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十一月 7, 2016

一个颜控的跑题……

话说新舞室里来了个美女。货真价实的美女,我第一眼看到时扎扎实实地大吃一惊,分明就是《白日焰火》里的桂纶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两揉,再看,仍然是,不是我眼花!个子高,人挺拔,一看就是打小练过跳舞或者长期练瑜伽的形体。我流着口水看了别人好久好久。

(自从开始练跳舞,我真的深刻地认识到,人的形体是天生的。比如有的人,她就是细长条的一根,而有的人,她当然也不胖,可不管练什么,都会练得粗粗壮壮的,哪怕个子再高也好,不知为何就是跟“修长”两个字不搭界。唉……)

下课后我找大美女去搭讪。大美女父母辈本是川籍人士,但因工作原因派驻南疆。大概,新疆的水土就是不一样,大美女长得有点西北人士的特色,是那种小而骨感的鹅蛋脸(如果是四川的水土,大多是小而略肉感的圆脸)。

西北人的脸也分成两种,一种是这种瘦脸,五官明显,有棱有角,男女都十分好看;另一种则是风沙吹尽的脸。外观上的差异还满明显的。

这两年感觉身边多了许多新疆出来的年轻人,南疆北疆都有,而且来自各地,乌鲁木齐,库车,石河子,喀什,听上去有点耳熟的地方好像都有。有种“新疆是不是留不住受过教育的汉族年轻人”的疑惑。他们的父母辈似乎也打算在退休后离开新疆。唔……

我说的这些人是汉族,因为其实新疆汉族人口是占了近一半的。有时候跟这些从小在新疆长大的孩子聊天,当他们发现你竟然知道他们是汉族,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大意是“咦?!你居然有一点地理常识呢!”呃……对此我表示:祖国的地理教育还应大力加强。新疆的旅游事业也还大大有待提升。

说来有些奇怪,都是祖国的自治区,新疆和西藏的发展仿佛走上了两条路。

自从青藏铁路贯穿以后,到西藏进行小清新旅游的年轻人多得数不清,国道318上挤满了各地牌照的车辆。连阿里这种很偏又很鸟不生蛋的地方,我认识的去过的人也不是一两个。公路沿线的各族人民,都在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经济交流越多,西藏的局面越稳定。

新疆的旅游资源完全不亚于西藏啊!!一样也是蓝天白云,而且物产丰富,没有高海拔啊!但就算是我,说起要到新疆旅游,心里还是免不了打哆嗦。(就我对身边朋友的了解,去过喀什的人,远远少于去过阿里的。)但经济交流越少,经济发展的机会也就越少,于是汉族年轻人内迁,两地的隔阂也就越来越大。我感觉身边去过新疆旅游的人,比去过日本旅游的人还少。不知道这个局,将来会怎么破。

  1. xunyi

    星期一, 十一月 7, 2016 - 14:29:41

    我是南方人,将被借调到乌鲁木齐工作一段时间,内心有些焦虑

  2. tim

    星期一, 十一月 7, 2016 - 14:59:50

    楼上的朋友,是不是也不用太过焦虑?国家对新疆的投入还是很大的。

  3. messer

    星期一, 十一月 7, 2016 - 22:21:44

    为什么新疆留不住汉族人呢?因为大家都害怕?

  4. tim

    星期一, 十一月 7, 2016 - 22:33:33

    我觉得害怕还是小事,主要是这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在当地没有更多有活力的发展机遇。

    父母一辈往回迁就应该是害怕了,毕竟,退休了谁还不图个安稳?

  5. 芝麻糖

    星期二, 十一月 8, 2016 - 10:35:24

    令我吃惊的是,长得像桂纶镁的就算大美女了?

  6. tim.

    星期二, 十一月 8, 2016 - 16:03:00

    在我的标准完全算了。可能我见识少吧,生活里没见过林青霞级别的。

  7. messer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00:22:15

    年轻人没有更多有活力的发展机遇,也是因为大家害怕所以不敢往那边走,这样旅游业发展不起来,带动不了商业,其它各行各业国家也无意在那边发展,所以感觉完全是个死循环。

  8. tim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10:05:20

    楼上啊,国家还是有意在那边发展的,一路一带不先搞好新疆,那说个啥咧。

    但是每次靠强权维持的安宁,稍微稳定一阵,大家喘口气,正要说好好发展,突然又来个大的凶猛的坏消息,接着就是更强权的维持,又稳定一阵,再来一个大的。这种压-反弹-再压-再反弹,本身也是极为糟糕的循环。

  9. messer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20:10:29

    但西藏不也是强权带来的安宁

  10. tim.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21:28:06

    还是要结合国际形势啊地缘政治来看啊。西藏这边的境外势力是个得过和平奖的老和尚,他总不能公开宣扬针对平民的无差别恐怖袭击吧?新疆的境外坏的先例太多。

  11. messer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22:25:02

    对滴,让人觉得惆怅。总之今天大家都很惆怅,说起来这种问题就更加是惆怅。

  12. tim.

