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一批
转:同居时代(作者:riverside)

新内容转:同居时代(作者:riverside) (编辑了 0 次) tim.
(一)
前年十月开始上网知道拉拉。当月即利用假期去了趟福建。好奇地见一个未曾谋面的
小P。然后失望而归。同期,查拉拉交友地址,认识深圳的漂亮姐姐。开始邮件的往
来。非常色情和坦白的沟通。感觉很自由,很奔放。

迫不及待地买了手机。里面不可见人地藏了许多拉拉姐姐妹妹的电话号码。她们来自
祖国的四面八方。如果不是国际长途太贵,我想我还可能藏有国际的,比如东京,巴
黎,墨耳本,等等的号码。我那时最繁忙的业务就是在下班以后关门煲电话粥。从这
一个亲爱的到那一个亲爱的,完全不需要转换语气的间歇。

我对自己十分宽容。我想也没有想过我的做法是不是已经超越了自己的道德规范。以
至于我现在写回忆录就象在做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每每被内醒的力量震撼。

那时我写了一个臭屁小文。接着我很好运气地认识了一个叫英雄的网友。她嘻嘻哈哈
地将我带进一个大部分人都有个英文名字的谈话场所。那是个幽默而且混蛋的人群。
智慧的酸菜坛子,里面泡出的是些我从没有吃过的东西。后来知道英雄根本不叫英
雄。是我的法文太烂我才自以为是地叫她英雄。

慢慢开始在聊天的时候有人叫我的名字。用耳语。她们在热闹中渴望着一点与众不
同。象是追求着差一点就要疼痛的那类寂寞。有一次某人试图和我风花雪月,我狂问
她三万元如何创业。终于将这个美P给吓跑了。

我在聊天的时候很自我。有时很蠢。当圈里流行说“不分”的时候,我也开始说“不
分”。我因此勾搭上一个很好的妹妹T。她的天真和我不相上下。她的无耻却远不及
我。但是显然她很愿意向我学习。那是很美丽的夜晚。在一条小河的两岸,我们数星
星。我突然很憎恨电影和电视。它们玩尽了爱情的花招,让我的爱情变得无法逃脱的
媚俗。我一个小人物。我不数星星。我不去海边听涛声。我不去蓝山喝咖啡。我能如
何度过我的爱情。

我做的唯一善良的事情,是帮她煮梨水。安抚她有哮喘的肺腑。她把糖水全部喝干
净,咂吧着嘴。这比让我脱光了和她上床更让我爱自己。

可惜这可爱的灵巧的女子是属于别人的物件。我守不住任何宝贝。也相信没有人会真
的爱我。毕竟自私是致命的缺点。我无力自拔。

后来看了《北京一夜》。很有趣。然后看了《蓝宇》的网络版本《北京同志》。在悲
情的故事后面,我总是放纵着自己的痛哭。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心跳的格外有力。单
纯的爱情总是让人盼望。可是究竟是谁让一切混乱复杂。可能是我。难道是我。

工作是一种寄托。不用说一句废话,用一个虚假的表情。钞票叫我务实。我喜欢实实
在在。当然我想将爱情包括进来。经常加班到夜里九,十点。人走空后的办公室弥漫
着哲思的可能。我就在一堆数字和药水的气氛里,反省我的为人处事。

我不怎么想得通。因为实在没什么标准。认为不能做的事情,好像随便做做其实也没
有什么了不起。认为一定不能不做的事情, 好像不做也没有人能用枪指着你。我觉
得道德似乎只能约束三十岁以下的人。约束是她们学习的渠道。不幸成了大师,就不
用再去遵循那些繁琐的规则了。

(二)
我在办公室里的反省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的。迫使我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和L相
好。L是我的暗恋对象。从遥远的中学时代我们已经暧昧非常。对L的感情的小苗苗,
一直被培植在温室里,移植的土壤也保存着那个年代的幼稚和单纯。我以前隔三岔五
地都会到温棚里探望她一回。那些老信里的字句,已经象语录一样深入我心。

她是何等聪慧的女子。我们只是又勾搭了大半年。就决定了一些事情。其中一件就是
开始我们长达七年之后的首次会晤。地点定在武汉。

在此以前,我已经很能体会也很了解失望对于爱情的必然性。我不再想藏着掖着任何
东西。象是惟恐这种行为,让我看起来不忠实。你想,是石头藏着掖着一百年也是石
头。还能成黄金?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餐馆。中华楼武昌鱼对面的一家粤菜新贵。我初中毕业试结束的当
天我父亲就是在这,请我和一家人吃了一顿久违的体面饭以示庆祝。那次虽然吃的不
是招牌鱼。那个太贵了。可是兴奋的心情和舒畅的态度却是记忆犹新的。

