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五缸
柠柠 (瞎编故事中)

新内容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闲着也是闲着,写了个故事的开头,以后的以后再续。

------------------

柠柠在这条街走的时候,就不停在观察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女人,是穿着露趾高跟鞋的她,是正在问陌生人借火的她,还是打开车门,正要送孩子去上学的她,柠柠不知道,她只知道经过刚才的那番聚会,这路上的每个女人都有了可能性,她是既新鲜又狂喜用她的眼睛打量这已经不同的世界。

怎么不同了呢?这是味道提出的问题。柠柠就是去赴味道的约的,一出酒吧后柠柠就忙不持地打电话给味道,她必须找个人,她是这样的,在郁闷的时候找个人一起郁闷,在白痴的时候抓个人一起发呆,而这个倒霉的人就是味道,倒霉这两个字倒是味道自己说的。

怎么不同了呢,你倒是说啊!味道又问了第二遍,她恨恨地搅着吸管,可乐的冰块已被她搅剩一半了,怎么不同了,是啊,从一出酒吧,柠柠就开始问自己这个问题,脑子里闪过新闻里的一些画面,教皇死了,查尔斯终于要结婚了,上届大选查出猫腻,都不是都不是,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尽管这些都是大事,却丝毫影响不到她对世界的看法,她突然想到,就冲口而出:“味道,你不知道,女人真是可以拿来爱的。”

好奇虫本来都探长了头,柠柠一句话,味道一脚下去,把它们都踩死了,味道道:“我以为是什么天大地大的事,别人都身体力行多少次了,你却还在幼稚园初级水平呢,而且你看看你这语法,才出来多少年,你这话说出去保准被人笑死。” 柠柠拿脚在桌子下踢了味道一下道:“你不要那么损,告诉你,我今天算是找到大部队了。味道,我现在正式向你出柜,我,苏柠柠是--” “Dyke” 味道一拍桌子,转身离去。

柠柠一下午就在书店看免费书,味道的反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以为她早知道呢,“她也真会装。”不过用不着明天她一定就会打电话来道歉,神经粗的人消化能力就是强,要不她成天说自己是吓大的。柠柠顺手拿起书架上的一本lesbian字典,开始翻。Lesbian, butch, femme,她想起刚才在酒吧被问起这个,自己是一头 雾水,幸亏得高人指点,但自己到底是什么呢?她还没想好,就像第一次进了堵坊,揣着身上那几个钱,盯着筛子,眼睛都红了,但买大还是买小,却不敢就这么叫。继续翻,新书刮拉刮拉得声音,很悦耳,柠柠用手指点着书读,细小纤白的手指在一众敏感词间游走,那个画面,很色情。

点到cunnlingus的时候,包里的手机突然大响,柠柠不禁脸红,伸手去掏电话,一不小心把书掉在地上,掉了个书页朝下书面朝上,旁边的几个人都看过来,看到书的封面,就开始打量柠柠,陌生人的眼睛像扫描仪一样扫过,扫出的影像,是一个秀气的女学生,没有染过的黑色头发分成两束齐及胸口,脸还红着,像做了坏事被大人当场逮到的孩子。陌生人摇了摇头,苏柠柠翻开电话盖,背过身去。

“Hello?”

“柠柠,是我,味道。俺错了,认错还不行么?”

“勇于认错就好,依然是好同志,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 柠柠暗想如果天下人都 和味道同学一样的粗神经,那该多好。

“你反正已经准备好往苦海里跳,我要拉你上岸也是拉不动,索性干干脆脆踹你下去,想想这世界上的竞争对手又少了一个,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世界上的女子都学你,本姑娘不是身价备增,无比抢手了么。”

柠柠一边手拿着电话,一边去捡地上的书:“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等你左拥右抱,裙下败将无数的时候,可别忘了我对你的贡献,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突然她发现书本的夹页里好像有东西,她一翻,掉出一张纸条,她把那纸条捡起,上面写了一行字,

“纸上谈兵,不如身体力行。Sappho Renaissance – Section C, 2nd last shelf”

耳边味道还在叠叠不休:“你这叫求仁得仁,所以就不能有邀功的心理,再说,就凭本小姐的实力,要左拥右抱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柠柠拿着奇怪纸条,有些好笑道:“味道,刚跟你说话的时候,从我看的书里掉了张纸出来,上面有些奇奇怪怪的话,噢,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在书店,那本书是新的。”

