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六缸
1 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新内容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http://lescnnew.www084.cn4e.com/UltraBoard/UltraBoard.pl?Action=ShowPost&Board=018&Post=457&Idle=0&Sort=0&Order=Descend&Page=0&Session=
10-17-2006 23:05:49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突然想起,这两年全球变暖得相当明显,9月底在高原上奔驰,居然只看见两三座山有雪顶。回来之后看了下面这个雪山帖子,相当之崩溃。

http://www.hxfoods.com/bbs/dispbbs.asp?boardID=11&ID=211055&page=1

基本上我们不倾向搞步行穿越,那个才真正太危险……。但,好想体会一下“我从雪山上下来”的感觉啊……。

10-17-2006 23:16:35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春水你说得对啊,我看到老鼠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人间疾苦上去。刚才google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那么可爱的动物却是那么大的祸害。只是网上资料不多,只看到鼠害始于建国后,不知道这天灾跟人祸有没有关系?春水你或者知道一二?

我只是一个游客,看见空荡荡的草原上有些小动物总是开心的,总好过看到跟老鼠一样多的其它游客,就算是我自私吧,那可比老鼠糟心多了。

10-18-2006 04:24:16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阿朗
请春水接着讲,最好将18县摸个遍,我喜欢听。
10-18-2006 11:37:44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不语
鼠害可能是缺少天敌所致,比如鹰,狐狸,鼬等,或者蛇,不过蛇是冷血动物,不知道高原地区多不多。
10-18-2006 11:57:30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高原鼠害由来已久,在有数百年历史的《格萨尔王传》史诗中,就有了高原鼠及其危害的记载。国民党政府时期曾在西藏邦达修建过一个军用机场,后因水泥跑道下面被鼠害噬空,以至飞机一旦降落就会压塌跑道,最后只得将此机场弃用。
牧草丰茂的优良牧场不会发生鼠害,因为单一的牧草不符合鼠类的进食习惯;另外,牧草丰盛会影响鼠的活动,且遮挡了它们的视线,使之易受到天敌攻击。因此,害鼠常在草场已退化、杂类草丛生的地方繁衍。草场退化引来鼠患,鼠类繁衍又促使了草场进一步退化,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越来越严重的鼠害当然有人为的原因。第一超负荷的放牧,成群的牛羊是牧民财富的象征,还有宗教的原因牧民们不愿杀生;第二还是宗教的原因,全民信教的藏民善待一切有生命的动物,这给啃食草根的草原鼠提供了宽松的生存空间;第三高原上有专吃老鼠的很漂亮的鹰隼和狐狸,由于边境(印度、尼泊尔等)有大量的鹰隼贩子高额的人民币收购鹰隼,这使得鹰隼在高原的数量逐日减少,狐狸皮是藏族服饰重要的材料,所以也被捉的快灭绝了
目前灭高原鼠,在国际上都是个难题
10-18-2006 19:51:07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蛇是冷血动物,不知道高原地区多不多"
高原鼠害主要在高海拔草原,那里即使有蛇也秀气小巧的吃不了鼠
10-18-2006 19:57:52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就先从石渠说起吧


