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私人泡菜坛子
本论坛希望您的发言能够尽量言之有物,严禁灌水。如本论坛某些讨论令您感到不愉快,您可以选择离开此地。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浏览此网站。另外,请使用标准汉语。如非必要,您的帖子请发在胡言乱语区,精华区的帖子已经关闭。此外,本论坛不需要注册即可发言,请各位言责自负。谢谢各位。——网络上并不乏热闹的地方,但让人想说话的地方并不太多。如果你需要热闹,这里一定不适合你。这里是:朋友三四,合则聊,不合则拂袖而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主页 | 登入 | 搜索 | 帮助 | lacool.net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Home / 旧泡菜缸_过期旧贴(仅限浏览) / 旧泡菜第八缸
天有不测风云

新内容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这几天在家里,实在没什么可干的了。前些天的事情,没法写博,在这里说一说,希望TIM不要介意。

为了买洋快餐,差点错过检票,呼啦啦的旋上车,放好行李,如释重负,拿出手机一看,有3个未接,木头,季姐,点点,这群人啥时候这么有良心了,知道我今天走人就这么殷情?不至于。
“木头,有事吗?”
“你听了要有心理准备……”
我从来没有听过M头用这么严肃的口气说话,M头,季姐,点点,三个人的名字从我的脑中闪过,在同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他们都是知道丁语和我的,所以我一想就想到是丁语出事了,当即吓的我头发都竖起来:“丁语怎么了!!!”不等木头开口,我就想了很多的可能:飞机失事?车祸?重伤?死亡?……
“不是丁语,是她妈妈。她妈妈没了。你知道昨天家里这边雨下的很大,泥石坍塌下来,砸中她了,丁语现在还不知道……”
死亡的含义是什么,是丁语没有妈妈了。
丁语没有妈妈了……丁语没有妈妈了……顷刻间心噔一下空了,暗哑大哭。朋友吓的一把抱住我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却只能一个劲摇头,说不出一句话。M头不放心,一个又一个电话敲过来,接着爸妈也打过来,我止不住泪,可总得接一个,于是又了解到一些细节。丁家住的不是商品套房,而是一个四四方方、有天有地的独院。每年冬天,院子里的茶花便就开的跟火炬似的。茶花的侧后方就是一座小山包,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紧紧的贴着丁家西墙,只留了一米多宽的缝隙。山包上的杂草常常伸进对墙的窗户里,我和丁语就拿剪刀在房里面剪。总之,我和丁语从来没有进去过,除了小狗麦加,老是跑进去便便,所以我们更不会去。09年过年前,她家大洗尘,把草都除了,光溜溜的山面,赤裸裸的红土,看起来是整洁的多了。谁料想今年五月连降倾盆大雨直逼98年,这天下午,丁外婆看见山包上的泥土滚下来,落在了院脚的引水渠里,便拿着小铲子去铲。阿姨见了连忙阻止,说让她来,老人家回去休息,结果阿姨还没铲几下,红土稀松抵不住雨水的侵袭,崩塌下来砸落在这个一米多宽4米多高的小空间里,墙壁挡住了活路,泥石不能散去,一层层覆盖,瞬间就将她吞没。外婆吓的目瞪口呆,连忙唤来丁叔叔,可滑坡堆的又高又深,更不知道人在哪里,丁叔叔奋力挖了十分钟,已没有一点力气。待到消防战士救出人,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没有呼吸,只有心跳,每分钟160下。凌晨1:30,在市人民医院抢救室里,这个数字上升到200,转而突然跳为一条直线。所有的地点,我都如此熟悉,而情节却万分陌生;所有的画面,我都可以想象,却又不敢想象。512地震的时候,看电视报道也就摇头叹息,看网友做的视频,音乐照片文字三件套甩过来,也只是红一红眼睛。可是这是丁阿姨,是丁语的妈妈。回想今年元宵节,丁阿姨一家去谷祖村闹元宵,我也跟着去了。我们在客家人的大院里点起篝火,丁阿姨两手各拿着一叠刚赢的毛爷爷,展成扇形,和着音乐跳起舞来,老的少的都跟在丁阿姨后面围着篝火又唱又跳,好不开心。如今,电波告诉我斯人已逝,实在无法接受!