    星期三, 十一月 9, 2016 - 22:58:23

    咦?我今天倒是挺欢乐啊。我正在看一本写川普以前做生意烂事的书,欢乐极了。他是个精明的商人,一点也不蠢。

    16年前小布什当选,大家哀嚎一片,其实也没有怎么样。8年前奥巴马当选,大家欢乐开怀,然而也没有怎么样。所以我想这一回也不会怎么样,反而是个大破局。

  13. messer.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06:41:35

    让人惆怅的不是川普,而是川普用你说的那种精明所煽动出来的人性的恶。虽然这也是我们早就明白的事,但明白并不代表可以无动于衷。

  14.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09:30:56

    川普煽动出了人性的恶?可以详细解释吗?我倒是觉得他都是按现行规矩行事啊。可能我跟大选隔得远。

  15. 朗姐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09:32:45

    同惆怅。

  16. 芝麻糖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0:11:44

    你这两声“也没有怎么样”说得我心里发毛。

  17.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0:46:44

    楼上,我说了,我隔得远,感觉并不那么强烈。而且如果从国与国的关系来说,不会有太坏的结果。当然,可能社会进步事业受挫,但从理性上说,也是在纠偏奥巴马。美国历次选举都是这样啊。有一个左一点,马上来个大右派。太右了,又来个左一点的调整。

  18. 芝麻糖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1:10:27

    这一段也可以套用在胡习交替上。

  19.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2:13:34

    确实可以啊。而且,我的感觉是这样,生活在正在撅起的这个大国,至少我这一代人,在政治层面上,承上启下,上一代的事情,见过了,觉得很烂;下一代的事,还没见到,不过有走向烂的苗头,可只要没烂过上一代,就不管以后的洪水滔天。

    简单地说,就是非常“I don’t fucking believe everything”的。因为讲真,不管谁在当家,给人的感觉始终好像是,哎呀,政策又收紧了。

    我这一代人感受到的喘息的空间,是来自新技术的侧翼突破,也是来自经济上的迂回包抄。

    就好像我上一篇文章说的,我国农村妇女自杀率下降,不是因为社会平等搞得更好了,是因为经济流动让她们离开了原本封闭的、退让不开的环境,并且让她们获得了经济上的、人身上的独立。

    从国内的视角来说,只要中国经济能够继续发展,喘息空间会更大。一句话,“经济发展是硬道理。”不管谁上台,只要推行的是经济至上的发展方向,有一些历史的大潮,就无法逆转。

    可能楼上你身在海外,不是这么感觉的。这也很正常。

  20. messer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5:27:36

    听听,川普在整个竞选中发表的那些反少数族群、反移民、反智、歧视女性等等等等的言论,应该能算恶吧?他有意识地(或者如你所说,精明地)利用这种言论操纵中下层的失意者,应该能算激发人性的恶吧?这两天报道连篇累牍,我就不用细说了。

    你这两个“其实也没有怎么样”我觉得也是有点吓人。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我们大蓉县人民“怎么样点”是很高的,sars来了可以排队去吃火锅,地震了也可以继续打麻将,但我还是很想知道,到底要怎样才算是怎么样。我觉得已经很怎么样了,而且会继续更加怎么样的。川普并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之前意大利就有一个很相似的例子,贝卢斯科尼。大家都拿他当笑话看,特别是隔得远的人,有时甚至会说他比起传统的政客要有趣得多,他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政治既不是娱乐也不是商业,他对意大利造成的损害是巨大的。我们经常都觉得,这样一个要啥有啥的梦情国家,怎么可能这么穷?!我工作的地方,是好多小事务所工作室联合办公的开放空间,里面挤满了意大利来的实习生。这些人说到贝卢斯科尼的时候脸上可是一点笑容都没有,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完全没有前途,只好跑到其它地方来碰运气,他们根本不计工资,但求有个事情做,“积攒经验”,期望之后能够在此地落足。美国比意大利的影响大多了,出来这么一个无赖,不可能是“也没有怎么样”的。

