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五月 29, 2011

激烈分手之Drama Queen(三)

阿失姑娘看罢父亲大人短信,惨然道:“这可怎么办?那阿姨是个牙尖嘴利的人物,这下不知道要在我爹那儿下多少的烂药。”

我和菜籽是老运动员了,就说:“没关系没关系。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跟女杀手的事(阿失姑娘的父亲大人在两年前的那一回大闹当中就已经撞破过两人关系了),这一回你跟那烂人彻底分手,他没什么好说。你回家以后,也要像这样drama,先狠狠地向他认个错,保证以后跟女杀手断了来往,以后就回归正路,他应该不会怎样责骂你。”

等阿失姑娘再歇了一阵,我们送她回家,把她的车开去修理厂。

在修理厂时接到阿失姑娘的一通电话,这时她爹还没回家,女杀手的娘亲则主动联系,说是女杀手已经否认了我们这边所说的一切内容(阿失姑娘的原话转述是,“女杀手说,‘妈,她们跟你开玩笑的,怎么可能有这么戏剧化的事情!’”),是阿失姑娘自己脑袋进水,非纠缠不休!

我们彻底对女杀手的人品无语。

事情至此,高潮部分已经交代完毕。目前的状况是这样:

那天晚上,阿失姑娘的爹哋12点钟才听完阿姨添油加酱告的状。虽说女杀手那边全盘否定,但有些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所以爹哋回家之后也没怎么为难阿失姑娘,只是要女儿24小时汇报自己的行踪,不得与女杀手再有任何牵连。

次日,阿失姑娘收拾了以前跟女杀手的信件和物什往来,我们带她去找了个没人的垃圾场,在地上挖了个坑,一把火全部烧掉。

再次日,一众朋友齐齐翘班,陪阿失姑娘去外地散心。阿失姑娘在雪山顶上许了个愿:上天啊,请赐个精壮靓男给我!

最后,我们真心希望阿失姑娘再不要和女杀手这种人渣有任何牵连,直回去切勿再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