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五, 四月 19, 2013

无知是福

话说上个星期天下午我感觉无名火上脑、焦躁不安的同一时刻,直姐碰到了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而且正是震动震撼震惊并难过异常的关头。

这件事刚好跟“灵修”有点关系。事情的前因是,直姐这两年带娃带得辛苦,日常生活是如此的令人烦闷,免不了有手忙脚乱、跟父母发生冲突、对着小孩发脾气的时候。作为一个善良又受过教育的女性,当她情绪平静下来,不免觉得这种迁怒于人非常不对,更不利于小朋友的成长。

偶然间,在孩子幼儿园一位家长的介绍下,她去参加了一个以改善家人关系为题的活动班。去之前,她全无心理戒备,以为就是普通地打打鸡血,讲一讲改善家庭关系的应对技巧,等等。却不料这是一个着重于“灵修”的活动。

她来找我倾诉的时候,是该轮活动结束后的两天,当时她的状态一望而知相当不好,之前两个晚上几乎都无法入睡。可见冲击之大。

该轮活动一共分四次,按直姐的话来说,到第二次活动时,所有的参与者都处于了一种“受控制”(或者说“被催眠”?)的状态。活动的主要内容是角色扮演,比如同学甲有困惑,那么导师便抽选同学乙、同学丙等扮演同学甲的情绪、心灵,或是家族成员,甚至已经过世的家族成员。直姐扮演了一次某同学的过世家族成员,她说,刚一躺倒在地,便觉意识昏沉,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手脚(抬不动手),并伴轻微抽搐,隔了一阵才平静下来,出现幻听,自我感觉意识清醒,能察知到周围的声音,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扮演游戏结束后才恢复常态,通过旁人转述知道当时的情况。

这种状况并不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而是出现在所有参与者的身上,各种古怪的表现,无人能够解释。

这些都还好,到了最后一次活动的最后时刻。她的邻座是个欠缺自信、对未来迷茫的年轻姑娘。姑娘要求活动导师为其进行案例开解。导师指定一个同学扮演年轻姑娘的“内心恐惧”,直姐举手扮演年轻姑娘本人。

两人相对而站。扮演“内心恐惧”的同学看到直姐扮演的“年轻姑娘”,即痛苦万状,退后,倒地,种种不堪负荷的样子。导师随即叫其他数名同学站到“内心恐惧”背后,纷纷与“年轻姑娘”对视,并对众人说,“你们都是这位同学未出生的兄弟姐妹,因为种种原因,你们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们的母亲会为此承担她的责任。但她同样爱你们。”(大意)并请直姐重复这句话。

这个时候,扮演“年轻姑娘”的直姐真的几乎崩溃了。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直姐确实有过若干次终止怀孕的经历。但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她对这些看得非常平淡,认为就是解决了不必要的麻烦。但这种近乎恐怖的“拟人”场面,把她吓了个半死。

然后活动正式结束,导师走人。留下直姐一个人备受煎熬。当晚,她打电话给介绍她参加该活动的那位家长,希望约见活动导师。但导师据说已经去另外的城市了。直姐当天晚上当然失眠。到次日,她仍心神恍惚,不能自己,并说突然出现背痛,怎么睡都睡不安生。她来找我的时候已经略微调整好了一点。

总而言之,这个故事,尤其进入最后关节,连我也听得头皮发炸,背后发毛。

以我的认识,我理解不了直姐讲述的活动中种种奇异情形,但我当然明白她的惊恐和不安。我本能地觉得这种活动不太对劲,参与者的初衷是为了解决问题,结果把参与者不成为问题的问题翻出来,使之成为“需要开解”的心结(这算不算是留“袢子”?)。我只能劝直姐说,现阶段恐怕需要自己慢慢恢复调整,而且最好不要再去试图接触这种奇怪的活动或者与之有关的东西(什么因果啦,灵魂啦,来世啦,等等)。

我相信世界上有种种不能为科学解释的事情,也相信人除了世俗的欲望之外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但即便从佛法的角度来说,如今也是“末法时代”,各种龙蛇混杂,普通人没有能力分析是“正道”还是“邪魔”,还是就过好世俗的生活,探求“虚无”不是俗人的本分。神秘的东西,不知道就保持不知道状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