之前只道听途说知道石渠县海拔4200多米(和举世闻名的最最艰苦的西藏阿里地区差不多,我就奇怪了理塘海拔4014.187米享有“世界第一高城”的盛名,石渠呢?),距成都1061公里,距康定692公里,年平均温度在零下8℃-5℃,无法种植蔬菜和水果,方圆百里无树木,所以取暖的主要燃料是牛粪(和着草晒干的),家家户户都备有专门装牛粪的房间。这里经常闹雪灾,最严重的是96年冬天,积雪达半米多高,大量的牦牛被冻死(牦牛可是最赖寒哦),也冻死了好些人,住帐篷的牧民很多都手脚被冻坏,救援的飞机空投了食物、矿泉水和木材等救灾物质,当地有句口号:缺氧不缺志,苦干不苦熬。呵呵,反正是很恐怖的地方。
国庆刚回来上班, 就接到通知准备准备10号去石渠,本来安排在8月去的,没去成还以为今年会放弃了,因为听那边的人说已经在下雪了。
带了羽绒服,厚厚的毛衣,有点感冒还是上路了,到马尼干戈(是一个有特色且很重要的小镇,往北可以穿过石渠县到达青海,而往西越过雀儿山就经过德格县到达西藏。与其说石渠是三省交会的地方,倒不如说马尼干戈扮演了这样的角色,其显赫地位不言而喻)之前的路,大多很烂,不过一路美丽的秋色让人心情特别的愉快。过马尼干戈后路开始好起来,德格界内耸立威严挺拔的雪山慢慢退去,迎面而来的是石渠是广袤无际、一马平川的大草原,黑色的帐篷点点,成群的牛羊点缀在已经开始泛黄的草原上,不时的遇到要搬迁到冬季牧场的牧民,赶着大群的牛羊挡着我们的去路,这些牛羊以及牛背上的包袱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我们的师傅用110码的速度在奔驰,一点都不颠簸,车里放着快节奏的藏歌,打开车窗,吹进来风都带着一股醉人的气息。
到石渠县城时还不到5点,稀稀拉拉的就几个人,还有好些肥壮的狗在街上溜达着,与一路原始、纯净、苍茫与悠远,有着大美不言的深沉韵味的草原相比县城里荒凉的让人伤心。
电视全是雪花点就不能看,由于感冒有点高山反应,头越来越疼,吃了药躺在床上想家开始伤感起来,刚好妈妈打电话过来,听到那亲切熟悉的声音我的眼泪就“哗啦啦、哗啦啦”的流出来,如果让老妈知道这还算坚强的女儿在陌生的地方生病还哭的嘻哩哗啦的不急死掉才怪呢,所以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含糊的说困了,想睡觉。放下电话也就睡着了,第二天居然好了。呵呵,想想那天晚上也真够丢脸的。
藏区越来越浓的宗教氛围,尤其是石渠牧区藏民信教程度更深。全县有黄教、白教、红教、花教寺庙共46座,其中又以色须寺规模最大,最为知名。县城里最豪华的宾馆香格尼玛大酒店就是色须寺活佛开的,还有加油站、商店等多种产业。每个地方最富的是活佛,州里没几个州级、县级领导能坐上8缸,活佛们的坐骑普遍是相当豪华的沙漠王子。关外每个县城最富丽堂皇的建筑绝对是寺庙。乡政府、县政府通知开会、搞活动什么的,来的人稀稀拉拉就那么点,遇到活佛念经人山人海过节一样,热闹的不得了。牧民自己不吃不穿都要大把大把的把辛苦钱供奉给能保佑自己下辈子和让自己儿女过上好日子的活佛。绝对没有亵渎宗教的意思,但好多现象觉得不可思议。

10-18-2006 21:47:48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好听啊。你继续讲。

最近的一次在川西晃悠就是看到老鼠的今年三月。的确记得以前(也就是六七年前吧),总看到天上盘旋的鹰隼,好漂亮啊。记得也有很多人驯养,家家的门前都栓着一只。甚至那时侯认识马帮的男孩儿,还吹大牛说要送我一只带回成都去。但那个到底是不是真的鹰呢?我现在又怀疑是自己记错了,鹰怎么会这么驯顺呢?这次从甘南一路回来十多天,没有怎么看到鹰隼在天上盘旋,本来以为是冬天,它们都藏起来了。看来是都被卖到印度去了。

狐狸倒真的没有看到过。不过在柏林的时候,家里楼下倒常常有狐狸优哉游哉地走过。我们家后面是很大的一个公园,里面有很多野兔,狐狸们不愁温饱,也不用到我们平常人家里来偷鸡。

这一趟本来天气一直很好,结果到了松潘开始刮雪暴。本来到松潘就算是半只脚跨进了家门,正要好好放松一下,结果没奈何被雪撵走了,都没来得及周围去玩玩。回家的路上雪一直很大,经过叠溪海子的时候觉得那里从来没有如此漂亮过。回了成都就听说好多地方又因为雪暴封了山,当时成都都春暖花开了,一个星期以后我们就去了龙泉。

10-19-2006 03:37:50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又看到你说活佛。想起来在朗木寺的时候,忽然听人说活佛要来。全村(是不是村?)的青壮年劳力都被组织起来,所有带轱辘的交通工具都被编上号,一大早就出发到拉卜楞寺去接活佛。我们因为是从拉卜楞寺那边过来的,所以算了行程,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回不来,就出去玩了一会儿。

