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十二月 13, 2017

掰腿腿儿!

因为柔韧性太差,我的老师们很为难:很多动作都没法教呀。

所以,在去年年底舞室的聚餐活动上,我向老师许下心愿:2017年劈开竖叉,而且得是自己劈开的!

夏天的时候还很吃力,稍微耗个30秒就痛得跳。

而今天气越来越冷,居然自己颤悠悠地能下了。只剩下胯根儿还有一寸左右贴不了地。

有一天老师突发奇想,让我试试上杆掰腿,因为上杆之后不需要胯位太正,理论上掰腿能掰开。所以有了下图。基本上掰直了。

其实这个动作是她们全日制学员能独立上杆之后最靠前学的动作之一,软度好的话没啥难度。

明年努力掰右腿!

20171213144139

星期二, 十二月 12, 2017

反应还是不灵活

进入冬天以后,周末的拳击课基本上只剩下我和师姐,其他师兄弟要么忙着工作,要么转到了其他训练馆,要么,就过周末喽。这样简直就相当于是上私教课了。

我师姐是搞体育童子功出身,好像是跆拳道专业,现在也在学校里当体育老师教跆拳道。先天的反应速度比我快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是,因为我俩配对时间太久了,她现在先天的反应优势居然有点发挥不出来了。

并不是说我反应变快了,或者说她反应变慢了。我的反应仍然很慢,她逮着机会打到我,我还是躲不开。但还有更多的时候,她没办法把反应快的优势发挥出来。她的拳击步伐跳得比我好,但是,我基本不跟她一起跳,我按照我的节奏慢慢地来,走两步,变个方向,再走两步,再变个方向。兜空子出个拳,她想冲上来我就来个重炮。

我师姐挨过我两次重拳以后,就不太敢往前冲,怕挨打。我也吃过我师姐的重拳,但我就觉得还好,还是敢往她拳头里靠和挤,所以整体而言,她现在跟我打实战,我吃她拳的次数可能还是比较多,但局面上是她打得比较被动,尤其打三分钟一回合或者两分钟多回合,她越拖到后头越吃力,毕竟她跳得多累得多呀。

我教练发现了这个情况,跟我说,“好了,我现在看出你的特点了,记住了:以后你的战术就是,有机会出拳,就一连出五拳,交叉打。”

这一点拨,下一回合打得我师姐满场跑。因为我只要能连出五拳的话,她的节奏就全乱了,根本无力招架。

师傅和代课的师兄都说我有进步,但考虑到对手是同一个人,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进步了。下次有机会跟别的人打打看。哈哈。

星期天, 十一月 26, 2017

升了升了终于升了!

20171126191903

从去年五月升白二段的时候就开始心里怀着小小期待,如今心心念念了一年,终于升了!可以说是极其开心了。

我翻了之前的日志,第一次提到柔术是在2015年的1月1日:新年第一显摆。所以真的是杠杠地练了整三年升到蓝带。

我不知道教练有没有放水绶带,因为老实说我除了有半年左右坚持了每周两练,这三年的时间里大部分都是一周一练(有效训练时间以每次两小时、一年上课50次计算,大概在300到350小时)。

不过,跟第一次去训练时各种气喘如牛相比,如今跟馆里的蓝带交手,除去极少数几个技术特别好的资深蓝带紫带,思路和动作上基本能跟进。跟之前升蓝的几个女孩子过手那更不得虚。带一带白带新学员(尤其是女学员),也各种得心应手,哇咔咔咔。

玩小众运动的好处是,升个蓝带含“金”量还是挺高的,因为就算每天训练,也至少要训练十个月以上才能升蓝。业余训练,一周两练或三练,两年升蓝比较常见。

所以,除开职业格斗运动员,女子蓝带的人数比较少。前几个月,我们馆有个女蓝带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女子格斗真人秀节目,入选的巴柔蓝带就她一条。我们馆教练手里授出的女蓝带,加上我应该是五条(有一条是我第一次去训练时碰到的那位外籍女士,她如今已经是紫带了。她技术实力是一级棒,我整不赢她,但她现在基本上专门就做这件事,每年参加几次比赛,不比赛的日子还有很多备赛期,以投入的时间来看,实在无从比较)。

