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五缸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新内容《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创作人生》,段映虹译,花城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

写这个贴只不过是为了摆一个架势,我用一个下午看——与其说是看,不如说是翻——完了这本长达600页的书,兴奋得很。一开始是边看边给人发短消息,“好看得很好看得很!”“啊,尤老太原来是这样”等等。后来就上网到处给人介绍,“快去买快去买,好看好看。”

如此草率的阅读态度,要让我能说出点什么,比登天困难。但能够让我用如此快的速度读完,也说明它的翻译质量很不错。虽然算不上完美,“通畅”却可用上。虽说还是带着欧化句子的味道,但文从字顺,大方可人。比不上荒,但比以前出版过的那些,要好许多。

荒的《瑟瑟丝丝》久未有下文,这本书先解了我的乏。对于瑟瑟和丝丝之间的关系,大体上占去本书一半的内容。诸多八卦看得我心花怒放。

坑先挖在这里,改天继续说。

05-03-2004 00:10:32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我去翻旧贴,这本书荒曾经提过,也即《Marguerite Yourcenar – The invention of a life》。

毫无疑问,尤老太是个伟大的作家,可由于语言的障碍,我暂时还没有跟她“面对面”过。所以,唯有一切唯有从八卦入手,方能调动积极性。对于这本关于老太生平的书,我生吞活剥,狼吞虎咽,先堆进肚子再说,来日方长,慢慢消化。然而八卦不同,最是适合现炒现卖。

摆在最前面的还是作品。荒的《瑟丝》里提过,瑟瑟年轻时初登文坛,写了一本小册子《阿历克斯》,主人公是个寻求心灵自由的男同志。后来她又写一本书,叫《慈悲的一击》(在荒的文章中,是为《死刑》,原文是Coup de Grace,还有译作《一弹解千愁》)。写这本书之前,瑟瑟跟那个帅哥编辑没个结果,情感危机下写了《火》,危机之后写的是这本,借文字向这段感情告别。书中情节是女的爱上了喜欢男人的男人,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在政治动荡中,女的被俘并判处死刑,她要求由她所爱的男人给予“仁慈的一击”。这本书,这情节,都正切近瑟瑟爱上基佬帅哥编辑的情事。此前她还有些个作品,如《死神驾辕》,其中《仿丢勒》,写同性恋;《安娜,姐姐……》写乱伦。到了美国之后写老皇帝,老皇帝爱的也是美男子。

这样一路理下来,我方才知道,瑟瑟有多么爱写同性恋,她最重要的作品,始终不曾抛弃此题材——虽然这么说大是唐突。荒写瑟瑟丝丝,不曾点破这一层,我知道她一定觉得这会给人造成多大的误解。

05-03-2004 11:00:01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看了这本书,太过欣喜,所以忍不住要跟人说。不过我只写一些细节,一些我看的时候笑死过去的细节。最主要的那些部分,可以买书来看。

我最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同性恋。走在街上看到Gay气的人总是爱多瞟两眼,同理,看到有趣的Gay老太婆作家,也感兴趣。

尤老太说,同性恋这个词像个医学名词,她不喜欢用,所以她一辈子也不说这个词。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有这么一种东西,不管它叫什么。

看荒写瑟瑟的时候,对于她到底有多Gay,云里雾里,仿佛一切是天然滋生,水到渠成。就比如是,哐当!天上掉下一个文学馅饼,她吃到了!哐当!天上又掉下一个同性恋馅饼,她也吃到了!

要看了全文,才知道不管是文学还是同性恋,都有长长的本源。文学留给荒,我讲同性恋。按照原书作者的说法,瑟瑟要搞同性恋,源头可追溯至她早亡的母亲,说是她母亲年轻时,有过一个闺中密友。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早就无法考证。但按瑟瑟的想象,她们之间应该发生点什么——“也许她需要她们之间真正相爱过,她,玛格丽特,才能为自己的生命确定一个起源。”

接下来,她小时候受的教育,既为文学铺垫了,也给同性恋铺垫了——她没去接受那些普通女孩“该”学的东西,却随着她老爹的口味,读了许多“男人”的书,刚的多,柔的少。这些东西,不仅影响她之后的文笔,也塑造她的性格。

在青春期,瑟瑟与一个女人同挤在一张床上,“让我一下子找到了两个相爱的女人必要的态度和动作”,这是她自己说的话。之后又被一个叫做X表兄的男人摸了一摸,荒也说过这个小插曲,按照瑟瑟的说法,是因为表兄长得不美,所以她没啥反应。哈!这个说法,我压根不相信。在我看来,即便表哥美,估计她也没啥反应。她找到女人的感觉的时候,可完全没提对方美是不美。所以,我想:瑟瑟压根就是一个地道的女同志。

