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六缸
家有小强

新内容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kissjade
请各位指点,有意私下切搓者请加QQ125579610,谢谢!
一、
毕业后,小雅后脚还没跨出校门,前脚便进了一家不错的贸易公司。这要归功于她的外婆,因为她生了小雅她妈之后,坚持不懈地又连生了五个,最小的一个女儿,后来成了某海关质检组的组长。
而我,查遍了几代的族谱,没发现这样的厉害人物,所以我后脚跨出校园的五个月后,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原本就厌恶朝九晚五,再加上无数次失败的试用期,我便有了很好的借口当自由职业者,只是刚开始时所入微薄,仅够自己糊口。
不过这样并没有影响我和小雅在第六个月的时候从一间简陋的单间搬进一两房一厅的套房,原因之一,小雅的月入不薄,原因之二,该套房内因为当年装修草率,地板和墙壁有不少皲裂,常年蟑螂成群久治不绝,租金不贵。
不过这第二个原因,却使得小雅连续一周心力交猝。一方面,她很想养一只狗,另一方面,她非常害怕蟑螂,因为她曾经被蟑螂咬过,为了消除心中的阴影,她利用业余时间对蟑螂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研究的结果却增加了她对蟑螂的恐惧,她认为蟑螂是不可消灭的,最终统治世界的将不是人类,而是蟑螂。她说如果不是为了避开蟑螂,估计不会才认识我三个月就搬进我租的那间干燥温暖的小单间。
她说,蟑螂是不可灭绝的,因为它们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三亿年,经历大灭绝尤不灭。人可以在一秒内轻而易已地杀死一只蟑螂,不过用这一秒钟,一只蟑螂可以轻而易已的生产至少100只蟑螂。
她还说,大类有大智慧,就如孔明,而蟑螂则大智若愚,有如刘备。表面上是人类开天辟地,改变世界,而这些改变,只是使世界更适于蟑螂生存。蟑螂在炉灶边暖气里过冬,在空调里或下水道旁避暑。蟑螂通过火车远洋轮船甚至飞机将版图扩张到世界各地,一个国家蟑螂种类的多少,是与其国际化程度成正比的,比如美国的蟑螂有五十多种,而中国只有十几种。在人类遥望月球或火星的时候,它们可能已在那里安了家,通过人类的宇宙飞船和卫星探测器。
但是她实在很喜欢狗,喜欢程度胜过对蟑螂恐惧,所以最后通过我来说服她自己。
其实我也没说什么,我只是说蟑螂药加上我的拖鞋,一秒钟内可以杀死至少101只蟑螂而已。我只是信口胡说,而对于这句话的可信度,她竟也不加追究。
搬进去之前,我们先用好几种蟑螂药轮番轰炸,每次轰炸过后总会有许多蟑螂的尸体,为了阻止母蟑螂体内卵鞘再繁衍,我把所有蟑螂的尸体都烧毁。经过几日观察,确定不再有蟑螂形踪,我们便很放心地贴上墙纸和地板纸,整座房子焕然一新。
住进来的第一个周末晚上,小雅买了蛋糕和许多吃的回来。她开门进来时,我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屋里一片漆黑,WINDOWS XP 的屏保一闪一闪。彼时正是八月,秋老虎步步趋近,房内闷热,外面却凉风袭人。
整天躲这里面,小心闷成一只蟑螂。她说着,开灯开窗。
买这么多东西,庆祝乔迁啊,我说。
小雅没有应我,只顾在客厅忙着收拾。我知道她在生气,忙跟前跟后地帮忙。
她生起气来,便会一声不吭地收拾房间,所以如果屋子里面一片狼籍,就说明我很久没有惹她生气了。
但是我宁可她一回来就丢开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利用广告插播时间,指使我烧水洗碗。
一切准备就绪两个人一身清楚地挨着桌边时,她终于说今天是我们认识两周年的纪念日。我满心的愧疚涌上喉头化作很苍白的三个字。
对不起。
没关系,我的生日别忘就行了。
她嫣然一笑,开始点蜡烛,我则去关了灯。
小雅是那种造型古典性格阳光的美女,现代的演员要扮古时的刁蛮公主,须要有她这样的气质。她的容貌在大白天用放大镜观察,亦无可挑剔,而放在烛光里,简直就是一仙女。
我正沉迷美色时,突然看到她后面墙上的葬花图边有一只小强探出头来。
看什么啊?我面不改色,还是被她觉察,她根据我黑眼珠偏移的角度,计算出我的目光的焦点有0.1秒钟不在她身上。
看看你和林妹妹谁漂亮。我气定神闲地拿起钗子,将一个提子送入她口中。
不过是一只蟑螂,何必为它扰了气氛。

