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二, 一月 4, 2011

一个青春期的小清新故事

[ 因为美莎转帖的文章(点此),我突然想起一件足足可以写成一篇煽情小说的故事,如果能获得更多的一手资料,那写出来绝对是美轮美奂。就算只用意淫的,不管是从阿失还是从耀姐的角度写,都可以写得,相当地煽。中年妇女们一般都是有故事的淫!

同时,它也是个gay者见gay的故事。

我不知道以前讲过没有,如果讲过,请原谅我的中老年失忆症。 ]

本夫人当年还在开书店的时候,有一天,门口来了一枚姑娘,英姿逼人,gay气外露,同时又阳光灿烂,全无苦大仇深表情。于是我心头“咯噔”跳了一下,gaydar哗哗大响。

姑娘不是来买书的,是来找我朋友直姐。直姐介绍说,这是同学,耀姐。之后两人遁到一边去叙旧了。这是我与耀姐唯一的一面之缘,印象很好。

事后直姐补充了耀姐的故事:很烈性的姑娘,男朋友众,已经结婚了,没多久,又已经离婚了!耀姐最传奇的经历,是有一回将一任男友捉奸在床,拿刀追砍!(哗,真是超帅超有型!)

我想:啊,乱搞的姑娘多么迷人,刚烈的姑娘多么魅力!啊,可惜了,她居然又不是。(不过呢,起初,她阳光灿烂的样子,也让我对她的gay指数减了分的,大家知道的,那年月,真正的女同志嘛,脸上很少有灿烂的表情。)

一晃八九年过去。

还记得“大食袋”聚餐会主力选手的Mc.Ds姑娘吗?我承认,Mc.Ds真的很难听,改!叫她阿失姑娘吧。

那时候,阿失姑娘跟“女杀手”的地下情已经持续了三年。虽然她很少跟我们交流相关话题,但耳濡目染,总还是有一定认识的。有一回碰头,她突然提起了耀姐。“还记得耀姐吗?”她问。

直姐说:“当然记得啊!跟你关系很好的那个嘛!很久没见了。”

阿失姑娘道:“是啊,她当时跟我关系很好的!我们很亲近,写了好多纸条啊,我现在都留着咧!”

(我顿时双目放光,啊!纳尼?貌似,有隐情,有隐情!竖起耳朵听哦。)

直姐说:“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你们的关系有古怪哦。”

阿失姑娘说:“哪有!等我回去把纸条翻出来看一看,我们可是纯洁的闺蜜关系!”

等到下一次聚会,阿失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我真的把当年我们互相写的纸条翻出来看了,”她说,“好像确实有点暧昧。她给写我好长好长的信,每封信最后都落着‘我爱你’……还,送过一只戒指给我……”

举座皆惊,嘴巴们全体哇哇大叫:“啊?这样还不是!这样你都没觉悟?”

阿失姑娘郁闷地说:“真不知道啊!真没意识到啊!那时候没有这些事情的!我只是觉得大家关系很好呀,从没往别的地方想……那时候她有男朋友啊,还拿着刀追砍来着,我怎么能够知道,她的‘我爱你’和戒指,除了闺蜜关系,还有别的含义!”

看吧,对一个后知后觉的直人妇女来说,一个那么好看的耀姐,那么多长长的情信,写在纸上的无数个“我爱你”,甚至再加戒指,都不足以让她弯掉呢。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女杀手”的掰弯工作,会是多么地艰苦卓绝。

重放一下整个剧情:耀姐是bi,喜欢阿失姑娘,屡次表白,阿失姑娘都不解风情。很多年以后,阿失姑娘弯了,耀姐却消失在茫茫人海。

以上是一个青春期的小清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