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十月 23, 2017

“我专门来羞辱羞辱你”

我和我搅家的关系越来越扑朔迷离。平常各忙各,偶尔微信上聊聊天,拌拌嘴,偶尔见个面,睡一觉。两个人各怀心思,各求便利,怎么算也算不上严肃的关系。

有一天,她听说了一件我做的事。我做的这件事,我自己觉得不算有什么错,但多少觉得有点心虚。她觉得我做的这件事,也不觉得算是什么错,她来声讨我,多多少少也觉得有点心虚。但总归呢,她半是生气半是看笑话听八卦地羞辱我来了。

“嘿嘿,我听说你做了一件事。你给我讲讲,你究竟怎么能做得出来的?”她说。“我刚听说的时候尴尬死了,感觉就是自家孩子在外丢人现眼,而且这孩子还挺大了!你明白我的感受嘛!”

我反省了一下,自己真没觉得那件事会有这么尴尬。的确是不算检点,但说白了,不就是趴体儿上玩嗨了,跟别人家的小姑娘打了个啵儿嘛!

“一想到你对年轻人的这种谄媚和跪舔,拼死拼活还觉得大家能打成一片,我就头皮发麻,尴尬无比!”她说。

“拜托你不要替我尴尬。如果情形真的像你想的那样,我一定比你尴尬。”我摊手说。

我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跟你的关系不算很认真,脑袋里没有阶级斗争那根弦,然后碰到那种嗨爆的场合……”

“不,我不是要你为我守身如玉什么的!谁想要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关键是,你的中年青春期什么时候能完?浪你也得浪得有个水平啊!”

“唔……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有分寸的。”

紧接着,我们的话题又绕回死胡同。她让我不要武断地看待她的生活,她并没有过着虚伪的乏味的中年妇妇生活;她的生活是她自己在过,我不要想当然。我当然也说了同样的话,请她不要武断地看待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因为害怕年轻已逝而死命强撑”。

说到最后,我们又因为完全无法互相理解而互相道了歉,虽说对对方生活的固有印象丝毫没有改变。

告别的时候她说,“我是专程来羞辱你的。好了,羞辱完了,我走了。”

我点点头,“我接受你的羞辱。虽然我们在羞辱的point上并不达成一致。”

and,我这么写下来,她一定又要崩溃,觉得为什么我笔下的她,完全没有表现出她眼中的自己。

星期六, 十月 7, 2017

壁花少年和狐朋狗友

放大假总是家里蹲的人又勤劳地来写博客了。

话说放假前两天好姬友组织了个趴体儿,人也不是特别多,从前半夜耍到后半夜,从正襟危坐耍到扯胸卖怀坐大腿摸咪咪比大小,最后还转场去了蹦蹦嚓,回家后直接瘫倒床上,第二天睡到下午三四点都没缓过来。

躺在床上跟姬友开了个群互相慰问,一是庆贺趴体儿主办得十分成功,二是赞美跟着活泼开朗的小妹妹们一起玩耍是多么快活,三是无不遗憾地感叹着说,妈呀,这种活色生香的趴体儿一年最多只能耍两次,耍多了要脱皮。

事隔早几年,我是耍不来这种趴体儿的。一来是当时并没有(或者说我完全不认识)这种欢乐活泼又好看的姬佬们。那时候一群女同志聚在一起,喝点酒就要痛哭流涕感叹人生历数情殇……就那么点儿感情上的破事说了又说,仿佛遭到了多大的不公正待遇。那种惨情的氛围我十分不喜欢。列席过一两次早早就走掉。之后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除了几个毛根儿朋友,几乎不曾认识新姬佬朋友。

后来生活有所变化,不种番茄了,必须要发挥主动性去认识新姬友。上天待我不薄,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几个颇投契的朋友,能文能武,开朗外向,完全不走惨情路线。

相熟久了,大家一直念叨要组织肉趴,把各自认识的开朗妹儿们召集到一起。但每次事前分析凑局,总是发现:长得好看,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开朗,符合这个条件的有;可是,跟一群二熟二熟的人能耍得起来,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就太难了。三者合一的,简直就,唔……没有。

二来是,我早几年的性格,也不足以吼住这样的趴体儿。虽然算不上内向的人,但碰上一群二熟二熟的人,我也很容易切入隐身模式,一路壁花。(能变成现在这样,真心要感谢各种运动。参加自己感兴趣的运动,是学会跟一大群陌生人一起玩耍并很快熟悉的最佳途径,没有之一。)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趴体算是一场狐朋酒友们组织的局,参与者们表示玩得很愉快。仔细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环节让人感到愉快,意义就更加谈不上。但是!它就是让人觉得很好玩啊。好玩到:整个晚上大家都没有怎么玩手机!