二、
刚搬进来那几天,小雅就开始四下物色养什么样的狗,本地的多是杂种狗,而且带菌,她坚决不养,她常常在网上对着可爱的京巴或者博美的照片咽口水,但那些多是外地家养的,它们的主人只肯同城交易,无奈之下养狗之事只好暂时搁着,等哪天去外地出差,或者某某朋友家里的狗狗生下狗宝宝。只是这件事搁着搁着就没下文了,我不知为何,也没想问清楚,因为我本来就很讨厌宠物,万一她只是忘忆,那我不是提醒了她?没有宠物的生活是多么惬意啊,没有满面地的狗屎和难闻的气味,不用担心它咬破我的书,也不用担心床单上会有细菌和病毒,出去几天也不用担心什么东西会在家里饿死。
我们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地过周末,白天睡懒觉,逛街,晚上则看电影,或者回家享受连续剧,再然后,到床上打打闹闹。
我喜欢跟小雅说“回家”这个词,说的时候心里常满溢着幸福,在我的概念里,家是一个屋顶底下住着两头以上相亲相爱的动物,但小雅有更详细的阐述,这个屋顶,必须是永久的,覆盖至少两房一厅,布局如何如何,位于繁华地段,屋外有自己的停车位,这些是最基本的,当然,前提是没有蟑螂。
待到周一小雅又去上班时,我取下壁画,发现墙纸与墙纸的粘合处有一处松洞。
我用蟑螂笔沿洞口画了个圈。所有与外界相通的通道都用蟑螂笔涂抹了一番,门窗,电线接入处,下水道,通风口。我想那一定是别家跑来的。
如果单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和一只或者一群蟑螂相安无事,只要它们不侵略我的床,不污染我的食物,不在我的衣柜安家,但小雅,一看到蟑螂的影子便要失声尖叫,为了集体宿舍那一口之仇,我也必须与蟑螂水火不容。
我并不觉得蟑螂长相和作风恶心,甚至觉得,像一只蟑螂那样生活非常潇洒自在。
一直向往武侠小说里的游侠,可以不愁烟火铜钿,随心所欲,至情至性,但现实生活中能做到的也只有蟑螂。我虽挂名自由职业,但心中笔下,常常算计一个方向盘五百,一个平方五千。我的小雅,不应该属于一个有蟑螂的世界。
可是没过两天,电脑旁边开始有蟑螂探头探脑。四下检查之后发现,角落里有许多类似的松动,于是又去买了许多敌敌畏灭蟑灵和雷达。
每一番喷杀之后,总会收获许多蟑螂的尸体,可一旦我松懈下来,它们又探头探脑,游沿走壁,有些甚至会在地板上走得大摇大摆,视我如无物。此时若冲过去一脚将其踩死,会弄脏鞋底和地板,不甚解气又没什么成就感,不怕死的多是因为死不完,我花了那么大劲消灭的不及敌人的万分之一;但若不冲过去,又显得自己很丢失脸,我常常在这一念之间摇摆,所以常常冲过去之后却被它们从鞋底逃脱,郁闷得直想撞墙,事后还要被小雅嘲笑,你不是向来很欣赏强哥吗?
起初,小雅发现蟑螂后常常像以前那样失声尖叫,以至于几天后就将嗓子叫哑。后来看资料上说,蟑螂的尾须是先进的震动感应器,发现之后应用嘴巴发出“嘘”声音来干扰它们的判断,然后迅速将其打死。所以后来小雅每次看到蟑螂后都会 “嘘”地一声,然后像雕像一样呆立不动,直至我将蟑螂打死或打跑。
蟑螂使小雅对黑暗充满恐惧,即使睡觉都要开着小夜灯。一天晚上,小雅即将入睡时发现蚊帐上面有一只米粒大的德国小蠊,当即向我嘘了一声,我想及蟑螂竟公然入侵我俩的禁地,火冒三丈,情急之下,不拿书本便赤手追击。
我守在蚊帐出口,双手左右夹攻,小蟑螂无处可逃,竟跳到小雅的大腿上。就在她发出惊魂的尖叫时,我一掌将它击中。
小雅满脸恶心的拿来纸巾,我将手从她的大腿上移开,可就在我松手的那一刹,蟑螂一跃而起,从蚊帐的缝隙里窜出,转瞬不见。
小雅用湿纸巾和消毒水将蟑螂走过的地方擦拭了几遍,忽然叹道,我就知道你拍不死它。
为什么呢?我问。
她不说话,只是看住我,温柔而又悲伤。我心中忽有所动,亦是一叹。
次日是周末,我和小雅外出归来时发现满地都是蟑螂,于是我大开杀戒,手脚步并用,狂拍乱踩,而小雅,这个一见蟑螂就会发出惨叫的小女生,竟第一次加入了蟑螂的大屠杀。
她没有甩掉高跟鞋,但细长的鞋跟落处,蟑螂粉身碎骨,而且跟无虚落,百发百中。她速度如闪电,频率如雨点。她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猜中蟑螂逃窜的方向,计算出鞋跟落地时蟑螂的准确位置,就像平日计算我目光焦点的落处一样。
五分钟后,现场尸横遍野,我气喘吁吁,而小雅则面色铁青,皱眉看着满地狼籍。
我问她,为何不用鞋底,答曰,鞋跟更能解恨。

