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一批
转:潮湿(作者:东东)

新内容转:潮湿(作者:东东) (编辑了 0 次) tim.
江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摩托车声中醒来。
夜已经很深了,走廊里的灯光透过窗口扇页的缝隙打在小屋的墙上,形成一只只怪异
的影子。
可儿翻了个身,嘴里咕哝了句不知什么,安然睡着。
江在光影下看着可儿沉睡中静静的脸,似乎夜晚激情中带来的潮红未消,娇羞也尚未
褪尽。热带阳光镀上她手臂的铜褐色,在微暗的光线下闪现一种奇妙的光泽。

江爱极了这色彩。也爱极了身边这个女人。——那张面孔,混杂了孩童的稚气与冷峻
的媚气。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用冷峻去形容可儿的媚,也许是在媚惑你接近时才能
看到她眼底的漠然吧。

在夜色里,墙壁静默。
然而江仿佛仍然能听见那些激情的叹息,一声声,如同遥远的回声,空荡荡地鼓动着
她们的脉搏。刚刚过去的时光里她们熟练地抚摸、亲吻、做爱。空气里弥漫着情欲的
鲜香。可儿的长发湿漉漉地飞舞,最后停留在绷紧的高潮的鬓角。

一切都好,只除了高潮来临时那一声呼唤。
唤醒了黑暗。
江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心里毛茸茸地爬进了什么生物,湿漉漉地长大起来,膨胀到极
限,却无法释放,占满了胸腔,令人窒息。可儿不曾知觉,只是露出温存满足的笑
容,游动在江身上那只手,疲惫不堪地栖息下来。

江起身喝水,喝了一杯又一杯,冰冰的,足以冻结喷薄的岩浆,然而依旧是渴。闷
热,干渴,而且窒息。

“江,给你的。”
可儿的话悄悄的,热气喷在江的耳侧,引起阵阵搔痒。
江托着可儿攥起来的手,打开来,手心里是一只别致的银色胸扣,江,她的名字。
江的心里微微酸楚着。默不作声的约定,有些话永远不可出口。

江披起可儿的粉红色睡衣,来到浴室,在亮起的灯光下江注视镜中的自己。鲜嫩却不
艳俗的粉红落下,裸露的乳房挺挺的在镜子里耀花了自己的脸。
望着镜中人无声的笑。手里是那只银扣。
银针轻柔地在胸前滑动,像可儿的手。
手突然抖动,那针在皮肤上刺了一个小小的孔。不痛,只是渐渐的,渗出一粒鲜红,
挂在胸前仿佛一颗趣味盎然的朱砂痣。

高潮来临时,可儿迷离媚惑的眼神看着江,喃喃而语,叫出一个陌生名字。

03-17-2002 15:15:17

新内容RE:转:潮湿(作者:东东) (编辑了 0 次) tim.
(2)

江见到了那个陌生名字,或者只是江直觉地以为那是她。
远远的,跟着可儿。看两人亲亲密密走在一起。那种亲密,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
养。
江恨自己,又怜自己。也许什么都不知道会更好些。什么都没看见,就当做什么都不
曾发生。然而偏要这样招贱地偷偷跟了来,却是在自己心底的柔软上狠狠插了一把
刀。

“江,不要问过去。我们之间能够拥有的,只有现在,也许还有未来。”

是这样的么?没有过去,何来现在?过去是否真的可以埋葬得不见一丝痕迹?
而眼前那个不知道是叫做志新还是志清的短发女子,到底是可儿的过去,现在,抑或
是不远的未来?

江看着她们走进那栋蓝色的小楼,不敢继续猜测。她抱着腿在路边的台阶上坐下,茫
然地感觉着心底的湿漉——冰凉的蜗牛爬过,留下粘搭搭的痕迹。

03-18-2002 16:31:48

新内容RE:转:潮湿(作者:东东) (编辑了 0 次) tim.
(3)

冰凉的潮湿一直延续到可儿的身体。
当江再一次抚摸可儿的肌肤时,心中的焦躁就会传到指尖。
江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象,另外一个女人如何像自己一样细腻探索这黑夜里的秘地,如
何牵引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娇喘,又如何让这具性感的胴体在手下翻覆扭动,并得到那
隐秘之中极致的快乐……

想象中的细节像虫子一样一刻不停啮咬着江的神经,嫉妒几乎使她疯狂。
江只觉得自己一半烧在火里,一半淹在水里。火里那一半让江想要毁灭一切,水里那
一半又让她柔肠百结直要把自己撕裂。

神经疯狂所以指尖狂躁。
可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感觉出江的不同,这一夜的激情来得既猛烈又
痛苦,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懵懵懂懂的青涩年代,笨拙,但是热烈。

