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九月 27, 2017

病毒凶猛

这一波病毒可真是凶猛。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反反复复。

Day1:(上)周四。

一觉醒来,鼻炎发了,打喷嚏,流鼻涕。因为我换季比较容易发鼻炎,也没当回事。正常情况的话,喷点药水,到了下午症状就会自然消失。但这一天一整天都没恢复。不过人还是挺有精神的,于是晚上还去攀了岩。攀岩期间鼻腔神奇地恢复了畅通。开心地回到家,又开始打喷嚏。

晚上睡觉期间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一直在冒冷汗。身体忽冷忽热。

Day2:(上)周五。

早晨醒来很不舒服。服用了鼻炎药和感冒药。并发现生理期到来。

白天也有点忽冷忽热冒冷汗。鼻子的症状稍有缓解。

睡觉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冒冷汗。忽冷忽热。

Day3:(上)周六。

鼻腔已经畅通,但自醒来就在冒冷汗。穿多了衣服热,穿少了冷。

Day4:(上)周日。

还是动不动冒冷汗。下午有个活动,必须出门。

回家之后就躺倒床上摊起了。睡到凌晨,背剧痛。仰卧痛,左侧卧痛,右侧卧也痛。趴着睡还是痛!因为人还在半睡眠状态,模模糊糊想着,完了,难道是仰躺着睡,睡成椎间盘突出了……但换了N次睡姿以后确认不是骨头的问题,否则怎么可能趴着睡也痛呀。

Day5:(本)周一:

终于意识到可能是病毒性感冒了……吃了头孢。还是忽冷忽热、忽热忽冷。冷汗没停过。到了下午实在杠不住了,去了附近的医院。查血,除了中性粒细胞计数和单核细胞比例略超指标之外,其余都是正常值。但考虑到处在生理期,有些波动很正常。

此时不流鼻涕不发烧,但稍微一吹风就觉得冷,冒冷汗。医生也说不出来是个啥问题……但因为查血正常,我稍稍放下心来。背白天也有点酸痛,但直立状态下比躺着好得多,所以也就没管它。

又很早就睡了。跟之前几天比,这一天晚上睡得不错,只醒来一次。疼痛从后腰的部位似乎上升到了背中央,而且翻个身就没那么痛了。冒汗的情况有缓解。

Day6:(本)周二:

这一天基本不错,没什么症状。以为快好了。

哪料到,半夜背又痛起来!

Day7:今天:

一爬起来就吃了头孢。量体温仍然正常。但隐隐感觉在发热。头昏昏沉沉的。比前一天自我感觉要差。但没有冒冷汗,也没有流鼻涕。

————————————

在这一次躺下之前,我上一次生病还是一年半以前的冬天,因为连续被请吃火锅腹泻一周。而且明显感觉这次生病要严重一些,因为每天早晨醒来,跟平时完全不一样。我平常一睡醒,心情是自然愉悦的,类似:“哇,开心,又是新的一天!今天要去干这干那……”。

这两天醒来的独白是,“啊,难受……怎么还没好啊……”完全无心做事。

星期天, 八月 20, 2017

武艺见涨

这个星期欣喜地发现,自己的柔术功力莫名其妙地提高了。连续两次上课,一回撇了一个紫带,一回撇了一个蓝带(所谓的“撇”,就是令得对方拍降的意思)。

这两个人都在140到150斤左右。当然了,他们跟我揉的时候打了一定的让手,但是以前打让手我也撇不了呀。

感觉这一回提升的是三个方面:

一是意识。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手弄不转了,腿可以上,会有意识地破坏对方的重心。此外,积累的连招慢慢多起来,一招弄不转了,还有下一招可以换。

二是握力。握力大概是练钢管舞练出来的,结果舞技涨得还没那么明显,先倒体现在武艺上了。据若干不同的人说,我一抓他们的道服,他们就很头疼,很难甩掉。好不容易甩掉了,我下招又来了。

三是整体力量。现在跟一个140/150左右的男的,正常的比划(也就是说双方均未处于打红眼了的状态),我自己的感觉是能挡住他们的攻势,或者至少给对方的攻势造成很大阻碍。今天更夸张,跟150斤的蓝带训练,拎着他背后的道服,竟然把他给蹬退后了,以前跟他揉过很多次,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有感觉。揉完了我问该蓝带,最近是不是减了体重了,怎么揉起来这么轻飘飘的?该蓝带说,应该是我技术涨了。(得意脸)

