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五缸
1 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新内容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tim.
http://lescnnew.www084.cn4e.com/UltraBoard/UltraBoard.pl?Action=ShowPost&Board=017&Post=516&Idle=0&Sort=0&Order=Descend&Page=0&Session=
04-30-2005 00:33:07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tim.
我比那谁谁晚了几年,到我这辈,王安忆是没法看了,没有共鸣,别别扭扭。

但说到朱天文朱天心,要说她们有多好呢?我觉得不见得。前几年我没见过她们的路数,看了以后想,嗯,好。现在再回头来看,就看不下去了。风格大概是有吧,很做作,文艺的味道,多年不变。要说真的怎么样,我想,倪匡亦舒比她们好。

说行文风格断代,国内几十年革命,大概的确是断了,但到王朔刘震云余华他们出来,就把白话语文那口气给接上了。虽然,我们的翻译是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么好了。

04-30-2005 00:51:08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笑君
同感,完全没对王安忆,池莉什么的动过真气。倒是为了余华,小波什么的也曾振奋,也曾沉沦。
generation gap? 不敢说。
04-30-2005 01:06:56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Jill
大学时一度疯狂地读了许多王小波。想来现在的网游一代对什么什么时代没兴趣了,为了票房,导演也要在遗著中塞进去个“女主角”
04-30-2005 06:53:07

新内容对不起打岔 (编辑了 0 次) julian_
不知道前辈高手们是怎样遇见书的?先看见架子上的书伸手取下来?还是先听见一个作家的名字去寻找其著作?

中学时拿父母的钱在天德书屋买了花城的整套张爱玲,在天成书店买了海天和戏剧出版社的整套亦舒。两套书都是水红色封皮。曾经见过深蓝和蓝绿色封皮,朱红字的张爱玲译“海上花”,上海古籍的,旁边是“红楼梦魇”,兜里没钱,过几天再去那家新华书店改版买畅销书了。后来找到了“海上花”,“梦魇”就真成了梦魇,再也见不到了。还有商务出版社的那套名著名译,橘黄翠绿的封皮。

很幸运在天德结业之前捧回了鲁迅,每本都薄薄的。学中文的人跟我讲不能光看鲁迅和张爱玲。“聪明绝顶分化两极,一边是刻薄和否定,一边是慈悲和构建”。是么?那后一种的代表是?高手们讲讲吧。

04-30-2005 10:11:50

新内容纠错 (编辑了 0 次) guilty
商务印书馆
04-30-2005 10:20:00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不语
后一种,老舍和沈从文都算吧。
04-30-2005 10:25:23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我大学时看书很少,几乎不知道王小波,待到看书已经是毕业以后。不太喜欢他的小说,倒是很喜欢他的杂文。
04-30-2005 15:04:46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朱家姐妹确实做作,我印象里妹妹要比姐姐大气一些,不过这都是N年前的印象了,已经很久没看小说了,当然也有若干年不看书的过去,这一切让我看到那个EGWA的花草茶事的时候非常难过。

老冰同志谈到了西西,我十几岁的时候也很喜欢她,只是不知道现在喜欢不喜欢了。现在我对所有作家作品的印象一直来源N年前,所以,现在也许会有各种变化,但也不知道是哪种变化。当然这一切主要因为没什么心情看那些书了。

我看有人谈到了张爱玲,说她聪明绝顶并刻薄否定,我从来没这么想她,如果要说起她也要说起一大堆,所以简单概括我的想法,我认为张爱铃是天才,并且成功地发展了自己的天才的那种人。实际上这种人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只是有人的天份因为各种原因被扼杀而已。我也没觉得她是刻薄否定,她不过是说了一些实在话而已,这总比当煞笔或者假装高尚强;实际上鲁迅也刻薄,非常刻薄,这也许来源对人性的深刻体认吧。鲁迅骂人通常是一针见血,实际上和他吵架那些文人或多或少是有这些毛病的,只是鲁迅把这些写了出来,写的过程他也是痛苦的吧,等于说自己拿着一把带刺的刷子刷自己的心。