  21.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6:18:52

    美莎,你来国内多待几天,听一听二胎政策、听一听延长女性产假政策、看一看离婚再买房政策,看一看大小公司、政府机关对女性的公开歧视,整个社会对女性的根深蒂固的鄙夷与轻蔑,你就会觉得,川普先生,说出了美国人民,尤其是美国男性白人,很久以来不敢说的话,他成为了一种宣泄。而且这种宣泄,是有着受众需求的。他们美国人民就是这样用脚用钱投票了。

    海外的大家或许联想到了希特勒上台,可他川普就是一个人啊,他没有党啊,连共和党本来都是不支持他的。如果说他的上台,是要让大家警醒些什么,那应该是,为什么大量选民的需求,之前没有从其他的渠道得到宣泄。难道是因为那些需求不合理吗?整整一半多的选民的需求不合理?压倒性多数州的选民的需求不合理?

    怎么说呢,因为身在不同的环境,大家的阈值变得完全不一样。

  22. 朗姐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6:21:20

    这两天被刷屏,看了很多,翻了一篇短文,比较靠近我的想法,我把它翻译了。
    简单来说,就是unlease hatred,川普的手段,就是掀盖子,释放恨,释放恶意。对哪里都不好,无论本国还是外国。这种感觉很不好。
    美国左派们败在闭门造车和不察。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0308928200512#_0

  23.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6:22:21

    老人家,我也是类似的看法,我觉得是左派本身的傲慢出了问题。

  24. messer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6:42:53

    我并没有说左派没有问题呀,但奇怪的是,左派有问题,那就去抓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丑一样的极右当作救命稻草?说到底这些问题的某一个根源,比如说,新自由主义,也是右派种下的根呀。左派在操作过程中的很多问题,也是因为有右派在掣肘呀。政治要是真那么非黑即白就好了。

    我虽然并不经常回国,也并不是不知道中国有什么问题,但并不是说,中国问题更大,所以美国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呀,更何况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摆在那里。阈值高是阈值高,可是你也不能说,这个事情是正常的,看不出来其中的恶在哪里。选民有诉求是有诉求,但是偏向于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就是人性里的恶呀。

  25. messer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6:44:41

    希特勒刚刚出现的时候,大部分人也认为他是一个小丑。贝卢斯科尼的政党完全是莫须有地冒了出来。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只是表示我的惆怅,因为发生了很丑恶的事情,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值得欢乐的理由。

  26.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17:02:56

    左派操作中出现问题是因为右派掣肘?美莎……这……我实在不能同意了。

    选民有诉求,他们除了用投票的方法来表达,还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表达?上街?还是占领华尔街?选民的诉求就是要用选票来表达。

    我认为这完全合乎美国的游戏规则。选战中互相抹黑,从来如此呀,这一回抹黑的很恶心,我也觉得挺恶心,但还是游戏规则里的玩法。

    我觉得欢乐的地方就是:

    为什么天朝的、从来没有选票的、不知道该怎样履行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让小区里的住户去选个业主委员会都不愿意的人们,会为了灯塔国选大统领吵了起来?如果说美国这一次选举表达了社会更深刻的裂痕。那,我朝的事儿该怎么说?

  27. messer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21:22:15

    啊,我打字打快了没有说清楚,并不是说左派操作中出现问题是因为右派掣肘,而是说他们也并不是完全独立出来的,三权分立,很多事情,并不是他一家说了算。而且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希拉里作为老油子政客虽然不受很多人待见,但她就是干瘪瘪地在解决问题的那种人。任何问题的解决都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科技可以飞速发展,引起经济结构及政治关系种种的剧烈变动,但是人的理解和应对是缓慢的,历史上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次这样的关口,以暴戾对应不公从来都是导向悲剧。我不是在帮左派的傲慢说话,我只能说,在经历了这么多惨烈的历史后,我希望人们终于能学习怎么进行温和而理性的变革。

    其次,选民有诉求。选民当然是有诉求,但是结果一定是这样的形式吗?希拉里和川普,都是这些选民一步一步选出来的,这其间他们也有无数次做出更加理性选择的机会,在有问题的时候以民主的形式解决,未必一定要走到这么暴戾的极端,这就是我说的人性中的恶,虽然不可避免,但是让我觉得非常非常惆怅。

