佛所说的“不执着”。可我和佛不是那么有缘,看了些诸如俱胝和尚侃掉小和尚一只手指之类的故事,心里多不忍。不过看你说佛教,觉得喜欢。

12-13-2002 12:10:11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面条
化蛹为蝶据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获取智慧尤其如此。

小四那样的少年,只是没能过一个坎儿。

但是海底过了。我也过了。

我也继承我父亲的性格。和他一样的迂腐,固执,书呆子气。这就是遗传。虽恨,却无奈。我努力的想冲破他的壳,但我不知道最终能不能。

克制隐忍的人往往对自己期望甚高,注重别人的感受,自责的时候也就特别多。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都反省半天。那种爆发就好象是,一张画,涂了改,改了涂,怎么也不行,只好撕了了事。撕了又后悔。其实怎么不是画呢?我就是这样的,怎么啦?

12-13-2002 12:37:38

新内容RE: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编辑了 0 次) snoopy
海底,你真是个可爱的人。一直都很喜欢看你的文字,质朴的语言里处处都是敏锐的感受力,以及在成人世界里难得的真诚。我时常在你的文字里感受到你血液的温度和心跳的节奏。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继续存在着,不要去强迫自己改变太多。
也许出生的时刻,命运就清晰得如同手掌上的纹路,所以有些人容易快乐,而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这是宿命。
我深爱的gf告诉我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很绝望,想自杀,后来没有。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留恋那些带给她无限快乐的书,音乐和电影,现在还有了我,这就是活着的理由。
《挪威森林》里的渡边少年时期的好友在18岁的时候自杀了,后来他深爱的直子也走了,他们永远停留在了少年时代,无需经过痛苦的挣扎溶入成人社会,他们做了自己的选择。而他对自己说要坚强的活下去,负起作为成人所有应负的责任。可是小说开始他在飞机上的回忆,让我感觉他在直子死后一直是麻木的活着,以后的生活是一片空白。就象小说的最后他在电话亭面对绿子的提问说:“哪里?我在哪里?”这也是我们一直要追问的问题。对有些人说,学着长大是多么的艰难。
所以无奈之下,我只得重复那句老话: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12-13-2002 12:47:20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