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一, 二月 8, 2016

在春节这么阖家欢聚又无聊的时候……

我竟然又来写博客了!那么到底是有多无聊!

春节呢,总是这样,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除了打麻将也不知道该干嘛。这两年家族里连续添了两个小宝宝,姑妈叔叔们手忙脚乱,更是无暇他顾。加上春晚又难看,唉,结果所有人都刷起了手机。

我呢,一个人左声左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吹口琴玩,并向从小练过乐器的表弟(练过手风琴,十级有加分)表妹(练过电子琴,十级有加分)请教“视唱练耳”的难度!他俩哈哈大笑说!“小时候很容易学的!好像没故意学过自然就会啦!”

好吧,这大概就是天赋问题吧。我默默滚到一边仰天长叹流泪不止。

还是决定以此作为今年开始的长期计划。固定音高和半音什么的肯定没指望,但简谱的视唱和基本的听力确实不能不练,否则我的口琴计划也没有办法推进(迄今没有把口琴的孔位和音阶对上,如果要照着简谱吹歌,不把孔位的吹吸给预先标注好,就根本反应不过来。我也是为自己醉了。)。不过现在流行歌练习用“全民K歌”这种软件倒真是方便啊!

——————好,接下来是八卦时间——————

大表妹的婚姻正式触礁。

虽然触礁的传言飘散已久,但今年显然是正式摊牌拉豁,她男人坚决不想回家,也不跟她久住,只要公司有外派机会,无不雀跃着提出申请,哪怕前往的地方是炮火连天的北非呀东亚啊。夫妻矛盾到底是大到怎样的地步啊……

大表妹跟婉君表妹闲聊时,略无所谓地说:“反正他的任务(授精)也完成了,随便他哪儿玩去,他不在家倒还清静……”

——————

婉君表妹继续学佛,现在开始吃!长!素!

好吧,虽然这一次见到,她精气神还不错。

但全家人,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群众,对她吃长素的决定,还是睁大了眼睛:“咱们家这么好吃的凉拌鸡!你竟然舍得不吃?!!!”然后众人果断瓜分了她的份。

——————

家明表弟陪他爹妈在外度假,所以今年他那一房前来团聚的代表,是他哥。他这哥哥,也是家族里一号响当当的风流人物,到底是结了两次婚还是三次婚我已经记不得了,据说其中一次是给舞小姐赎身什么的(什么鬼!)……

不过呢,经我暗自打量和审阅,这位远房表哥,在直男里,的确算是妥妥的靓仔来着,打扮上盘正条顺,较之家明表弟的娘炮式好看,别有一番直男浪子的英俊。(果然家族的血统好啊!)没有发福!!!(噢耶!)也没有谢顶!(啦啦啦!)考虑到他浪荡的本钱还在,估计还得浪好多年。哈哈。

不过他虽然也有一把年纪了,也结过几次婚,并没有生养小孩。

于是,作为直男的婉君表妹她爹,在多喝了二两白酒之后,拍着远房表哥的肩膀说,“我觉得吧,婚嘛,你结不结是无所谓的,但人嘛,你有机会还是造它一个出来,反正又不用你养!!”

我在三个座位开外听到这话,表情是粉碎且肛裂的,恨不得一个大摆拳打过去。表哥的脸,也是有点呵呵的,他说,“表叔啊,我对这事儿也不是太有所谓……来来来,新年快乐喝酒喝酒。”我听罢暗自长出一口气,总算还是现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