因为活佛接回来是安排在色止寺,我们就先去了格尔底寺那边玩。当时正好藏历的春节还没过完,小学旁边的坝子上点燃了一个好大的纸塔,人们不停地抛酥油和香纸进去,漫天都卷着烟,地上散乱的香纸打着旋乱飘。我们贪恋这般热闹。后来又往格尔底寺后面的山谷里走了很远,远到我们相信再走狼就出来了,才又折返回来,结果就错过了迎接活佛的仪式。

到了色止寺听说活佛已经在寺里接受八方乡民的觐见了,我们也就毛焦火燎地赶了过去。藏民们都穿上了过节才穿的衣服,女人的脖子上面都吊着大串大串的项链,腰上也裹得满满的首饰,男人们有配了好几把大刀的,刀鞘上镶的石头好看得很。我们从这些人里面左穿右插地挤上山去,到了活佛在的那个院子前面。

这个活佛据说是青海那边掣签选出来的,先在拉卜楞寺那边的佛学院受教育,然后被派过来驻守朗木寺,据说就一辈子留在朗木寺了。我想怎么也得是个三四十岁的胖大和尚吧,结果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被一群大和尚夹在中间,表情很呆滞,也不乱说话乱动,来一个人,人家磕头,他就摸一下那人的额头,再从身边的和尚手里接过一条小红绳,交给磕头的人,就算把祝福交出去了。那跟小红绳就是一般寺庙里面栓了什么佛像小挂件来卖的那种一样,然而虔诚的藏民们还是如获至宝地恭恭敬敬捧在手里。我们在院子里站了很久,因为都不愿意过去磕头,所以后来被轰出去了。那个小孩真的一直没说过话笑过,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不知道拉卜楞寺的大和尚们是怎么调教他的。

第二天村子里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10-19-2006 04:09:01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这个活佛……我想怎么也得是个三四十岁的胖大和尚吧,结果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被一群大和尚夹在中间,表情很呆滞,也不乱说话乱动”
听说过活佛转世吗?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有别于其它佛教流派最明显的特征,完全被神话了的,说是已经修行成佛的人,在他圆寂后为了继续完成普渡众生的善缘,再度转为世上人,以人的肉体为其显身,通过寄胎转生,复接其前生之位。即活佛圆寂后转世在圆寂时辰出生在藏区的小男孩(灵童)身上,被选中的灵童被带回所驻锡的寺庙由高僧教授经文以及怎么做一个活佛。跟小皇帝一样虽然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财富,但失去了童年的乐趣和永远的自由。


在这讲一个小故事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十四岁时剃度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达赖喇嘛,在这之前他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崇尚爱情和自由的广阔天地里。西藏上层统治阶级内部关系错综复杂,明争暗斗让无心于政治也无心于佛身的仓央嘉措被迫参与其中,满心的厌倦与失望。 如果仓央嘉措作个普通人一辈子生活在自己的家乡,也许他会幸福;如果他一生下来就带进寺庙成为活佛,也许同样的他会幸福;可是没有,两样对他来说都是惘然。“用墨写下的字迹/一经雨水就洇湿了/没能写出的心迹/想擦也擦它不掉”
后来他偶遇一个姑娘并深深的爱上了她,为她写了很多优美的情诗: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戒律森严的环境和多情的内心世界、角色和天性的冲突,终于在20岁那年不可遏止地爆发了。.
仓央嘉措落发授戒的五世班禅大师自传中所说:大师祈求劝导良久,仓央嘉措沉默以对良久,然后毅然站起身来,夺门而去。他双膝下跪在日光大殿外,给大师磕了三个头,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违背上师之命,实在感愧!若是不能交回以前所受出家戒及沙弥戒,我将面向扎什伦布寺而自杀,二者当中,请择其一!” 这就是仓央嘉措,惟一不再的仓央嘉措,无可奈何的仓央嘉措。他甚至不如一个农奴还有逃亡的自由,甚至不如一个小僧也有还俗的自由。他是藏传佛教第一人,他拥有的是最多的不自由
他没有办法选择,但是他决定背叛,即使这种背叛极为危险,并且,终于成为了悲剧。神圣庄严的宗教律例不可能容忍出轨的离经叛道废黜,在他24岁时被废黜,解送北上,道经青海今纳木措湖时中夜循去,不知所终。
庄严肃穆的布达拉宫,这历代喇嘛的驻锡地。 它以尊荣显赫的姿态永远地拒绝了仓央嘉措。在西藏的历史上, 曾经一共产生过十四辈达赖喇嘛, 除却第一代达赖的灵塔在扎什伦布寺外,其它历代达赖喇嘛总有灵塔、塑像、 绘画等纪念物供奉在布达拉宫, 即使人们不怎样提及的只活了十一岁的九世达赖、只活了十八岁的十一世达赖都有他们的灵塔在,然而, 声名远扬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呢?塑像是不会再铸的了,壁画中也看不见他的影子,至于灵塔的安置,布达拉宫说,他,不配!然而,他的诗却传遍了整个藏区。