然而为虾米我还没升蓝带呢?我也不知道哇。上一次教练升了个男的小钢炮,该小钢炮练了10个月,天天练。我掰着指头想了想,我练了3年,一个星期一次,300多个小时。该小钢炮10个月大概练了600个小时……。(叹息)确实没办法,还是得时间堆够才行啊。(不过正常人一周7练,绝对是很快要练报废的感觉。)

我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升不了就升不了吧。

星期三, 八月 9, 2017

健身江湖

本地的城南一直是高消费区域。健身热潮一起,城南总是最为火热,如今城南的健身房,私教课300rmb/小时起,而很多私教的作用就是当个人肉Keep。

柔术课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城南开了个很小的健身工作室,小班(4人班)开课,一个小时的学费竟然也是200。当然,她找的教练都很专业,这倒是没得槽可吐,可对比我上的拳击课,基本上也是四五个人训练,每次两个小时以上,一节课才70啊。钢管舞上课的人多些,但一练就是一整天,练五六个小时,课费也不到100块。

有一次,朋友拉着我去城南的一家训练馆旁观。这些新开的训练馆,设备确实都是全新的,显得十分高大上,但是……教练的水平……当时一共有三个女的两个男的跟着教练一起练WOD。所谓WOD,是从Crossfit里来的词,意思是Workout Of the Day,循环训练。我记得当天布置给这些学员们的训练内容大概是:硬拉,15个;壶铃摇摆,10个;burpee,10个;壶铃深蹲,10个;单杠举腿,10个;以上内容来三轮,每轮中间加跑步3km上下的跑步。

别的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5个学员里4个人硬拉是弯着背的。几个女学员跟着练了12周,髋部硕宽,我也不知道是她们原本就宽,还是练宽的,反正那身材真是不咋地。但据说有人减了10斤。

说实话我觉得挺目瞪口呆的。

另外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高科在公号上招生,一节私教课的课费已经达到了1200元。这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站到了风口上”。高科是很好的教练,这可能是真的,但1200元的私教课……真的是疯了。

星期六, 七月 1, 2017

这个星期真是……

体验到了高速公路上超速开倒车是种什么感受,我作为乘客是真的只能咋舌。

还是讲讲锻炼身体吧。我所在的柔术馆和拳击馆都去参加了一场小规模的俱乐部联赛。拳馆的师兄和教练极力动员我和我师姐参加比赛,但我们两个都缩边边。一来是觉得,咳咳,年纪大了无需逞强,另一来是对自己没有绝对信心。

什么叫绝对信心呢?就是实力比对手高很多,想控制力量就控制力量,想打你就打你,想躲开就躲开。

我和师姐一周只练一次,跟师兄弟们对练经常被打得满头包,当然没有这种绝对信心啦。

这次的俱乐部联赛有两对女子选手,有一对很值得一提。选手A,身高175,体重55KG;B,165,60KG。A选手太瘦了,就像一根竹竿,手细腿细脖子细;B选手体格要匀称许多,而且专门扎了一个复杂的麻花小辫,看上去很有气势。

结果一打起来,叫人大跌眼镜。A选手占据身高优势,伸手就能把B选手挡在安全范围;B选手呢,只会抱个拳架往内线钻,钻进去之后又不出拳,白白挨打。我感觉她要么是没打过实战,要么就是拳击这项运动,根本连门都没入。

(跑题:不过矮个子打高个子真是很难打了。我有个师兄,身材十分羸弱,跳动不甚灵活,手脚不甚协调,后手还打不好,跟其他师兄对打半点便宜也占不着。但我每次跟他做有条件实战,都被他打得满头包。他比我高半个头还多,我不管怎么蹦跶,都是只小蚂蚱,他随随便便出个前手拳,就能把我阻挡在安全范围外,搞得我无比焦虑。

反而我跟一些不太高但体格壮一点的师兄打,感觉还能把师傅教的战术用出来。)

我和师姐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们真要和这位175的女选手打,考虑到到她胳膊细,只能硬扛了她的前手,挤进她的范围内再打。

