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四缸
1 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新内容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2845
这个星期天晚上7点,国际性“妇女战胜暴力”运动标志性剧目《阴道独白》将在广东美术馆上演。《阴道独白》是美国女作家伊娃·恩斯特(Eve Ensler)的剧作,近年来,上演这出话剧,已成为国际性“妇女战胜暴力”运动的标志性活动。目前,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项目组师
生正在排练这场话剧。

话剧倒是有意思,更有意思的是他们的论坛:性别教育论坛http://genders.zsu.edu.cn/main.htm

在这个论坛上,我看到9月,在某吧组织了一场拉拉和研究者的见面会,会后,这些学生们写下了感受。真是有趣极了。http://genders.zsu.edu.cn/board/campus/display.asp?id=77
http://genders.zsu.edu.cn/board/campus/display.asp?id=72
说实话,我充分理解他们的善意。但觉得有点不爽,很无聊。

其实万事没必要解释,做就可以了。该干啥干啥,别跟人说我为什么这么干。你自己也说不清楚。

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点不同,好像一个猴子混在人群里,非要去科学院做报告,也没关系。只是要小心点。传达的和理解的完全是TMD两回事。这不是针对中大的研究生们,而是世界的普遍真理。

这世上人真多。有人以为自己是猴子,有人以为自己不是猴子。有人是猴子以为自己是人,有人是人却偏偏说自己是猴子。 说到底,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如果真的想让人研究。把自己交出去供研究的时候一定要三思。

另:有时我觉得去为一些想象中的悲惨女性争取女权的人和对想象中的同性恋给予善意的人一样,都有点无聊。时代是挡不住的。谁也挡不住。

12-02-2003 21:23:57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珍珠
教育网的资源,在我第8次刷新后终于看到。
拉拉都很有钱吗?还是只有有钱的拉拉才出来活动?研究,研究什么,真的给人做活标本么?
倒是最近肝炎歧视闹得凶,喜欢。
12-03-2003 16:58:52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tim.
2845的观点,我有90%都赞成。很多时候,对大多数人来说,没有必要解释。要解释,请社会学家,比如李银河,这样的专业人士去解释。当事人的解释是最多余的,也是最让人误解的。所以,乐颠颠地跑去给人当猴子,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做。当了猴子,最后还是猴子。从来没有听说过,猴子让人研究之后就变成人了一样。这是人性根深蒂固的偏执和歧视,不是几个人,可以改变的。

另外百分之十的不赞成,是我认为,一定会有人自愿要当猴子的。这也是一种必然。在社会进步的过程中,先有了猴子,才有了人。社会进步是由于,有很多外国猴子先出来了,然后我们这个社会才被推着往前走。你要它自己进步,是不可能的。

然而,从自私的角度讲,我希望可以逃避当猴子的命运。毕竟,当猴子是出于自愿,而不是义务和责任。

我非常赞同这句话“传达的和理解的完全是两回事”。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真理。

12-04-2003 22:52:39

新内容猴子的圣经 (编辑了 0 次) tangerine
TIM的话让我挺灰心。
刚刚开始看 THE WELL OF LONELINESS。只看了两章而已,目前感觉有点失望,比起 Doris Lessing的老辣,差了很多。可能这两个人摆在一起比较有点无理头,不过实际情况是这样的:我原本打算dissertation作 Lessing的,现在由于资料难找,转起Hall的念头。
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即便WELL的文学性差了一点,至少在文化研究上的意义还是有的。不管所谓“bible of lesbian ”的称谓是否妥当,它对后来的女同文学,性别研究和千万女同读者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而国内的外国文学学院派阵营目前还没有对它的专门介绍,更谈不上分析研究。
功课若是能跟自己的问题沾上边,自然会做的比较来劲。我感兴趣的是书中这个stephen,很T的T,她的identity的问题, butch-femme的二分究竟是一种模仿还是反抗。
但是现在我怀疑,这是否属于猴子对猴子的研究热情。
12-06-2003 16:48:35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tim.
研究总是有意义。我的感觉是,认认真真做一件事就有意义。但这个意义,并不是给人看,给人去认同的。开一个大会,猴子和人坐在一起一席谈,这个是做秀的成分更大,而不是研究。

自己去研究则不同。可能开始是不被人所知,觉得功夫白费,但换个角度讲,自己在这个研究的过程中,有了独特的感触,这应该就算达到目的了吧。

研究西夏文有什么意义呢?翻译一本SM小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觉得有趣就做吧。

从一个中国女读者(并从属于猴子派)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孤寂深渊》最大的恶处就在于开创了“同志悲情”的先例,而且这一开创之后,作为女同的猴子们,好像就难得跳出来(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如此)。

而butch-femme的二分,我想,从猴子之外来看,不管怎么说,它确实迎合了世俗眼光的偏见,强化了人对猴子群体的误解,而且它在猴子自己的群体里,多多少少掩盖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种猴子的事实。(这是从模仿的角度讲。)
而从反抗的角度讲,它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亚文化,不仅在曾经、也在现在,确实对某些猴子的自我认定特别管用,在《孤寂深渊》的那个年代,可以这么说,这种亚文化就是用于对抗主流社会。(当然我以为这是类似Transgender的文化,而非同志。)

