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四月 30, 2017

记一次如释重负的分手

前一段时间在跟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姑娘交往。大家date了几次,吃吃饭看看电影近郊玩了玩,小姑娘就提出,要不咱们交往一下吧?我当时觉得未尝不可,就说大家试试看吧。

虽然我总爱幻想自己是个不乏趣味的人,但事实证明,这纯属幻想而已,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日常生活里的我,相当无趣。比如说,生活过分有规律,一个星期该锻炼的几天,雷打不动。然后工作过分不定时,白天也工作,晚上也工作,周末也在工作,甚至锻炼完了又在工作。如果是一个人生活,这叫做自律,叫做纪律性强,可跟人交往,这就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小姑娘是正经上班族,平常下了班想跟我date一下,我去锻炼身体了;周末想一起玩耍一下,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锻炼身体。我也约过她要不要周末一起练练柔术——好吧,这个爱好不免太过诡异,人家不接招。她抱怨过我好几次说,“到底是陪我重要还是你的训练日程重要啊?”我心想,喂,我的训练日程是好不容易才安排得这么顺畅、没有冲突的呀。

冬天的时候我努力想做个好date。我跟她讲,我的训练日程是如此这般安排的,星期一星期三晚上我休息,不锻炼;星期六不训练全天有空,周日上午要训练下午有空但隔一周要回爸妈家。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有这几天才能来找你?”我以为她理解了,激动地点点头。小姑娘其实并不理解,但她还是照着我说的,尽量在这几天来找我。

结果,过了不到两个月,我就开始跟朋友们发牢骚,“天哪,一个星期要陪小姑娘三天,累死我了!很多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跟人说话!”

等冬天过完了之后,小姑娘的工作和住处都有所变化,过来得不那么勤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好轻松好愉快,就这样date就好了嘛!

再然后又过了不久,小姑娘有两个多星期都没来找我,微信上也不说话。我心想,这……是不是出问题了?我要求跟小姑娘打个电话,小姑娘不接茬。我又在微信上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于是小姑娘说了,“我觉得这样不像在耍朋友啊……从一开始就不像……”

说实话我挺囧的。从理性上,我觉得小姑娘的诉求非常合理,她需要两个人交往的亲密度。但我做不到。So……

另外:小姑娘是《奇葩说》的粉丝,《奇葩说》前两个星期有一集的内容大概是探讨,分手要不要当面说?后来反方(也即“分手不用当面说”)获胜。

我自己的话倾向于当面说,以我对小姑娘性格的了解,她肯定是“不用当面说”的支持者。我有点怀疑她是看了这一集《奇葩说》之后,终于决定跟我在手机上摊牌。后来我跟朋友们吐槽了一下,朋友们则说:“你可要感谢《奇葩说》才对!”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结果的确是“分手伤害”最小的。

星期四, 二月 2, 2017

“为了爱,浪一生”

过春节期间和从魔都回来的老友见面。她惭愧地说:“中秋节的时候,都不敢来见你,因为胖变形了。后来回去之后每天游泳,游完了不吃饭,掉了20多斤,终于能够见人了。”(可见处女座唠唠叨叨逼死人的功力深深地刻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老友也是个豁达的浪人,多年来走南闯北,学霸属性。她工作的行业这几年一路往低,虽然她自己基本上考遍了整个行业里能拿到的一切证书,但大势所趋,无可奈何。身边的女朋友也换了不知道几茬,洒过无数狗血。然而她自己还是挺乐观的。

聊天中,提到我们在魔都的一个共同熟人Z,说:“Z长胖了。被现任折磨得要死不活,人都颓了。她现任就有点类似你前搅家,是个凡事儿都愿意敞开了说的爽朗姑娘,open-relationship耍得得心应手。Z比较专注又不够腹黑,哪儿hold住这种妹?接受不了又不愿意分手,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人也霉不烂扎的。”

我们共同为Z叹惋了一阵。然而老友立刻把话头转到了Z的现任身上,甚至眼睛为之一亮,“我很欣赏这个妹,跟她见过面,她也是基都人浪在魔都,跟前任在一起好多年,后来散了。没结婚,一直死磕着,在魔都,当然也置不起业……可是我不知道她到底看上Z哪样呢?我问过她,她说早晚还是会跟Z分手的,但Z现在不愿放弃,又对她很好,所以……唔……可怜的Z……”

再接着我们转到了另一个话题:能死磕到底的女同志是不是都有点过分看重生活中“感情”所占的比重,所以导致飘离浪荡者居多。就类似去年看的那部《Grandma》,年轻时也曾有无数风光,到了老手里没有啥积蓄,然后脾气又臭。