实际上,我认为刻薄否定这种词是应该用在那种心胸狭小,自私自利,但又假装高尚那种人身上。张爱铃不是这种人,她不过是看见了太多黑暗,扭曲,变态和痛苦的聪明敏感的小孩,这个小孩还没等长大就写出了奠定她文坛地位的作品,但是生活继续扭曲,黑暗和不安定,她只能从生活物质细节寻求对生活的热爱,并且也是生活逼着她不得不如此,如果她要象瑟瑟那样战乱的时候在美国小岛丰衣足食也难不成要写历史,对历史的追忆也许就是对过去的怀念,甚至是对美好的向往。

在我心里,张爱玲是位聪明,敏感,有艺术天份并且内心曾经极端孤独,或者说一直非常孤独的女人,只是这个敏感的女人从未绝望。王小波不理解为什么张晚年会写《红楼梦魇》,他说《红楼梦魇》如同老太太絮叨,我从前也这么想。任何一个小时候就读《红》的人会发现张那些问题是非常容易发现的,但是张用了十年的时间梳理了她的问题,并且力图展现《红》原貌。她到底是为什么呢?N年前我不懂,这几年倒是觉得有些明白了,因为张从来没有过至亲的人,一直陪伴她并且能让她觉得舒服的只有《红楼梦》,她写《红》说是十年一梦,只是这梦在我看来有太多内容,有怀念有自我救赎甚至有自我陶醉,归根结底,她实际上一直是个非常孤独并且有文化的人。老年如她,能写这样的《红》无如说是对生命留恋,总比王蒙写那个《老王自叙》强许多。

我喜欢王小波,但我更喜欢他的小说。他的杂文在我看来也是说些大实话,因为中国有勇气说大实话的人实在太少,所以他的杂文才让许多人印象深刻。跟他的母亲一样,他所有的杂文里,我顶喜欢《沉默的大多数》,除了因为这个最实在,还因为他的其他杂文的若干观点我并不同意。我想比我小的那些受过良好艺术启蒙的小孩有一天也肯定会站出来反对他的观点。

04-30-2005 20:56:07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笑君
最最推崇的还是王小波的小说。
最喜欢《白银时代》。从初二开始,只要能想起来就几乎每年看一次白银,每一次都有新的启示。所以几乎是每一年的成长都由白银来验证,记得有几次是以嚎啕大哭结束我的反省的。王二每叫一次老师都能让我心痛不已,总之那种表达在岁月中若有似无,似真似假但有最最彻骨的感情的淡淡文字,直到现在都让我无法释怀。

看《黄金》的日子就轻松的多,记得有一次在图书馆用两个小时重温,对面的同学要走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问我,“你看的是什么笑话书?”原因是我真是从头笑到尾,狂笑的时候完全是手舞足蹈。现在却只记得唯一让我伤心的一句话,是王二被某农民用小板凳给打了以后。“陈清扬说,‘要是你瘫了我就照顾你一辈子。'但是我终于还是没有瘫,于是也就没有了一辈子。”

04-30-2005 23:01:19

新内容用词不当 (编辑了 0 次) julian_
感谢那谁君,晚生受教。

“刻薄”两字是我想当然翻过来的。感觉这两个字同“变态”二字一样,可能是我对字词的敏感度有偏差吧。

原话一大串,我只取了我的理解,偏差肯定有。其中说到张爱玲的天才,自始至终保持“sharp”;又说张爱玲文字对人的影响, “irreversible”“corrosive”。

“薄”,记得张爱玲在哪里说过她喜欢“把人看扁了”,“薄薄得夹在书里” 。又想到“有人喜欢凉”,“天凉好个秋”,“凉薄”,甚至是“薄荷”--“薄荷派蒂”和“美人”第一集里的。

“刻”,记得山海关还是哪里深刻得“入木三分”的那块匾,其实不是笔力是碳。碳真是最可爱的原子,不偏不倚刚好只有四个价,不给它能量就一直稳定下去。

我觉得“否定”和“肯定”,就好像“光”和“影”,(“紫薇愿”里的星际特派员呵呵)是个究极问题。目前我们是不是可以坚信“0”不过是个人为尺度,能量流通是一定的?