10-19-2006 21:45:33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到藏区随处可见嘛呢堆(刻着经文的石头堆),在石渠就被垒成了嘛呢墙。巴格嘛呢墙(承载着个沉痛的传说故事:一对私奔情侣来到这里,小伙子贪恋姑娘的财宝(应该是富家小姐)而将恋人杀害,活佛出来点化了小伙,他皈依了佛门,用他一生的时间为自己的恶行忏悔修行。而活佛就在此处放下了嘛呢墙的第一块嘛呢经石。从此,佛教信徒们和相爱的青年男女都在此处不断垒上代表他们心愿的嘛呢经石,这样就形成了这座扎溪卡草原上宏伟不朽的奇特建筑,有300年的历史)和松格嘛呢石经城(又一个关于格萨尔王的传说,北路很多格萨尔王的足迹和传说故事)。

值得兴奋一说的是,我们在从巴格嘛呢墙回县城的路上,车刚转过一大弯口,听师傅压低声音兴奋的叫:“快看,鹿!”天啦!一群白唇鹿正翘首往着我们,几秒钟的对视,心跳加快,一阵眩晕,呼吸都快停止了。突然头鹿发出一声鸣叫,飞快地朝草原的深处奔去,其他的鹿也跟随其后,眨眼间全部消失草原的尽头。沉默良久,一车人才从镇惊中缓过起来,然后激动的评论……要知道由于以前大量的屠杀,现在要看到这野生的珍稀而高贵的白唇鹿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缘分,短暂的美丽却将永远伴随一生的记忆

10-19-2006 22:42:34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去石渠的最佳季节是7月中旬到9月中旬,6月在下雪,9月底也开始下雪。
说句实话石渠真的很艰苦,没有自来水(吃井水),没木材烧牛粪,电也老停。他们在争取西藏待遇,这么艰苦的地方工作,多些经济上的补偿也是很应该的。在离石渠还有80公里的虾扎乡,虾扎信用社有个雅安的汉族女孩子,初到那里工作时语言不通,她半年没说一句话,没吃上一口蔬菜和水果,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都是很破烂的土房子,电视都没得看更不要说什么其他的娱乐了,16年!就这么在那里待了16年,但她还收养了个藏族孤儿。感慨之余是敬佩。

如果去石渠最好去住香德尼玛酒店,贵是贵了点,但这酒店自己解决了水的问题还可以沐浴,关键是有卫生间,其他旅馆都要跑很远的厕所,晚上很不方便。

10-19-2006 23:10:27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听说过活佛转世吗?

这个。。。春水,你普及我们藏区知识普及得是挺好的,我很喜欢。但是常识类的问题,就请当做大家都知道吧。。。我以为活佛是个胖大和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说活佛已经在拉卜楞寺受了教育,被派过去管理朗木寺,所以眼前就浮现出一个大权在握的中年喇嘛形象,就象我在朗木寺的庙门口看到的那些开着小车打手机的和尚们一样。小活佛选出来也总归要长大的吧。

另外,纳木错在西藏。难道它曾经叫做“青海”?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若愿意请普及一下。

至于仓央嘉措,后来的人或者提到他,都会说,那个写情歌的达赖喇嘛。人们记得他,念诵他写的诗歌。而其它那么多世的达赖班禅,也渐渐被人们忘记了。至于那些什么壁画灵塔,本来就不是他在乎的东西,旁人也不必为他惋惜了。

10-20-2006 04:31:54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ajia
前面写的鼠害写的很好。但是
——————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说实在的,这诗很像传言中 泰戈尔 世上最远的距离 那首诗的那个类型。感觉托作的可能很大, 太。。。。那啥了。。。我形容不好, 惭愧。哦,勉强说一句,太席慕容了。(不是鄙视,我中学时候很喜欢她的。)
10-20-2006 10:42:42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stamp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废黜以及流放, 不单是他的不羁导致吧。总还是政治的牺牲品。童年时因为派系纷争,无法入宫接受一个转世活佛应该有的隔绝世俗的教育,将近成年了,终于半被迫的抛弃红尘,怎么能责怪他自己一人。