我回忆了一下,按照我交友的偏好来说基本上是这样,基本上都见过很大的世界,不是那种手特别紧爱储蓄爱置业的人,再年轻些的时候哪儿有爱情往哪儿奔。倒也没什么不好,但放到冬天以及“不再那么年轻了”的对话背景里一说,似乎会显得有点凄凉。

然而我又想了一想,在凡此种种可见的生活轨道里,这绝对是不算差的一种了吧。

星期二, 十二月 27, 2016

揪心呐!——年终总结

每年快年终的时候,我会点开自己的豆瓣书影记录。刚才清点了一下,赫然发现今年全年就看了十来本书,顿时觉得揪心极了。

一月读了三本书,五月读了三本书,其他有些月份,竟然,神秘地,蒸发掉了。对我来说,一个月没有读书,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我真的无法想象,也无法回忆。我不是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翻书下饭吗?!

——好吧,我忏悔,现在我的下饭菜读物成了知乎。而且,大概有两个月的样子,我每天重温三两页三言两拍文夹白式中文,这当然并没有登入豆瓣。

电影看了四十来部,还算正常,再加上追剧的时间……唔,还是应该多用点空闲看书,平心静气,保持专注。前一阵用三天时间入神地重温了《杀死一只知更鸟》,很美好的体会。

为了平息自己的沮丧,我上亚马逊清空了最近的购书单……然而!我的书架已经快倒了!

——————

翻了翻2015年我对自己的期待(点此),基本上该做到的,都做到了。

口琴,坚持吹了,每天咿咿呀呀半个小时,很有进步,现在拿着口琴要吹给没听过的人听,还是能装一装,比格算是略有一点点。蓝调还是没攻克。明年继续。

柔术,坚持练了。每周一次。虽然还是白色道带,总算带两条杠了。跟每天训练的小伙伴不能比。道馆里有个姑娘接触比我晚几个月,但自从接触了以后,几乎每天都练,如今已经升蓝带了!至于我自己,明年不知够不够水平升蓝,但贴上三条杠问题不大。

拳击,坚持练了。每周一次。出拳比以前出得漂亮多了,步法入门了一点点。身法,渣。手法,渣。很有趣,明年继续练。

攀岩,坚持练了。每周一次。自我感觉退步得厉害。再加上好几个小伙伴一周两练甚至三练,功力猛涨。相比之下,我就更觉得自己退步。但按旁人的观察,应该算跟之前持平。明年继续。

钢管舞,也坚持练了!还是每周一次。这个项目我练得最累,因为是跟着专业班练,每次拉伸+体能+管上技巧,四个小时以上。然而我僵硬的腰和腿和肩啊……总之我连竖叉都还没劈开。

不过也是解锁了一些成就的,至少,知乎钢管舞专题下的大部分管上技巧,我能搞定,只不过,涉及到腿腰拉伸的环节,就做得死丑。

按去年上的舞校标准,在管上串十个技巧就算结业,我也能做到。今年夏天转校之后的老师水平更高一些,教的东西更难一些,但同时,也教得更扎实。

不过我一开始就发愿想练的大招——前水平和人体旗帜,目前还没有解锁。我会继续练下去。希望明年有一天就解锁了。

考虑到每项运动一个星期一练,老实说进步都不算特别快。尤其跟只专注练一个项目的小伙伴比起来,更是惨遭血虐。看到别人很强的时候,我还是感到着急的,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觉得自己也还不错,享受了每一种运动的乐趣。

20161227201243

爸爸今年身体不错,妈妈也很好,我很宽心。希望他们明年也玩得开开心心的。

——————

至于去年最后一条愿望,哈哈,炮友们来了又走了。也都曾留下过美好回忆。我也觉得还算满意。

唯一没能解锁的,是独自旅行的技能。然而,上天自有美意,帮我解开了聚众旅行的技能。也是可以的。

————对明年的期待———

就跟去年一样吧——认真工作。坚持运动。享受生活。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碰到精彩的人,快乐地翻滚。

星期五, 十二月 23, 2016

中年妇女的丧,和,喜悦

——丧篇——

年底又到了,频繁聚餐模式正式打开。大食袋俱乐部又聚会啦!最重要的当然是交换各种八卦。

话题的由头是从何洁跟男人离婚的消息打开的。已婚妇女们一致认为,在家庭生活上,这个男的除了弱鸡,基本上就是国内当爹的正常直男的样子,并不算得太离谱。(八卦消息里何洁自己也说过,郁闷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身边朋友的男人们,都差不多,心情才好了一点。)当然又弱鸡还疑神疑鬼还要去抓奸还抓不着还惦着分家产还不过大脑给情感热线打电话还曝光家里的隐私,这是另一回事了。

