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五缸
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松浦理英子---1958年生人,毕业于青山学院大学。20岁时以《葬儀の日》获文学界新人奖,连续两次进入芥川文学奖候补。一贯顽固地拒绝舆论的宣传,坚持自我风格及缓慢进度的创作。

新内容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桂花
《自然女人》分为三个短篇,各自独立成章,然而人物,时间又相关联。这里选了第三章来译。我的译文很笨,如有要看原文的朋友,我可以给。多么希望能有精彩的译笔将它译出。


说不清是谁先靠近的对方,是谁都无所谓吧,忽然地发现唇与唇意外地接近,理所当然的一样我们亲吻起来。
我很笨拙。身体一点一点地向花世靠过去手扶向桌子的时候,手指却碰到了残留着喝剩咖啡的杯子的边缘。我慌忙抬起手来,可杯子还是倒了。为了不弄脏刚才花世拿给我看的写生簿,我奋力一扫,厚重的写生簿掉落到地毯上发出沉闷的钝响。花世用一只眼向发出响声的地方瞟了一瞟,略微松开唇仿佛想说什么……结果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拉得更靠近了。
推开桌子,花世围抱住我,低声问道:“你想过会这样的吧?”“想过。”我答。“我也是。”---说着,花世再一次吻起我来。
为什么会预想到和花世的吻,其实想起来并没有特别的根据。这九个月来,我陷入花世的情网不可自拔,看她对我,仿佛并非不在意的样子……“接吻准是成的。”---就这么在心里自说自话地期待着罢了。被她爱的自信虽不曾有,亲吻想来是不会被拒绝的。
“以前也有过吗?”花世问。“和女的。”
“没有。”我干脆回答。
“是吗?那,和男的呢?

“不能说没有吧。”
“哦,这样……”
我看着自顾自点着头的花世,一边回味着她的娴熟的吻。在我们这个漫画爱好者俱乐部里,花世一直是艳闻的中心人物。现在谁正被迷得神魂颠倒之类的话题每月推陈出新。花世入会十个月以来,向她示过爱的男生数得出的就有五个,要是再算上俱乐部以外的交往……
“这种吻法知道吗?”---像是洞悉了我内心的猜疑,花世语调里带着揶揄---一边第三次吻向我。
“这样的怎么样?”
持续地接受着种种奇妙的吻的我觉得自己整个变成了一个玩具。然而,花世游戏般的行为对我有着心绞般的刺激。花世的舌进入的瞬间我丧失了一切的思考力,只是觉得心跳得仿佛要死了。
停下来时我问:“这种吻法,那种吻法……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花世笑着把我额前的头发拢上去。“你呀,可真知道怎么讨人喜欢哪……不过,你最好记着,有时这也会讨人厌哟。”
话音一落我的脸上便挨了一巴掌,虽说还算手下留了情可也够疼的……(未完)

03-28-2005 00:56:35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tim.
桂花,可以的话给我一份吧。

虽然现在我的水平看日语小说勉强了一点,有时候看了N久甚至找不到主题。看过的大多是二手口袋书,看完的好像只有一本什么艳情故事谭,没看完的有儿童普及版《水浒》。唯有看政论文章简单,可又不明白说的是哪回事。

有一回看了一本名叫《去彼方》的小说,似乎是本有名作品,开篇写得也很吸引,是我中意的那类小说。但是,没能坚持读完。

03-28-2005 09:57:10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AleAle
日文小说看得懂,但是文学水平差,大概翻译出来味道就会不对,虽然翻译漫画的话我还行
03-28-2005 14:05:17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google
不懂日文,看图识人,可惜小点。
03-28-2005 15:31:40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桂花
google真是一级情报员对,那是松浦,这应该是她近期的照片吧。书上登的是她早期的照片,短发,大眼,单纯,中性。
tim,这本小说不难读。我在语言学校第二年的时候读到它,连猜带查能一口气读下来,日语里汉字多嘛。原文我打算打出来,不过,虽是文库本,也有二百来页,要花些时间。你若急着想看,我就分段寄给你,如若不急,就等完成后一并发出,你看如何?
03-28-2005 20:19:32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tim.
桂花,你辛苦,我不急。等你弄好了一并看就可以。

连猜带蒙那是容易的,但那些虚词的用法,每每总让我倍感惆怅。老是搞不定。

语言学校第二年是个什么水平?二级或一级?