瑟瑟跟老爹“合写”的第一本小说《阿历克西》,跟自己认了同,也是变着法儿跟老爹出了柜。老爹死后,她拿着小小的遗产,旅游,写作,喝烈酒,勾搭女人们。过了一阵子之后,碰到帅哥编辑,想勾搭,又被人家拒绝了。

以平常心来说,一个女同志勾搭一个帅哥男同志,双方都够Gay,要是能配成,那实在是绝配。可惜配不成。帅哥编辑说了好些三八的话,荒写过。我倒是满能理解帅哥之心,他就是觉得瑟瑟不好看,不好看就没得勾搭。Gay佬都爱美,何况是帅gay,他爱纯粹男人的美,也爱纯粹女人的美。瑟瑟在这一点上就得了不及格:不够女人。但“不够女人”这一点,那时候的女同志们看了却是满心欢喜,喜欢瑟瑟的多了去了——帅哥编辑这么说的,想来不假。而且,这一点,让我们这些后世同志们看了也是多么满心欢喜啊。

05-13-2004 21:34:08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shafu
TIM,你还说女人是天生的八卦,呵呵,这话在你身上应验了吧。你在书里看瑟瑟的八卦,别人在网上看不归的八卦,如果不归是瑟瑟,你还删不删贴?如果不归把分手写成了小说呢?这是我的八卦。呵呵。

刚才看见有人想看分手实录,我也没赶上,说实话如果网上有我也一定会很感兴趣。我支持你删贴,但如果路上有两个大美女吵架分手,我可能也会站那儿看一会。这样一想,简单都分不清楚是支持网上自我展示的人、还是反对这样做的人是展示者的FANS了。

原谅我的八啊,无意冒犯谁,最近习惯把脑子想的顺口念出来。

我们都是八卦爱好者,继续继续。

05-14-2004 12:41:15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亲爱的Shafu:

就是因为我是八卦狂,我才这么着紧地删贴。我有一肚子小人之心,无法估计君子之腹。要是在街上有两个美女吵架,我一定看!吵得精彩,脏话骂得多,我还要鼓掌!

如果不归将这些事情写成小说,我一定不删;但如果不归是瑟瑟,我还是要劝她把卦憋成故事,不是直接倒出卦来给人看。

不过这个问题我们别再讨论啦,你要想说,写信给我算了。

05-14-2004 14:05:30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shafu
TIM,你怎么不继续八了?书上后来说,丝丝死了以后,瑟瑟说两人开始是激情,后来就是习惯,说了些对丝丝让人不以为然的话。虽然作者又解释说,瑟瑟是不轻易流露自己感情的,还是让人怀疑两个被衰老、疾病缠身的老太太相处之道,丝丝重病之时,正是瑟瑟在文坛如日中天之时,没有激情、对美国不感兴趣的她会不会闪过这样的念头:怪罪丝丝拖累了她、让她无法返回欧洲大陆?
她和那个帅GAY一样,认为美感在肉体欢娱中是不可缺少的,丝丝从照片上看并不美,从遇上瑟瑟的这一天起,她生活的目标就成了要见证瑟瑟的一生,可瑟瑟终于被欧洲认可时,她竟再不能见证这最重要的阶段。作者还用丝丝的记事本例证说明,丝丝多么希望瑟瑟先死,然后再由她解释瑟瑟的这一生。

你看同性恋、我看爱情中的龌龃。呵呵。

06-04-2004 14:51:21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shafu,我是写到那些“龌龊”就不想往下写了。不,我想其实不是龌龊,是人性中多么真实卑微的弱点。

之前写到丝丝得癌前夕。之后她们忠实地卯着对干,耗到彼此油尽灯枯,七老八十。不爽也。

传记作者有这么一段话形容1934年的尤瑟纳尔:“(这一年)玛格丽特遇到了很多女人。她喜欢诱惑她们,她忍受不了人抗拒她。据那些在这些年里与她有交往的人说,她也试图诱惑男人。在这方面她不太成功,我们只要看看她那副年轻男人的举止,也就不足为奇了。”

过了不两年,瑟瑟到希腊游历,认识一个叫露茜的希腊已婚美妇。书里有一张照片,四位妇女好像是坐在山顶上(看不太真切),瑟瑟在画面中央,翘着腿,态度潇洒地吸烟卷,眼睛没看镜头。右侧有个年轻的女孩,靠在她姐妹的背上,满脸的阳光,笑得很灿烂。这就是露茜。——露茜长得一点也不Gay,人们听说她跟女人有过“超友谊关系”,都要大吃一惊。这就是瑟瑟的做法,她最喜欢引诱“最没有可能对另一个女人产生激情”的女人了。

