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二月 9, 2018

小周表妹的八卦后续……

嗯……过年之前,大食袋的诸君们不管怎样忙碌,也会抽空聚会吃喝一顿。

继上次聚会小周表妹带了御姐老师来溜达了一转,大家在内心把白眼翻到天上之后,转眼时光飞逝两个月,小周表妹现在!回国了!

但是,她的爱情故事呀,已经从浓情蜜意,变成了诉苦大会!

简略的说也就是,小周表妹回国,一方面当然是为了爱情,另一方面,她出国那么多年,也很想念家人,想多陪陪从小照料自己的年迈的奶奶。

然而,御姐老师要求日夜厮守!日夜!天天!只要不日夜厮守,就要发脾气,就要炸!就要吵!

小周表妹上一次回国一个星期,几乎一天都没有陪伴家人;这次回国二十多天了,回家的时间也屈指可数。于是她现在几乎要爆炸……

大食袋众人听了小周表妹的哭诉,逐一发表了意见:

第一,这是你求仁得仁——之前又不是没提醒过你,这是口巨坑,你要跳,拦不到……

第二,御姐老师这个需求是合理的,耍朋友嘛,大家都晓得是这样的。你的需求,也是合理的,个人空间,很重要的。能不能调和?能调和,你们就调和;不能调和,那就拉豁。

第三,什么?性生活也咩得好和谐了?那还不拉豁是要等着过年?

第四,你都回到姬都了,赶紧把自己捯饬捯饬,外面花花世界95后的妹儿大把大把……(这个意见当然来自我,哈哈哈。)

等小周表妹一筹莫展地,离开我们,准备去找御姐老师(并陪老师的妈妈看病)之后,大家都啊啊啊地大叫起来:她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最后,一众嚒嚒儿做了另外一番总结:

第一,小周表妹自己性格上有极大的问题,不知道是缺爱,还是缺人管,找的女朋友,总是控制欲极强的人。有一任的控制欲不是特别强,小周表妹就不太投入。自找的。

第二,跟对方存在意见不合的时候,小周表妹屡屡退让,不能坚定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跟对方在一起几个月就知道不合适,但却拖拖拉拉几年才分手,整个过程中都并不快乐。这也是自找的。

我们几个人一致认为,找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是对自己性格的投射。要是每次找的交往对象,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只能说明自己的性格在某一块上缺失得极为严重。如果每次找的对象,都让你觉得全身槽点,各种牢骚,那么,要么是你自己同样是全身槽点,要么就是你识别人的眼光有极大问题。别人的问题其实一点不是问题,自己身上的问题才是大问题。

星期五, 十二月 22, 2017

新八卦之还是要相信爱情

“还是要相信爱情”的梗,出自以下这个公号:

http://mp.weixin.qq.com/s/70FHtPRzkIWSr58ULaKK_A

我看完之后心想,都是有经历的老嚒嚒儿,写出来的东西也只有老嬷嬷儿们能解其中深意,火速将它分享给了大食袋的诸君。

同一时间,小周表妹从德国回来咾!她前面的故事请参考上一期超长八卦: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70909-130918

在她还没回来的日子,大家已经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以至于她各种弱弱地无法启齿她和御姐老师的进展。然而,在回国后的短短几天内,她就跟御姐老师搅上了!

所有围观群众都是懵逼的……哈?不是要无性吗?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好在年底饭局众多,大家决定以各种由头聚餐,追问小周表妹前因后果。

但在聚会前的下午,我又在微信上对小周表妹丢了炸弹。

为什么呢?

先是没吃饭的前几天,小周表妹在大食袋吃饭群里弱弱地说,“因为御姐老师非常介意我们的事,她不希望被人知道,所以可不可以给我建个新群,到时候好截图给她看?这个群里大家八卦都好赤果果呀。”

大家忍了,给她建了个新群,按她提供的“口供”给她对词。

到了吃饭的当天下午,小周表妹又上来弱弱地说,“大家记得,一定不要说御姐老师是我老师,而是网友哦。所以之前的对话记录我要删掉,大家请按标准口径再说一次……”

我当时就炸毛了。“她过不了认同的关,那是她的事,可她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至少懂得不要看你的手机吧?”

其他妇女也纷纷附和,“是呀,这亏得是我们,其他人哪儿有这么多闲工夫陪你演戏呀?”