星期六, 九月 9, 2017

啊哈哈哈哈,八卦来啦!

一个人有多牙尖呢?那就是一听到八卦,就恨不得使出洪荒之力来三八!

这个故事也是各种绵长,且让我细说从头。

很早以前说过,直姐家的兄弟姐妹,除了她自己长得弯似盘香却直如棒锤,她家里从长辈到平辈到小辈,姬佬基佬起串串,真真当得一面“满门英烈”的匾。

这回故事说的是她的一个堂表妹妹,记得以前曾出过场,姑且叫她“小周”表妹吧。

小周表妹是个理工生,从小到大看着她一步步成长为姬佬。几年前远赴日耳曼国求学。去国之前补习德语课,在培训班遇到了御姐老师,虽然是春心难耐,但对方坚决认为自己是直人,再加上以当时的视角来看,也确实差距太大,小周表妹只得发乎情止乎礼,依依不舍,远赴重洋。

小周表妹求学期间耍过两任女朋友,一任是天地无伦大“作”比,把小周表妹折腾了个够呛之后结婚生娃去了,到第二任上,小周表妹吸取经验教训,找了个老实人。两人在德意志天寒地冻面面相觑地过了几年后,前不久,以性格不合的原因分手。

分手期间小周表妹百无聊赖,莫名地又跟御姐老师搭上了线,两人天天聊天,不舍昼夜。

于是昨天半夜,小周表妹在我们“大食袋”中年妇女不要脸不要命群悠悠地发了一句话说:“直姐……万一,我说万一,以后我和一个离异带小孩的人一起了你会不会觉得太疯狂……了……”

所有中年妇女们瞬间来了精神!嗷嗷叫着冲出来听八卦。

有人接话说,“这没什么呀。”

小周表妹道:“最近又陷入了御姐老师漩涡,不可自拔……一天到晚不睡觉,两个人隔着时差聊得如漆似胶。”

另有人问:“御姐老师离婚了吗?”

小周表妹答:“正在离呢。”(原因稍后送上。)

又有人回答:“那不着急,你先回来,睡了再说,万一不合适呢?”

小周表妹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可以……无性……吗……御姐老师说自己只是一个直人,但有身体接触障碍症。精神上绝对喜欢男的,但肉体上接受不了……她坚持说自己不喜欢女的,完全无法自我认同。”

中年妇女们看到真的都疯了。马上有人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接着大家迅速排队,把上面这句话重复了若干若干遍,并表达了相同意见:“都不想教育你了!如果天雷勾动地火搞得欲罢不能,再来说其他的。现在隔空喊话就喊无性?你脑壳被锤打扁了?”

小周表妹说:“我给她表白了……她应该理解了,也回应了……但觉得这是绝对错误的,天天在想怎么把这种想法抑制掉。”

大家又崩溃了!“你能不能找个认同嘎嘣脆的!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去开导她的自我认同,你累不累?我们想到都累好吧。”

还有人说:“你先飞回来睡一次再说吧。一张机票钱。没睡过以前都是空话。”

发生上述对话期间,我正在练拳击,回来打开微信群,对话几百条,定睛一看,马上也复制了一条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然后我又说:“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没好生日过?怎么会有这种浪漫到离谱的想法?无性?给别个免费带娃娃?一定要先睡!睡不好就退货!”

大家附和:“绝对的真理,睡得好太重要了。”

小周表妹仍然弱弱的,“感觉……大家的想法……都好实际……”(废话!大家吃过的瘪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人再吃一回呀!)

她说:“说实话……我很长时间没什么性趣了……回家就睡觉,困得很……”

大家又猛地一激灵:“所以你和前任就是这么分手的对不对!!”

小周表妹简直要崩溃了,“不是啊……还是有其他原因吧……当然不和谐是有点久了……她觉得我对她没性趣……”

众人齐声:“好了!你不要否认了!你们就是床死分手的。get!”

小周表妹:“(前任)感受最深的是,觉得我不爱她。”

我:“那还用说!日都日不爽肯定不爱呀……那你是不是自己都没有过高潮啊?”

小周表妹(羞怯地):“说得好露骨……我有啊……”

我:“那你回来把御姐老师弄了再说。”

小周表妹:“……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师……但我们并没有谈这么深入呀。”

我:“有什么可谈。你回来跟她见一面,想不想日一瞬间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么多干嘛?”

