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七月 12, 2013

“再也不能装逼了!”

由于很少看电视,外加电视转高清信号之后必须使用机顶盒,每个月收视费也大幅上涨的缘故,我真的很久很久没看过直播的电视节目了。自然,对那热门得不能再热门的“中国好声音”,也从来也没有看过!

所以……

有一天在微博上看到抑郁犯病中的马哥提起《董小姐》,我大吃一惊:丫最近审美提高了不少啊!居然听宋冬野了呀!

再隔了几天,发现更多人的围脖提到宋冬野。我觉得有点奇怪……

终于,虾米上《董小姐》上了热歌榜!知乎上无数的人讨论起“爱上一匹野马,我的家里却没有草原”是个嘛意思!这也实在太搞笑了吧!一定有异常发生!

我这才知道,原来前几个星期有一个选秀歌手唱了宋冬野的《董小姐》!……

顺理成章地,知乎上有了这样的问题: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311024

心情真是复杂啊。大概我就是个为装逼而生的人吧……

————我是装逼犯的分割线————

其实,十多分钟前刚打开WLW的时候,并不是想写这件事。

基本上,我是个话唠,很喜欢跟人很认真地讨论看了什么书,看了什么电影,最近有什么科技新趋势,bulabulaaa……但随着朋友们纷纷生娃养娃迁居,这类的谈话明显见少。虽然有了网络不愁看不到精彩的人、言论和观点(所以知乎是我最近的爱),但,跟自己认识的人实际交流的感觉还是不同的。

另一桩,随着年龄渐长,我几乎从不跟人提起自己的网站,以及过去写的小破文章。当初跟新姑娘认识,也是换了id穿着马甲各种遮掩背景。

但,新姑娘也是从文艺青年一步步走过来的呀!所以,有一天姑娘贵体微恙,卧床休养的时候,居然无聊得开始翻阅我过去写的东西。

阅毕,甚不满,发来短信:“我看了你过去写的东西……你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我感到很失望。”

我是真被“shock”到了,“啊?!”

神差鬼使当中,我们开始讨论写作的才华、对创作的态度、写手对人生的认识等等重大话题。

众所周知,这些话题很难把握方向,面谈尤且极容易失去控制,短信谈只可能一步步地误解、误解、再误解。聊了小40分钟,两人都精疲力竭,谈话南辕北辙,驴头不对马嘴。我还好一点,姑娘可还是在病中。她懊恼又沮丧:“天啦,我们以后还是只打炮不要谈文学啦!谈不到一处太痛苦了!”

那一刻,我知道,我一定是快被姑娘拉黑了……

————当然其实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

精疲力尽之后的感觉是:这么大一把年纪跟人伤筋动骨地讨论了这么长时间的形而上,真是——太、难、得!

就是这样。

  1. 怀念

    星期六, 七月 13, 2013 - 22:29:23

    <<推倒四百万块多米诺骨牌>>可能是目前在这能看到你最近写的一篇吧?
    一直念念不忘。最喜欢的一篇啊!

  2. tim

    星期天, 七月 14, 2013 - 11:37:59

    是的,那以后基本上就没写了。:D

  3. 新姑娘真身

    星期天, 七月 14, 2013 - 18:24:31

    我没有说失望吧姐姐!嗯,有也是一点点小失落——没有从你还是有梦有爱的文艺青年的时候就一路睡到无梦无爱的中年。哈哈哈哈哈。(至于梦是什么爱是什么咱就真的不讨论了,吼吼!)

  4. messer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03:58:51

    我前两天拉着男人一起去看了before midnight,男人闷得要死,直接睡着。。。

    不过我觉得倒还蛮好的。中年生活嘛。当初看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前的时候,我都被两位主角的文艺震得一麻一麻的。特别是日出之前,那些对白简直是。。。!所以人年记越小越矫情,那是真的,不过因为当时的矫情都是真诚的,所以回忆起来当然有很多爱,可是当年那些对白还是很不堪回首吧!你还记得我当年是怎么扯着你叨逼叨逼差点没把你搞吐了的不?

    我有一个朋友,虽然人到中年还是喜欢扯这些,大家都很受不了他,因为他本身没有吸引力,所以连带着这些美学啊理想之类的高谈阔论也就没有吸引力了。我觉得很多时候这样的对白还是要看对了人才能互相倾吐,搅家也好,朋友也好,频道不对,这些话题完全没法谈,会比柴米油盐还糟糕。因为年纪大了,大家交新朋友找搅家的心毕竟都要淡一点,所以这些话题也就不拿出来说了。

  5. 海上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12:34:29

    处女座的调情,真是太!闷!骚!了!

