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一月 29, 2014

因为怕她长得不好看……

美莎过年回乡省亲,邀约出来闲聊并八卦。

东拉西扯的,又扯到永恒的女神荒,我们都很好奇的是,一个人文字华丽、话唠到那么精彩的地步,怎么可能找到女朋友就消失了呢?难道当妈养娃的欲望真的能彻底泯灭一个人的锋芒?

我不是特别甘心,我说,荒消失之前不是说过嘛,要先奔教职而去,整上几篇重磅的论文,搞个Professor的头衔。也许人家走那条路去了。

美莎说,也许吧。但我们又齐齐不甘心地否认了这一点:即便专心搞学术,也能抽空翻译点儿什么写点什么啊,荒一出手,秒杀毛尖刘瑜,分分钟不就看出她是谁来?

商榷了半天,仍然无果。美莎说,“其实我主要是好奇荒长什么样。你当时怎么不找她要照片呢?”

我说,我不好奇呀。

美莎说,为什么不好奇?

我说,因为要是她长得不好看,那得是多泯灭幻觉的事情呀!就好比我小时候看到古龙的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心灵上留下了很大的创伤!我想象他是个清瘦的文人,他却像个猪头!

美莎说,不对啊!古龙就算不看照片也知道他一定长得像个猪头样啊……荒不一样啊!

我说:荒如果能长到毛尖、李娟那个水平,算是福大命大,不过不失,acceptable。能达到像桑格格、刘瑜什么的,是人民的福利。最不济了,跟木老师一个水平,年轻时也能看得。但考虑到荒写东西比以上诸位都华丽,她其实有很大可能落在比较极端的象限,要么真的像朱丽叶·比诺什(荒自己的形容),要么那就是凤姐。我不是一个爱赌概率的人,只是,从上帝是公平的角度着眼,再加上“荒是女同志”这个减分砝码,像凤姐的概率大过像朱丽叶·比诺什的概率。(这是什么逻辑!)

美莎十分无语。

好啦好啦,荒啊荒,聪明如你,该知道这是请将不如激将。大家都很想知道你的近况哇!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游荡(或者,女朋友君回信也可,当然最好还是荒本人),请写信给我!

lacool.cc〇gmail.com(中间的大圈儿请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