突如其来的记忆从某个被遗忘的角落悄悄浮现。
静下来的身体裸缠相依,可儿释放着自己从所未有的柔软。
贴着江的心跳,感觉这一刻的自己,既是情人,也是母亲。她却不知道,江不平静的
心跳里,藏着一个怎样的决定。

(4)

世界上有很多无形的圈子,将不同的人分门别类圈在一起——无论你承认也好不认也
好,你就这样被一些无形的界限圈住,或大或小,跨过一个还有一个,并集交集全
集。于小规模的混乱无序中制造或者执行游戏的规则,以期获得大而完整的秩序。
世界由此变得很小。寻找并接近一个人于是变得非常容易。
江终于面对面站在那短发女子面前时,并没有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的丝毫得意。战争刚
刚开始,鹿死谁手尚未分晓。

朋友的朋友,亦或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些都不重要。
江微笑。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对她来说只有一种可能——只能是她的敌人。
是同自己爱着的女人亲亲密密走过的,在很多个夜晚无情地将自己置身于火里水里让
虫子啮咬着的,激怒自己欲望的,敌人。
但是最有效的武器不是争吵,不是谩骂,不是眼泪,不是哀求,不是撕打,而是微
笑。
是友善,甚至诱惑。

寻找真相,击败对手。就是江在那个夜晚的决定。

“Rose,请叫我Rose。”
诱惑的玫瑰,而玫瑰都无一例外长满了刺。

这一次,江记住了她的名字,邹至清。水至清则无鱼的至清。

03-19-2002 18:56:03

新内容RE:转:潮湿(作者:东东) (编辑了 0 次) tim.
(5)

有一年冬天,一只自作聪明的狼到湖边砸开了个冰窟窿用自己的尾巴去钓鱼,结果不
幸地丢掉了尾巴。
有一只肉包子,因为讨厌狗的吠声飞身过去要堵住狗儿的嘴,结果落进了小狗的肚
子。
有一些地方,即使池水清澈见底,仍然有鱼儿不断游动。
只是有一根刺,外表的伤痕愈合之后,却深深根植于身体的某个角落,在不经意触动
的时候还会猝不及防地痛。
有时候女人之间的战争,更像是一场游戏——只是开始了游戏的人,往往会被游戏带
入情节的更深处,不由自主,停不下来。

真相或许并不那么重要。有一天江注视着至清在无限远处凝神对焦的眼神,迷惑地想
起可儿说“不要问过去”那句话的神情,似乎与这样遥远的凝视汇聚于她所不知道的
另一个时空。如果用言语形容,这样的她们同时呈现一种干净的忧郁,而将所有嘈杂
都排拒在外的一个银蓝色世界。

好奇心杀死猫,虽然对真相追求的初衷并非出于好奇。
堆藏秘密的地方被称作蓝胡子的密室,丧命于此的人大概都会后悔不该拥有那把钥
匙。
上帝赐予我们的,经常多于我们的需要,然后心存怜悯地看着我们用这多出来的智慧
去犯最愚蠢的错误。

(6)

江,说句老实话,我已经对于这样每天要一本正经坐在电脑前面“噼噼啪啪”地敲打
键盘同时想象你裸裎相向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故事厌倦已极。我宁愿花这些时间去
读一些色情或者不那么色情的笑话,然后让自己在闷热的风里躺在床上任思想意淫,
好过在一个一本正经的BBS上臆造你的淫荡故事,并且为了让自己显得也一本正经以符
合这个论坛的宗旨同时需要给你的淫荡想象出合情合理的原因,而且还要小心翼翼地
将泡搞上等等字眼一一剔除出敲下的文字。而其实我知道你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当
你那么专注地看着那个清爽的女人憧憬那片银蓝色世界的时候,你难道不是已经毫无
顾忌地把可儿和至清的身体重叠在一起了吗?
那么就不要再用那些精心堆砌的词藻来描述你的所谓战争吧!我这样直接讲给大家听
不好吗?就说,起初你气愤于被蒙骗的背叛,然后处心积虑构想出一幅战争宏图,其
实你连最基本的作战计划都没有,你见到那个名叫至清的女子,你所追寻的真相还不
曾浮现时,你已经落入自己挖下的陷阱以身作饵了对不对?

江,写你的故事是累的。当你和你的女人或者女人们寻欢作乐时,我必须要在孤独的
夜里用意淫去为你填塞那实际上毫无意义的抱怨——而一个暗夜的孤独者,循着那些
道貌岸然的踪迹,又能有多激情的想象呢?

03-21-2002 22:46:43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