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四, 十一月 16, 2017

总结一下上课笔记

我整理一下新一节课的内容。

(更正一下:上篇博文说伴奏跟主旋律可以没有关系,其实不完全对:双方应该尽量符合和声关系。比如主旋律如果是135这种,那伴奏肯定也得是I级大调,不能是II级小调246。)

很多东西确实需要有人教啊:之前练口琴的时候,看了不少乐理,完全都是半懂不懂,或者是,以为自己懂了,其实完全没懂。比如说,和声五度圈是什么鬼,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口琴又是单音乐器,表现不出来这样的音程关系。这一回有老师带着在键盘上推算,咻咻咻就把整个圈推出来了。

之前还看了很多国外的口琴即兴教程,看到“解决”两个字,完全不理解。“解决”是什么鬼?老师一说,理解了:和声从不稳定到稳定的过程,就叫做“解决”。

又比如12小节布鲁斯的范式:1111 4411 5415

以前我都是只能背孔位,根本不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原理。现在就知道了,1/4/5,都是正三和弦嘛,就是主和弦跟下属和弦、属和弦之间的解决关系而已。

和弦之间的解决是有规律的,比如I级和IV级之间的纯四度倾向、I和V之间的纯五度倾向(反过来也行);还有相邻的两个音为根音之间形成的和弦之间的相互解决,也就是III到IV再到V这一类(反过来也行);接下来是和声三度圈的解决,如VI到I到III;再然后是和声五度圈。

接下来是老师的吐槽时间:

中国的传统音乐和相应的乐器都是单音的,所以大部分的旋律就是在12356上跑来跑去,从音乐的结构上来说很单薄。西方的音乐就是先搞和弦,有了和弦再建立和声关系,再寻找主旋律,变化一下就丰富多了。

(这是我理解的他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完全理解对。)

所以!赵雷是什么鬼!民谣又是什么鬼!low啊,low啊!

(回家之后我把赵雷的歌和陈粒的歌找到吉他谱一看,哈哈哈,仿佛一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套路!果然都是套路!)

像我们这些门外汉觉得写歌就是写主旋律啊,然而!他们专业人士是这么干的:先把和弦走势给搭建出来,之后要多少主旋律有多少主旋律……、

也难怪他们这些科班出身的音乐工作者被各种爆款歌曲气得吐血,可是没办法啊,人民的耳朵就吃这一套。

我老师甚至觉得欧美歌曲的旋律也太简单了!都是套路!华语歌里也就周董张惠妹这些能听听,人家真的是努力有创新呀……(这……我实在没办法认同,但是他是从音乐这个专业的角度给我解释的,我觉得还是很好玩的。)

星期五, 十一月 10, 2017

再一次严重受打击

又去上了一次电子琴课。不能不说打击一次比一次严重。这个老师的教学方法是先把乐理知识给理顺再往下走。所以,有一节课他布置作业说,你把48个三和弦(大小增减)记住哦。接下来的一节课又教了转位,又给我布置作业说:你把大小三和弦的原位和第二三转位都记一下呀。

老实说,每天都有记,对着琴弹来弹去,但还是记不住啊!然后手指也十分不配合,转不动啊转不动!

于是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写下来慢慢推算。原理我完全理解了,推算毫无障碍,可真到键盘上一捣鼓,又是抓狂的。

而且最关键是,这一回是我一个人学,没有小伙伴对照。我过去学什么都是上大课,动作不协调虽然是老问题,可理解力不如我的人太多了,对比一下就觉得很平衡。可一个人学,简直是折磨啊。

不过还是涨了知识,那就是,伴奏可以跟主旋律没有一点关系!!是的,没有一点关系!伴奏只要能弹在和弦及其根音上就行!为啥吉他弹唱十分简单捏?只要你会个万能和弦手型,啥歌你都可以套……

P.S:面对双11,我想买一套猪鼻子电声口琴音箱(我还想要一架“晓”!啊啊啊!请上天赐给我钱吧),但由于刚才练琴的时候太打击自信了,连带物欲都减退了。

星期三, 十一月 1, 2017

严重不协调,以及……

实践再次证明,我真的是个身体严重欠缺协调性的人。琴课学到第三节,学打拍子。很简单的节奏,然而打拍子的手和发“哒哒”音的嘴却配合不上……人生真的不会再好了。

带着巨大的挫败感回家之后,诉诸熟悉的东西寻找了一下安慰感,练了两笔字,恢复下信心,心想着这玩意儿应该也是上手困难,以后总能好一点。毕竟,之前练拳击也是跳前跳后跳不到节奏,后来死磕,磕了几个星期总算找到点感觉。当然,我必须说,打拍子要难!得!多!