对不起胡搅蛮缠,我想解释。不敢说自己爱张爱玲,李碧华说张是一口古井,故宫里三元钱披一披的龙袍。我连提起那套水红色封皮的书都觉得有愧,但是绝对无心妄加佞语。

05-01-2005 00:39:27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JULIAN:实际上几乎所有有名有姓的都说张爱铃刻薄。我没有纠正你的意思,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
05-01-2005 03:39:41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julian_
中文真是世上最玄妙的东西,我们天天用,脱不去烟火气。反倒是那韩国人居然能将字里行间看得通脱利落--虽然造句时还在说“今天的雪很新鲜”。看惯了倪师太的成语造句,觉得这种孩子样的语言有它的可爱可贵。张爱玲和鲁迅都提到过孩子,“末日审判时天使的眼神”。

还是想问那个问题,高手们大多是先遇见书,还是遇见作者,再去找书?如果是后者,会不会有被晃悠被圈进去的可能性?

对自己死不悔改的跑题捣乱深表歉意。

05-01-2005 04:46:30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JULIAN可真好玩,年纪还很小吧?我不是高手,但是可以说说自己遇见书的最初,最初就是没有缘故,因为太小,没想出什么理由,反正家里有,就看了。

张爱铃曾经在《我的天才梦》里提到她在祖父面前背诵“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我想这样的场景,在三世同堂的中国传统家庭里很普遍。很小的时候,爷爷写一些古诗贴在墙上,教我们这些小孩子背诵。爷爷他也很喜欢自己坐在椅子上哼唱诗歌,我们小孩子们都觉得很好玩,可再大一些觉得爷爷真腐化,再大一些想为什么爷爷没去参加抗日,再大一些觉得爷爷真是平庸地度过了一生,再再大一些,发现爷爷教我的已经融入了血液中,无法丢弃也无法背离,只是我不是个好学生,学得太少,并且曾经非常过分地不知天高地厚。

05-01-2005 05:25:10

新内容经过别人同意转载别人的东西 (编辑了 0 次) 改名叫橘炼
MIDNIGHT CELEBRATION

by Hideall

I know what I've seen
Midnight celebration
I want to be free
Midnight celebration

I want you to rise
Midnight celebration
I play you obey
Midnight celebration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mad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mad

趁着春末夏初,假期伊始,拿别人翻译的毛诗上来借花献佛。
原文:

未央夜燕

唯其所见,得我所想,
夜既未央,其乐也阳阳。
唯其所愿,奋飞远适,
夜既未尽,其乐也泄泄。

唯其所愿,将子俱来,
夜既未艾,其乐不永败。
唯其所得,将子为臣,
夜既未明,其乐也菁菁。

微我无计,谓彼说心,
如痴如狂,如之何我信?
朝长暮短,不可成思,
忧兮泣兮,如之何我恤?

微我无计,谓彼说心,
如狂如痴,如之何我知?
暮短朝长,不可谋思,
泣兮忧兮,如之何我求?

05-01-2005 09:51:43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寂色
读书时代什么书都看。
看了就忘了,肚子里倒是什么墨水都没留下。

现在倒是有针对了,特别喜欢李碧华的文字,有股俏皮和特立独行的味道,不过现在倒是没看到她什么新书了。

05-02-2005 22:20:52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变卦
池莉是唯一先见其人,再读其书的人。初初,她来学校做讲座,虽不致语惊四座,但两个半小时的讲座倒也一点都不难挨,遂找了些她的书来看,颇觉不错。后来,听说她写的东西有点沦落了,没看过,不知是真是假。

张爱玲,其人其书不可分割。小时候,只喜欢看张的小说,散文倒不怎么看的进去。不过张的小说是不带我入戏的,无论是曹七巧、沈曼桢、白流苏,还是王娇蕊,我都没有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感觉,很少有这样只是单纯的喜欢小说的本身。长大了,才断断续续的看的进张的一些散文,无论是”张看”还是“对照记”,都有絮叨、自恋之嫌,想来她是非常非常寂寞的吧。