09-12-2006 14:18:31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kissjade
三、
小强们不仅惹恼了小雅,也惹恼了小区的众居民,因此居委会决定进行大扫荡,彻底消除蟑螂。居委对于这次的扫荡有十分的把握,一是因为计划周全,先由居委筹资,将所有墙壁的裂缝和多余的洞口堵死,其次,在8月15日下午3点,全区人民统一喷药封杀;最后,清扫蟑螂的尸体统一烧毁。
如此之后还能存活的蟑螂,定是蟑螂精,对此居委还有一招必杀技,就是使用人类最新研制出来的蟑螂药DDM。这种药诱性极强,食入的蟑螂会不断呕吐,然后脱水而亡,而同穴的蟑螂素有抢吃呕吐之食的习惯,所以会集体中毒而死。此招谓之连环杀。
一周之后,蟑螂灭迹。
晚上终于能够安心睡觉,但小雅却坚持不关夜灯。
你以前亮着灯可是睡不着的啊。我觉得奇怪。
我这几天晚上睡觉老是梦见满地蟑螂的尸体,有些断了头的还在地上爬。
这很正常啊,一只没有头的蟑螂可以活一个星期,最后的死因是没有水喝,如果像人一样给它输葡萄糖,没头蟑螂活个两三年应该没问题。
问题是我总觉得它们离我在三尺之内,我可以感觉到蟑螂啃噬木屑的声音。她说话的时候把脚底板抬起来,问我看到什么没有?
没有啊,我说。
看上去没什么,实际上却老觉得痒痒的才叫恐怖,她说完打了个哆嗦,往我怀里缩。
有我在呢,怕什么!我从后面拥住她。她冲完凉后总会将头发盘起,为了方便,方便她自己的视线,亦方便我从后面亲她。小雅的皮肤白晰粉嫩,用荔子来形容嫌无质感,用花瓣形容嫌少弹性,我常常自愧手掌粗糙,因而多数以唇亲近。
我俯身低头时突然发现她的脖子上赫然有一红斑。红斑的中心,有小小的血块,周围红肿,分明是虫豸留下的伤口。
小雅在外,常常一副坚强利落的形象,天大的事情亦不会叫苦叫屈,然而一回到家里,却是一个懵懂的小孩,被蚊子小咬一口也会可怜兮兮地向我诉苦连连以搏取我的疼惜,这个红斑有一个金桔那么大,相当于五只蚊子同时叮咬留下的伤痕,而向来敏感的小雅竟未向我提起,可见她自己亦浑然不觉。
她的呼吸渐渐均匀,她长长的睫毛因为熟睡不再扑闪调皮。我用脸轻轻磨蹭她的脖子,将她在怀中裹得更紧,我曾经以为她在我臂弯构造的世界里很安全。
心中不禁有些悚然。幽暗的灯光,死寂的暗夜,更使心头的惊悚像烟雾一般漫延。任何一点轻微的声响都会使我心里咯噔一下。
就在我进入迷糊状态的时候,我的第六感提醒我有异常。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有一只硕大的蟑螂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床沿。所谓硕大,是与其它蟑螂相比而言,实际上它只有打火机那么大,它的触角短而矫健,背板钢硬,全身乌黑发亮,如果没看它行走,我会以为是一个金属模具。它的身材修长,翅长至尾,一看就知道是只公的。
我的第六感之所以能感到异常,是因为它的上方还有一只硕大的蚊子,嘤嘤扑翅,企图飞进蚊帐。只是这只蚊子并没有嘤上多久,就随着黑影一闪不见了,我的眼光四处游走,发现黑影已于转瞬之间转移至天花板的角落,又一转眼,不知去向,原来这只蟑螂竟然会飞!
考虑到小雅明天还要上班,我不想大动干戈使她睡得不安,只好时时保持警惕到天亮。
这只蟑螂,不像德国小蠊,也不是美洲大蠊,我查遍了所有资料,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记录。于是我开始担心它是蟑螂的最新变种。
如果是新品种,化学药品对它不会俱有杀伤力,于是我采用了传统的捕杀方法,一是油瓶诱杀,二是粘纸定身术。
可是它不仅会飞,而且深谙水性,我在劲口抹了油的玻璃瓶内放的诱饵,常常不冀而飞,有一天晚上我看见它在渔缸上方出现,第二天起来就发现渔缸里面少了一条小鱼,为了不让小雅担心,我撒谎说是小鱼自己夭折,被我扔掉;而我布满厨房的粘纸,却成为它捕捉美食的工具,因为上面常常只剩下蚊子和苍蝇细长的脚,我无法不揣测,它们的身体,已成了蟑螂的腹中之物。
它不仅免疫了化学药品,也免疫了人类的阴险狡诈。
它使得我食不知味,夜难入眠。白天我翻地三尺,难觅它的形踪,晚上我刚刚微合双眼,它便惊鸿乍现。
小雅因一直不知真相,得以夜夜憨眠。而我却疲惫不堪,几欲精神错乱,唯一的成果是小雅的身体上没有再添新痕。