“纸条上写了什么啊。” 味道问

柠柠如是告诉她了,味道一听就乐了道:“这明摆着是上天也看不下去,捎了张纸给你,叫你不要再看什么老什子书了,逮到一个是一个,该出手时就出手。”

“照你说,老天爷管的事情也忒多了吧,再说那后面那半句呢,明摆着是本书嘛,连哪个区哪个书架都告诉你了。” 柠柠自己分析道。

“那你还站在那?” 味道有时候觉得柠柠属于迟钝儿童。

那些一样看免费书的人,看到柠柠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拽着一本书在个架子上翻翻找找,心想:这女孩子文文静静的,长得又挺好的,看外表怎么都想不到她是啊。

“找到了。” 柠柠很高兴地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我猜它八成是本小说,挺情欲的名字,不是作家雇人给自己打广告吧?” 味道在 电话那头看不到,就叽叽歪歪地瞎猜。

柠柠翻了几页,金黄色的底面上印着大幅黑白的照片,两个女子,不同的两个女子,赤裸着,两具肉体拼命缠绕,像两根肉做的藤条,有时又分开,相视而笑,指尖与指尖轻轻碰触。柠柠猛地关上书,脸已通红,听到味道还在电话里不依不饶地烂贫,便道:“若是我跟你说是一群女人光着屁股在做爱呢?” 味道那里突然没了声 音,又过了一会,“You know, I don’t really want to know. 我不跟你多说了,若被老 妈听见,就麻烦了。” 味道顿了顿又道:“I hope you understand I didn’t try to offend you.”

“Me too” 柠柠也有些歉疚,“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好”

挂断电话,看着眼前这本书,柠柠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底下有一点湿润,仅仅是匆忙一眼,难道自己竟然这等饥渴了?到底这书有什么玄妙,为什么这纸片上指定要我来看这本书呢?柠柠经不起好奇的敲打,“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她咽了口口水,背对着墙,翻开了书册。

这本摄影集搜罗了各式各样亲密着或正在做爱的女体,要说对女人的身体,柠柠并不陌生,自己的,表姐妹的,母亲的,还有在中国的那种公共浴场,几个人挤在一个莲蓬下,连对方身上的痣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怎么就看不出半点情欲来呢。而这相册上的,不管是俊的,丑的,丰硕的,干瘪的,那一寸寸的肉都是活的,活得能跳出画册来勾引她,把她都拖进去,把她扒光,而她也毫不羞涩地被她们扒光,强烈的接受性,那就是欲望的源头。

04-16-2005 07:09:44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tim.
这个好玩。请继续。
04-16-2005 11:58:06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xiao xuan
looking forward ..........
04-16-2005 20:49:53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稍微续了点,最近没什么时间,可能要慢慢来了。
-------------------------

每一幅图像都极具侵略,不停开垦她对女性身体的贫乏认识,她显然惊异自己的潜力,若换作是过去的她,必定看不下去,因为会觉得自己变态,女人的脸让她迷恋,但女人的身体却让她惶恐,她幻想着某个女人亲吻,吻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嘴唇,手指,但不是身体,更不要说再能具体化下去,乳房,屁股,都是隐匿在衣服下动人的曲线,但一旦暴露在天光之下,她就要仓皇而逃。

她一边看,一边脑子不停地被打扰。不得不承认,女体是美的,阴性的,包容的,尤其是女子的阴道,柠柠看着相册里一个女子正戴着一个假阳具,和另一个女子剑拔弩张,收缩起来,引动的磁场,把最刚强的力量都消解,“太极初传柔克刚” ,金庸当年写书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色情的想法。

“Hey!”

“啊?” 柠柠被吓了一跳,相册“砰” 地关上了。

蝴蝶看柠柠脸都红起来,觉得很可爱。

“我站在你身后很久了,不介意一起看吧。” 蝴蝶道。

柠柠被突然吓到,脸上的红潮像火烧云般挤在白皙的粉扑子脸上,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是放在蝴蝶美丽动人的鹅蛋脸上,还是放在她阳光般诱人的脖子上,柠柠眼睛一直低下去,最后落在蝴蝶的胸口,那起伏的曲线,好丰满啊,咦,那是什么?黑马甲制服?柠柠一阵晕眩,再定睛一看,上面还别着金光闪闪的名卡呢,“白蝴蝶” 这名字真好听,但她这下可不敢在她身上四处乱看了,只把眼睛狠狠地盯着 自己的脚尖。