L出现之前,我徘徊在粤菜馆的门外。眺望着对面的中华楼,哼王菲小调,闻饭香依
旧,叹时光流逝。我竭尽全力地杜绝对L产生任何一丝幻想。我懂得如何呵护容易受
伤的东西。五月的武汉夜,凉风习习,除了提着的一颗心,周身甚是爽快。

不晓得怎的,手机开始在掌里呻吟,流汗。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渐渐变得狰狞。饭
馆里的觥筹交错,水晶灯饰的气派非凡,将时光的移动拼命地象虚幻的境地里抵藏。
我的瞳孔开始放大。我开始紧张地朝死亡的河里流淌。

她一出现,我便失真地顺着她的声音而去。结果还是闹了笑话。她就在我背后,我却
向前扑去。人的生理系统是有可能突然紊乱的。

亏得迎宾小姐的提点, 我才发现了她的正确位置。手忙脚乱地在七八双眼睛的注视
下抱住了她。她靠在我的耳边呵呵地笑着。脸冰凉。眼镜帮她隔离了一小块安全的地
带。使她的眼神看上去舒缓而从容。

我一把抓紧她的手朝里面走去。走向一席热闹的亲朋戚友。我的心被爱充满着。又开
始幼稚地摇摇欲坠。她看我。戏虐地笑着。热潮涌上我的脸。剧烈的热浪,厚积薄
发。她又嘻嘻地看我,“你脸红了!”

我们吃了很丰盛的一餐。虽然她和我都吃的极少。夜深的时候,大家终于开始散了。
我们坐一辆的士。穿梭在陌生了七年的武汉老街。这个没有坐标的城市让我彻底地迷
路了。我也许喝得有点多。在车上的记忆是一片空白。我唯一能够回想起来的是,昏
昏黄黄的,一片破碎的灯光。安全的感觉凭空而生。让人以为回到了坏人还没有诞生
的年代。雨后的街面,黑油油的,一条滋润的道路往前不停延伸,直至带领我们回
家。

到了住处,门匙出了毗漏。我被下腹的黄汤冲撞地维持不住。急不可耐地抢进一户相
识的邻居,方便畅快了才出来。她,是一直随在我旁边的,还是等在别处,无处考究
了。是为憾事。

我常放电影一样想念我们的初次重逢。不管是一场破坏的开始,还是一个完美故事的
开始,它是个开始,没人能否认。

03-19-2002 18:58:18

新内容RE:转:同居时代(作者:riverside) (编辑了 0 次) tim.
(三)
这没有音讯的七年时间,我的变化是大的。从一个盛水的容器,兑化成了打破瓶子
的,水波儿横流的斜光败影。我看起来依然是孤身一人,可是残留了多少创痛的碎
片,我无法统计。

我们的初夜,很平淡。她是知道我会怎样的。而我也清楚自己将如何。没有人气的一
间客人房。黑色的拐角沙发。不很夸张的双人床。

夜半里,听见表哥家里的鸽子,在天台上的笼子里,咕咕地低鸣。羽翼摩擦的热哄哄
的气味,顺着天花板那条湿湿的水印,爬上我们的床。她在身边温顺地躺着。不知是
怀着满腹的心思,还是心无杂念地进入了梦乡。

我吻她的时候,是自然而且不迫的。她呵呵地笑了我一下。随后很快就乖巧地掩了气
息。我知道她不是拉拉,可是在我吻她的时候,并没有体恤这一点。软的唇,层次不
齐的小米牙。因为近视而需要不停瞪我才能把我看清的眼睛。以及上面雕刻着的细致
的双眼皮。还有固执己见的很有随意性的两条眉毛。是浓眉。和我的一样。当L在我
怀里,我的手指会自然寻着某条轨道完成它的预览的功能。纯习惯性的,没有任何感
情色彩。然后汇聚到我的大脑中,中和掉记忆中的假想,拌着爱情的芥茉,最后成了
我的感觉。也许是快感,也许是冷淡。

