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五月 29, 2011

激烈分手之Drama Queen(一)

前一次说到阿失姑娘跟女杀手分手之后相当绷得起,吃饭打牌从容自若,可要是冲击太大,也会绷无可绷,彻底失态。

且说跟我们吃饭打牌彻夜长谈之后的某一天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阿失姑娘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神差鬼使地到女杀手家拿自己的私人物品。按她的说法,是想趁着女杀手还没下班,偷偷拿了东西偷偷地闪,但“神差鬼使”的意思,其实就是女性的第六感逼得她非要演上一轮drama queen大戏吧。

以下情形为当事人描述:一打开房门,便见到女杀手穿着睡衣出来(!),床上甩着一条女人的内裤(!),浴室里传出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拿条毛巾给我……”女杀手便色眼迷离地递了毛巾过去(!)……

阿失姑娘当场崩盘,摔门便走(做得对!)。但女杀手又出手将她拦住,臊眉臊眼地说,“我错了!”(有没搞错?!)

同一时间,我正在岩馆攀岩,兴高采烈地搞定一条线路,突然接到阿失姑娘哭得汪汪地打来一通求助电话。我骑的是自行车,不方便迅速赶过去,菜籽正在外面办事,也接到相同内容的电话。我跟菜籽商量之后,要她先来接上我,我们俩一起过去。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极大的失误(没经验啊没经验)。因为当时正逢上交通高峰,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个小时有余。阿失姑娘当场便没有走脱身,又给女杀手的花言巧语哄住,竟然展开了一场多轮的三人谈判(我的天!)。

等我们赶到阿失姑娘要求接应的地点之后,她在电话里声音沙哑地要我们先走。不知道具体地点,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们只好无功而返了。

再度接到电话,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阿失姑娘声音打着旋儿,说:“我先自己回家,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不用管我了。”我本来想去接一下她,她坚决不肯,也没有透露自己在哪里。

而阿失姑娘果然是个性子刚烈的人。(以下内容又为当事人自己所述。)给我们打完电话,就坐上自己的车,一头朝女杀手停着的车撞了过去!!!短短的行驶过程中,还擦挂了另一辆无辜停放在附近的车……

人晕起头来,神鬼都拦不住。她撞完车之后,居然还跟女杀手继续谈判!(到底在谈什么呀?还有什么可谈啊?)

之后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女杀手以上班为由抽身而去,一去之后就电话关机,渺无音信。大概是觉得阿失姑娘撞了两辆车的事自己搞不定,她竟然给娘亲大人打了电话。

于是女杀手的娘亲大人打电话给阿失姑娘,要求谈判(大家到底是有多爱谈判?!)。

我们第三度接到电话时,阿失姑娘要我们去接她。赶到之后,她已经跟女杀手的娘亲大人把两人的事情全部摊牌,并要求娘亲大人找到女杀手后把她带出来。她此时脸色发白,手捂腹部,站都站不稳了。我跟菜籽赶紧把她架离现场,送进医院挂了急诊。经诊断,是肠胃发炎。

排队打针吃药期间,阿失姑娘告诉我们昨天发生的一切。我们本来是想批评她的,因为在她撞破女杀手跟其他女人有染的时候,她们的确是分手了。而分手之后第一时间把身边最顺手的人抓来上个床,也算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阿失姑娘说,并不是这样。前一天三人谈判期间,她得知,女杀手跟上床女几年前就有暧昧往来,今年之后,女杀手更是带着该女在自己的朋友们面前出现,并以自己的女友之名义介绍之。换言之,女杀手是蓄谋已久地要把阿失姑娘替换掉(天哪!瞧瞧这情节!到底是要有多国产肥皂剧才够!)。

这时候,阿失姑娘说,自己的车钥匙还留在女杀手处,必须拿回。我对她说,你先好好地吃药休息,钥匙我们去给你拿,有什么事情也直接交代我们转达,你绝对不能再跟这种人渣直接打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