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六, 二月 13, 2016

这个新年真是过得keep fit

一不小心,我小时候因龋齿做过灭髓治疗、补了绿豆大一个洞的大牙,竖着从中间断裂开来……

连续好几天,我都只能吃各种清淡的蔬菜、软趴趴的泡饭 or 稀饭 or 面条。虽然嘴里已淡出鸟来,但必须说这对减轻体重极为有益,我达到了历年冬季的最轻值,跟夏天最热时候差不多。

一想到等拔了牙,还得吃至少一个星期的清淡饮食,也有蛋蛋的忧伤……但对镜自揽,腹肌小小显露、人鱼线倍儿清晰,又觉得是极好的。

——————

跟去了魔都的老友碰头聊天,互相交换过去半年来的精彩人生。她历经了一段大狗血的撕逼,看穿了不争气的搅家,怒甩之;随后很快新结识了另一个光光鲜的小妹儿,并使出撩妹大法撬板凳儿,又经历了一段大狗血的撕逼,现在尘埃落定,正在爱情的蜜罐里养膘。

我看到她的时候,忍不住有点嫌弃。“看来你最近生活得太好,髋都宽了……”

老友说,还不是因为魔都太大,想去练练拳法,都要坐好多站地铁再走好长的路!

我摆出嫌弃脸说,如果有毅力,一个星期去一次应该可以坚持。其余的,平时总可以在家跟小妹儿一起跳跳绳做做俯卧撑?就算想玩秀恩爱,也可以……把小妹当成杠铃沙袋啥地举一举扛一扛嘛!怎么竟然能如此放纵吃了睡睡了吃长肚腩长坐墩儿!

老友做了不够深刻的检讨。

为了让她深刻起来,我给她看了钢管舞老师的美爆视频!顺便绘声绘色地给她讲了我看到美爆老师女人时的眼前一黑!

老友狂点头附和,说,时不时会碰到给人印象很好的女同志,内心是极为欣喜的。但大多数时候,对方牵出女友来,却会让人眼前一黑。如果牵出来的女友竟然不丑不胖,作为旁观者,那种暗暗的如释重负感,实在很难形容。

所以!我严肃地警告她,你绝不能做别人眼里的“眼前一黑”。一个负责任的人,绝不能在第一印象上给自己也给自己的女朋友掉链子!

……

所以说,作为一个对朋友都不能宽容的人,我紧到找不到炮友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