不过,露茜美女命不好,二战刚一开始,她就被炸死了。

瑟瑟遇上丝丝的情况,如荒所述,我就不说了。可要是接着她没写的部分往后写,又多是些伤心事。我一想到这样那样的伤心,就不太想往后写。

二战的那些年是她们的好日子,1943年她们在住所互相拍了几张照片。照片的剪裁很糟糕,一张是超大的脑袋,另一张却小得看不清面孔。瑟瑟那张是丝丝拍的,她摆的Pose很像三四十年代的美国电影里拍那般,双手撑着阳台,脑袋探出窗口。瑟瑟拍的格雷丝那张,窗帘掩映,丝丝用胳膊支着下巴。看这两张照片,看到的不仅是照片上的人,还有照相机后头那双眼睛。你感觉得到她们都在笑。往酸了说,这照片是在重现幸福。

而在二战结束之后,格雷丝开始有点焦虑。因为欧洲没打仗,尤瑟纳尔就该回到那个属于她的世界去。她一想到瑟瑟要走,就心里难过。又难过又难受,所以就焦虑。按理说,瑟瑟都答应她不走了,而且两人五十年代还在小岛上买了房子,一副长期定居的样子,她应该安心下来。可惜的是,这种心理上的负担,她至死都没有完全解脱。——不解脱就难免唧唧歪歪,瑟瑟要是听烦了,顶一句:“你再唧唧歪歪我就回欧洲了!”肯定更是把她气得要死。这是我推想的两个老太婆的对白。

在尤瑟纳尔来说,“回欧洲”这个念头无疑充满了诱惑,她回到欧洲就是名作家,生活肯定比在美国荒岛上的日子过得滋润。她一定经常向丝丝流露出类似的想法:虽然她自愿留在美国,但,要走,随时都可以。

这两位妇女就这么卯上啦。在这场角力的过程中,瑟瑟的老皇帝已经在欧洲出版,大获成功,名气也越来越响亮。她们一起到很多地方旅行,瑟瑟品尝成功的滋味,丝丝却觉得笼中的鸟儿快要飞了。她们的朋友说,丝丝听见有人在瑟瑟面前谈巴黎,脸上就挂不住,背地里还跟人酸溜溜:别以为你大谈巴黎的好,就能让她(尤瑟纳尔)动心(回去)!

诸事不顺:1958年,丝丝检查身体,发现自己得了癌。

06-04-2004 19:41:21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橘炼
请求继续这个话题。

找到一本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的戏剧集,囫囵吞枣看了作者在61年完成的故事“Render unto Caesar”,场景在墨索里尼时代罗马。

觉得这个故事像是在说连锁反应,大环境底下小人物的意志和命运挣扎,还有虚无感和自我认同问题。像是Tim.说的,关于“本源”的,哪里来的“哐当”又“哐当”呢?
看了这个发觉张爱玲写“色.戒”前似乎没做功课导致觉悟不高。:P

还有篇短短的于42年完成的“The Little Marmaid”。发觉作者(或译者?)喜欢用“abyss”这个词。
Dori Katz-“1942 was the year that Marguerite Yourcenar became acquainted with Maine(where she still has a residence today),with a seacoast whose blue and gray landscape informs this play. It is the year her mind turned from meditation on mankind to meditation on land, from archeological concerns to, as she said in her preface to the 1970 French edition of this play, geological preoccupations-perhaps the little mermaid was the symbol and prefiguration of that change”。

42年有什么重大事件可以八卦么?

另两个戏“Electra”和“To Each his Minotaur”我一头雾水。
遥想当年大戏开锣,粉状玉琢的优伶们披挂上阵,不知台下端坐着轻摇羽扇的又是哪家小姐?

请求继续说“瑟瑟丝丝”。

05-06-2005 14:26:05

新内容改正,抱歉 (编辑了 0 次) 橘炼
Mermaid,粉妆。
若是我的张贴影响话题连贯性还请管理员及时删除。
05-06-2005 14:35:02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lota
请问tim:成都这本书在哪里买的啊?
去年网上就看见出版消息,眼馋很久了书店里一直不见。今天在这瞧见大家说,大惊喜啊
05-08-2005 17:26:34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tim.
不知道成都在哪里买。如果当地买不到,到网上买吧,当当应该会有。
05-08-2005 19:14:09

新内容RE:《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编辑了 0 次) lota
thx
不晓得怎么的就下意识以为你在成都,就指着成都问了
跑题了,想听大家继续尤瑟纳尔
05-08-2005 22:09:29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