小周表妹羞怯地:“我不是这样的人啊……我跟前任认识了三个月,暧昧了两个月才……”

我:“所以你跟她才不和谐好吧!暧昧有两种,一种是充满电感的暧昧,就好像你形容的跟御姐老师这种。另一种是,哎呀,‘她也不坏,我正好单身,那要不要耍个朋友试试看?’然而不耍也可以……”

小周表妹:“对啊,本来也不是一定要跟前任交往。就是有一次太空虚了亲了她一下,就好像要负责了……”

一名妇女dang!地跳出来:“所以现在也是太空虚,你可千万别聊了几个通宵又觉得要负责了!”

(我内心十分赞同。心想的是,理工科的小朋友怎么这么爱负责!动不动就负责,谁tm要你们负责了?)

小周表妹:“我现在真的特别喜欢老师,甚至连她女儿都一起觉得好爱……但她那边的情况,真的好复杂啊……”

以下内容,小周表妹发的是语音,大概是因为实在没办法用书面语言短时间说清楚吧!

总结一下是这样:御姐老师,一直存在跟男性的身体接触障碍。但因为家长还是保守,所以接受了一个追求自己多年的老实男人的追求,并结婚。结婚后仍然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坚决不跟对方发生关系。男方还是很善良,先跟她一起去看医生,无结果,后来甚至勉为其难,答应以人工授精的方式与她生育孩子!

生完了孩子,老师的身体障碍症还是没有解决,于是两人两地分居,男方自然放敞。放敞过程中找到了与自己实现生命大和谐的真爱,马上回来坚决要求跟老师离婚。(我心想:这才叫干得对啊!之前是在干嘛?!)

由于御姐老师也还是比较富裕,所以现在大家正在分家产,可能家产分完了就离脱了。

群里每一个妇女都被这个故事!惊!呆!了!先是觉得这老公似乎也有病,更万万没有料到老实巴交的理工表妹碰到个这么难搞的妇女!

有人最先反应过来,说:“天啦!心理问题这么严重,真的在一起了怕是要整死你。你能不能还是找个健康的、性功能强劲的、认同坚定的、开开心心的、没娃的耍一个啊!”

其余各个生了娃的直人妇女们火速赞同:“是啊是啊!注意要没娃呀没娃呀!带到娃儿还耍个鸡儿。”

小周表妹:“老实说我最近也到处去找了呀,虽然花花草草各有可爱,但我心里还是只有德语老师呀!”

我深刻的觉得是小周表妹耍朋友耍少了,简直被拿来当成了接盘侠。

由于时间已经太晚,当天的讨论到此结束。反正现在大家都尖起耳朵随时等待下文。

星期五, 六月 23, 2017

不要脸,是为记

众所周知的,我和我老搅家又搭上了线。有一天她向我发来一声尖叫,说:“啊,我已经XX公斤了~!”然后就问我,你多重?我说,(XX-2)公斤。虽然我比她轻一点点,但她比我高,所以其实也不算重。但又因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是(XX-8)公斤,而我同样是(XX-2)公斤,这样看起来就不太好。

对当年体重展开回顾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细节上发生了分歧。她说,我2013年夏天认识你的。我说,是2012年夏天。她说,应该是2013年吧,我说,不是,是2012年。好在有博客有记录,我火速地翻出了那年写的八卦:“喏喏喏,2012年冬天我们就开始闹分手了,那时候我都还不知道你有正房呢。”

她“哎呀”了一声,说:“我们竟然认识五年了!”然后话锋一转:“所以你后来为什么不写你搅家的事了?”

我说:“传说中我搅家千叮嘱万叮嘱吩咐我不能写啊。”说这话期间,我火速把当初写的跟她有关的事情过了一遍,根据文章的记录,我们不是在闹分手,就是在闹分手,就是在闹分手。而在没闹分手的那些日子,我们撕了一轮巨大的逼,互相删除拉黑,后来莫名其妙地恢复了说话,再也不见面,同时不停地吵架、撕逼,吵架、撕逼,吵架。再后来我跟小姑娘交往,没跟她联系过。又再后来我跟小姑娘分手,大家才算又恢复了联系。反正没有哪一个时间节点适合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因为一旦写,那些事情就会戴上怒气的眼镜,既不客观,也不好玩。

于是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里,过去了5年。“所以你还是应该写一写,是为记呢。”她说。

好吧,是为记。

——————

我在跟老搅家断了联系期间交往的小姑娘,是一个非常好的小姑娘,除了她年纪轻、经历相对单纯之外,并没有什么槽点。交往期间,小姑娘有一个“终极”问题,每次提出,必能成功把我问到张口结舌。

这个问题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所有的情侣都会问的,那就是:“你喜欢我什么呢?”