小周表妹说,“不怪她不怪她,怪我爱截屏给她看。”

我说,“那错的就是你了。你自己不先把规矩立对。你不看别人的手机,也不给别人看你的手机,就这么简单。”

另外的震撼消息是,我们吃饭期间,御姐老师说不定也会出现。大家不是特别嗨森,好不容易吃个饭,不但不能八卦,还要陪小周表妹演戏……于是对小周表妹说,“那你先出现,我们先碰个头,你把八卦说完了就赶紧走,直接陪她去,不用跟我们耗着……”(老嬷嬷儿们真的都是很拿得下脸的。)

到了饭点儿,小周表妹出现的时候,因为刚去面试过,打扮有点像是《我的前半生》里袁泉那个范儿,就是头发短好多,根根炸起,但也不难看(小周表妹也真不小了,大家知道在德意志拿个理工学位是要耗上很多年的,何况她还又工作了一阵,所以其实她早就不是个小妹儿)。

按照她的说法:她一回国,就跑去见御姐老师,一见了面,人家就让她跟自己的娃儿耍。小孩儿呢,也很喜欢跟小周表妹耍。御姐老师最近又是一个人住,有一天,小孩儿睡着了的深夜,一些事情就在上演……

小周表妹特别羞怯地说,“她不是说她无性恋嘛?她不是说她身体接触有障碍嘛?我就特别纯洁地以为是睡个素的……结果……哪儿跟哪儿呀这是……”(都跟说过是她豁你耍,你硬是要信,怪得了谁?)

中间还说了御姐的各种作(比如她这回头发剪这么短,就是因为御姐老师特别喜欢长得像男的的女的,特别看不顺眼像娘娘腔的姬佬……等等),略过不提。

说了没几句话(好在关键信息已经都掌握了),御姐老师到了。用直姐的话说,“隔着一百米远,就看到一坨焦虑的乌云压过来。”我当时正忙着往嘴里塞烤肉,没特别仔细地打量(反正这姐姐肯定不是我的菜),但整体的感觉是两个字:拮据。我的意思不是经济上的,不是缺钱,而是,感觉这个人,在生活里是个“捉襟见肘”的人,很“紧”。

小周表妹把她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大家纷纷说,“那就不多留你们,你们快去玩耍吧!”然后就埋头自顾大吃起来。等她们两人走远,自然少不得又是一阵八卦。但因为见了真人,实在没察觉出任何闪光点,我们的话题很快就飘到其他好玩的事情上了。

用另外一位老嬷嬷儿的话说,“虽然不知道小周表妹是中了什么邪,谈恋爱的感觉还是好的。”

星期一, 十月 23, 2017

“我专门来羞辱羞辱你”

我和我搅家的关系越来越扑朔迷离。平常各忙各,偶尔微信上聊聊天,拌拌嘴,偶尔见个面,睡一觉。两个人各怀心思,各求便利,怎么算也算不上严肃的关系。

有一天,她听说了一件我做的事。我做的这件事,我自己觉得不算有什么错,但多少觉得有点心虚。她觉得我做的这件事,也不觉得算是什么错,她来声讨我,多多少少也觉得有点心虚。但总归呢,她半是生气半是看笑话听八卦地羞辱我来了。

“嘿嘿,我听说你做了一件事。你给我讲讲,你究竟怎么能做得出来的?”她说。“我刚听说的时候尴尬死了,感觉就是自家孩子在外丢人现眼,而且这孩子还挺大了!你明白我的感受嘛!”

我反省了一下,自己真没觉得那件事会有这么尴尬。的确是不算检点,但说白了,不就是趴体儿上玩嗨了,跟别人家的小姑娘打了个啵儿嘛!

“一想到你对年轻人的这种谄媚和跪舔,拼死拼活还觉得大家能打成一片,我就头皮发麻,尴尬无比!”她说。

“拜托你不要替我尴尬。如果情形真的像你想的那样,我一定比你尴尬。”我摊手说。

我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跟你的关系不算很认真,脑袋里没有阶级斗争那根弦,然后碰到那种嗨爆的场合……”

“不,我不是要你为我守身如玉什么的!谁想要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关键是,你的中年青春期什么时候能完?浪你也得浪得有个水平啊!”

“唔……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有分寸的。”

紧接着,我们的话题又绕回死胡同。她让我不要武断地看待她的生活,她并没有过着虚伪的乏味的中年妇妇生活;她的生活是她自己在过,我不要想当然。我当然也说了同样的话,请她不要武断地看待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因为害怕年轻已逝而死命强撑”。

说到最后,我们又因为完全无法互相理解而互相道了歉,虽说对对方生活的固有印象丝毫没有改变。

告别的时候她说,“我是专程来羞辱你的。好了,羞辱完了,我走了。”