师太的书大学的时候极爱,够冷静,够练达,后来却渐渐的看不下去,原来冷静不是真的冷静,练达不是真的练达。曾经在一家咖啡厅远远的瞟过一眼,怎么说呢——相见不如怀念。

李碧华一直都喜欢,文字之狠毒,情节之诡异,整个小说妖气十足。杂文差一些,想来专栏天天写,难出精品,不过幸好此女杂文非常之八卦,倒也有趣。

王忆安的书有n本,皆为朋友所赠,估计他们是想送一些不错且我没有的书,可惜每每看到一半,就作呼呼状,醒来后甚至完全想不起所看内容,只得又从头来过,周而复始。

余华很好,非常好。记得有一次睡眼惺忪的看到《我没有名字》那篇,看完后睡意全消,愣是爬起来又工作了四个小时。

05-03-2005 01:48:05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gabriel.d
方才见说倪师太,google亦搜不出,大约说的是倪匡的妹子?
我想亦舒好与不好都在薄,够薄才够sharp,又惟其因为单薄,来来去去只卖弄心灰意冷,短篇尚精悍可看,长篇单看篇名,已可以心满意足.
兄妹俩是像的,不过妹妹铺排镜花水月情境,哥哥罗织奇诡豪侠情节,哥哥得意洋洋,妹妹顾影自怜,一样单调.倪匡早期写亚洲之鹰,高达,女侠木兰花,一色的城市猎人模式,主角莫名其妙的强大而有魅力,到处惹麻烦解决麻烦最后搞得一群麻烦的女人.永远是风一样的男子,尘土一样的妇女,看得我恨不能手伸进书里挠他两把.后来好一些,出了卫斯理做居家男人,又添了许多猎奇桥段,虽然一总归于外星人,无论如何好看的多了.
单调是不好的,纯粹是好的.张爱玲很好,好在聪明,又好在年轻的聪明.少年悲辛是长进身体里的,她怀着柔软的心,干干净净一眼看到底,半点滞碍没有.她本胜在剔透天成,长成后再经家亡国破,年岁里遭颠仆,磨削,一下便如她自己说的:"只是萎谢了".她自上海后期至流离国外,词藻如旧,只眼光浊了,风华不再.
又可以说到范小青,高三避雨在书店就看见她。她才真是凉薄,凉薄的像一场做不完的迷路的梦。她写人,写物,写事,用策划一整幕阴谋的沉默与缜密。阴险的,家常的,温柔的,孤独的。
李碧华,真是可爱的女人.没有多少重量,自己也为自己的轻飘欢喜,八婆兮兮极尽瑰艳之能事,但她心思实在婉转可看,姿态低的近乎地摊货了,字缝里升出光亮的小聪明,分外惊艳.啊,最爱她《霸王别姬》《青蛇》,满纸流香,至今不忘.
黄碧云,特别的具有形式美。聪明太外露,反而不显眼,只见她词句顿挫,令我心醉.最早看她是《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正是高考后失恋,手足无措,读过心定如石.所以在我,欣赏的是她的低敛,她昂扬的《七月流火》一流,会令我觉出匠气.与碧华相反,她站的那么高,身上哪怕一点油烟味都不合时宜.
这些潮流小说,全只在高中读过,依时序列来说说,记忆渺远,难免偏颇.凑个热闹,莫笑我.
又,才看刘小姐演的张爱玲,看毕心里堵做一团:并非刘小姐不好,但台词是忠于原著的,那么她所演的张爱未免就太格格不入了.
05-03-2005 15:43:40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gabriel.d说得真好,深得我心。

没想到这里还有人提到范小青。我从未读过倪匡,亦舒只读过一点,他们两个我都不喜欢,他们的文章过分通俗,没有SHARP到心灵的能量。李碧华也通俗,不过就语言风格上,与亦舒而言,我更偏爱她的。

高中的时候,我还挺喜欢一位叫“七等生”的台湾作家,不知道现在看会做如何的想法。

05-03-2005 17:57:14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gabriel.d
补扯一句废话:刘小姐固然不对味儿,那胡兰成还是可以的,只是贴切多了,就和真人一般腻歪了.说到底,是张比胡好些,赵先生又比刘小姐好些.
另,电视里张家姑姑真可爱,看得口水滔滔.
05-03-2005 22:29:58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这里现在已经成了我娱乐的风向标。刘竟然把张爱玲给拍完了?让她演张真是个诡异事件,我觉得她们两个简直风马牛不相及。据说话剧《张爱》拍得不错,不知道有看过的没?我看那个话剧女演员的扮相还是挺不错的。

变卦同志,我是最佩服张能把人物写得无法对其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我觉得普通人们都这样,她实在是写得真实。还有张的所有小说里,我没看过秧歌,就她的其他小说而言,《十八春》在我看来是最失败的了。

