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一月 25, 2014

春节临近

2014年的序幕,对我来说拉开得真是轰轰烈烈啊!

虽然我一贯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但这次的连锁事件也太震撼了。先是上周末的晚上,老妈来电说,明天来拉你爸去大医院看看。他这两天支气管炎翻得恼火。

当天我睡得很不踏实。不到凌晨五点,老妈急电:快来拉你爸进医院!支气管炎翻了喘不过气来!

开着车一路猛冲,幸好交通高峰期尚未到来,火速送进离家最近的医院。

因为老爸自己汇报说,喘不过气来的同时仿佛心跳都停了,医院方面就查了心脏彩超。当时爸爸病得厉害,上检查床都几乎无力,所以,听到照彩超的医生说,“你爸好像有风湿性心脏病哦。”我完全没觉得是多大个事,只想着赶紧检查完把他送回病床上。

住了几天院,医生说,你们再到华西去复查下这个心脏问题,才好对症下药。于是在人山人海乌央乌央的华西挂了号排了队,隔天去检查。

这时候父上大人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了,除了还有点虚弱气喘,似乎没多大问题了。结果,华西彩超的检查医生直接跟他说,哎哟,这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的狭窄程度符合手术指标了,你们再去挂个心血管外科医生看看吧,可能要动手术。

父上大人当时就,五雷轰顶,瘫坐一坨。我还是比较迟钝,没觉得是多大个事,因为医生的口吻其实很轻松的——当然,这跟大医院里医生一天检查数十百个病人、各种病情见多识广也有关系。

但这天以后,父亲整个人就呈失魂状态,仿佛命已经没了似的。我妈倒还乐观,一个劲地跟他说,又不是什么没法治的病。但爸爸完全无法从恢复打击中恢复正常运作。

再次日拿报告,再再次日约见华西心外科医生,每一步都落实了“必须要做手术”的结论。在这个过程中父亲如同一杆枯萎的草,无比脆弱。所有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最最常规的心脏手术,但显然这完全无法起到宽慰作用。总之,父亲觉得上手术台自己就下不来,一句话说来就是吓尿了。

总之,现在全家已经进入火力全开模式,给父亲开导做思想工作。但他要还是想不开,我觉得也没必要做手术,能拖就拖。手术本身并不是问题,我完全相信华西医院的能力,术后的恢复过程才是大问题,他怕什么一定来什么——心理暗示是个很准的东西。

——————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自己真的是一坨怪胎。虽然这一个星期以来医院里上下奔波,妈妈爸爸不停地说“幸好还有你”,我却更加觉得,“操,幸好没生小孩。”

从为人子女的角度来说,照顾父母是正理。但从人的角度来说,以“老了没孩子就没人照顾”而生育的想法,实在太过自私。

昨天妈妈私下跟我说,前些年照顾你姥爷姥姥,才把老人送走,刚买了房,还没过上两天轻松日子,你爸这么快就又开始了。一时间我真的无法搭话。

所以,能够任性的日子,一定要尽情任性。自由自在的时光太短了。

——————

华西医院的宣传栏上,贴着历史上第一本四川话英语教材的翻拍图。有一页是这样的:

IMG_20140124_154752

嗯,是的,是要赶紧搅!不歇气地搅!就不得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