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十二月 20, 2015

老炮儿

当然不是要说那部电影。朋友们之间的新八卦上场。

飘姐外驻魔都的升级历练转眼就结束了。婚还没离脱,回家带娃。并汇报各路英雌好娘们儿的近况:

比如马哥,又发达了,新买了豪车,大电视,在家开心地过着宅生活……

比如由纪惠小姐,靠着软件又摇出了新女友,而且随着我大基都女同志的审美全面转向不爷不娘0.5,把妹各种顺利哟哟哟!

飘姐一边哭闹着说,“天啦噜你们居然来到顺利把小妹儿的好光景!而我的男人要到哪里找?!”一边开心地撮合了个小聚。马哥听说要聚,前一分钟还在微信上说了话,后一分钟就神秘遁,再也没出现。天晓得这是什么戏码。

是夜,大家竟然都是健完了身,才顶着寒冬的风悠然出现。由纪惠小姐和小妹分头来,竟然也分头耍。小妹带着自己的闺蜜,坐在室外聊天喝酒,完全没有要来打个招呼的意思。

我和飘姐面面相觑,问由纪惠小姐:“你不带人家来打个招呼的吗?”

由纪惠小姐说:“她们喜欢坐在外面玩。”

我现在脸皮又厚又完全不要脸,这种情况怎么能忍,小妹就在眼前竟然不仔细看个端详,怎安抚得了八卦芽尖的心?拉着飘姐就冲出去,跑到人家两个小妹面前说,“嗨,你们好,我是谁谁的朋友……不一起来聊聊天吗?”

两个小妹倒是斯文人,闺蜜小妹以“我习惯坐在外头”拒绝了上述请求。

于是还是分头耍。由纪惠小姐大概是得到了小妹的线报,特来向我告知:“她们不知道我的真名,所以你刚才说‘谁谁’的时候,人家都没反应过来……”

我和飘姐又面面相觑,“哈?现在耍朋友都不报真名的?”由纪惠小姐说,“她才分手不久。”我和飘姐恍然大悟:“所以就是过渡一下的意思?”

在这家酒吧室内坐了一会儿,才知道两个小妹为啥选择了室外:太吵了。而且!这是一家专门针对外国人的酒吧,酒吧里所有的女酒客,似乎都是专门针对外国人审美所设计的款式,妆容夸张而且艳丽,让我眼前一黑,又黑。

过了一会儿,小妹的闺蜜撤走,小妹留下,由纪惠小姐出去陪伴,我跟飘姐拉大嗓子扯了几句,深深觉得不能再待在室内,耳膜快爆了,决定不要脸地出去当电灯泡,如果不受欢迎就撤。

好在小妹这一回没再拒绝。大家聊了会天,小妹也是才从魔都归,深刻表彰魔都拉拉们盘正条顺,并说,“我的朋友们都是铁踢……铁踢的话,还是魔都的好看。基都的不好看又矮……”好吧,这个事情我没有太多心得体会,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铁踢朋友。

但飘姐突然发问:“那么马哥是什么款?”

我和由纪惠小姐异口同声地说:“马哥大概算是铁踢!哈哈哈哈!”

由纪惠小姐猛然指着小妹说,“她在软件上刷出了马哥的号耶!”

事情真是峰回路转!我们马上把马哥的号翻出来,笑了个半死。我也大概get到了马哥换新车的点:这得是多么重要的把妹的手段呀!不过马哥换的车,品牌上还是太保守了点,同等价位要是换个野马肌肉车,一定更是要日天。

总之啦,朋友们也都还是很有行动力的,人生越过越敞亮绝对是好事来着。

只有飘姐略不开心,说,“我作为一个睡男人的女人,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

我想了半天,诚恳地向她推荐说:“要不你去练练巴柔?别的不说,男人的肉体是随便摸随便滚,直男们会比较爱带妹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