05-29-2010 18:48:24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次日晨,火车缓缓经过江西东乡的时候,那辆因山体滑坡而出轨的九节车厢(K859次)还躺在那里,工人正在抢修,命运无常。到了南昌,归心似箭,立即买了票,可是部队单位这一点非常严格,必须先回单位,虽然已经打了电话跟领导汇报了,可是还等首长批示下来才能回去。坐在出租车上,司机好死不死的开个广播,广播好死不死的说什么江西水灾,19人遇难,平时听这广播都没什么感觉,可如今一想到丁语妈,就泪如雨下,最最让我担心的是,以后丁语听到这样的事故消息,甚至是下雨这种稍有启示的情节,那个不会愈合的伤口恐怕都要慢慢流出血来,这痛苦是不是要伴她一生一世了,不敢想下去。这时爸爸打电话过来说在殡仪馆看了阿姨,说丁语很坚强,然后把电话给了丁语,一听她的声音就心疼,声音也梗咽起来。她知道我的性质,非亲非故的请假不容易,叫我不要回来,我坚决的不答应。

下午4点领导才来,他淡淡的问了一句:“你干妈?哪来的干妈?怎么那么巧,不会是……”骗字还没出头我就火了:“主任,我不会拿一条命换七天假。”确实,丁阿姨不是我的干妈,可是从感情上来说,没有区别。

05-29-2010 18:54:48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次日清晨,回到老家。连着坐了两夜的硬座,却一点不觉得疲惫,洗完澡,捧一束百合。大大的相框里,阿姨身在黄灿灿的油菜花丛中,笑靥如花。那还是一年前,阿姨拍完就说好看,还洗了大张的裱起来挂在厅里,丁语特意拉我去看,说阿姨最喜欢这张照片了,我还问丁语讨了一张,谁成想会变成定格。丁语身披素衣坐在那里,见我进来便起身,我上前抱了抱她,我想说“我来迟了”,我想说“你受苦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是一句平淡:“语,我觉得百合比较配她。”是的,我没有提来一篮子的菊花,我想给语一种生的力量。“我带你去见她”,丁语带我来到水晶棺前,我贴近看阿姨安详如初的脸,觉得她只是睡着了而已,那方狭小的世界里,冷气呼呼直响,凝固了她的美丽。外面的哀乐凄凉婉转,声声传入,我分明是看见她的眉头一蹙一蹙,嘴巴好像就要张开,说听到了,可是不怎么好听。我甚至幻想像白雪公主里面那样,她会奇迹般的坐起来!可是她确实是听不到了,想着便又要哭出来,丁语轻轻的说:“你看,她还是那么美”。丁语眼角的泪痕还未干,我知道这句话对她来说有多不容易。之前她一直叫我不用赶回来,我其实就是不放心她,现在,我知道她是能挺过来的。虽然以后的路还很长,要一遍遍的承受剐心之痛,可是总算是能扛的过了。
05-29-2010 19:10:09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灵堂的人越来越多,我一个外人,还穿着军装,太招眼了。我泪眼婆娑的看着丁语,她一手撇掉我的下巴,“不要这么看我,我不想在我爸面前哭”。对,我不是回来哭的,我是回来给她力量的,可是左看右看,却觉得自己连立足之地都快都没有了。沉默了一会,我又起身去看阿姨,大舅舅站在边上,朗朗唤到:“舒云啊,你看沈笑来看你了。你看她是不是又长高了?舒云,沈笑看你来啦。”仿佛阿姨就在二楼晒衣服,我站在大门外等候,眯着眼抬头看她,她笑着说:“笑笑过来啦,丁语,快去给笑笑开门”。连回忆也比眼前的人儿鲜活,不能自制。丁语过来让我早点回去休息,两天的火车也累了,呆会还会来很多人,顾不过来。这时候晴姐刚好进来,她是丁语的二表姐,要带我去给阿姨烧纸钱,说年轻人双膝跪地烧的纸钱,阿姨比较能带的走。