我点点头,“我接受你的羞辱。虽然我们在羞辱的point上并不达成一致。”

and,我这么写下来,她一定又要崩溃,觉得为什么我笔下的她,完全没有表现出她眼中的自己。

星期六, 十月 7, 2017

壁花少年和狐朋狗友

放大假总是家里蹲的人又勤劳地来写博客了。

话说放假前两天好姬友组织了个趴体儿,人也不是特别多,从前半夜耍到后半夜,从正襟危坐耍到扯胸卖怀坐大腿摸咪咪比大小,最后还转场去了蹦蹦嚓,回家后直接瘫倒床上,第二天睡到下午三四点都没缓过来。

躺在床上跟姬友开了个群互相慰问,一是庆贺趴体儿主办得十分成功,二是赞美跟着活泼开朗的小妹妹们一起玩耍是多么快活,三是无不遗憾地感叹着说,妈呀,这种活色生香的趴体儿一年最多只能耍两次,耍多了要脱皮。

事隔早几年,我是耍不来这种趴体儿的。一来是当时并没有(或者说我完全不认识)这种欢乐活泼又好看的姬佬们。那时候一群女同志聚在一起,喝点酒就要痛哭流涕感叹人生历数情殇……就那么点儿感情上的破事说了又说,仿佛遭到了多大的不公正待遇。那种惨情的氛围我十分不喜欢。列席过一两次早早就走掉。之后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除了几个毛根儿朋友,几乎不曾认识新姬佬朋友。

后来生活有所变化,不种番茄了,必须要发挥主动性去认识新姬友。上天待我不薄,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几个颇投契的朋友,能文能武,开朗外向,完全不走惨情路线。

相熟久了,大家一直念叨要组织肉趴,把各自认识的开朗妹儿们召集到一起。但每次事前分析凑局,总是发现:长得好看,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开朗,符合这个条件的有;可是,跟一群二熟二熟的人能耍得起来,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就太难了。三者合一的,简直就,唔……没有。

二来是,我早几年的性格,也不足以吼住这样的趴体儿。虽然算不上内向的人,但碰上一群二熟二熟的人,我也很容易切入隐身模式,一路壁花。(能变成现在这样,真心要感谢各种运动。参加自己感兴趣的运动,是学会跟一大群陌生人一起玩耍并很快熟悉的最佳途径,没有之一。)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趴体算是一场狐朋酒友们组织的局,参与者们表示玩得很愉快。仔细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环节让人感到愉快,意义就更加谈不上。但是!它就是让人觉得很好玩啊。好玩到:整个晚上大家都没有怎么玩手机!

星期六, 九月 9, 2017

啊哈哈哈哈,八卦来啦!

一个人有多牙尖呢?那就是一听到八卦,就恨不得使出洪荒之力来三八!

这个故事也是各种绵长,且让我细说从头。

很早以前说过,直姐家的兄弟姐妹,除了她自己长得弯似盘香却直如棒锤,她家里从长辈到平辈到小辈,姬佬基佬起串串,真真当得一面“满门英烈”的匾。

这回故事说的是她的一个堂表妹妹,记得以前曾出过场,姑且叫她“小周”表妹吧。

小周表妹是个理工生,从小到大看着她一步步成长为姬佬。几年前远赴日耳曼国求学。去国之前补习德语课,在培训班遇到了御姐老师,虽然是春心难耐,但对方坚决认为自己是直人,再加上以当时的视角来看,也确实差距太大,小周表妹只得发乎情止乎礼,依依不舍,远赴重洋。

小周表妹求学期间耍过两任女朋友,一任是天地无伦大“作”比,把小周表妹折腾了个够呛之后结婚生娃去了,到第二任上,小周表妹吸取经验教训,找了个老实人。两人在德意志天寒地冻面面相觑地过了几年后,前不久,以性格不合的原因分手。

分手期间小周表妹百无聊赖,莫名地又跟御姐老师搭上了线,两人天天聊天,不舍昼夜。

于是昨天半夜,小周表妹在我们“大食袋”中年妇女不要脸不要命群悠悠地发了一句话说:“直姐……万一,我说万一,以后我和一个离异带小孩的人一起了你会不会觉得太疯狂……了……”

所有中年妇女们瞬间来了精神!嗷嗷叫着冲出来听八卦。

有人接话说,“这没什么呀。”

小周表妹道:“最近又陷入了御姐老师漩涡,不可自拔……一天到晚不睡觉,两个人隔着时差聊得如漆似胶。”

另有人问:“御姐老师离婚了吗?”

小周表妹答:“正在离呢。”(原因稍后送上。)

又有人回答:“那不着急,你先回来,睡了再说,万一不合适呢?”