再进一步想,在这个世界上,到底那一种猴子多呢?某一种猴子创造的文化,是否对所有的猴子都适用?又或者,即便这种二分猴子最多,那它又凭什么以它这一种猴子,就代替了、掩盖了所有种类的猴子呢?譬如,Butch猴子对外的反抗,有否产生对Femme猴子的压迫?(这一反思,在另外一个Butch猴子费雷思的《蓝调石墙》里透露过一点。)

这就一下跳到后现代无厘头的消解意义的概念里了。

12-07-2003 23:22:11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tim.
不好意思,我修改了几次,都觉得上面的话说得辞不达意,颠三倒四,不知所云。见谅,可能是我今天脑袋发木。
12-07-2003 23:48:02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2845
昨天看了《阴道独白》,可以说整出戏比较散,也比较浅,由学生和老师演出,再从美国经验中翻译,自然和国情结合的比较弱。同时谈不上“戏剧”,因为里面表演成分几乎只有10%。
看到猴子论,想到其中一个老师的话,她说:我们不该把它看作一个戏剧,更是一个行动。

当猴子也是一种行动。不问代价不问表演成分不用其内容究竟有几分确切,重要的是一种行动。
任何一种领域都有猴子,跳出来,为自己解释,大家理解的是另一回事。其中还隐藏着一个普遍真理:真相是不存在的。而且一定要有猴子来说。如果够大声,大声到让很多人听见,并相信。那么,这个猴子就升级了。它是猴子2。0,或者猴子2003。升级到一定程度,它将超越人,成为口号或者某种偶像般的形象。

如王小波所说,在这个阴阳世界,我希望在阳界,可以不去当猴子。在阴界,我有自己寻找有趣的方式。

12-08-2003 12:13:18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2845
要强调:当了猴子,我就不再是人,我已经失去了自己表达自己的权利。我代表了某一类。为了这一类的利益,我不得不掩饰自己的其他人性,为它们发出某些声音。
声音原来从我喉咙里出来,然后就不再属于我。
这是当猴子的命运。
12-08-2003 12:18:52

新内容RE: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 (编辑了 0 次) tim.
想起李银河在复旦大学开讲座,除了大量普通人民群众,也有许多表面上是群众内里暗藏一颗猴子心的男女跑去听。我看的那篇文章里说,李博士刷刷地列了一大堆数据,人民群众听得目瞪口呆,猴子心的男女们听得暗爽不已。

我觉得这样的教育效果会比较好。一来人家真的是专业人士,二来人民群众迷信专业和数据。猴子们自我现身,始终存在着用个体体验代替整体的倾向,就正如2845说的,明明是个体说出来的话,却成为不再属于个体的声音。而这种声音一旦经过无限度的放大,造成的误解可能反而有害于该群体,对个体的伤害更不必说。

转回来再把昨天关于二分法的话再翻过来覆过去地说一说。还是拿电影说事好了(我只对这个比较熟)。

很多人都该看过《如果墙壁会说话II》吧,就是莎朗姐姐演的那个。里面有一段,说的是70年代美国石墙运动的时代,有个帅Butch(就是那位让人印象深刻的,脸很帅肚子很大的姐姐),喜欢上一个中产的、上大学的、深受妇解运动影响的女同志。
这个女同志在学校里参加同志社团,大家都是不仅讲同志,还要讲女权的,有一回帅Butch开着摩托跑去接她,因为该Butch是“老派”的穿男装又束胸的姐姐,众人见了她,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她,Butch心头暗暗不爽,倍觉尴尬,感到自己受了歧视。而女同志也受到大家的责备,认为她怎么如此口是心非,一边谈妇解,一边让自己陷入这种“政治不正确”的Relationship里了呢?女同志心里也充满了矛盾。

当然,该故事最后是以喜剧收场的。

不过从这个事例上分析,我认为这里头有一个很有趣的思想转换,值得各位猴子们注意:
最开始的情况肯定是Butch-Femme模式。
接着来到七十年代,这是女权兴起的时候,大家认为,Butch-Femme的二分模式是一种压迫,不妇解。(这种看法,应该是从Femme的角度来看的。)
可是再接着,到了九十年代,拍那个片子的时候,大家的看法就有了变化,认为,妇解运动也应该包括Butch们。倘若是把妇解运动当成了另外一道规则和模式(相对于Butch和Femme模式),那么对规则以外的人,就会造成一种歧视和不平等。

我引申一下,也即,“政治正确”本来是为了不歧视,但成为规则之后就造成了对“政治不正确”的歧视。

当然,中国现在的情况是,第一步还没走好,谈第二步似乎有点太超前了。但是时代进步如此之快,也只有先把一锅全吃下去再慢慢消化。这个过程不能不走,只是很有可能噎着也可能涨死。

12-08-2003 16:08:15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