03-28-2005 21:46:22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tim.
对了,学了日语以后一直在想日本女同志大概是个什么状况啊。感觉上,因为日语本身等级色彩、性别色彩太分明,是否不利于女同志们成长发展呢?有一次好奇,组合了若干查法,在日语google上找女同志网站,未果。可能是关键词错误吧。查到的一般都是夜店的主页。
03-28-2005 21:49:11

新内容to tim (编辑了 0 次) 桂花
知道了,那我就全部打下来以后发给你吧。其实打一遍对记词语的读法很有用的,我也能得到锻炼,一举两得。语言学校的第二年开头是二级不到一点,一年结束时过一级。这是平均进度,当然因人,因勤奋程度而异。虚词是很难,很多是固定用法。有本书推荐,但不知国内有无出版---《中文版 日本语句型词典》,(徐一平,陶振孝,巴玺维,陈娟等翻译)九百页,砖头厚。收入了大量虚词固定用法,并有详细中文解释和丰富例句,例句全部有译文。可说此书在手,考级不愁,它可是我的万宝书!
日语里女同志一词用的是カタカナ,即英文lesbian的音译,レズビアン,简称レズ,输入这个词,应该可以查到。日本的男权思想仍很重,的确不利于女同志成长发展,它的文化主张男便是男,女便是女,主张单一,纯粹,不主张多元,混合。gay的人是不大会被周围带有平常心地接受的。我总觉得日本和英国有点像,重传统,分等级,讲含蓄,守礼仪,也许都是岛国的缘故?不过英国和欧洲大陆接得近,连着的又是那么个法国所以感觉上比日本开放些吧。不过,具体不清楚,没去过英国,无法比较。日本耽久了,有窒息感,不想多耽,向往更广阔,自由的天地。
03-29-2005 00:23:48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tim.
英国和日本,就文化上非常不同的。英国虽是岛国,但从来不乏“生存空间”,和欧洲内陆的交流也很频繁,视野是很广阔的,虽然严谨,亦从来不乏幽默;从社会阶层上来说,虽然分得很清楚,彼此不越界,但从来没有依附感。

日本,相比起来,小家子气得很。上对下、男对女的威权,有点让人感到,恐怖。

另,可能是网络文化不一样,我查的关键字就是那些,但并没有找到我想看到的,大型网站啦、讨论区啊什么的,一般是私人日志和聊天室一类。

03-29-2005 17:16:47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查日文网站我一般用goo,感觉比google顺手些。
http://www.goo.ne.jp/
03-29-2005 17:51:12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tim.
Goo的字典满好用的。 没用它查过东西,有空试试看。
03-29-2005 17:56:49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桂花
哦,是这样的吗?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去英国学英语,担心它和日本一样保守,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太不好玩儿啦。听tim这么一说,倒让我下了决心了。
好,下面言归正传,贴小说。