传说中拉萨一间陋室的年轻女主人经常与出宫的他相会,所以陋室也身披黄布至今。不知是否真在。

被扶植起来与他相争,当时一时得势后来却为大众所遗忘抛弃的另一位六世达赖也未必比他幸福多少。

传说中的活佛尚且不过如此。

10-20-2006 10:56:56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亲爱的大家们啊,资料一类的内容,各取所需就是。

毕竟北路才讲了一个石渠。

亲爱的春水,你一定要继续。

10-20-2006 11:57:50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不语
流传最广的是玛吉阿米,前阵子听人唱过。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洁白的月亮。
玛吉阿米的脸庞,
浮现在我的心上

10-20-2006 12:27:20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太多的人百灵百巧,占尽世俗天大的幸福,独缺一份痴狂带来的痛楚。总是回味一辈子那百分之十的美丽,总是哀叹生命中另百分之十的心痛,于是在剩下百分之八十的平庸里,聊此残生。有些东西,宁可相信是真的,那么就容其代代相传,继而生生不息。
10-20-2006 21:49:29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普及"
讽刺的意味很浓。我惭愧、汗颜。之后我努力,不犯常识性错误。
10-20-2006 21:53:39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石渠和德格交界处,经常发生草场纠纷,大动肝火你抽藏刀,我拔猎枪,然后弄翻几个,让州政府头疼不已,用铁丝网确定容易发生纠纷的地方,只要有要打架的苗头刑警就会守在那里通宵不敢眨眼。


从石渠进入德格界,来到三岔河路口(离距离马尼干戈120公里),告别平坦的省路,进入阿须草原腹地,沿土路行进,一路颠簸30多公里,就到了格萨尔王诞生地的地方—阿须。这里蓝天白云和绿草仿佛和别处没有区别,然而,心中涌起的是别样的感觉。金碧辉煌的岔岔寺座落在阿须乡集镇的西北方,与相距不到2公里的格萨尔纪念堂遥相呼应。格萨尔铜像,背后是巍峨的群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暮色中的阿须草原充满了浓郁的历史感,让人想起格萨尔王铁马冰河的一生。


特别推荐竹庆,从阿须下来,离马尼干戈50多公里,从公路边,可以看到竹庆的村落的全景。远望,这里是是一个群山环抱的一块平坝,西面是开阔的草场。村落里坐落着数座白塔,小溪从村前流过,村子里炊烟袅袅,一副宁静祥和的景象。整个村子身处一个狭长的山谷中,村的尽头有两条岔路,小路蜿蜒通往山顶,竹庆寺(历史悠久藏区很出名,原来是德格土司的家庙,是红教六大传承寺院之一)就在山上,应该是一寺庙群。大路临溪向前直到尽头,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大圆满关闭中心),背面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远处是皑皑雪山,幽静而和谐。彩色的佛塔(之前还没见过彩色的,都是白塔)间于青山绿水之中,清净得只闻鸟鸣声......居然有这么美的地方,几年前来过的师兄说以前只有小路上去的竹庆寺,这边压根连路都没有,呵呵,真是意外的惊喜。决定三八三八到处去说说,还有一流的宾馆,停车场......不过没人。
竹庆寺庙规模应该可以和色达的五明佛学院相比,但景色、环境不知好多少倍。

10-20-2006 23:24:13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春水,这些地方一路的路况如何?碎石路?还是水泥路?有路段在修吗?路上有大坑吗?普通轿车能开进去吗?
10-21-2006 00:09:53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轿车呀,啧啧啧,中产同学,。这小绿脸真难打,各种排列组合试了好几次才试出来,憋死我了。我记得以前有一个帖讲了各种小脸的输入法,查又查不到。

春水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论坛上说话不经大脑,你多担待。如果你讲无聊话题,我就不来搭你的白了,继续继续。

10-21-2006 09:13:01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messer

请春水接着讲,最好将18县摸个遍,我喜欢听。

阿朗啊,我不由得想到了那支著名小曲儿。鉴于你一直那么厚道的,我决定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

10-21-2006 09:25:07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路过
春水是做什么职业的,怎么跑那么多偏僻的地方,难不成是传说的维护工程师或者设计院的勘测??