玩小众运动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如果到别的地方去,只要该城市有这个项目开展,都能很快找到组织,融入一个热心的社群。

嗯,如果问到虚荣心,有没有?0071C736当然有一点的。

星期二, 十月 17, 2017

舞室里的那些事……

舞室的女孩子们是我通常而言接触不到的群体。她们基本上就是那些……初中之后没考上重点高中之后也没有上过大学的女孩子了。但就我的观察,她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成绩不好罢了,并不是不努力,不能吃苦,或者智力不足。

这家舞室的老板就是两位教练,一位估计是资金出得多一些,外联工作全包,也教技术,但主要教力量和爆发类的技术;另一位舞蹈技术和软度更好,教姑娘们各种技巧。而且两个人真正齐心合力地做事。当初选这家舞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着教练就是老板,总不至于跟前一家一样,学着学着就换教练,东一榔头西一棍子。现在看来,果然没有选错。

长期学员们大多数是外地来的,年纪差异不大,虽然有不少人已经结了婚甚至孩子都有两个了(!),但也就,25+。偶尔也有年纪略长的本地人来学,但都是“散打”,像我一样,一周一练或者几练。而这些长期学员,在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里,天天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块。(外地学员的住宿,老师租了间硕大的套三还是套四,全部住在一起。)

学员们之前似乎少有集体生活的体验,尤其跟一群天南海北来的同龄人相处,就更是没有过。我感觉,这舞室,相当于是这帮女孩们的“大学”生活。好些人甚至交了一份“终身班”的费用,“毕业”了到各地驻场演出一阵,又回来学校进修,大家又乐呵呵地聚在一起。

最近有一项钢管舞业内的比赛,全国性的,按教练的说法,行业内权威性略微低了些,参赛人员水平比较参差。但她们当然非常支持自己的学员去参赛喽,毕竟也是顺便宣传舞校的好机会。有两个学员要参赛。一个教练,编舞,训练技巧,甚至连表演服都代为出力设计!另一个教练则亲自带着学员去外地参赛。(一个学员拿了第三,大家高兴惨了。)其余学员学成之后的第一场商演,她们同样是帮着设计表演服,设计舞蹈动作。说实话,一家商业舞室,“负责到底”做到这个地步,我真的很佩服她们。

我在这里训练了一年半左右,教练们手下出师的姑娘们杠杠地有三波了。我基本上算整个过程的见证人。第一波学员,哈,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个人。那姑娘是河南来的,似乎以前跟教练之一在另一家舞校学习过,后来借了一大笔债,跑过来学习。当时舞室才开张,两个教练教她一个人,她自己也很能吃苦,只是性格特别拧巴别扭。三个月后顺利出师,经教练们的介绍,开始商演。但莫名其妙的,因为很少的钱的问题跟教练们发生矛盾,成为“师门叛徒”,再也没了音信。(按两位教练的说法是,夏天里下大雨,教练没办法,用了一下学员的表演用伞挡雨,学员大发脾气,两位教练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给学员转了一笔买新伞的钱,学员收了两笔钱,不肯退回……结合那位学员的家境和性格,这故事我基本相信。)

第一波学员的培训后期,第二波学员就陆陆续续地来了。有一个男同学,算是舞室里少有的念过大学的人。日语专业毕业,似乎还上过研究生,但我至今没有仔细问过。这个男同学,如今成了教练眼里的老大难。他是所有第二波学员里至今不曾出师的人。而且他的进度,跟一周一练的我基本上保持一致。

我的问题主要是我练得太少,软度老下不去,不能横叉竖叉的话,太多技巧没法练,所以我主要是练力量卦的动作。而且我早早跟教练表过态,我说老师我不急,我练什么都按5年为单位(哈哈),能练到60岁是最吼的。