……话音一落我的脸上便挨了一巴掌,虽说还算手下留了情可也够疼的。可当我眼里映出花世的微笑,疼痛竟然也变得甜美了。我的神经究竟是怎么了?花世只是在身边,全身便象布满了快乐的导火线。这样下去会成什么样儿……脑海中不知何处那么一闪念。可我的理性早已分崩离析,我成了个空壳了。
花世的手轻轻贴上我的脖颈,问道:“没什么想说的吗?”
冰凉的手的触觉使我亢奋得微微颤抖,我说:
“喜欢你……胜过世上的一切。”
来到花世的房间的几小时前,我在俱乐部的“总部”和大伙儿一起喝酒玩儿闹。“总部”位于副都心郊外的一幢三层小楼中。俱乐部副会长的父母亲是小楼的房主。房子因为小而旧没法出租,闲置着,于是便免费供我们使用了。虽说没水没电不通煤气,上厕所也要到隔壁楼里去挺不方便,可大伙儿都喜欢上这个“自由天地”,每月一次的例会和各式聚会都在这里举行。今天的例会结束后有人提议到外面去喝酒,结果不知是谁买来了威士忌和矿泉水,决定仍旧在老地方喝个痛快。
十二个榻榻米大的房间正中是一张手工做的大桌子,周围零乱地散放着粗糙的长凳,拾来的靠椅,书架,画具箱……都是些日常看惯了的东西。可当黄昏降临,房间的表情却在点起的煤油灯的照射下发生微妙的变化,有了古老大屋客厅的味道。连不喝酒的我也在摇曳晃动的灯光下嗅着空气中氤氲的酒气,感到微微有些醉了。
俱乐部里的女生喝起酒来闹得比男生还凶。坐在我邻座的两位女酒豪就又是往我T恤里塞冰块,又是要把我从长凳上推挤下去地闹着。对这样的恶作剧,我也并不十分讨厌,只是稍作抵挡地应对着。
直闹到牛仔裤里也被放了冰块,我就势掐住了左边那个女孩儿的脖子的时候,坐在桌子对面的花世朝我们这边看过来笑了……笑过之后她仍旧转过头去和旁边的男生继续说话,我却感到胸口灼灼地烧,久久不散……
十八岁之前没有真心喜欢过什么人。中学时有男生来追也尝试着谈过所谓的恋爱,两三次约会后便觉得没劲透了。看着别的情侣亲密的样子听着各式各样的恋爱故事也并不感到什么羡慕-——曾经认定自己一辈子都与恋爱无缘——直到进了俱乐部,遇到花世,才发觉这不过是自己轻率的断论罢了。
我喜欢花世润泽的、仿佛总在期待着什么的性感的瞳,喜欢那张极少流露内心情感、俊俏严肃的脸,喜欢她对不感兴趣的话题一言不发的正经,喜欢她从不附和无聊玩笑的固执,喜欢她坦然抛弃迷恋着她的男人们的冷酷,喜欢她对谁都不轻易表白内心的骄傲,喜欢她用笔精致细腻的漫画……总之,她的一切,都喜欢。

花世待我也胜过一般朋友。来参加例会时总是最先和我打招呼,会后也常常丢下等着她的男生和我去喝咖啡。在她的心中,我的位置应该在那些男人之上吧……
依我来看花世并不真正喜欢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她与和女人在一起时全无分别——眼睛并不特别发亮,身体线条也不曾变得更加柔和。而且,不论和谁交往都是冷静从容,从不曾见她沉溺情网。尽管艳闻不断却没遭到俱乐部里女生们的讨厌而能够在这里呆下去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洁身自好,并不让人感到随便的缘故吧。
所以,即便是目送花世与男伴双双消失在夜色里的时候,我也并没有嫉妒得难以忍受。反而,对于那些迟早要遭遇被抛弃命运的男人们,我隐隐地抱有一种优越感——那也许是从知道自己更受重视的自信而来的优越感吧……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样的优越感已不能使我满足。可要花世怎么样我才能够满足呢……我不知道。但,仅仅停留在目前的阶段让我心生烦躁。我是不是也该象那些男人们一样向她示爱——然后至少得她一个吻呢?
和邻座女孩儿的玩闹告一段落,喘口气喝汽水的时候,我的眼光撞上了坐在稍远处的园田圭以子。
圭以子向我招招手,我端起饮料站了起来。(未完待续)