我和小姑娘开始交往,仍然是因为我们床上很和谐。但随着对她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我觉得用“你在床上让我大开眼界”这样真实的回答来应对她的问题,一定会让她伤心欲绝。她太年轻了,虽然已经工作了好几年,但基本上还向往着校园里青涩而又纯洁的感情,所以这个回答并不妥当,也很不得体,我隐约感觉这个回答挺伤她的。

此外还有一个简单的回答,我问到的朋友们里也有多人向我推荐。那就是:“你长得好看。”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可我又是多么龟毛的一个处女座啊,她并不属于我眼里那种会因为她的长相情不自禁跟她交往的女孩子啊。

既然真实的回答和简单的回答,都不在候选范围,所以她每问我每卡壳,令得现场十分尴尬。为了找到一个得体的回答,我问了朋友们,查了知乎,情况毫无改观。所以小姑娘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察觉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她的吧。(是的,导致这个局面的真实原因就是这个,虽然我不是特别愿意承认。)

每次我卡壳的时候,我会想起老搅家来。如果是她问我这个问题,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发自肺腑地说,“你骚浪贱。”“你长得美。”“你有文化。”

后来我跟小姑娘分手之后,老搅家真的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结果我竟然又卡壳了。卡壳的原因是,她一问我,我就回想起小姑娘问我时我想她的情形……我怀疑这个结是再也解不开了。

老搅家见我卡壳,勃然大怒,“所以是因为我长胖了你不再喜欢我了么?”

我连忙分辨,“当然不是。”

“你以前说过如果我长胖了就不喜欢我了。”

我也挺轴的,“是啊,我是说过啊。”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老搅家要是看到我写怕伤到小姑娘,她也一定会很不愉快。

某次吵架过后,她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你从来没想过你说的话会伤到我呢?”

我当时心想,“啊,吵个架而已啊,怎么会被伤到?”再然后又想,“你说那些话做那些事的时候不也没想过会伤到我吗?”再再然后又想,“操,谁爱吵架啊?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总能针锋相对地吵得很爽所以才吵吗?”

于是我回答,“是啊,没想过啊,因为我们棋逢对手啊,你对我的伤害值、我对你的伤害值都是一样的啊。虽然很痛但是打得很爽不是吗。”

在我的心目中,棋逢对手是我能给予对方最高的赞美了。真的,我练格斗很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对方跟你水平相差太大,你肯定会留着手,下手也轻手轻脚的,会担心对方受伤;可如果是水平相当,你莫名其妙地就会施展全副武艺沉醉地跟对方打起来。你根本不会考虑对方受不受伤、甚至自己受不受伤,你只会觉得这事儿让你上瘾和忘我。

老搅家说,“不,我一点也不喜欢什么棋逢对手,我不像你,对棋逢对手有执念。我常常被你气得心头一跳一跳的痛你明白吗?”

哎呀,我们在这件事上存在很大的意见分歧。

——————

我有时候是相当自负的人。比方说,如果不是对方先问,我是绝对想不起来要去问对方“你喜欢我什么呀”这类问题的。在潜意识里,我觉得,如果就是好我这一口的话,那我槽点不多;如果不好我这一口,那我就全身都是槽点,别人也根本就不会喜欢我。大意就是王八遇到鳖的意思。

所以上文老搅家问我“你喜欢我什么呀”我又把天聊死了之后,我带着大写的尴尬问,“那你喜欢我什么啊?我还经常把你气得心口痛。”老搅家说,“不是就喜欢你这尴尬至死的劲儿嘛?”

老搅家也是个极度自负的人。在此前的情场上可谓是战无不胜,碰到我这个擅长制造各种尴尬有时候还不自知的人,算是吃了些钉子和瘪。

有一回,我在论坛里提到自己陪着个漂亮姑娘看了《面子》再加上散步5个小时,最后啥也没捞到。她哈哈哈大笑,“你活该,知道么?活该。到底那姑娘有多漂亮,你性欲就这么上头?散步5小时!!哈哈哈哈。”

隔了一会儿又想起来,“你怎么从来没陪我散步5小时啊?你怎么从来没追过我啊?”

我想了一下说,“我陪你散过步啊!”

她问:“在哪儿?”

我说:“你家楼下。”

“那也能算?!”