    再者。大国有意识形态的高压,出现种种怪相,对于全情参与的民众来说,他们有受到压力或蒙蔽的借口,还让人能带着共情的心去看待。然而在一个标榜着自由和民主的国度,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就是阿伦特所说平庸的恶,十分让人惆怅。

    同样的,大国人民没有选票,无法履行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在争取到权利的时候却对此极端陌生以至无法运用,这是让人感到无奈和愤怒的事情,但这种情绪所针对的却不是民众本身。好在互联网时代能够通过别国的事例开始分析和了解也是一个好事情,就算荒腔走板,总是一个开始,如果有意愿的话参与其间,没有意愿的话,毕竟犯不上漠视和嘲笑吧。

  28.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22:26:29

    美莎,我们慢慢一点一点地说哈。从选举的技术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不是一次很漂亮的选举,也不是一次合乎左翼人士期待的选举。

    但是这样的局面,川普是单枪匹马打出来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次符合游戏规则的公平的选举。他是个粗鄙之人,他调动了人性的恶,OK,可是,希拉里的团队,拥有这么多的资源,投入了数倍于川普的广告费用,还全盘继承了八年前帮奥巴马打赢选战的团队,仍然成了这样的结果。从局外的人的角度来看,能不能还是退一步想一想,这是怎么回事?真的就是因为川普调动了人性的恶?人性就这么恶?还是说,他击中了选民痛点?

    还是从选举的技术来说,按照统计,竞选口号朗朗上口的、击中痛点的候选人,是会赢得选举的。一说到川普,我们都知道那句,“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说到男克林顿,我现在也还想得起”It’s The Economy, Stupid”,可希拉里的选举口号是什么?这是我一开始就不看好她参选的原因之一。她的团队一开始就没有找到痛点。

    第三,小时候,人们担心世界会变成《1984》,不曾想到竟然来到的是《美丽新世界》。而其中最明显的一点改变则是,天朝的人民越是看到别国的事例和“榜样,”就越是坚信: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社会达尔文的世界。对于灯塔国民主的乱象,我国人民喜闻乐见,同时更加“don‘t believe anything, and don’t care anything”。

    我身在这个氛围之下,我承认我在某种程度上倾向于这个心态。我们只能旁观,并且对这个世界有越来越多的无力感和嘲讽。

  29. 总攻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22:32:01

    插个题外话。

    女友外星人最近也在说美国大选,她偏向川普当选,对希拉里各种不屑。我是自89年后就不看新闻联播不关心政治的人,很奇怪和我差不多状态的她这次怎么会有这样的态度?

    问过她为什么喜欢川普,讨厌希拉里?她说讨厌希拉里各种维护弱势群体的伪善态度,再有就是她强势的女政治家状态“好像一个打了鸡血的T!”。(此处我想要绿脸)相比之下,川普要更真实更坦诚些,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管他弱势还是强势。

    她的这些看法,据我观察基本是从微博、微信、朋友们聊天那些得出的结论。

    很有意思的是,虽然近年我们常去发达国家常住,但她却越来越爱国,对很多我们一直羡慕的西方的自由民主那些越来越反感,以为是另一种伪善。

    我一直在旁观察,用一个局外人的立场想: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在国内越来越多?是因为天朝真的崛起了?是因为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是因为大国舆论导向成功了?还是“正反左右”我们一直都理解错了?

    但作为一个对现状和前景都冷彻心扉者,看了这些我也惆怅,因为变化都是在微末之间,起于萍,浮于巷。

  30. tim

    星期四, 十一月 10, 2016 - 22:48:12

    希拉里一贯不招人喜欢,太精英、作为女人太强势、从政经历太多太虚伪、丈夫出过轨居然还一路走了过来,所有这些,都成了黑点,当年,和奥巴马比的时候,她没有支持自己的铁盘;这一回,和川普比,她仍然没有自己的铁盘,反而因为黑点太多,送了很多摇摆选民给川普。

    这是和政治主张无关的一种不讨人喜欢,归根结底,也是我们自己被“女性不该这样”的社会成见洗了脑。

    楼上,对国内的思潮,我的观察和你差不多,不过,可能正是因为一直以来就从不相信(既不相信国内的这一套,也不相信国外的那一套),所以并不觉得惆怅。

  31. 情报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07:31:19

    有的人在游行在哭泣,有的人在发泄,各种侮辱妇女、黑人、穆斯林的话都被讲出来了。我本来是希望川普上台能看戏,如今戏是看到了,心里滋味却不好受。

  32. 芝麻糖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09:38:21

    希望能看戏的楼上,这种话就埋在心里不要讲出来了,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和希望对岸烧起来我好观火还是很不一样的。

