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一, 十月 27, 2014

顾左右而言他

美莎最近情路蜿蜒曲折,满腔的爱与哀愁无处倾述,统统变成唠叨写在了自己的博客上,不知情者看见她在东拉西扯,谈建筑谈天气,知情者知道那一句句都是无处安放的个人情绪。

于是我们就为此牙尖地讨论了起来!美莎说:“你看看我、看看我!!虽然我也是个怪咖,但作为一个中年淫妇,这是正常的!——而你老是讲健身,很快就要变态了好嘛!”

我的表情就是这样:生病生病生病

坦率地说,我东拉西扯的能力不如美莎,甚至没有那么多无处安放的情绪。如果说,话痨是相当于意淫与手淫,那么锻炼根本就是身体的宣泄了。作为另一个中年淫妇,既然泄都泄了,就无需要再宣嘛。

再说了!德国是哲学的国度!美莎就有设计师小伙伴可以“决定在每个星期二下午抽出时间,在宪兵广场的爱因斯坦咖啡厅思考‘事物的本质’:Der Sinn Der Sache.”

所以环境还是很有决定性作用的。

另外,在情绪激荡的作用下,美莎作为一个女博士,开始苦练英语,听BBC的文艺频道,和她的白玫瑰越洋写英语情信交流思想!为了爱,大家果然都够拼了!

比较起来,我深深地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努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