随后我和丁语告别,晴姐刚好要回家拿点东西,我们就边走边聊,并不触及阿姨的不幸,而是关于未来生活的继续。我们都认为阿姨出了这么大的事,丁语最好还是留杭州工作,留在老家容易触景生情,杭州亲友多,发展也好,能够帮助她尽快走出来。

05-29-2010 19:17:59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下午我还是过去看了丁语,不过只待了15分钟就出来了,她和我说了些话,大致意思是看了追悼词,觉得很愧疚,以前太不了解母亲,连她演过《白蛇传》都不知道。期间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泡着枸杞。还是和以前那样,喝水吃饭都是斯条慢理小心翼翼,阿姨的气质,已经深深印刻在她的身上了。这次是她的二表姐珺送我出去,由于以前常有一起吃饭逛街,所以彼此多少也熟悉的了。从谈话中我知道今晚是阿姨的最后一晚了,丁语要一直陪阿姨,直到明天9点半火化。由于生肖上的冲突,我是不可以过来的,否则灵魂不得安息。所以只能等到12点的追悼会再去。

回来之后和点点通电话,她是丁语初高中年代的好姐妹。相互通一下情况,原来枸杞是她送过去的,说是有利于消除眼袋。我听了颇受启发。点点顿了顿,说有些话听了,你别不高兴啊,我让她尽管说。点点说这次事情对丁语的冲击很大,可是丁语很懂事,尽量不让别人替她担心,特别是丁叔叔。所以,我想丁语应该会很快结婚。“你说完了?……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想着那档子事吗?…………我不会不开心。结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能让这个家,再次丰满起来。以前,我喜欢一个人是占有,可是现在我只想看到她好好的,就满足了。”

05-29-2010 19:30:32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挂了电话我就出去买人参。其实家里很多,可是我不敢拿,我怕妈妈发现了伤心,最近因为选址的事情她忙的焦头烂额,我都没有想过尽一份孝心,多少有点“有了媳妇忘了娘”的意思,尽管她口头上说丁语是她半个女儿。我从来没有为父母做过这些,哎,先不说这个了。趁妈妈没回来赶紧炖好,用LOCK杯把参渣隔离开来,省的喝的那么费劲。

打电话给珺姐,果然,丁语在她家睡着呢,大概晚些时候就要起来守夜了,我赶紧把参汤送过去。珺请我上去坐一会,我说不了,怕吵醒她,她说不会。于是我们就在厨房里聊了会。大致问了下丁语目前的饮食和休息情况,都还算好,能吃下两碗稀饭,已经超乎她平时的饭量了,睡觉也很规律很安稳,这就好。记得之前离开福州时,老首长送我们三句话:“祝你们:吃得下饭,睡得着觉,笑得出来!”如今真正感觉到这话里的沧桑和分量,是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晚辈如何也体味不出的。

跟点点预测的一样,丁语决定不留在杭州了。(哎,四年前我为了解脱她而故意不留在杭州。现在我就要回去了,她又要走了。我们就是这样反复的错过。所以我根本就不奢求什么了,都麻木了,只希望她过好一点,希望我不用在她受苦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丁语决定留在老家,以便近距离照顾爸爸。其实我个人觉得这多少跟阿姨出事时她还在澳大利亚的沙滩上多少有点关系,半天才飞回来,没有见到最后一面。