我在西北也呆了很多年,不过对于青海,只去过西宁,格尔木,对甘肃相对熟悉些,特别是河西(黄河以西),河西那边很壮美,无边的戈壁和祁连山基本上就延绵一路,让人心胸开阔。记得第一次去河西的时候,大清早从兰州出发,晚上到了著名的风口--安西,当时一下车抬头看见满天的星斗,那么多,那么近,好像伸手就够的着一样,真是美,总也忘不了,当时傻呆呆的样子被同事鄙视了很久。嘿嘿!

甘肃、青海、宁夏很穷,因此也能看见更多没有被商业化的自然风景,有空了也和大家讲讲吧

10-21-2006 12:58:19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春水,这些地方一路的路况如何?碎石路?还是水泥路?有路段在修吗?路上有大坑吗?普通轿车能开进去吗?"


我看你们好象走到了八美,应该知道翻过折多山后有段路很烂。之后的路烂的程度不会超过那里(八美到道孚的象鼻山有十来公里的碎石路,极不好走),甘孜县过后路会好很多。去阿须从三岔河路口进去30多公里是土路,比较窄,有点颠簸,轿车可以去。竹庆和我马上要说到的新路海就在大路边上。

10-21-2006 20:03:51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是在开始修新都桥的路(10月底开始打霜、结冰应该已停工),好象计划明年从新都桥修到炉霍。

从阿坝的马尔康经色达的色尔坝到炉霍,路还特别好,就是路比较窄,弯道多。

10-21-2006 20:15:22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美莎,轿车这个词很中产吗?那该怎么说? 沃尔夫瓦亘?

春水,我们去年走过一段国道213,川主寺后面那一段。然后就觉得今年的路好走极了。 只要路面平整就好。

山里面车少,路稍微窄一点好像没什么。那天我们早晨7点过上的路,折多山上大雾茫茫,不知所以地就开过了。

新都桥那一段正在修,所以新都桥的美景就很遗憾地在灰尘漫天中开过了……

请继续。

10-21-2006 20:42:01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北路很有特色很有代表性的景点不多,新路海(甘孜州有三大美得动人心魄的海子—康定的木格措、九龙的五须海以及德格的新路海)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地方。阿须和竹庆在往石渠方向,马尼干戈往德格方向上去10来公里处,瑶池般的新路海就坐落于雀儿山脚下,又叫“玉隆拉措” (“玉是心,龙是倾,拉措是神湖”。相传格萨尔爱妃珠牡来到湖边,被秀丽的湖光山色和幽静的环境所吸引,徘徊湖边梳洗打扮,留恋忘返,后人为了纪念珠牡而得此名)。湖泊三面依山,一面临广阔的草地,有很多很大的嘛呢石(之前没见过那么大的石头上刻经文)错落于草地上、山坡上以及湖里。走近湖畔,很多鱼嬉戏于浅岸,这些鱼儿在水里成五彩颜色(决对不是金鱼哦),还有能直接看到鱼骨的透明的鱼,记得去的时候要带几包饼干,撒进湖里,一大群一大群的鱼儿会来抢食而跳跃出水面,特别有趣。正午时分,四周静得出奇,山势高耸,雪峰入云,阳光透过林间空隙洒落在绿茵斑斓的地面格外好看。山涧散落的帐篷人家,冒出的炊烟加上袅袅的雾气,更是给新路海添上神秘的色彩。沿湖面向里是一座雪影奇峰,与雀儿山相呼应,两峰之间冰清玉洁,是童话般美丽又充满朝气……好一世外桃源,一切的凡尘杂念都被洗去一空,只剩“心如止水”般的宁静……
10-21-2006 21:06:26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北路较南路平缓很多,除雀儿山其他山都不算高。一个县一个县海拔一点一点的慢慢高上去,有适应的过程,所以翻越雀儿山因为高山反应出事的人并不多,雀儿山顶海拔6618米,藏语叫“绒麦俄扎”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我和另一个初次来的同事在离山口50米处,被赶下车,让我们比赛看谁先跑到山口,呵呵,当然是我赢了,对方是个乐山小伙子,走路喘气都喘不过来别说跑了。山口处德格政府立了个墙写到:“此处海拔5050米,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四周到山顶都是被风化了的碎石,生命禁区,鸟不拉S的地方。