“你好可爱,看书嘛,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叫白蝴蝶,是这里的员工。”

柠柠被她一说,反而更脸红了,但还是抬起了一点头,支吾到:“苏柠柠,叫我柠柠就行。”

远处的那几个,看到这边有声音,又不约而同地看过来,看到那女学生被一个黑马甲的女子拦住问话,虽然声音很低,听不见,但那女学生的头都要低到地底去了,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八成是看了书还想偷回家,有没有搞错,这里都是有摄像头的,他们不由自主地再从上到下扫描了柠柠一次,“想不到啊,想不到。” 他们继续 低下头看书。

“你还是学生吧?” 蝴蝶打量了她一会道。

“嗯”

“上大学了吧?”

“嗯”

“还是大一吗?”

“对啊。”

“噢,是吗?在哪个大学?” 蝴蝶自己都觉得有点死缠烂打,穷追不舍。

“我在多大,市中心的那个校区。”

“真的?我也在那儿上,这里只是兼职,不过我已经是大二,生物化学系的。”

“真的?” 柠柠这时总算才把头抬到和她一个水平面,和她光洁的额头相对, 高挺狭窄的鼻子,淡玫瑰色微微上翘的唇,自己又经不住分散注意力了,“学姐好。” 她不想做得太明显,所以不得以把自己拉回来。

蝴蝶歪着头看着她笑了一会,道:“不逗你了,我要去工作了,你慢慢看,不过别躲在摄像头下看。” 她眼睛往柠柠身后一睃,柠柠顺着她的眼光向后一看,“天哪” 那个摄像头不偏不倚地正对着她,她的脸别刚才更红了,手开始不听话地把头发撂向耳后,那小巧的耳朵却都快烧着了。

“你很会脸红唉。” 蝴蝶在她耳边轻声说出这句话,她就走了,一边走一边道:“ 你如果要找我,我应该在前台。” 说着把目光狠狠地投向那些又想看热闹的人,那 些人被看得心虚,继续埋头攻书。“人为什么就不能管好自己的事,非要跟着瞎搀和呢?” 蝴蝶忿忿地想。

柠柠看着蝴蝶走了,才抱起相册另找了个摄像头照不到的死角坐下,那感觉好像自己是个要偷书的贼,做贼心虚,所以愈加觉得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自己身上。

04-17-2005 02:09:24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12345上山打老虎
看的我心里别别跳.
04-19-2005 19:46:27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不语
“不逗你了,我要去工作了,你慢慢看,不过别躲在摄像头下看。”
看到这里我几乎要笑的岔气。太搞了,不会是真事吧?
04-19-2005 20:19:56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就像睡觉做了个春梦被人吵醒,即便埋头再睡过,那个梦也做不下去了,剩下没被满足的郁闷,倒真的是要引人叫春。柠柠这厢被那蝴蝶儿一搅,自然也看不进书,坐着胡乱地翻着书页,寻思着这书虽好,却也不能明白那纸条的用意,小学生看图学画么?不见得,以她现在的水平,画虎不成反类犬,如果被人一脚从床上踢下来,恐怕连再爬上床的勇气都没有。

离去之前,柠柠经过书架随手拿了本小说,“Les voleurs de beaute” ,细看名字不禁莞尔,偷香窃玉,真是好,看着书名就闻到美女的味道了,于是喜滋滋地拿去收银台结帐,眼瞥见蝴蝶在另一头和个顾客说话,心突突跳了两下,就也不再理会,总之今日之事,除非改头换面,否则打死不再来。柠柠签了单,一路暴走,快到门口时,拿出手机打电话。

“阿宝,到了没有?” 柠柠问。

“在这呢” 阿宝把整个半身都探出车窗,柠柠看见他,三两步跑了过来,上到车里 。

“来多久了?” 柠柠笑问。

“不久,也就半支烟的时间。”

“那另半支呢?”

