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四缸
1 挺早以前写的一篇小文

新内容挺早以前写的一篇小文 (编辑了 0 次) midnight
发一篇挺早以前写的小文,见了这坛子里的女士们都各具个人魅力,光PHD就看了个目不暇接,更不乏大仙女式的人物,让我颇觉自身的浅陋。还是打算鼓起勇气把文章发出来,被笑话也不管了。


薇珊

秦琛第一次见到薇珊,不过是再平凡也没有的相遇。当时薇珊到这间画室串门,秦琛不经意抬起头,看见了薇珊,这个轻轻走进来的女孩子。这时刻,秦琛心底深处的某根弦似被轻轻的拨动了一下。于是那个平凡的午后在秦琛的记忆里变得不平凡起来。
秦琛是个很喜欢看好看的女孩子的人。可能因为从小喜欢画画的关系,秦琛对美貌很敏感。从小学到大学,在有机会看到好看的女孩子的各种场合,秦琛都会下意识的逡巡那些美丽的面孔,大多从欣赏的角度看。娇俏的、玲珑的、妩媚的、摩登的……各型各派的好看的女孩子不知看了有多少,大多时候秦琛都能不引起注意地及时收回视线,而此时薇珊的脸却让秦琛的目光有些迟疑和流连,这样的面容,呵,秦琛从小就开始在心中描绘了,却始终无法看得真切,这一天造物主仿佛是突然按秦琛的想象,将这张脸创造出来并加以清晰展现。
自从相识以后,一有了机会,秦琛就会跑到薇珊的那间画室,走到薇珊的近旁,跟她说话,看她画的画,问她各种各样的问题。一次,薇珊笑着说:要不是你也是女孩子,我都要以为你要来追我了。秦琛在那一刻有一点窘迫,又有点欢喜,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是为什么。
每当下班的时候,在一群嘻嘻哈哈谈笑的女孩子中间,薇珊能和大家自如的谈笑,她并不分外热情,但始终在参与话题,而秦琛却总是处于人群之外。并且,薇珊也总是能注意到秦琛的安静,有意要让秦琛也加入进来,一次,薇珊问秦琛,为什么你总是不说话呢?如果是被别人问到,秦琛往往会很冲的来一句,不想说或没话说。但是薇珊的问话却会让秦琛感到窘迫,垂下头,连同目光也有些闪躲。秦琛在心里悄悄的呐喊,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但是秦琛却略带羞涩地对薇珊笑笑,可能是天生的吧。
一次和薇珊吃饭,薇珊说,我要好好照顾你,你是女孩子呢。
你也是女孩子呀,秦琛说。
薇珊笑着说,我喜欢照顾女孩子,我和朋友出去,我都喜欢照顾她们的,说着,有几分淡淡的得意的笑。
可是我还比你大几个月呢,应该我来照顾你才是。秦琛说。
秦琛有时会赞薇珊是个美女,薇珊用几乎坚决口气对秦琛说,请不要叫我美女或者是淑女,我在大学里也请同学不要这样叫我。
难道你不是美女和淑女吗?
不是啊。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好看,我内心其实是有点叛逆的。薇珊认真的说。
秦琛说,得了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薇珊经常穿紫色的衣服,秦琛注意到。一次秦琛问薇珊,你喜欢穿紫色的衣服是吗?
没有啊。薇珊答。
可是,你穿的衣服里面,经常会带有紫色。
有吗?
有的啊。秦琛很认真的数给她听。你上次穿的厚格子布大衬衣里面配了件浅紫色的高领啊,你的发带上有紫色啊,你这件毛衣是深紫色的,你还有件浅紫色的T恤啊。
哦,这样说起来倒也是啊,可能是凑巧吧,我倒没注意我有这么多紫色的衣服,说着浅浅的笑着。
薇珊有着很纤细的骨骼,面容可以用清秀来形容。秦琛心里面很少会用清秀来形容女孩子,大多用漂亮或是好看。可能秦琛觉得清秀更多的是反映一个女孩脱俗的气质,就像红楼梦里,形容黛玉的容貌时,也只是用了清秀二字。秦琛觉得,用清秀来形容薇珊是恰如其分的。
某一天,秦琛在走廊里见到薇珊走过,她脸上光洁的皮肤在走廊黯淡的光线中有着细瓷般的质感,目寒秋水,她的一缕发丝柔婉的垂在颊边,她的颧骨和下颚连出的曲线显出了几分坚毅和倔强,而她有些薄的嘴唇,连同尖尖的下颌,又流露出了几分脆弱。这张脸如此的年轻和美好,像一朵在暗处静静开放的幽兰,没有声息,却让空气中浮动着宁静悠远的香气。那天薇珊在走廊中不经意的走过秦琛的声旁,却不知道那一刻,她的脸庞,她的美丽是怎样的瞬间揪紧了另一个女孩的呼吸,让她在许久以后仍不能忘怀。
很多次,秦琛走在薇珊的身旁,秦琛的内心常常会感到一种没有来由的平静的快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薇珊身旁,秦琛似乎总会一反往常的沉默无言而变的有些多嘴多舌。