一路下坡直到德格。

德格属高寒地带,平均海拔3500米,距康定588公里,离成都940公里


德格县城有个举世文明的印经院,由德格一大土司修建,距今已有270多年历史,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大藏文印经院之一(另两所为拉萨布达拉宫印经院和日喀则印经院)。因历史地理位置的原因,德格印经院是三大印经院中藏书种类最齐、数量最多的,包罗了藏传佛教各家各派的经典书籍,被称为藏文百科全书宝库。看我们师傅(很虔诚的教徒)用矿泉水瓶装洗了印板的墨汁,我奇怪的,回答:喝了这印了经文的墨汁比任何方式都更能保佑自己,问我要不要试试,呵呵,赶紧摇摇头喝这些五颜六色的墨汁,我可害怕。
印经院的功能主要在于收藏经版,印刷经书,不同于一般寺院。虽然如此,前来朝拜的众多信徒仍是一丝不苟地磕着长头,绕满一千一百一十一圈来完成一次圆满的修行。
德格印经院给德格这座有五百多年历史的高原小城增添许多神秘感,使之成为康巴藏区的宗教文化中心。

德格雀儿山宾馆条件很好

10-21-2006 22:24:46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kankan
羡慕!
搬板凳继续听。
10-21-2006 23:49:47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可不是
啊,仓央嘉措,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10-22-2006 12:34:16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从德格出来,沿着317国道前行25公理左右就来到了四川与西藏交界的金沙江大桥—德格县岗拖大桥(从四川进入西藏有两条座大桥,另一座是巴塘县的竹巴龙大桥),桥的对面就是西藏了,为了证明自己到了西藏,总得带回点什么吧,找了半天捡了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呵呵,悄悄藏起来,免得被人笑。这块石头现在就放在我书桌上,还是蛮好看的)。金沙江两岸开了几家鱼庄,西藏界内道班开的那家味道很好,鱼是在从民工在金沙江上游打了卖来的,养在江里的大铁笼中,客人自己下去选。跟着小姑娘下到江边,看见笼子里好多活蹦乱跳的鱼,大的7、8斤,小的只有半斤左右,金沙江鱼要斤把左右的最好吃。我们5个人居然吃了8斤,分两种味,一是做了辣辣的水煮鱼,另就是浓浓的熬了雪白雪白的鱼汤,借一同事的话:好吃得都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店家在临江处搭了个观江台,客人边吃鱼边欣赏波澜壮阔的金沙江,真的是很惬意。


继续沿着金沙江走,来到白玉县的河坡乡,距离白玉县城和德格县城基本上都是50公里左右,被誉为“格萨尔王的兵工厂”,著名的白玉藏刀就出自这里。不仅打制传统的刀、枪,也打造佛器。由于政府加强武器的管理,不允许工匠再制作藏枪,藏刀的制作工艺虽越来越精湛,但多数是作为工艺品(实用价值不大)。以家庭为单位的手工作坊,很简陋的工作室摆着些砧子、火炉、锤子、风箱之类。亲眼看到制作刀鞘花纹的过程,手持很小的凿子榔头,在白铜或白银皮上轻轻敲打,没有模子,图案全在制作人头海里,蟠龙、祥云、团花等等精美图案就这么“叮叮当当”一点点显现出来……。一把精致的藏刀全靠手工敲出来。最漂亮的藏刀就数那两尺多长的刀了,外面的刀鞘是白铜刻花,上面镶着红绿宝石,刀不仅长度惊人而且使用性强,不仅十分锋利,而且刀槽很深,这才是白玉真正的藏刀。在遥远的格萨尔时期,格萨尔的战士就是挥着这种藏刀杀入敌阵。想当年金戈铁马硝烟不在,只有藏刀还在娓娓地向人们诉说着这些远去的故事。
陪同的乡支书介绍,这家两兄弟娶一个老婆(看我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解释:为了兄弟不分家,还有四、五个兄弟娶一个老婆的呢,象这家一个兄弟在家务农、制作手工艺品,另一个就把产品拿出去(西藏、青海等地)卖还带回信息,老婆负责照顾所有的老公,还一定要生好些儿子,因为这手艺传男不传女。


继续沿着金沙江的行驶,远望金沙江就像黄河下游一样的泥浆黄,可见水土流失的严重。但支流却特别绿,所以支流和干流交汇的地方就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黄和绿,看上去像画家的大写意。


130公里的行程结束(多是土路,不过还平整),进入"甘孜江南"白玉县城。

10-22-2006 21:33:31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不语
以前看一期中国国家地理,那期特辑是:亮亮我们的家底,采访各个地区的家庭,就有一个是藏地一妻多夫的。兄弟四个,结婚有快二十年了,当时只有老四在家,杂志上有他和妻子合影。那个屋子真大啊,而且几乎全是木结构(我记得),梁柱都画满了花纹,铜器皿擦的闪亮。文字介绍说,如果一夫一妻,肯定没有这么大的家业。

藏刀刀身用的是哪里产的金属?当地有上好的铁矿还是从印度等地运过来的?