我又想了一下,“我还陪你去锻炼过身体。但你第二天就说自己腿废了跑不动了……”

我又又想了一下,“而且你不是说过,跟我出门让你很尴尬很不自在啊,再说我去找你有家室不方便,每次都是你来找我啊。”

是的,认识这么久,十次有九次都是她来找我,还常常是深夜。我偶尔也会想,她到底是把我当什么人呀。后来又想,我不就是喜欢强势活好不粘人的姑娘吗?深夜里来,你的事做完了,我的事做完了,大家互相不耽搁各自的安排,也挺好的。所以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尴尬地强作镇定又翻脸不认人呢。

——————

在回顾和搅家姑娘恩恩怨怨的过往期间,我顺便看了一下这5年里我做了些什么。和她刚认识的时候,我在骑自行车,后来练了游泳,练了一阵自体重训练,冬天跳过Insanity,练过颇长时间画画,写了一阵子小楷,陆陆续续练了泰拳、柔术、拳击和钢管舞,学会吹蹩脚的口琴,哦,头发还长长了。

5年时间,真能做不少事呢。而且,我觉得,的确是在她不停的刺激之下,我有了很多变化。比如留头发,这可谓最近两年提升我幸福感最大的事情,没有之一。以前也想过要留,一直没坚持到底。后来,跟她拉豁之后的有一阵,出去跟人blind date频繁遭到吐槽,坚持到底的动力强到不能再强。

期间也遭到过她的吐槽,“你把头发留长一定很难看。”我心里憋着一口气,心想老娘一定要留长给你看!哼!

后来留长了,扎起来,她说,“唔?怎么像一个做清洁的妇女?”

是的,我们是不会向彼此认输的。

是为记。

星期天, 四月 30, 2017

记一次如释重负的分手

前一段时间在跟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姑娘交往。大家date了几次,吃吃饭看看电影近郊玩了玩,小姑娘就提出,要不咱们交往一下吧?我当时觉得未尝不可,就说大家试试看吧。

虽然我总爱幻想自己是个不乏趣味的人,但事实证明,这纯属幻想而已,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日常生活里的我,相当无趣。比如说,生活过分有规律,一个星期该锻炼的几天,雷打不动。然后工作过分不定时,白天也工作,晚上也工作,周末也在工作,甚至锻炼完了又在工作。如果是一个人生活,这叫做自律,叫做纪律性强,可跟人交往,这就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小姑娘是正经上班族,平常下了班想跟我date一下,我去锻炼身体了;周末想一起玩耍一下,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锻炼身体。我也约过她要不要周末一起练练柔术——好吧,这个爱好不免太过诡异,人家不接招。她抱怨过我好几次说,“到底是陪我重要还是你的训练日程重要啊?”我心想,喂,我的训练日程是好不容易才安排得这么顺畅、没有冲突的呀。

冬天的时候我努力想做个好date。我跟她讲,我的训练日程是如此这般安排的,星期一星期三晚上我休息,不锻炼;星期六不训练全天有空,周日上午要训练下午有空但隔一周要回爸妈家。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有这几天才能来找你?”我以为她理解了,激动地点点头。小姑娘其实并不理解,但她还是照着我说的,尽量在这几天来找我。

结果,过了不到两个月,我就开始跟朋友们发牢骚,“天哪,一个星期要陪小姑娘三天,累死我了!很多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跟人说话!”

等冬天过完了之后,小姑娘的工作和住处都有所变化,过来得不那么勤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好轻松好愉快,就这样date就好了嘛!

再然后又过了不久,小姑娘有两个多星期都没来找我,微信上也不说话。我心想,这……是不是出问题了?我要求跟小姑娘打个电话,小姑娘不接茬。我又在微信上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于是小姑娘说了,“我觉得这样不像在耍朋友啊……从一开始就不像……”

说实话我挺囧的。从理性上,我觉得小姑娘的诉求非常合理,她需要两个人交往的亲密度。但我做不到。So……

另外:小姑娘是《奇葩说》的粉丝,《奇葩说》前两个星期有一集的内容大概是探讨,分手要不要当面说?后来反方(也即“分手不用当面说”)获胜。

我自己的话倾向于当面说,以我对小姑娘性格的了解,她肯定是“不用当面说”的支持者。我有点怀疑她是看了这一集《奇葩说》之后,终于决定跟我在手机上摊牌。后来我跟朋友们吐槽了一下,朋友们则说:“你可要感谢《奇葩说》才对!”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结果的确是“分手伤害”最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