说到这里,朋友之一无声无息来了一句,“唉,其实前一阵都拖着男人去了民政局了,临到叫号,男人说,‘先出去抽根烟谈一谈,’结果就没离成。他不愿意离,但在我这儿,离不离也就这么大回事了。”

朋友之二说,“纳尼?你都到了民政局了都没离成?!”顿了顿,悠悠地说,“隔一阵,你们要是听说了我离婚的消息,可不要吃惊哦。”

朋友之三说,“嗨,咱们当中,谁离婚的消息都不是新闻好吧!离个婚嘛,哪天缘分到了自然就离了。”

我回家后给美莎转述了中年妇女的故事,美莎哇哇大叫说,“你朋友里难道就没几个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中年妇女吗?!”

我说:“不呀,大家其实都挺挺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呀!可是中年妇女就是自带这种丧啊!两者并不妨碍嘛!”

美莎想了想,“嗯,倒也是,中年妇女是挺丧的。不过中年男人也很丧啦。其实国外的中年男女也很丧。不过国内的大家们尤其丧。”

唔……那也是没办法。

——喜悦篇——

上一次的聚会故事里提到了这样一个八卦(主要看下半段):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60924-143022

直姐讲述了这个八卦的下文。

直姐说,作为一枚姬佬磁石,她机缘巧合认识的这个台湾妇女,人长得算伸展,做事又干练利落,所以免不了走得比较近。直姐跟一家手工烘培店的老板相熟,带着妇女去拿过几次点心。烘培店店东也是一对姬佬,温馨有加,看得台湾妇女大受感动,拉着直姐就讲起了自己的纠结情事。

然而,直姐这样说:“开始呢,我倒还蛮有兴趣听听她的八卦,但后来,她把自己狗血故事里另一个女主人公的照片给我看了……”

我等当然竖起了耳朵。

直姐接着说,“……于是我就再也不想听她的破事儿啦!!!”她锤了锤胸口,又说,“作为一个颜控,谁要听主人公长得不好看的八卦!”

大家哄笑,追问主人公到底有多不好看。直姐翻了翻手机想找真相,最后只找出了台湾妇女的照片,她说,“总之另一个长得很不好看,我连照片都懒得保存!”

聚会又一次在大家大开地图炮、感叹基都普通人颜值也高于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笑声中结束了。

吃完饭,几个人就着雾霾和夜色,快乐的在满地金色落叶的背景里拍了照。照完各自出挑选自己照得最好的照片美图以后发了朋友圈,在一片点赞中喜悦地过完了这一天。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6

隆冬将至

全家找了个周末,给爷爷庆祝生日。爷爷在带看护的老人院住了快两年时间,神智愈发不太清晰。腿部肌肉没有力量,从轮椅上起身都很困难。对儿女们几乎也快忘光了。

庆祝完之后,我陪姑妈送爷爷去老人院,姑妈给负责照看的护工带了份治疗颈椎病的小礼物,也是希望护工对爷爷不要失去耐心。

从老人院返回的路上,姑妈一直在唠叨自己的女婿,唉,就是我大表妹的婚姻啦。她眼见着自己的女儿结婚好多年,孙儿也照料了两年了,女婿还在阿富汗,而且的而且!这几年来,女婿一文钱家用没给!养儿的钱都没给过!

这一回姑妈的女婿回家探亲,我大表妹拉下脸来说,“儿子已经两岁了,你还没给过养娃的钱呢。”女婿竟然说:“啊?你以前都没要过钱!”我大表妹说:“以前没要过,意思就是你可以不给吗?今年经济不好,我的工资现在养儿不够用。”

这样说话,算是说得很明白了吧。这位姑爷竟然也只悭吝地打了一个月的养娃费来,说明年开年再转两个月,现在还没见到水响。

据我所知,他所在企业派驻阿富汗的员工薪资,少说也是500K,何况阿富汗也没地方用钱,养自己的娃却手脚如此之紧,真是不明白其中道理,难道真是被说中了是基佬吗?!但基佬对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至于这么吝啬吧?而且他对儿子的表现也不是不喜欢……真是个谜。

这次聚会上见到了自从修佛以后很久很久不见的婉君表妹。唉,她又长圆了。然后,修佛修得太专注,跟家里人的相处越来越有点障碍。听她话里的意思,她是真心想修出了断因果的成就来……我这叫汗啊……

全家人也都在汗ing……唯一让家人稍感安慰的是,她买了辆新车。小时候曾觉得,只看重物质的东西,这是多么虚伪啊。但我看到她买了新车,竟然也还是感到,嗯,怎么讲,放了一点心,至少还像个活在俗世里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