然后我建议珺说:丁语可以早一点结婚,这样生活也会有新的期盼。珺姐说这个是不能强求的,虽然这样是好,可是语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会轻易谈恋爱的。再说她又没经验(哎,其实是有的),你们是同学,知道她以前喜欢过什么人吗,可以介绍给她啊(哎,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最终我对这个话题脑力不支。

下楼的时候,我渐渐感到目前这个情况,自己能做的很少,因为我是个外人!我不能帮她招呼前来祭拜阿姨的生前好友、同事。且不论血缘了,老家这边,在红白之事的礼仪上,单单因为我的生肖和性别,就有很多“不许”。可是让我看着丁语忙前忙后,顾不得自己,要去应付那么烦琐的规矩,还得做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好让大家放心,我就担心。可是我也只能等了,我想她迟早,都需要发泄,至少需要酣畅淋漓的哭一次吧。但是目前,我只能等丁语调整好自己。

05-29-2010 20:02:04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回到家把自己摔到床上,累了,睡吧。第二天起来,一看手表刚好是9点半。这个时候,丁外婆应该看到了“这几天一直在医院抢救”的二女儿的最后一面了吧,然后目送她进入熊熊烈火,生离死别的痛苦。耄耋之年,还有高血压。而我还躺在这里,当我走到小区里,老人照旧在下棋,小孩子们照旧在草地上摸爬,商场里还打着跳楼价,他们的生活没有变。一如512的时候,我的生活也没有变。很多人看了新闻都知道前几天有一个中年妇女因意外遭遇不幸,可是这些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八卦,而不是一个孩子失去母亲,一个丈夫失去妻子,一位母亲失去女儿……我在父亲办公室碰见一位叔叔,他看见我回来了倒也不惊奇,笑嘻嘻地问我:“你回来啦,是为那谁的妈吧?”说的好像是赶回来看烟花一样,让人听了从后背凉到心。我固然不是一个博爱的人,不会为每一个生命的逝去掩面垂泪,但是还是会有起码的尊重,不会笑着谈论一个人的生死。

我是和点点一起约好赶赴追悼会的。人很多,我们站在最后几排,LED屏幕上滚动播出着阿姨生前记事,这是我才明白了丁语说的“不了解我妈”。我只知道阿姨以前是越剧团的,可我还真不知道她演过这么多电视剧,我不了解也就罢了,可是作为女儿,丁语自己会怎么想。可是现在能把那些影像资料给她吗?会不会刺激她?关心则乱。

05-29-2010 20:29:54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然后就是出殡了,远远的看着丁语坐进那辆我们都熟悉的车子里,手提油灯,披麻戴孝。阿姨的遗像固定在最前面,以前送我们的时候,她喜欢开到120多码,还笑嘻嘻地说有电子狗没事的,换作是我妈,早吓的觉得车盖子都飞起来了;后来有一次电子狗被高警收了,阿姨还是照开不误,她神秘的说其实跟在大车后面就可以了,它快你也快,它慢你也慢,因为他们有电子狗啊,再说大车挡在前面,拍不到到我们的。