这位男同学呢,天天练,软度还是开不了。而且他力量也不特别好,力量卦的动作也做得马马虎虎。更何况他没工作啊!在舞室晃了了一整年了,生活费什么的似乎告急。

教练比他还着急。有一天课后跟教练聊天,教练说,“你说那谁(男学员)怎么办呀?是我的话,练一年了,其他同期的学员都商业表演几轮了,学费都挣回来了,可他这样的水平,还啥也不成,当教练也不成。”

我说,他都不着急,那就慢慢耗着呗。

教练说,“那哪儿能?他明明就是不想工作!他的钱用完啦,而且很久也没跟家里联系了!实在没天赋的话,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儿呀。”

这位男学员的处境,其实我是可以理解。长久以来,整个舞室就他一个男的,他学历又比其他人要高,他自己也是有点,怎么说呢,比较“端着”,真是找不着人说话。我呢,至少还能跟其他女同学们聊聊蔬菜水果多少钱一斤吧。他就没辙了。

这位男学员本身是因为想要改变当时的工作来学舞的,学艺不精不能出师,就等于是又要回到原来的工作环境。他肯定怎么都不愿意啊。

星期三, 九月 27, 2017

病毒凶猛

这一波病毒可真是凶猛。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反反复复。

Day1:(上)周四。

一觉醒来,鼻炎发了,打喷嚏,流鼻涕。因为我换季比较容易发鼻炎,也没当回事。正常情况的话,喷点药水,到了下午症状就会自然消失。但这一天一整天都没恢复。不过人还是挺有精神的,于是晚上还去攀了岩。攀岩期间鼻腔神奇地恢复了畅通。开心地回到家,又开始打喷嚏。

晚上睡觉期间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一直在冒冷汗。身体忽冷忽热。

Day2:(上)周五。

早晨醒来很不舒服。服用了鼻炎药和感冒药。并发现生理期到来。

白天也有点忽冷忽热冒冷汗。鼻子的症状稍有缓解。

睡觉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冒冷汗。忽冷忽热。

Day3:(上)周六。

鼻腔已经畅通,但自醒来就在冒冷汗。穿多了衣服热,穿少了冷。

Day4:(上)周日。

还是动不动冒冷汗。下午有个活动,必须出门。

回家之后就躺倒床上摊起了。睡到凌晨,背剧痛。仰卧痛,左侧卧痛,右侧卧也痛。趴着睡还是痛!因为人还在半睡眠状态,模模糊糊想着,完了,难道是仰躺着睡,睡成椎间盘突出了……但换了N次睡姿以后确认不是骨头的问题,否则怎么可能趴着睡也痛呀。

Day5:(本)周一:

终于意识到可能是病毒性感冒了……吃了头孢。还是忽冷忽热、忽热忽冷。冷汗没停过。到了下午实在杠不住了,去了附近的医院。查血,除了中性粒细胞计数和单核细胞比例略超指标之外,其余都是正常值。但考虑到处在生理期,有些波动很正常。

此时不流鼻涕不发烧,但稍微一吹风就觉得冷,冒冷汗。医生也说不出来是个啥问题……但因为查血正常,我稍稍放下心来。背白天也有点酸痛,但直立状态下比躺着好得多,所以也就没管它。

又很早就睡了。跟之前几天比,这一天晚上睡得不错,只醒来一次。疼痛从后腰的部位似乎上升到了背中央,而且翻个身就没那么痛了。冒汗的情况有缓解。

Day6:(本)周二:

这一天基本不错,没什么症状。以为快好了。

哪料到,半夜背又痛起来!

Day7:今天:

一爬起来就吃了头孢。量体温仍然正常。但隐隐感觉在发热。头昏昏沉沉的。比前一天自我感觉要差。但没有冒冷汗,也没有流鼻涕。

————————————

在这一次躺下之前,我上一次生病还是一年半以前的冬天,因为连续被请吃火锅腹泻一周。而且明显感觉这次生病要严重一些,因为每天早晨醒来,跟平时完全不一样。我平常一睡醒,心情是自然愉悦的,类似:“哇,开心,又是新的一天!今天要去干这干那……”。

这两天醒来的独白是,“啊,难受……怎么还没好啊……”完全无心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