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五, 二月 5, 2016

女版老炮儿,棒棒棒!

昨儿刚看完,喜欢。谢谢坛子里“过路”在此帖下的推荐:

原出处

这片子看过的人实在不多,我要不是听“过路”说起,也是一无所闻。

豆瓣上叫《与外婆同行》,点此

老太太的主演是去年《同妻俱乐部》的主演之一,仍然饰演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太太。故事主线也不稀奇,披着公路片的皮,美式家庭剧的核,形式上非常类似前些年乔治·克鲁尼的《后裔》。

挺俗套的,但是还是好看,一辈子同志的老太太带着孙女儿去借钱打胎,最后居然顺顺利利地把胎打了。比较起来,非要小姑娘把娃生下来的《朱诺》,就显得挺虚伪了。

我有三个最受触动的地方。

一是老太太去找直男老爷子借钱。老爷子一辈子娶过11个老婆生了一大堆娃,当然也是有趣的老爷子,可是非常直男,年轻时被老太太始乱终弃,这关没过去。他愤怒地对老太太说:当年你把跟我的孩子打掉了,又去找了个不知道谁生了个娃,你他妈玩儿我呢?!

老太太有点尴尬,可还是理直气壮地说:“我想生个娃,可我不想要束缚。”

为了这句话,让我手动点一百个赞!这种心态是真·女同志梗。

之后是快结尾的时候,老太太跑去找片头分手的女朋友,跟她说:“你还有璀璨的未来,我希望你能去经历我所经历过的一切。”

这话我觉得太牛逼了!必须是早年阔过玩儿过的人说出来的话。

再一个就是结尾,让老太太一个人哐哐哐走在冷清的夜路上,脚步轻快。歌声响起来,剧终!

我看见豆瓣上好些短评都说,还以为是要让老太太去跟女友和好呢,哪知道她还是孤身走在路上。

可是,孤身走在路上,才是情怀好嘛!找女朋友和好,就是美式狗血了。

光是这几个点,我觉得就妥妥地灭了《卡罗尔》呀,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另外:

老太太那脾气古怪、有点反社会的范儿,其实跟《卡罗尔》的作者海斯密斯很像嘛!

再另外:

写的时候正听到矮大紧说老炮儿,讲到《阳光小美女》时说美国老嬉皮士的阳刚之气。我觉得说得挺好,而这部片子,是妥妥的女同志的阳刚之气。不是它猫的肉肉唧唧肉肉唧,不是它猫的贴胡子装dick,而是它猫的“老娘就是要孤独终老,但老娘不害怕。”

强烈推荐大家去看!

  1. messer.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00:54:35

    我听了你们讲卡罗尔,觉得肯定不是我会喜欢的电影,于是就没有去看。结果格格巫去看了,喜欢得要命。让我觉得很沮丧。不是因为错过了,而是因为格格巫居然喜欢。

    但同时,与外婆同行一听呢,就是意识形态我会喜欢的电影。转回来一说,因为意识形态喜欢一个电影,又让我不太喜欢自己了。

    我真是一个七弯八拐的讨厌妇女!!!

  2. 过路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09:26:50

    孙女的娃顺利的打掉了,然后也没有和女友和好,让我看着的很放心。当年是完全get不到朱诺好在哪里。

    和男友那段印象很深,特别前男友真心是个有魅力的人。

    我大约很烦那种我痛苦因为我是弯的戏,弯最多能算人生无数的shit中的一坨而已,还不是最大的一坨。

  3. tim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11:01:06

    一楼一楼地回复吧。

    亲爱的美莎:我们看了这么多年的电影和书,怎么会因为“意识形态”喜欢一部电影或者一本书?我们的脑子拿去喂狗了?看了那么多东西,不就为的是有能力把型格、意识形态、表现手法给分开来审美吗?