四、
这天下午,我终于被疲劳击倒,我放弃了对蟑螂的搜捕,倒在床上蒙头大睡。
我梦见我又回到那天晚上,小雅满脸惊恐地对我说,我总觉得它们离我在三尺之内,我可以感觉到蟑螂啃噬木屑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中心头一动,猛地一跃而起。
我将我们睡的那张大木床拖出来,仔细检查。手电筒照在靠墙的那只床脚上时,我的脸上绽放出惊喜。
我发现了床脚上有一个拇指大的洞口。
我将床上的东西搬走,翻过床,使那只床脚与地面平行。我一只手持着粘性最强的粘纸在洞口守候,另一只手拿着一壳开水往洞里浇灌。
半个钟之后,一只蟑螂的尸体浮出洞口。
取出一看,却发现这一只虽然也乌黑坚硬,身材却较为粗短肥硕,翅长及腹,依书上所说,这是一只母的,估计没错的话,应是和先前那只一对。
我有些懊恼,但马上又心生一计。
与其说是一个诱捕计划,不如说是一个测试,因为我对于结果,并无必然的信心。我在地板上放了一块粘纸,上面用502强力胶粘着母蟑螂的尸体,然后手持拖鞋,坐在一米开外,守株待兔。
彼时已近傍晚,小雅下班后打电话问我晚上有没有安排。
如果没有,她说,晚上要和一个客户去吃饭,可能会晚点回来。
没有,我简短地回答,吩咐她要小心。
我按断电话回过头时,发现那张粘纸飞了起来,粘纸的上面,那只公蟑螂正飞舞着双翅,而它前面的四只脚,紧紧地抱住母蟑螂。我当即目瞪口呆。
我没想到它如此神速,我更没想到它会像人一样为了爱情冒险,冒生命之险。徇情这种事,对人类已不新潮了。枪杀片里如果某美女被绑架,英雄们至多放下枪械,喝道,不要伤害她,然后挺身而出,一命换一命,但为了一具遗骸,把命也豁出去,便是“矫情”。
假如我没有这一刻的心理活动,那它一定会魂断我的拖鞋之下,但我偏偏震慑于向来所不屑的“矫情”,所以,就在我觉得它很帅,强悍得像一只飞鹰时,它已飞到我触手可及的距离之外。
我后悔莫及,却无计可施。
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它太概感到得意并且放松,于是习惯性地在天花板的角落栖身。幸亏它没有学会人类的逻辑,也无法推算到粘纸会与墙纸紧紧粘合,将角落封住,使它们成为瓮中之鳖。
我想及它近日的种种恶行,特别是小雅脖子上噬痕,一狠心将点燃的蜡烛绑在撑衣杆上,伸向开花板。
粘纸烧成灰烬的时候,我看见一团火焰从墙上喷出,在空中划了一个美丽的弧线,撞在另一面墙上,坠落,流星一般。我走近一看,是两只蟑螂烧焦的拥抱。