总之,我们睡了。天亮的时候,和平时没有两样。因为她还要上班,我们早早地起
身。在表哥的盥洗间胡乱地找了枚牙刷,呼兹了一嘴白沫。水凉,没用洗面奶。

她在镜中擦着脸。宛如一个中学生般的生气勃勃。还有简单。

(四)
徐家棚。有仓储式的大型百货公司。热腾腾的热干面,飘着芝麻酱的香气。人没有什
么变化。屋子变高了,外墙浮华了。这给我信心。因为要陪她去上班。我需要信心。
那个地方。门口长着一棵武警战士。我的装扮象是要去爬山。武警战士多扫了我一
眼。溜进去,气还没舒展,就听见齐嚓嚓的脚步声,一二三四的精抖号子。又是一列
武警。吓得我冷不叮咯乱哆嗦。然后是门卫老同志,押了我的身份证,几次三番地翻
盖着他的眼皮瞧我。终于进楼了。电梯里有三两个西装笔挺的轩昻男子。挺着年轻的
鼻梁。提着漂亮的公文包。我穿着有口袋的马甲,假想自己是来采访的记者。

厚重的大门推开,曲折的小过道尽头。她的气息越来越浓地从里面蔓延出来。这个地
方是如此多次地在我的梦中出现。刻录机,电脑台,Z形衬底的软皮座椅。一个长脖
子的瘦猴,女人一样笑着,一定是她的那个校友。我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他接的。从他
往后两个小格,就该是L的座位。果然。下面有一双换脚的鞋。垫着手納的鞋垫。饼
干盒子开着盖。CD碟散乱。网线。电线。剪线钳。各类端子。杂陈。除了键盘上的按
键因为无法移动而合乎秩序,其余的物件都随着性子地乱瘫着。

“就是这啦!”她开心地叫。拿了水杯去倒水。(我们早上吃的面太辣了。)格子里
面有几个好奇的头扭向这边。想起L在邮件中说的,“每给你写,刚起了头就被隔壁
的小毛孩看见。就都知道我有个朋友叫河。他们每在房间里喜笑颜开,唤着“河河”
的名字,我就仿佛见到众多的你在我的旁边,十分热闹”。

我们又去四周围转了转。在走廊里的宣传栏里我见到L的名字。科技十佳之类。嫉妒
惯了L的“四眼田鸡”玉照,被张贴在学校的橱窗里面,从初中时的最左,挪到高三
时的最右。所以不很意外。

L换上她的软鞋,带着我楼上楼下的乱串。我第一次见识了真正的机房。听见了电流
的孜孜声。身临其境了赵枚的《一个分成两瓣的女孩》。机房里有个地方,四面挡
光,适合做爱。

03-19-2002 18:58:55

新内容RE:转:同居时代(作者:riverside) (编辑了 0 次) tim.
(五)
突然心烦意乱。就走了。乘坐拖着辫子的电车。在街上晃了一天。无来由想起毕业前
夕和L在车站的分别。淡淡地。

后来她的日记写着,“约了Q,可是河突然说要离开武汉,便爽了Q的约,心内不
忍”。罗在我走后,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她的大学恋情。和这个叫Q的男孩。而我在这
之后,牵着一条通信地址的尾巴,仅是若隐若现地游离着。

转一个圈,每一年或者十年有机会碰头。碰见时大家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互相打量。然
后决定发生爱情,还是继续下个巡回。

我就止不住要想,相爱只是一个偶然。

Q是个白净的男子。笑起来有童真。爱磕瓜子。看闲书。因为包容L的一切被列为丈夫
候选人。于L毕业之年正式当选,入主L府。虽然是一个没有戒指和婚纱的结合,却有
着L对家庭生活的全部希望。包括一个大海般的父亲。

我就止不住要想,不爱也是一个偶然。

尽管L常说,你们没有可比性。我还是无法开心。在L眼里,我有些无聊。喜欢纠缠些
无可挽回的东西。L分居以后,依然与Q朋友般地说笑于长途电话之中。她仍然偶有夸
奖Q是个有自制能力,说一不二的人。

我悲哀地觉得,对L来说,我更近乎于玩偶。Q是大池里的鱼。我是小盆里的虾。无论
怎么起劲地蹦答,也达不到某个高度。

我已经三十了。只找剩下L这一个可以让我爱的人。我全部的筹码在我手里。催人落
注的庄家,只顾将铃摇得叮铛响。我的手却落下不去。
3/14/2002 6:10:38 PM (待续)

03-19-2002 18:59:30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