这些选手之前的报名资料都写着只训练了几个月,搞得我和师姐很不好意思(我和她都跟着教练练了两年多了,只不过频率太低,一周只练一次)。但按照比赛现场情况来看,所谓只练了几个月,应该指的是有效训练时间,也就是说,只算实际参加训练的日子,比如一周一练,一年只练得50次,那就算50天,有效训练时间当然就只有一个多月喽。

星期一, 六月 19, 2017

争强好胜

虽然参加了一堆格斗训练,但不知什么原因,性子反而越来越平和了,跟人一较长短的心气不是特别旺。

最近柔术馆和拳击馆都要参加小规模的俱乐部联赛,教练见天催促女同学们参赛,聊天群里时不时地发布“别的馆女生才训练了几个月的都敢参赛,我们的女同学绝对有实力,快报名啊”一类的通知。拳击教练手下有一大堆男生参赛,但唯一报名参赛的女孩子是一个半年都不见得能来训练一回的小妹妹。他拼命鼓动我和师姐报名,我师姐最近周身不通泰,反过来又撺掇我报名。教练还把别的馆报名的女生资料发给我们看,说,“别人都是才训练了几个月就敢上,你们为什么不试试啊!”

老实说我是很乐意跟水平相当的人过手的,尤其拳击,基本上就只跟我师姐实战过,但是,我看了看资料上那些细胳膊细腿儿才训练了几个月的小姑娘,也是实在兴趣缺缺——打赢了,也,完全没有成就感啊。

柔术上倒是颇有些女孩子在水准之上。但柔术训练里实战多,又加上怕受伤的缘故,不太想跟人争输赢。尤其同级别的人,一旦争输赢的心上来,受伤就是分分钟的事。

我右手肘关节去年冬天伤在一个其他馆来的女蓝带手里。她体重比我轻,技术比我好,但又好得有限,无法绝对控制。她的手握力极强,抓住了优势位置就不肯放手,很让人头疼,但因为体重和力量吃亏,我仍然悠悠地跟她耗。结果揉到一个round快结束的那几十秒,她抓到机会用腿做了我的三角锁,非常想让我拍降,但力气又跟不上。我呢,想着快完了,就有点松劲,结果她速度极快地抢了个机会,从三角锁做颈转为做胳膊的肘关节,这一下确实做成功了,我马上拍降了,当时手就很不舒服,回家后发现肘关节转向有隐约痛感。

这就算了,悠悠的养了一个冬天,春天快结束的时候,我因为眼红跟我同期训练的两个女生都升带了,训练得有点勤。有一回教练让我跟一个白带猛男揉,我现在已经非常不喜欢跟这种力量大技术糙的选手揉,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猛男技术不如我,折腾半天也降服不了我,着急得很,暴力做我的十字固,拉着我的手猛地往后倒。幸好他还知道不能挺髋,否则我的胳膊得废。

这一轮过后我就非常警惕,这伤说严重呢也不算什么,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攀岩也能攀,跳舞也能跳,打拳也能打,柔术不做胳膊也能练,但人自己知道那儿有个没怎么好的伤。本来想着升蓝带多练练,受伤之后也不太惦记这事了。

上个星期跟另一个很熟的女蓝带揉,大家的水平和风格彼此心里有数,而且很早之前就跟她说过我胳膊有伤,别做手,多练技术。

可惜是阴差阳错,教练正好在我们身边跟另一个紫带说,要有战斗精神,每一轮最后一定争取降服。这个紫带大哥一贯是技术流,人人都爱跟他揉,他从不用力量,也不抢速度,纯靠技术打得人一点儿脾气没有。他也是性子比较柔和,能放水都会放水,也不太爱非做降服不可。所以教练跟他说这样的话。

结果这话,被跟我揉的蓝带听到耳朵里了。我俩悠悠地揉了4分50秒,最后还剩10秒了,我俩互相从缠斗还各自半蹲着分开了。这时我基本上就已经松懈了,她突然抓着我的手来了十字固。当然她也没敢做成型,但我的肘关节痛感很明显了。我情急之下大声骂了一句,“我Cao你妈啊!”实际上这也怪不得别人,但就有一种明显的不愉快啊——说好的练技术、友好玩耍,你他妈逗我玩吗?!

所以柔术嘛,我是坚决不参加比赛。争抢好胜的心,进入比赛状态了谁都有。但我不想拿自己的身体争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