04-01-2005 00:56:00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桂花
  圭以子挨着花世两人分别坐在桌角的两边。我坐在了圭以子的左边,时不时偷眼去看正和旁边的男生聊得起劲的花世。花世的头转了过去,我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见垂到肩头的光泽笔直的秀发和握着牛奶红茶罐的细长而骨节突出的手指……仅仅这些我的心已经突突地跳起来。
突然,耳边响起了圭以子的声音。
“跟诸风花世说你喜欢她啦?”
我惊讶地看向她。因为酒精的缘故脸色青白的圭以子目光炯炯地盯着我,并不等我回答接着说道:
“ 直说不就行了,容子的话没关系的。”
“ 你在说什么呀。”
一边隐隐感到来自身边这位和所画作品一样有着奇异敏感的朋友的压力我一边反问道。圭以子着急似地皱起了眉。  
“你还以为瞒得了谁?她举举手,抬抬腿你脸就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叫我们旁边看着都着急。”
“这可真是对不住了。”
我爽快地认了输。圭以子的表情缓和下来搂住了我的肩。
“别担心,花世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
“我就没见过其他合适的人。谁和花世走在一起都会变得不显眼,容子却不会。两人在一起相互映衬,给人的感觉是相配的一对呢。”
突然我觉得圭以子十分可亲起来。
“多少总会慢慢喜欢我一点的吧?”
“没问题啦,现在不就够受青睐的吗?你也不是一点儿都没自信吧,自己的魅力你是知道的。”
我垂下了眼。圭以子的手上下轻抚着我的肩,是因为她知道我喜欢这样。不知为什么,很早以前起只要是想得到拥抱,抚摸什么的大多能如愿以偿。不用我出言相求也并没有引诱的行为,仿佛是我的意念传递到了对方。时时被人说会勾引人之类的话,每逢此时便觉得自己也许是生来下流的人而感到无比羞愧。
圭以子一边抚弄着我的肩一边继续说道:
“放过了机会可不行哪,这么样地喜欢却不表白是会不幸的噢。结果怎么样有什么要紧,既有了强烈的感情就该让它有个了结。”
“不幸……是什么?”
“比如说,又丑又惨又老处女的同性恋。”
“我?!”
“不是说你的将来,只是举个例子罢了……对了,要是你的话,会是个既是性冷淡又到处猎取男人的变态色情狂也说不定。”
“你也太过分了吧。”
“抗议之前先反省一下自己说过的话吧。你跟桥野诚说过什么混账话?桥野说了跟花世睡过以后,你不是有过‘那我也和你睡’的宣言吗?”
“你怎么知道?!”
我惊跳起来忍不住叫出了声。斜对面的花世双唇紧闭注视着我们。也许从前面开始我和圭以子说话的音量就超出了悄悄话的限度了吧。我的脸火烧起来。看出了我的狼狈的圭以子转过头去和花世打了照面。
圭以子十分冷静,朝着花世轻快地问道:
“从哪儿开始听的?”
“变态色情狂那儿,”花世也爽快地答道“我还以为是在说我的坏话哪。”
“重要的部分没错过可真好。”
突然,圭以子两手把住我的双肩潮花世推了过去。
“你就关照关照她吧,正爱你爱得要死呢。”
我想要挣脱可那手指紧紧地箍住了肩头没挣开,脸已是通红头也不敢抬,视野里只是花世搁在桌子上的十指交错的双手……即便这样圭以子仍没放过我,继续说道:
“和喜欢的人睡过的人去睡——就算是不懂怎么进攻,这么间接地接触也太没出息了吧。”
“你就别欺负她了。”
耳边响起花世的声音,不含怒气却带着认真,让人不由得服从的花世的特有的语调。换作别人的话也就罢手了吧。然而,比人难缠一倍的圭以子反而越发加强了手上的劲道,上半身被硬朝前推着的我都快要折成了两段。“喂,来帮一下忙!”圭以子招呼着我左边的女孩儿。那被喊得人还没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居然也立刻领会了圭以子的意思往我腰上一推,我摔到了桌子底下。挣扎着想要爬出来,肩头却被圭以子的高跟鞋踩住了。
“你来救她呀。”
只听见圭以子朝花世道……没有回答。
我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眼前就是花世的包裹在淡灰色丝袜里面肌肉结实,线条优美的腿……
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我心慌地转过脸去——正面的高跟鞋敲响了地面,几条玉腿横穿过眼前到了花世的两边。一眨眼的功夫,花世已被塞到了我的身旁,两人几乎要撞到一起,我立刻让了开去。
花世跄踉地跪倒在地上,圭以子的脸从天花板的阴影里现出来。
“你俩就在那儿好好谈谈心吧。”
圭以子的脸消失之后,花世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气和我一样抱着膝坐了下来。我和花世只隔着十公分的距离,大气也不敢喘。我知道该我来扑灭这里的火药味儿,可我只是无言。暗恋的心事由别人之口如此不堪地传给对方使我对自己感到无比厌恶,再加上花世在身边时特有的慌张,除了僵坐在那里我毫无办法。
“好象是在妖精的丛林里迷了路呢。”
并不显得尴尬,悠悠然地环视着围绕着我们的各式各样的腿花世自言自语地说。微笑着的侧脸使我略略松了口气。收起了笑容,花世盯着自己的鞋尖突然小声说道:
“和桥野那样的人睡会生怪胎的哟。”
“哪……里真会和他睡。”
我的声音不象样地颤抖着。对话又中断了。
究竟怎么做才是好呢?再一次正式跟她表白自己有多么喜欢她吗?向她描述这九个月如何陷入情网的吗? 还是 干脆只说你也到桌子底下来真是太好了?边笑边说好呢,还是深情诉说好?要不索性——什么也不说直接去握她的手?——纷纷扰扰的念头在脑子里转来又去。
五分钟都过去了吧,花 世终于开了口。
“你说圭以子为什么要管这闲事?”
“这个……”
“她,不会是喜欢容子吧。”
我头一回正视了花世。
“呀,要喜欢也是喜欢你吧。”
花世也向我掉过脸来。
“一般的人想来……”象是觉得好笑似的说道:“圭以子应该是喜欢桥野——这么解释才对呀。”
我们俩齐声大笑了起来……笑停之后,花世极其温柔地问:
“今天一起回去吗?”
(未完待续)
04-06-2005 03:38:27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老冰
真是高人。期待继续。。。。现在应该是渐入佳境,后面是否会有更加绵密的心理过程?