“突然想起你发的禁令,第一时间扔掉了。”

“乖。”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柠柠说待会妈肯定要留他吃饭,“我妈真是疼你比疼我多,我嚷嚷了两天要吃糖藕,她当成没听见,吵得凶了,她就说等阿宝明天来,一起吃,我哥也气不过,妈昨天烧的盐水鸦他只得了一半,正计较着你那份呢。”

阿宝道:“这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放心,等会吃饭,我那份糖藕都是你的。”

柠柠笑道:“乖啦,你看这就叫一物降一物,萝卜又回来了。”

车开到苏家,柠柠径自下车,还未敲门,已经听到狗吠,还有柠柠妈的声音“臭臭,不要叫,洋洋,去开门。” 那一边道:“我在查资料,等一下子啦。” 柠柠妈又道:“ 老头子,别看电视了,屁股挪一挪,过去给小柠开门。”

柠柠应声推门而入,笑道:“妈,你总忘了我自己有钥匙。” 柠柠妈从厨房走出, 看见柠柠和阿宝,就道:“怎么那么晚啊,小柠,你以后晚回来要打个电话回来 ,你哥你爸嚷着要吃饭半天了。”柠柠吐舌头道:“对不起嘛,刚才在书店看了会书,不记得时间,下次我提前打电话通知你就是。” 柠柠妈道:“你要记得才好。” 又对阿宝说:“今天多烧了菜,留下来一起吃吧。”阿宝瞥了眼柠柠:“岳母大人发话, 小婿岂敢不从命。” “那你还不去盛饭?” 柠柠笑着对他使眼色,“得令。” 阿宝道。

饭桌上五人两女,两个女人,在阿宝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柠柠妈帮阿宝夹菜,饭碗堆得和个小山似的,柠柠爸和苏洋则接力棒,轮番对阿宝轰炸 ,柠柠在旁边 插不上口,就从阿宝的碗里挑糖藕出来吃。

“阿宝,你快毕业了吧?” 柠柠爸道。

“是”

“开始找工作了吗?” 柠柠妈插嘴

“发了一阵履历,有些眉目,但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年轻人做事要有冲劲。另外嘛,工作可以多找找,机会很多时候都是撞来的,不要怕吃苦,先苦后甜嘛。” 柠柠爸教育道。

“是,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嗳,对了,”苏洋也来凑热闹。“我有个同学和你是同行,去年才换的工作,应该比较了解行情,我叫她帮你问问。”

“好好好。”

“那你把简历发给我吧,这样问起来具体些。” 苏洋道

“啊, 好,好吧。”

“阿宝,你怎么都不吃菜呢,男孩子是要多吃些的。”柠柠妈面呈不爽,阿宝察言观色,赶忙低头扒饭。

04-20-2005 16:18:21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没时间啊没时间,但偷着还是要写上一段,人生就是这样,偷偷摸摸才觉意味无穷。
---------------------------------

吃完饭,柠柠说要出去逛逛,柠柠妈滴咕道:“怎么在家一刻都坐不住。” 阿宝道 :“我会送她回来的。” 柠柠妈无可奈何,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冻奶茶,塞给阿宝:“ 这个你们俩带在路上喝,早点送她回来。”

两杯冻奶茶,放在驾驶座的茶托上,滋滋地冒着冷气。“每次上你家都是弄得我神经紧张。” 阿宝似乎心有余悸。“大人嘛,你知道他们,翻来复去不就那几句话, 哪天你被他们问到脸不红心不跳,他们还没开腔,你就抢在前把他们要问的都给说了,保准下次不再烦你。” 柠柠把保险带扣上,一边道。阿宝无奈的笑笑,把车发 动,“你想去哪儿逛?” “还没想好,你先往西边开,我打几个电话。”

柠柠家往西上高速十分钟就能到市中心,不走高速则要半小时,反正左右无事,阿宝就慢吞吞地开local, 柠柠在一边拨电话。

“喂,松松可在?”
“不在?噢,没什么事,我晚些再打来。”
“恩,请问栗儿在么?”
“噢,我是苏柠柠,她的同学”
“她也出去了?请问知道她去哪儿了?”
“好吧,先这样吧,谢谢。”

“奇怪,都去哪儿了。” 柠柠不甘心,再拨了个号码,接通。
“喂,江山么?总算给我逮到个活着的了。”
费江山一听口气便知缘由,道:“别一个人纳闷了,栗儿,味道,松松都在我旁边,我们现在在Just Desert, 你在哪儿呢?”
“你们几个废人,出去玩竟然不叫我,太不够朋友了。”
费江山嘻哈道:“味道跟我们说,你今天和阿宝有节目,这才没叫你呢。”
柠柠瞥了眼在开车的阿宝,笑道:“有节目也不会开着车满大街的乱转了,我们马上就到,十分钟。”