10-23-2006 10:42:20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白玉矿资源很丰富,有被誉为全国多金属矿“三大明珠”之一的白玉县昌台区麻邛乡的呷村银多金属矿,是座潜在资源价值达200多亿元的“金山”,已经开始在有计划科学的开采,这应该是古白玉成为兵器加工厂的原因之一吧。
现在藏刀的原料是从青海、云南等地购进,白铜、黄铜以及大量不同尺码的刀身胚胎,然后慢慢靠精湛的手艺加工成精致的艺术品,为什么说是艺术品呢?刀鞘的确非常漂亮,但刀钢火很差,高原上由于气候干燥还好,带出去以后不久就锈得连水果都削不动。听说有人拿去一块废掉的三菱的钢板,想要加工成一把宝刀,这些传统的工匠对付不了这钢板。不过只要肯出钱还是能买到上等好刀。
大多数工匠家里都很贫穷,藏区对藏刀的需求已经饱和,对外地来的旅游者来说又太贵(白玉手工藏刀比满大街地摊上卖的青海、阿坝等地工厂里机器生产出来的要贵很多),还小饰品又费时又挣不了钱。
10-23-2006 21:57:04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一江春水
还没进入白玉县城,就先被位于半山上俯视着县城的白玉寺镇住了,其规模之大,气势之宏伟难怪有小布达拉宫之称,房屋鳞次及彼的排列在山坡上,有种天上的街市的感觉。最耀眼的是大殿的金顶,放射着慈祥的光芒,普照芸芸众生。第二天我们就爬上了这寺庙金顶,蔚蓝色的天空几缕白云仿佛触手可及,俯瞰整个县城,视野里,绕城而过的那条金沙江支流耳曲河在这里弯成一个大大的S,县城被这太极图分成了两块,小巧而精致……“白玉”(藏音译)藏语意为“吉祥盛德的地方”,就是因为地形像一个吉祥图案而得名。
白玉距成都984公里,距康定622公里,县城海拔:3000多米,海拔虽不底,由于处于河谷地带,气候很好,但相对于乡城、得荣以及巴塘又差很多,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北路的江南。白玉县沟通好几个县:白玉—德格;白玉—甘孜(228公里);白玉—巴塘(152公里,是连接国家317线和318线的重要干道,听说容易塌方极不好走);白玉—新龙(路不好)。别看现在四通八达的白玉,以前到那可是困难了,70年代末才修通公路,不过制约的交通使白玉保存下了的长江上游最完好的原始森林。


寺庙、草地、森林……但最让我心动、向往的地方是隐秘的父系部落—山岩“戈巴”。在白玉县城,听当地人说起森林那边的山岩都带有很神秘的表情,众说纷纭,种种传说让人激动不已。说山岩民风强悍经常枪斗发生命案,民居都是碉堡,密布瞭望孔和枪眼,那里属“戈巴”组织维系。“戈巴”既有氏族的特征,又有部落职能,基本上是个父系社会。说,旧社会“戈巴”以偷盗、抢掠为主要收入来源,谁抢得最多谁就最受尊敬。长久以来,山岩是个‘独立王国“,既不受任何中央王朝管治。还有从未听说过的树葬:13岁以下的小孩夭折后,先将小孩按出生时的样子捆牢,再放入刚能装下尸体的木箱中,然后打卦找个吉时吉地,再挂到大树枝上……。
我们是在7月份去的,走到盖玉乡时,说到山岩的路已被泥石流冲坏而遗憾的离开白玉。

10-23-2006 23:00:08

新内容RE:听春水讲那山里的情况…… (编辑了 0 次) tim.
http://lescnnew.www084.cn4e.com/UltraBoard/UltraBoard.pl?Action=ShowPost&Board=018&Post=476&Idle=0&Sort=0&Order=Descend&Page=0&Session=
10-23-2006 23:09:25

发布新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