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四月 20, 2010

不良制度下的不负责任的公民

twitter和围脖给我造成了信息过载。

尤其是twitter。如果你看过中文世界的twitter,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中文推都是男人们的政治推。社会不公,官员贪污,制度腐败,食品威胁,环境污染,宫闱八卦……

我当然觉得我生活在一个荒谬的世界。但更荒谬的是,几次和朋友谈起这方面的事情,我都觉得其实我并不在乎,2012年世界灭亡了最好,如果没灭亡,只要不打仗,“我死以后哪管洪水滔天”。

我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虚无主义者啊。

是的,我很清楚,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虚无主义者。制度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让人觉得彻底无力。

克林顿说,“公民价值包括严厉批评权、抗议权和不服从的权利,但不包括使用暴力的权利。”就这句话的前半截来说,我们恐怕只有一种权利:围观的权利。从好的方面讲,我们居然可以围观皇帝的新衣了!所以他们现在想方设法制造障碍不让我们围观。从坏的方面讲,从鲁迅时代就遭到大力批判的“看客围观”,居然在技术的帮助下变成了一种进步,又是多么可笑啊。

唉,谈论国是,多么叫人沮丧。还是要以吃睡玩为主。

一定是因为到了经期,叫我的心情过分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