以公蟑螂的身手,要摆脱粘纸应是不难,但它始终不肯放手,最后被烈火所吞没。
我不断告诫自己,从阶级立场上来说,它们是人类的敌人,赶尽杀绝亦是天经地义,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难过。
我决定按人类的仪式埋葬它们,以示敬意。
八月末的七点半,天已完全黑了,满天的星星,但是没有地面上的万家灯抢眼。离小雅回来应该还有很长时间,我想出去走走,便带上了那个装着两只蟑螂的心形巧克力盒。
平日里我们不是去酒吧就是去电影院,对于城市里的公园非常不屑,因为太多人工的成份,青山绿水是没有的,而想看绿阴芳草,还不如随便找个穷乡僻壤,但我今天还是往公园里来了,因为这里才有较干净的泥土。
我走到公园里一个树木茂盛但是较偏的角落,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站定,黑夜里看不清树叶形状,但有无数根须下垂,应该是一棵榕树吧,我蹲下身拿出起子正要挖土时,忽然听到树后面一个男人心疼地说,你看,又被蚊子咬了吧,这里的野蚊子跟蟑螂一样,一个顶家里的五个,不如我们去看电影或者泡吧好么?然后是个女声,我不是说了不想在那里碰到熟人吗?
我仔细听那女人的声音时,竟觉得像五雷轰顶一般天旋地转,是小雅!
我半晌没缓过神来,男人的声音继续传来,今天是你生日,只要你高兴在哪都行,下次我们再来时带条狗狗,它会帮你捉蚊子的,来我帮你擦点清凉油先……
悉悉索索的磨擦声与清凉油的味道一起从枝叶间飘过来,不久变成沉重的喘息。
那一天是8月30日,数十年一遇的闰七夕,更是小雅的生日。她曾叮嘱我不要忘记,但我却忘了。我忘记这个重大日子,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是因为我是一个很健忘又不懂浪漫的人,偶然性是我忙着灭蟑螂。我消除蟑螂是为了她的脖子上就不会再出现红色伤口,可那正是她与别人偷情时留下的痕迹。我所心疼的,原是令我心痛的。
天气渐渐转凉,蟑螂也会随着气温的降低渐渐灭迹,但明年它们还会再来,消灭蟑螂的最好办法,不是蟑螂药,也不是拖鞋,而是找座崭新干净的房子,而这个办法是我没有的。
那天晚上,我在附近的另一棵大树下将巧克力盒埋掉,里面是两只蟑螂尸体和两个人的爱情。泥土一点点将心形的盒子吞没,黑暗中似乎看见小雅的脸,不语看住我,眼神温柔而又悲伤。


