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五月 29, 2011

激烈分手之Drama Queen(二)

我们把阿失姑娘搀离医院之后不久,女杀手的娘亲大人赶到医院。我和菜籽出去应对。娘亲大人一把拉过悻悻杵在自己身后的女杀手说:“人在这里!要杀要剐,听你们处置!”(纳尼?!娘亲大人的drama细胞也不是一般化!)

我本来对别人的长辈还是很尊敬的,心平气和地说,“阿姨,别激动,我们什么也不会做,拿了车钥匙就走。以后她们也不会再见面了。”

娘亲大人却气势逼人地说:“当然要彻底了断!这个阿失姑娘!每回都这样!太爱激动!隔上两年就来一轮,两年前闹一次,这回又闹一次!”

听了这话,我猜到女杀手一定没有跟娘亲讲真话,一定是把所有责任推到了阿失姑娘身上,而娘亲大人就把阿失姑娘当成了精神有问题的疯子。(之前,根据阿失姑娘的说法,是女杀手已经向娘亲承认了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

这时候女杀手正把车钥匙递给菜籽,我本来有点冒火,就不客气地指着她说,“你,下家也找到了,不要再骚扰……”

话还没说完,娘亲大人猛然打断道:“什么下家,什么下家!”

女杀手分外委屈地分辩,“没有找到下家!”

我怒了,心一横说:“阿姨,阿失姑娘抓狂是有原因的。她当场撞破你女儿跟别的女人在床上,才会这样。”

阿姨的回答是一绝:“两个女人在床上又怎样?!两个女人能有什么关系!!”

我彻底无语,说:“那您说,女杀手跟阿失姑娘是啥关系?”

阿姨回答:“我怎么知道!”

女杀手这人有多么没骨气,这回是彻底曝光。她完全不敢插话,不停地往旁边躲闪。

好吧,这时候又生出一回曲折来。都怪我这天穿着打扮gay到惨绝人寰,阿姨也是老革命的家长了,一眼便看破。她追问说:“你说,你跟她(女杀手)是不是一样的?”

这下我彻底犯浑了,我拉过菜籽说:“我跟她是一对。”

阿姨几欲晕厥,说,“你们的父母接受?”

我说:“他们接受不接受,都得接受!”

阿姨顿足道,“我不接受!我不接受!我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这阿姨也的确是个浑人,缓过一口气来便道,“我要把这件事告诉阿失姑娘的爸爸!你说,她怎么不敢自己把这件事告诉她爹!”

我本来很想再顶她两句,一边的菜籽见我要抓狂,拉住我说,“别说了。我们去把阿失的车开回来就好。”于是兵分两路,菜籽跟女杀手及娘亲大人去开车,我回家看着阿失姑娘。

隔了一阵菜籽开车回来,批评我说,“你说那么多,把阿姨激爆,她肯定要去找阿失姑娘的爹告状,到时候事情闹得更大。”我承认,我当时脑子太热,真没想到这一茬。

这一茬果然马上就生出了茬。阿失姑娘的情绪刚刚缓了没一阵,才喝下几杯水,勉强吃了碗稀饭(她已经差不多24个小时没睡觉没进食),爸爸大人发来严厉的斥责短信(阿姨告状的动作真是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啊!),喝令女儿立刻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