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六, 八月 30, 2014

OMG,今年是什么年头!

一个星期之内,“盗版岩与酒”论坛的老大“自由的风”伍鹏走了;紧接着翻译《麦田守望者》的资深译者孙仲旭老师走了!

前者是登山中出了事故: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241670615

后者是抑郁症……

自从攀岩以来就上“盗版岩与酒”,一直看到“自由的风”这个ID,虽然没有结交过(人家是大仙级别)。他为攀岩推广做了各种工作: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241670615

至于孙老师,各种译作,不用多说。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也许只能说:这都是命?

另外深刻的感受是:爸爸的抗抑郁药要让他坚持吃起来!!!

  1. badbaby

    星期天, 八月 31, 2014 - 21:54:58

    唉,想起这些我也觉得很灰暗。从去年春节,有三个当年一起读书工作的女孩不见了。一个是彻底的不见了,前夫给我电话,让我帮忙找,却再也没找到,中美的熟人都找遍了。最后的结果是发现她的户口似乎被迁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城市,被一个陌生人在用。但我们不是直系亲属,似乎也不好直接报失踪。她四五年来精神状态都不好,有幻想,但可以正常工作。
    然后是去年夏天两个当年一起念博士工作的很熟的同行不见了,大概只是在这个圈子里彻底的消失了。其实我很理解她们,在big boy club 里生存的孤独感。这两个也是几年前我就觉得精神状态不太对了,虽然外人看起来她们丰顺雨顺一切顺。我理解那种看到了天才,自己却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是的那种无力感。不知道什么是压倒她们的最后的稻草,使得她们突然选择辞职,再也不跟以前的朋友熟人联系。
    经常会想,她们到底去了哪里。也许她们正在某个美丽的小城靠积蓄过着慵懒舒适的生活,只要人生安全就好,别的都可以再来。
    我有时也很想说:老子不干了。可是,为了一份薪水,还是在这个无趣的地方做着无趣的事情。

  2. tim

    星期一, 九月 1, 2014 - 11:10:39

    可能我身边的大家反倒是一些平凡的人,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所以一个二个反倒活得欢天喜地,世俗得很快乐。我觉得这其实挺好。:D

  3. badbaby

    星期一, 九月 1, 2014 - 14:40:41

    大家都是普通人啊。就是被那个圈子给局限住了,作茧自缚了。又不会干别的,自尊心又很强,就只好继续作茧自缚下去。然后在加上感情问题,孤独感,挫败感之类的,不知道就被哪棵稻草给最后压倒了。所以小孩子来问我职业选择,选导师之类的,一概推辞,免得误人子弟。

  4. tim

    星期一, 九月 1, 2014 - 15:14:36

    嗯,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个圈子,始终还是比较容易让人产生“You are the chosen one”的错觉的。

    换句话说会让普通人对自己产生过高的期待。达不到期待就会有很大的落差。再加上你说的那些因素……

  5. histidine

    星期六, 九月 6, 2014 - 20:41:55

    哦那个可怕的失踪了身份被盗用的事儿,当事人安全堪忧啊!这该咋整啊?是不是该报个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