挂了电话,柠柠和阿宝说了声去Just Desert, 阿宝早有准备,本田的车屁股一扭,就 上了高速。柠柠心里想着事,眼睛却从后视镜里看阿宝:今天刚跟味道出了柜,现在又大模大样地和阿宝出来玩,似乎有些不伦不类。她想。

车子过去很快,耽搁了些时候找泊车位,两人泊好车出来,就往甜品店的方向走,走到拐角,柠柠朝彩虹色的路标看了一眼,The Village. 这店也真好,就开在同性 恋大本营旁边,唉,异性恋也犯贱的很,哪里不好去?不过人总有好奇心,这也难怪,不要说异性恋的,自己也不是被好奇折磨得神经兴奋。“一个同性恋被当作异性恋走在Gay Village里,和straight一样对这这里一无所知,却跃跃欲试。”明眼人 应该一看便 知 ,那种无可就药的认同感!唉,可惜阿宝在这方面是个瞎子。

“金童玉女总算到了,在这里呢!” 柠柠和阿宝一进店,就被费江山看到,摆着 手,招呼他们过来。

“今晚上可真齐啊。” 柠柠笑着和沙发上的几对男女打招呼。看到味道和她男友 ,便先使了个眼色给味道,味道笑着走过来,轻声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柠柠做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指指那边道:“你这荡妇又换男朋友了?” 味道回骂 :“你这浪女也敢管我。” 柠柠和味道就是这样的朋友,明明是两个娴静淑女,就 是不能聚到一块,这一聚,就成淫娃荡妇了。

04-22-2005 07:29:19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柠柠和阿宝在众人让出来的一小块沙发上入座,女招待拿来酒单,阿宝没看就要了啤酒,柠柠眼睛扫了一遍,不知道该选什么。

“选sex on the beach” 费江山笑道。
“柠柠,你该换口味了,不如今天叫orgasm, 要不再凶悍点,来个screaming orgasm,如何?” 味道道。

“你点个blow job,我就陪你点screaming orgasm, 死也要拿个人垫背。” 柠柠骂道。

阿宝因为是头一次来,被讲得不明就里,凑过来小声问:“都是些什么啊?”

柠柠笑道:“不过是伏特加混了点西柚汁,拿名字唬人的。”

“那又怎样?” 阿宝依旧不解。

“笨笨,待会你就知道了。”

女招待被招过来,问点什么?
“Can I have a screaming orgasm please?” 柠柠道。
“Yes, I want a blow job.” 味道道。

女招待被调笑惯,已是脸不变色心不跳,众人哄笑了一下,也觉无趣,便不再闹。

两张沙发,四对男女,大学的生活无非是这样。松松和费江山是一对,栗子的男朋友是和费江山一块打篮球的哥们,味道的前任是栗子和松松的同班同学,她的再前任是费江山的coworker。这种场合单身的板凳可不好座,你的幸福生活也成了你朋友自揽上身的活儿,柠柠深知这点,所以当比她高两级的阿宝约她出去时,她便爽快得答应了,从此柠柠也有男朋友,乌拉!

柠柠聊得兴起,觉得肚子有点饿,就和阿宝商量合叫一块chocolate mousse cake。 “柠柠,你仗着自己吃不肥,那么晚了还吃甜点!” 松松首先抗议。柠柠笑道:“我 还没跟你说我在家刚吃了饭来的,人嘛,总有个不同,我就消化力强,你奈我何?” 此言一出,其余三个女生立刻敌忾同仇,群起而攻之。

男生们看着她们论战一始,就先后抽身而出,去楼上打桌球去。几个女生闹了一会,也累了,侧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再后来,松松和栗子去找她们的男朋友,只剩下柠柠和味道在楼下。

05-03-2005 00:53:31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sims
回不语:不是真事,闲来无聊练练笔,有空就写,没空就搁下,总有写完的那天。
05-03-2005 00:56:21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往往右
很好看呢,继续啊~
05-07-2005 00:14:07

新内容RE:柠柠 (瞎编故事中) (编辑了 0 次) 为什么
问句题外话,为什么叫sims?
因为喜欢玩sims?
05-09-2005 10:52:15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