09-12-2006 14:20:09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不语
好看,灭蟑过程精炼跌宕,可惜结尾还是落了俗套。即使写情变,只点一下那个男人,而不要具体写言行更紧凑些。

新居也有很多小蟑螂,在厨房和壁橱爬来怕去,周末买了诱饵,不知有没有用。没用也无妨,北方的蟑螂只有两厘米长还不会飞,和大学宿舍中近两寸长飞起来噼啪作响的大蟑螂不能比。

09-12-2006 15:26:15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vigne
好看。
守着小雅不睡觉那段尤其动人。
09-12-2006 17:11:47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花花
我一直担心小雅脖子上那个是某男人咬出来的……
恩 关于如何消灭蟑螂
强力推荐武大绿岛,绝育性蟑螂药
吃了就不能生 瞬间绝迹
非常有效
09-13-2006 09:30:53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可是
集合之,以雌雄分之,隔绝之,诱导之,令其搞同之。。。。

此乃灭蟑之不二法则

trust me

09-14-2006 11:57:33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胡言乱语
哈哈,楼上的,笑死我也:P
09-15-2006 08:55:15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童儿
铺得好长的哏哪——这是看完的第一感觉。
当她恨她不如男,是质变,可宣告此人已于同国往生。寿终正寝,完美结束。
09-15-2006 11:18:22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ffff
好文,不语的评价亦精当

可惜多年不用qq

09-23-2006 00:59:48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Laurence T
好玩。

她看完以后上床谈起,手仍扶住我左胸,就这么握着一边说:那对公蟑螂母蟑螂,是有些不喜欢。

09-23-2006 11:43:53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kissjade
这个结尾,我GF也说不喜欢,我自己也不是因为喜欢才写成这样,大概是种潜意识,是问题才有讨论的必要,而两个人的小欢喜,私下体验一下就行。不少人都样想,于是成了俗套。
09-27-2006 10:15:04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最后的情节我觉得可信,在两广一些小城市,就那么一两个公园,很容易会撞上,前面也做了铺垫。但结尾写法不太好,比起前面显得太水。

常见蟑螂种类和常用灭杀方法及原理这里都写了,很准确,文章几乎可以当手册用。

09-30-2006 11:26:42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程大嫂
看到这个,让我想起蟑螂耳患者的恐怖情景
前几天大扫除了厨房,居然没有找到强们的老巢.
早晨惊见它在带电的插座里出没的身影.
使用了强力杀虫剂,只有区区2只毕命.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10-03-2006 00:27:28

新内容RE:家有小强 (编辑了 0 次) 唠叨
结尾有希区柯克黑色幽默的味道,嘿嘿,不过不语说的不错,再干净些更好.
10-10-2006 17:32:20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