    这就像你问我,怎么会因为乔治高中文好,《大亨小传》就更好了呢?可我并没有说《大亨小传》更好的意思,而是说,乔治高的中文好,让我感受到了同一本小说的另一种讲法。故事还是那个故事,意识形态当然也是一样的意识形态,可是不同译者的笔下,型格不一样了。

    《卡罗尔》没有什么不好的意识形态,而且“美妇撩妹反被妹撩”的故事,本来应该是一个多么有型格的事儿。但……讲得太精致了。当然也不是不好,我说过,《卡罗尔》并不差,可以看。但不是我会特别喜欢的那种电影。

    《与外婆同行》里其实倒有很多细细想来不能赞同的意识形态。可关键的是,型格在那儿。

    之前看《老炮儿》、看《师父》,真是边看边为直男癌们捶胸口。但看完了,还是喜欢。一个道理。

    你看了再说吧。

  4. tim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11:09:31

    to 过路:

    是啊,在美剧和电影里,能看到小姑娘顺利把娃打掉,真的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我不能认同《朱诺》里宣扬的伪善做法,但电影本身那种“有错就认、挨打就站直”的态度,我还是喜欢的。

    不过,跟你不一样,我对直男大爷的印象其实不好,那种直男伪善的“长情”,我看的时候是想骂娘的。的确是有魅力的大爷,但你想想看,他结了11次婚(更正更正:是4次,我晃神儿了!感谢楼下阿朗更正。),他在每一个家庭里都是缺席的父亲,却竟然指责老太太一个人生了个娃“让她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成长”。我内心十分呵呵。

    所以老太太最后那一句理直气壮的“我不想要束缚”,我巴巴掌都拍痛了。

  5. 阿朗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13:07:15

    美莎,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呀,人与人不同眼与眼不同。
    卡罗尔,我简单说,它就是坎普,但还不刻奇。

  6. 阿朗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13:40:11

    Tim,直男大爷有11个孙辈,先后4个太太,不是11个太太。
    我与你同感,不喜此人,他气量太小,以及略有繁殖癌。

  7. tim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13:45:27

    哦哦哦,老人家,我看错啦!

    而且老爷子听说是拿钱去打胎,立刻坚决不给钱,我又呵呵。所以老太太当年悄悄咪咪地跑了,绝对是对此人性格有所察觉,认为明说脱不到爪爪,还是先遁了再说。

  8. messer.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20:07:55

    朗姐啊,听听,我并没有纠结,顺嘴子说一句罢了。

    卡罗尔我因为怎么看那两位都觉得她们没化学,所以就没去看。可能人家本来是有化学的,没化学的是我。

    而老太太电影,因为到现在你们宣传的都是意识形态嘛。你们又没有说演技啊剪辑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所以我才有这么一说,我这么说的意思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觉得听上去挺好的,比卡罗尔好。不是说卡罗尔不好,只不过讲的故事我最近不太感兴趣罢了。不过话说话来,政治正确的人生真的好凛冽的,我一贯是佩服的,但也只能是佩服佩服而已。

    我前几天看了丹麦女孩,难看得要死。

    乔治高是真的中文好吗?我大概看的时候没有看得很细,总觉得他们那一路的人说话咬舌头。

  9. tim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20:17:19

    好吧,你把我认为属于“型格”、“范儿”和“姿态”的东西划入了意识形态……这可真是一锅粥了。我认为属于意识形态的东西只包括打不打胎、生不生娃啊这些东西,具体怎么个处理方式,则是属于行为的“范儿”。

    比如《朱诺》,意识形态我不认可,我认可它的“范儿”。

    乔治高真的中文要溜一些,但他们海外人士的中文,跟我们从小受教育的那种中文是有不同。我们对很多中文西化的用法习以为常(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看着政治课文长大,对长长的定语从句很习惯),他们反而留了点没那么西化的用法。

  10. messer.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20:55:00

    我最近跟哲学家谈恋爱,对我来说,什么都是意识形态,小绿脸。

  11. messer.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21:03:30

    我看红楼梦也并没有觉得有谁咬着舌头说话呀。看话本小说从来都没有这个感觉。我还以为咬着舌头说话是因为广东人大舌头,话说乔治高是广东人吗?但大亨小传我是很久以前看的了,现在也不记得具体是怎么样了,就是一个大略的印象留在那里。

  12. tim.

    星期六, 二月 6, 2016 - 21:13:34

    忘了他是哪里人了,但总之能把纽约第五大道翻译成五马路,文章的味道难道能不变嘛!

    电影嘛,你看了再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