  6. tim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13:31:57

    美莎啊,按照我的理解,这个事情是这样子的:

    这些可怕的话题啊,因为涉及到一些内涵和外延都太过广泛的概念,你心里想着的是A,表达出来是B,我理解的是C,心里想到了D,说出来是F,接着你理解成E。

    比如我以前练手绘,开始练的时候是零基础,下笔都不知道怎么下,于是我想着,管他的,先照着国内的教材练着再说。练了一阵,线条练顺了,下笔也知道往哪儿放了。但你说,国内的教材满死板的,你就是为了逃避那种死板才想到其他的地方去学习。

    我们说的是相同的东西吗?表面上是,但其实不是。你是从更高的层次,比如美学、创意、个性这种角度去理解,而我的思路是先有个技艺性的基础,等画多了画得足够有底气了,再去想个性这一类的东西。而之所以会有这两种思路,又跟我们对画画这件事的整体认识不同有关系,你是作为自己职业的辅助能力,而我是作为一种私人爱好,我们想要做到的目标是不一样的。

    这个例子还算好理解哈……那么,如果放到更大的话题上,误解和误读会有多么深多么大,可想而知了。

    And To 楼上:
    好嘛,被看穿了……

  7. messer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17:37:57

    me就是调情阵地里插进来的那只马脚:D

    如果当时你说了“我们说的是相同的东西吗?。。。。。你是作为自己职业的辅助能力,而我是作为一种私人爱好,我们想要做到的目标是不一样的。”这一段话,我们的聊天就不会出现“你心里想着的是A,表达出来是B,我理解的是C,心里想到了D,说出来是F,接着你理解成E。”了吧?比如我们会在这句话的基础上继续讨论,我就会说,非也非也,我当初也是作为私人爱好来学习的。比如在学习建筑以前很久就喜欢画画了啊,但是因为讨厌国内美术老师那套方法,所以从来都是自己在家里画,而且也没有使用过任何教程。什么喜欢就画什么,当时画的最多的,一个是我们那里江边有一个转弯处的景色,另一个是我养的一棵巴西木。都大概画了彩色黑白各种风格的有好几十张吧!技巧来说,学院派肯定是看不上,但是在我自己看来还是很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活力,而且在数量的积累之后也居然越来越像了嘛!最后求的不就是个自娱自乐吗?

    我们对待这一类事物的态度有很多不同,这是我早就意识到了的,比如你可以听蒋勋,但是我就听不下去,等等。但还是可以交流嘛!以前坛子活跃时期的交流也大抵如是,大家还是有各种观点的,既不至于纷纷吵翻,也不至于一个牛人说了什么,其它人只有点头附和的。

    至于不说了,或者说不到一起去,如果不是讨论双方对彼此的吸引力不足以拴住两人把讨论继续下去,就是年纪大了,耐心确实不如以前了啊。

  8. tim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18:12:13

    亲爱的美莎:

    增加这些新的限定条件,是需要有很清晰的思路的呀。在进行实时谈话的时候,思路不见得是那样清晰的。

    此外键盘也要能敲得哒哒响,能立刻把自己想到的内容进行转换才做得到的。请试着用Iphone输入你这一大段在对话框,你是不是也会觉得,疯球!不要聊啦!

    再者,我跟你,或者坛子里一群人,大家是一群有沟通渴求的人在进行闲聊。哪怕说的分明不是一件事,但只要是心平气和的人,看了大概会觉得,“咦,虽然你说的这个点跟我说的点不一样,但也有道理。”而且闲聊是跟自己没有太多关系的事情,如果是你,有一天,猛不丁,突然被你男人,在短信里发来一条消息:“你怎么成了无梦无爱中年人!”且“梦和爱是什么不讨论!”你也会觉得平地里起了冤情,没了平常心呀……

  9. messer

    星期一, 七月 15, 2013 - 18:48:43

    其实正好反过来,我经常扭着我男人说“你怎么成了无梦无爱中年人!”且“梦和爱是什么不讨论!”的啊!!!

  10. yuchen

    星期三, 七月 17, 2013 - 22:58:45

    有类东西叫高清播放器,只有你家宽带不是太烂,直播点播回播优酷土豆神马的随便看。除宽带费外无任何其他费用。

  11. tim

    星期三, 七月 17, 2013 - 23:00:47

    呃……设备其实有的,但主要是没觉得有必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