读过的日本文学不多,但感觉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残忍(或者说激情),印象特别深刻的是翻译为汉语“呢”的叹词。仿佛一加这个“呢”,多严重的事情也变得很淡,轻叹一声即可,但明明是很严重呢。让人后怕。

最近看到《世界文学》编的短篇小说选《不合常规的飞翔》。里面收了一篇井上弘美的《不放开你》,笔调轻松,节制,看到最后竟吸了一口冷气。

说到英国,同意tim说的,英国和日本文化大不相同。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英国小说。自乔叟、菲尔丁、笛福以下,简·奥斯丁,毛姆,弗吉尼亚·伍尔芙,阿加莎·克里斯蒂,多丽丝·莱辛,他们对人性有广泛、精微的理解和宽容,他们的幽默基于深刻体察,来自智力高妙,而不是夸张。他们的表达含蓄,可堪回味,不极端,不残忍。我觉得这种文学气质和中国传统中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有内在沟通,很喜欢。这种文学气质可能也来自于这个民族的内敛与克制,我不懂。艾米莉·勃朗特是个例外,但《呼啸山庄》也是极喜欢的。

现实中的英国人,并不了解是怎么样的。他们经常被描述为古板、严肃、压抑激情的一种人类,有人说,他们虽彬彬有礼,其实非常难以接近。我总觉得,他们的文化里有非常雍容的东西。这恐怕也不矛盾。

04-11-2005 23:46:44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老冰
对了,桂花。我查资料看到,有一种译法是《本色女人》,哪种更好呢?
04-11-2005 23:48:50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桂花
谢谢老冰。不过,我不高也,脱鞋免冠一米六零而已。下面是写性了,感觉越来越难,倒不是词句,是传情达意的难。前一天译好的隔天再读就觉得好呆加上学校开了学,空余时间少了很多,翻译已经停了两天了。在这里译一段贴一段不是为了吊大家胃口,只是想给自己一点压力,逼逼自己。不然,也许总是想做却不做。我会继续努力的。


tim要跟你说抱歉,原文也许要过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打印完毕,不过一定会给你的。


关于题名,我也犹豫过。自然女人?本色女人?天然女人?natural ——应该是不伪装,不矫饰,最原始,最本来的状态吧。我总觉得“本色”比“自然”显得文化了些。小学生也许能懂“自然的人”可不会懂“本色的人”,“本色”好像不如“自然”来得自然,这么一想,我译作了“自然女人”。

04-14-2005 01:50:09

新内容RE:松浦理英子的小说 (编辑了 0 次) 瘦弱小猫
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发行过松浦理英子的小说,由秦岚、刘晓峰翻译,全国新华书店都有销售。
关于中日作家新作系列。其中日本方阵除了松浦理英子外,还有柳美里、山田咏美、小川洋子、高树信子、多和田叶子、川上弘美、笙野赖子、中泽惠、津岛佑子等。
05-04-2005 12:36:33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