05-03-2005 23:21:45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老冰
哇,笑君,你真是好小啊,初二开始看《白银时代》。我记得王小波去世,他的小说开始流行的时候,我已经在大学。同宿舍同学租来《黄金时代》,在上铺一边看一边笑得乱颤,我没有看,对那几本《时代》的印象就仅止于此了。《沉默的大多数》是很喜欢的,我喜欢那种独立、锐利、始终怀疑的思考。这种思考更极致的,当然是鲁迅,我也喜欢鲁迅。

曾经有个朋友大骂过朱天文姐妹,说她们文风纠缠,自恋,不会讲故事,跟着胡兰成这样的汉奸,能学什么,云云。我想这个朋友可能强调的是故事在先的观念,透明、简洁的文风,看过他写的几个故事,确实是结构精巧,含蓄、有趣。但小说总是有不同样子的,我觉得朱天文对语言的感觉是很棒的,《荒人手记》里的好多段落,像诗一样,可以吟诵。如果说读不下去,晦涩,我更喜欢阿城形容的,“天才太密”。如果说文艺腔,也是对的,因为她的来源不是口语。

西西又不同,她的语言很白,有稚气,但又浑然天成,也是令人赞叹。要经过多少锤炼才能这样啊。

说实话,tim,我很不同意你说的,倪匡亦舒比朱氏姐妹好。我很不喜欢倪匡亦舒。半小时就看完一本的小说,不喜欢。冷静不是真的冷静,练达不是真的练达。说得好。

行文风格断代,我觉得还是很严重。王朔余华的语言都是很棒的,尤其是余华,但他们也就是几个而已。现代白话文的来源无非几个,古代白话文传统,口语(包括方言),欧化语言,古代文言化用。比起来革命年代,现在的文学资源非常丰富,可以读好多外国的东东,方言也可以积极开发,但国学又不好了。我很悲观。

张爱玲很强,就是中文和英文底子都太好了。所以章回小说,意识流,什么都玩得转。说到她的人物,我觉得她自己说“不彻底的人生”,就讲得很好了,他们不是“时代的飞扬之子”,却是“最广大的负荷者”。

05-04-2005 00:20:09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自有好处
什么年龄看什么书,什么心情看到什么样的内容。书是好的。但到了你或他眼里,肯定好的不同。今天看和十年后看,昨天看和今天看都是天差地别。让我们继续文艺,无非是让我们继续说说自己的眼睛和内心。说说它是多么不可靠,好书会变成烂书,烂书若干年后是好书。
有时觉得看书是多么私人的事。说说你自己好了。别听别人的。
05-04-2005 00:47:29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gabriel.d
秧歌很不好,通篇牵强,强弩之末.

有话剧了么?有我也看不着,呵.之前琢磨着刘小姐演张爱这事,觉得不妥当,想来想去,似乎徐静蕾徐小姐更好些.待到开演一看,啊呀,这人岂是等闲演得的----刘小姐太硬实,徐小姐太轻脱,其余其余,大家一样小家子气,总之谁都和她不搭界.
难得上天赐了胡兰成陪她,在她最壮美的年纪.这样难得,故什么都舍得.所谓真爱,无非生离死别,我其实对胡兰成心怀感激.

我很喜欢徐小姐,喜欢看她在别人的故事里昂着脸滴水不漏自唱独角戏.但也许果真只是小聪明,《我和爸爸》还清脆可喜,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加上时代与个人命运的尖刻与重,徐小姐无力得像张面巾纸.
哈,离题万里.OK,为学英语刚又啃了遍M.Butterfly,尊龙真美丽,眉目光滑似蜡,像小刀刮玻璃,细细的,尖锐的,美得叫人齿冷.因为隐忍,最坦然也似幽咽,声线低靡靡,像夜半旷野的风----可惜我基本听不懂

需要回过头肯定一下:《她从海上来》非常之,忠诚.