———无节操的分割线———

教琴的地方……在……好吧,以前我在同一栋大楼的不同楼层里date过。当时也是骑着车过去的,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车好骑一些,还是力比多的效力太强,记忆中是蛮近的。这几次骑着共享单车去,到了目的地之后感觉腿都累软了。

不过,说来极不要脸,但这种与“过去战斗的回忆”不期而遇的感觉,其实……让我感到好愉快。

星期天, 十月 29, 2017

《银翼杀手2049》太棒了

以下有剧透。

——————

这应该是我自《星际穿越》之后看过最满足的一部科幻片了,并且我认为其主题比《星际穿越》高到哪里去了。

《星际穿越》归根结底是一部亲情片,新版《银翼杀手》导演的上一部片《降临》最后讲的也是亲情和人性,但《银翼杀手2049》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是彻底“反-人性”的。不是反对的“反”,而是说,它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础和核心(也即,人性、灵魂等等),提出了极大的挑战。这跟雷德利老人家在《普罗米修斯》和《契约》里想探讨的观点,有一点点的亲缘关系,可以说是一棵树上分开长的两条枝桠。

电影本身拍摄的美学,这就不说了,别人已经说过很多了,废土世界啊,赛博朋克啊,Film noir啊……反正呢,漫天大雾和雪花盖顶,都美极了。我是专门找地方看的2D,整个画面都是黑沉沉的。但想起来呢,有些地方用3D表现应该也是很棒的。所以只需要去看就对了,有什么版本刷什么版本,都应该物超所值。(老版的《银翼杀手》我下了蓝光高清版,看起来还是黑乎乎的一团。风格使然,实在没办法。)

有人说节奏慢,我觉得完全不慢,它是那种老派的,耐心细致地讲故事那种节奏。比《边境杀手》的节奏要快。跟电视剧《Fargo》的节奏有点接近。

这电影的主题,让我简直拍案叫绝。老版讲的是,当复制人有了人性,这是一个比较老套的,现代意义上的主题。

而新版讲的是,复制人渴望有人性,但它还是复制人。而twist来自,在这种渴望当中,它是那么地“有人性”。这就是彻底后现代的主题了。

电影开始没多久,就借K的女长官(哈哈,又见强硬的Robin Wright)之口告诉K,“你没有那玩意儿也能活得很好。”K不解,追问“什么东西”,长官说,“灵魂。”事后想来,这是破题的一段对话。

另一段对话是快结尾的时候,复制人义军头领揭穿K不是那个“Special One”,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制人,他所有的记忆都是植入的。K整个人都颓了。头领说,“哦,不要,我们所有(复制)人都曾以为自己是Special One。”这个桥段的设计,真是神来之笔啊。

人类有一个永恒的追问,也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从小到大,我们看到的各种文学作品里,都在强调,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人之为人的存在标志。可如今复制人也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被无情打脸。实际上,这也是对人类自己的一种打脸吧。

电影里没明说,但不妨再把上面的点给推出去一步:如果我们人类同样不是“the Special One”,不是“the Selected”,我们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从这条思路上去理解,这个主题其实也是反传统“天启派”宗教的。)

尹珊珊在她的视频节目《奇爱博士讲电影》里发表了一段意见,大意是这样,“妈的,看到最后,父女要重逢了。哎呀,谁要看一个大团圆结局啊?可镜头一转,看到高司令要死不死地躺在雪里,这片子一下就高级了起来。”

确实如此。我开始也以为是大团圆结局,心里真的是懵逼且崩溃的,但最后的大雪场面,把这个片子的悲剧色彩和高级感,一下给拔了起来。

K如果死了,是幻灭;K如果没死,同样是幻灭。

如果有人问,什么是高级感?那就是烧了这么多钱,拍了这么美的一部片,竟然不是冲着赚钱,不讨好观众,专注地表达自己的思考!这真是跟雷德利老人家一条心哪

——————

总之,大家快去看吧,看了来讨论呀!

星期一, 十月 23, 2017

“我专门来羞辱羞辱你”

我和我搅家的关系越来越扑朔迷离。平常各忙各,偶尔微信上聊聊天,拌拌嘴,偶尔见个面,睡一觉。两个人各怀心思,各求便利,怎么算也算不上严肃的关系。

有一天,她听说了一件我做的事。我做的这件事,我自己觉得不算有什么错,但多少觉得有点心虚。她觉得我做的这件事,也不觉得算是什么错,她来声讨我,多多少少也觉得有点心虚。但总归呢,她半是生气半是看笑话听八卦地羞辱我来了。

“嘿嘿,我听说你做了一件事。你给我讲讲,你究竟怎么能做得出来的?”她说。“我刚听说的时候尴尬死了,感觉就是自家孩子在外丢人现眼,而且这孩子还挺大了!你明白我的感受嘛!”

我反省了一下,自己真没觉得那件事会有这么尴尬。的确是不算检点,但说白了,不就是趴体儿上玩嗨了,跟别人家的小姑娘打了个啵儿嘛!

“一想到你对年轻人的这种谄媚和跪舔,拼死拼活还觉得大家能打成一片,我就头皮发麻,尴尬无比!”她说。

“拜托你不要替我尴尬。如果情形真的像你想的那样,我一定比你尴尬。”我摊手说。

我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跟你的关系不算很认真,脑袋里没有阶级斗争那根弦,然后碰到那种嗨爆的场合……”

“不,我不是要你为我守身如玉什么的!谁想要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关键是,你的中年青春期什么时候能完?浪你也得浪得有个水平啊!”

“唔……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有分寸的。”

紧接着,我们的话题又绕回死胡同。她让我不要武断地看待她的生活,她并没有过着虚伪的乏味的中年妇妇生活;她的生活是她自己在过,我不要想当然。我当然也说了同样的话,请她不要武断地看待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因为害怕年轻已逝而死命强撑”。

说到最后,我们又因为完全无法互相理解而互相道了歉,虽说对对方生活的固有印象丝毫没有改变。

告别的时候她说,“我是专程来羞辱你的。好了,羞辱完了,我走了。”

我点点头,“我接受你的羞辱。虽然我们在羞辱的point上并不达成一致。”

and,我这么写下来,她一定又要崩溃,觉得为什么我笔下的她,完全没有表现出她眼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