因为生肖的原因,我们想跟又不敢跟。直到最后一辆车驶出殡仪馆,我们才徐徐跟进。可是一出去就发现情况不对,外面看不到一辆车的影子。明明去公墓只有一条路,怎么完全看不到车队,我们急得往另外一个方向追,还是看不到,四下张望,突然看见那熟悉的白色,“快跑!”我和点点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因为冲突的生肖,我们不可以挡道。等车队徐徐过了,我们才明白原来之前是在市里稍走了一下作最后的告别,现在才真的是往公墓走了。继续跟上,还没过殡仪馆几米远呢,婚丧巡查车就把去公墓的路挡了小半了,几个警察模样的人下车叫住了后面的车,除了前面几辆运送花圈的,其他的几乎都没过去。还好我也是国家机器,井水不犯河水。还没拐两个弯呢,就看见晴姐和珺姐以及很多的女眷都在路边下车了,我们赶上去问是怎么回事,珺姐说:“我们女的今天是不能进公墓的,呆会我们就回去了,只能到这里。”虽然这个时候玛丽•沃斯通克莱斯特、朱迪斯•巴特勒、凯特•米利特一个个从我脑子里跳出来,不过全是扯淡。知识是知识,文化是文化。纵使你比那些开着车按着喇叭抱怨的亲属们诚心,用心百倍,你也只能靠边站,中国的文化就是团结亲戚。当然我也不能这么损“家庭模式”,不然我妈能坐收渔利,不然我能回来工作,狗屁啊,都是狗屁啊。当我们的根基都依附于这个社会时,就等于在坚实她夯实她,那么又谈何去撼动她?你能顺杆儿爬,达到庖丁解牛的境界就不错了。波伏娃写第二性的时候,一直是萨特供养她,我真想知道,是不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才能把人间烟火看成一种纯粹的形式不加以精神的注解,转而又能审视最最现实的制度本身对万千民众衣食住行的影响。总之我当时是挺郁闷的,不过也正常,警察拦不住的,那就用道德去拦。。。我在说什么,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珺姐说不进我们就不进了,很听话。

珺姐在等车来接她们回去的时候说了下一步的安排,说丁语他们将从公墓的另一个出口出去,不会再经过这边了,回去就得做佛事,也就是在家里摆灵堂,超度灵魂之类的。同理,女眷还是不能去,由于和她那些堂表哥也不熟悉,也便无从知道她的第一手情况。感情上我当然希望阿姨安然西去,只是不忍看丁语拖着疲惫的身心去应付那些礼仪那些客人。只希望她挺过这段日子,而今天我也明白,即使我不是“外人”,也不能分担她的苦痛,扛起她的责任,只能等,等她尽完责,才有我们努力的份。目前,我们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打扰,让她静一静,休息片刻,已经是最好的关心。未来的路会怎样?我不知道。现在每天就是在家里等珺姐的短信电话,知道一点她的消息,然后婉拒一些不是很必要的看望要求。

05-29-2010 20:50:17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tim.
生死的事情,只敢保持肃穆。

不过,谢谢楼主跟大家分享这段经历。

05-30-2010 16:56:18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Helena
想到自己当兵那会儿请个假真难,回趟家真幸福。那时候一点不喜欢部队。
05-30-2010 20:28:42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笑笑生
to tim:
之前写的时候,是因为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本想来求助的,结果越写越是发现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今天看女乒有新发现,发现刘诗雯长的挺像丁语的,所以弄了好多照片过来,可以PS一部小漫画什么的看看,应该可以开心一下。

to Helena:
当兵当然难。对于新兵,别说回家了,一年就只能出一次营门。就算是一期士官,三年只可以休两次假。军官好一点,每年都有休假。不过,只要家在本地就好一点,不管是什么玩意(除了第一年兵),周末都可以回去。总之,还是离家近好。当然,太近了也不好,没有空间。
我不喜欢当兵,不过兵都很单纯,所以退伍之后的战友情就很珍贵,是一般人告别校园之后就再也收获不到的情义。

05-30-2010 23:21:27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Helena
很可惜,我当兵时候新兵训练特别苦,是大冬天,我最怕冷,真是不堪回首。唯一值得怀念的是几个很好的战友,可惜后来都调来调去没有联系了。
05-31-2010 08:57:12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发糕
刚才有明显震感,在网上搜啊搜啊,终于确认了山西发生地震。最近活的了无生趣只管该干嘛干嘛。听见邻居积极的更衣,准备逃生用品。
06-05-2010 22:25:26

新内容RE:天有不测风云 (编辑了 0 次) 小二
看完心情一下就沉重了,其实自己以前无数次想到过死亡,不知道真的自己去切身面对时会是什么情景...
06-05-2010 22:45:10

发布新主题 | 回复主题 | Printer
北京时间This UltraBoard v1.62 chinese edition translate by catoc


Powered by: LaCooL.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