我在学校里的体育一直都很不好,每次考800米都费好大劲才能及格的,你呢?秦琛说。
是吗?我以前在美院和体校之间不知如何选择,后来想到搞体育的话,职业生涯太短,就选择上了美院。
是吗?那你的体育一定很棒吧。
还行吧。那个时候,学校搞运动会,短跑和长跑我每次都得参加,班里都指望我去拿冠军呢。
真的么?你好厉害哦,秦琛用了她少用的,小女孩般的夸张的口气,你最擅长的是什么项目呢?
长跑吧。
多少米的?
3000米。
那很累很累吧!
是的。跑过终点线就吐了,可是我喜欢跑在第一的感觉。她的语气非常平静。
秦琛有点吃惊,她想不到身材如此纤细的薇珊,脸色总有些苍白的薇珊,居然是运动健将,而且如此好强。
一次吃饭的时候,秦琛、薇珊连同另外几个女孩在一桌吃着饭。互相在品评着对方的容貌。在座的女孩非常凑巧,除了秦琛,都是容貌异常出色的女孩子。说到薇珊的时候,秦琛说,薇珊,我觉得你的容貌呀,是你自己完全不经意,别人已经被你给吸引住了的那种。
薇珊说,是吗,很巧呀,这样的评价,我的高中和大学里面都有朋友这么说过。薇珊说的时候,神情始终是淡淡的、平静的,既不笑,也没有得意之色。这个薇珊,总是给人那么多的意料之外。即使她自己并没有要高人一头的意思,但她的光芒却已让周围的人黯淡下来。
在薇珊的眼睛里面,可以看到她天性中的敏感丰富,但,是看不到阴霾的,这一点常常让秦琛对薇珊既有些羡慕,同时又有些伤感。
某一天下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薇珊和秦琛并肩而行。
你有男朋友吗?薇珊问问题从不拐弯抹角。
没有,秦琛老实回答。
你呢?
也没有。
喜欢过什么人吗?
活到我们这个年纪,怎么会没有喜欢过别人呢?薇珊的回答也从不拐弯抹角。
秦琛知道,薇珊是有很多男孩来追求的,薇珊来公司不久,已经有许多男孩对薇珊都格外留意,甚至不乏热烈的表白者。这让秦琛感慨,美丽简直是种霸道的力量,世人都是很难不束手就擒的。
那怎么会没有结果的呢?秦琛问。
因为我和他都没有什么表示。他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听说他对我的印象也不错,可是让我主动去追求人家,是我死也做不出来的。薇珊笑着说。
秦琛叹息。呵,那个男孩子,既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他永远都不知道错过了什么。不幸的是,他错过了这辈子能够降临到他身边的最皎洁的月光。
相逢总是短暂,离别那么突然。秦琛和薇珊因为各自的原因都先后离开了公司,薇珊回到了她的家乡,秦琛也换了工作。在为工作奔波的时候,在感到疲惫的时候,秦琛常常会格外想念薇珊,想念和薇珊共处的那段时光。秦琛知道,薇珊是个内心有力量的女孩,对于薇珊的处境,秦琛从不担心。
秦琛知道,自己只是薇珊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朋友,她们共同相处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匆匆数月而已,自己只是薇珊生命旅途中擦肩而过的过客。当分别以后,薇珊应该并不会对自己多做怀念。只有一次秦琛做梦时梦到了薇珊,将薇珊那纤瘦的身躯搂在自己的怀里,将自己的唇覆到她那花瓣般柔软的唇上……没有继续,梦很快就醒了,这样的梦在后来也未能再次寻觅到。
只是秦琛无法忘记薇珊,一直都无法忘记她。因为薇珊呀,她是一个自己毫不经意之间就已经将别人深深吸引了的女孩子呀!

11-26-2003 00:35:19

新内容RE:挺早以前写的一篇小文 (编辑了 0 次) reader
I liked your 小文. I can very much imagine someone turning it into a nice folk song, like Paul Simon's Darling Lorraine.

Don't sell yourself short my friend. Each person is God's gift to this world in his/her own right.

11-29-2003 09:40:17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