小周表妹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可以……无性……吗……御姐老师说自己只是一个直人,但有身体接触障碍症。精神上绝对喜欢男的,但肉体上接受不了……她坚持说自己不喜欢女的,完全无法自我认同。”

中年妇女们看到真的都疯了。马上有人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接着大家迅速排队,把上面这句话重复了若干若干遍,并表达了相同意见:“都不想教育你了!如果天雷勾动地火搞得欲罢不能,再来说其他的。现在隔空喊话就喊无性?你脑壳被锤打扁了?”

小周表妹说:“我给她表白了……她应该理解了,也回应了……但觉得这是绝对错误的,天天在想怎么把这种想法抑制掉。”

大家又崩溃了!“你能不能找个认同嘎嘣脆的!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去开导她的自我认同,你累不累?我们想到都累好吧。”

还有人说:“你先飞回来睡一次再说吧。一张机票钱。没睡过以前都是空话。”

发生上述对话期间,我正在练拳击,回来打开微信群,对话几百条,定睛一看,马上也复制了一条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然后我又说:“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没好生日过?怎么会有这种浪漫到离谱的想法?无性?给别个免费带娃娃?一定要先睡!睡不好就退货!”

大家附和:“绝对的真理,睡得好太重要了。”

小周表妹仍然弱弱的,“感觉……大家的想法……都好实际……”(废话!大家吃过的瘪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人再吃一回呀!)

她说:“说实话……我很长时间没什么性趣了……回家就睡觉,困得很……”

大家又猛地一激灵:“所以你和前任就是这么分手的对不对!!”

小周表妹简直要崩溃了,“不是啊……还是有其他原因吧……当然不和谐是有点久了……她觉得我对她没性趣……”

众人齐声:“好了!你不要否认了!你们就是床死分手的。get!”

小周表妹:“(前任)感受最深的是,觉得我不爱她。”

我:“那还用说!日都日不爽肯定不爱呀……那你是不是自己都没有过高潮啊?”

小周表妹(羞怯地):“说得好露骨……我有啊……”

我:“那你回来把御姐老师弄了再说。”

小周表妹:“……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师……但我们并没有谈这么深入呀。”

我:“有什么可谈。你回来跟她见一面,想不想日一瞬间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么多干嘛?”

小周表妹羞怯地:“我不是这样的人啊……我跟前任认识了三个月,暧昧了两个月才……”

我:“所以你跟她才不和谐好吧!暧昧有两种,一种是充满电感的暧昧,就好像你形容的跟御姐老师这种。另一种是,哎呀,‘她也不坏,我正好单身,那要不要耍个朋友试试看?’然而不耍也可以……”

小周表妹:“对啊,本来也不是一定要跟前任交往。就是有一次太空虚了亲了她一下,就好像要负责了……”

一名妇女dang!地跳出来:“所以现在也是太空虚,你可千万别聊了几个通宵又觉得要负责了!”

(我内心十分赞同。心想的是,理工科的小朋友怎么这么爱负责!动不动就负责,谁tm要你们负责了?)

小周表妹:“我现在真的特别喜欢老师,甚至连她女儿都一起觉得好爱……但她那边的情况,真的好复杂啊……”

以下内容,小周表妹发的是语音,大概是因为实在没办法用书面语言短时间说清楚吧!

总结一下是这样:御姐老师,一直存在跟男性的身体接触障碍。但因为家长还是保守,所以接受了一个追求自己多年的老实男人的追求,并结婚。结婚后仍然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坚决不跟对方发生关系。男方还是很善良,先跟她一起去看医生,无结果,后来甚至勉为其难,答应以人工授精的方式与她生育孩子!

生完了孩子,老师的身体障碍症还是没有解决,于是两人两地分居,男方自然放敞。放敞过程中找到了与自己实现生命大和谐的真爱,马上回来坚决要求跟老师离婚。(我心想:这才叫干得对啊!之前是在干嘛?!)

由于御姐老师也还是比较富裕,所以现在大家正在分家产,可能家产分完了就离脱了。

群里每一个妇女都被这个故事!惊!呆!了!先是觉得这老公似乎也有病,更万万没有料到老实巴交的理工表妹碰到个这么难搞的妇女!

有人最先反应过来,说:“天啦!心理问题这么严重,真的在一起了怕是要整死你。你能不能还是找个健康的、性功能强劲的、认同坚定的、开开心心的、没娃的耍一个啊!”

其余各个生了娃的直人妇女们火速赞同:“是啊是啊!注意要没娃呀没娃呀!带到娃儿还耍个鸡儿。”

小周表妹:“老实说我最近也到处去找了呀,虽然花花草草各有可爱,但我心里还是只有德语老师呀!”

我深刻的觉得是小周表妹耍朋友耍少了,简直被拿来当成了接盘侠。

由于时间已经太晚,当天的讨论到此结束。反正现在大家都尖起耳朵随时等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