05-04-2005 01:18:59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说到语言的感觉,行文风格断代,在我看来应该大陆是这样的,台湾,香港基本上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我们的上一辈大唱样板戏的时候,金庸在写新武侠,古龙买酒高吟孤独求败;再通俗点,琼瑶在60年代成名,70年代三毛出现。往文学界一搭眼,台湾还有陈映真,王祯和,朱西宁,林海音,这几个还属于少壮派,老一点辈分的还有梁实秋,台静农,当然胡先生也活着,还都活着挺滋润。到了80年代,白先勇在台大的那伙人又都冒出来,各个绝非庸辈,说语言感觉,恐怕是这伙人一直都不差。

提起王朔,我觉得王蒙分析得不错,他说王朔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王朔有个很大的功劳,就是轻巧地剥开了人们虚伪的那层面纱,但是又不招人烦,而且他的文本很口语化,虽然不是我最爱的风格,但是活泼跳跃,有意思。

张爱铃是很强的,她的好处在于不但是底子好,更有着直接的艺术天才。天才这个东西确实是存在的,要搞艺术恐怕更要天分。

05-04-2005 01:32:21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那谁
再说说胡兰成吧,他能把李商隐的"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改成““水仙已乘鲤鱼去,一夜芙蕖红泪多。”证明他绝非蠢材,再说他外表又斯文和善,在那个杀来杀去的时代,张爱爱同学遇到他也是幸事,总比遇到个胡汉山强。

我也很喜欢徐静蕾,又好看又有气质,最关键她特别喜欢追求唯美浪漫的那股劲头,但又不是傻拉吧唧地使着牛劲钻,这是挺聪明的一个同学。我觉得美女长成这样,又有着种种不一样见解已经很不错了,难得。关于她的劲爆八卦就是据说她和王朔在一起了,不知道真假啊!

05-04-2005 01:54:26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也八一八
我听到的版本--从踩徐派那里--指称徐是靠王起家的(可疑的是王并不算娱乐圈的人吧,攀龙附凤的道理也讲不通啊),所以她曾经和王在一起应该是真有其事的,至少曾经。现在,一说闹翻,一说仍在一起。
05-04-2005 13:41:34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未央夜燕

唯其所见,得我所想,
夜既未央,其乐也阳阳。
唯其所愿,奋飞远适,
夜既未尽,其乐也泄泄。”
…………
这首可不是毛诗吧?是不是谁伪托的?我google了一下没有
“唯其所见,得我所想”一句,很不对劲,反正,我少见这种句子,倒像是用四言形式翻译歌词。

05-08-2005 09:39:09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毛球
什么是文艺 什么是伪文艺
俺分不清楚
但觉得 一个人踏踏实实的写
总比一干人在后面酸酸甜甜的说
要来的清楚的多
05-08-2005 17:12:32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lota
未央夜燕
...

看了觉得忒好玩,英文翻译顺畅上口得怎么瞧怎么像摇滚歌词,特别是那几个叠句,心想这翻译的人取舍赋义也真够大胆的
忍不住也去goo了一下,橘大概真是说反了,是歌词翻译的“毛诗”,hyde,日本视觉系歌手,应该是这首来的吧

Midnight Celebration

作曲:hyde 作词:hyde/ANIS

I know what I've seen
Midnight celebration
I want to be free
Midnight celebration
I want you to rise
Midnight celebration
I play you obey
Midnight celebration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mad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right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I play you obey
Midnight celebration
celebration celebration celebration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mad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right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mad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I have no plan but that's alright
Can you trust me when I'm right
Have no time to set things right
Can you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Love me when I'm sad

05-08-2005 18:07:40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芙蓉红泪
若说全诗,我觉得胡的改是点金成铁。原诗《板桥晓别》显见是情人送别,不然不会联想到“红泪”。“芙蓉”古来谐音“夫容”,涉江采芙蓉,所思在远道,此时正扣着情人分别,换作芙蕖就少了这层相关。再说“欲上”和“已乘”,诗的前两句是分别未久,回望长亭,船在江中动荡,似去非去,“欲上”二字毕现此景,换了“已乘”就无味了。
05-08-2005 20:14:17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不爱张爱爱
不喜欢张爱玲的小说,不喜欢她的调调。
不过历来有这么多人在八卦她,搞得我好像对她老人家的性格和经历也挺熟悉一样。
推荐一下郭霭明,觉得她演张爱爱,无论外形还是气质,都像极。
05-08-2005 20:36:13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gabriel.d
外形的确,气质么.
05-08-2005 22:46:32

新内容RE:让我们继续来文艺 (编辑了 0 次) tim.
http://lescnnew.www084.cn4e.com/UltraBoard/UltraBoard.pl?Action=ShowPost&Board=017&Post=554&Idle=0&Sort=0&Order=Descend&Page=0&Session=
05-08-2005 23:22:56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