    Tim君,自杀和经济发展关系并不大,和social connection的多少比较有关。农村妇女窝在家里和丈夫你侬我侬也不会自杀,去了大城市务工和谁都不来往还是会自杀。

    总攻君,在国内没有吃过政策的苦头,在国外没有尝到民主党政策的甜头,就比较容易出国后更爱国,也更倾向川普。

  33. tim.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09:56:46

    芝麻糖,农村妇女自杀率降下来,跟你说的那个原因关系不大,真的是经济独立和人身独立带来的。请不要太想当然。

    再把链接贴一遍,

    http://xw.qq.com/iphone/m/view/a2cc63e065705fe938a4dda49092966f.html

  34. 芝麻糖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10:29:02

    Tim君,你第一次贴就拜读过了。

    经济发展和社会联系是两个维度的问题。涂尔干说的城市化导致自杀率上升那是在19世纪的城市化,他的理论得跟马克思大人的一起放在古典理论里,文中随便引用一下的刻板理解不好。

    真的是经济独立和人格独立。我没觉得是假的。我是说,农村妇女自杀率高,是因为她们的社会连接太少,嫁到婆家和娘家人可能几年说不上一句话,要是在婆家也得不到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支持,加上致命性农药随手可得,是更容易走上绝路,而进城务工,社会链接可以变换成和许多不同的人的短平快的链接,(现代城市人基本都是)。

    反过头来说,在经济更不独立,人格也更不独立的年代,自杀率怎么不比文中提到的年代更高呢?

  35. tim.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10:56:08

    你说的社会链接只是经济独立和人身独立带来的伴生品啊,没有经济发展,没有那么多沿海工作岗位提供给妇女,哪里来的这两大独立。农村妇女在家乡给她男人暴打,被公公扒灰,被婆婆羞辱,你说她有没有社会链接?

    经济更不独立,人身更不自由的年代,没有开公布的自杀率。如果有,一定是更高的。而且很多人生了娃儿就直接病死,可能还来不及自杀。

    中国的农村生活是很残酷的。

  36. 芝麻糖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11:18:29

    如果有一定是更高的?

    请不要太想当然。

  37. 情报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12:14:48

    楼上,一提看戏你似乎默认对岸已经全境着火一片焦土?

    诚然我是看戏心态,但我希望看到的戏并不是着火戏,当然以我所见,也并没有到燃烧状态。一场变革正在发生,我既无权参与,也没有特别好恶,我不看戏难道闭上眼睛?

  38. tim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12:47:17

    36楼上,或许我这句话说得想当然了,如果你有相应的研究证据,我愿意收回。

    但我想,在一个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的社会里,谈自杀率的高低是不是没有什么意义?或者这样说,“平均寿命低且非正常死亡率高”,可以吗?

    中国妇女的农村生活,可参考姜淑梅奶奶的《乱时候,穷时候》和《苦菜花,甘蔗芽》,那里头的恶,都是贫穷逼出来的,不是没有社交逼出来的。

  39. messer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23:00:21

    欸,一天没来大家踊跃地加入了发言。

    听听,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惆怅,我的惆怅是针对人性的恶的惆怅,你最后都说了,是恶啊,所以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很理解你觉得灯塔国远,而大国情况更糟糕,而觉得此事不过如此而已的那种心情。我在几年前可能也是这样,也许是我在欧洲呆得太久了吧,受了很多影响,想问题的方式发生了改变。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点,比如“玩世不恭”这样的词,在汉语里面即使不是褒义的,但也没有太多贬义在里面。有时候因为一个人落拓潇洒,大家也会微笑着原谅他的玩世不恭。但我到了欧洲之后,发现这个词绝对是个贬义词,不要说我身边这些关心政治的左派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就算是其它普通朋友,建筑师们,要提到谁“玩世不恭”,那就像说某人品行不端一样,已经是很重的批评了。入世在我身处的环境里并不是热衷功名的代名词,而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应有的态度。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个环境大致来说是开放而安全的。

    而换过来说,灯塔国的环境在改变,自然让人惆怅。这个惆怅不是因为它会给每一个远在大洋彼端的人的生活带来多少实际的影响,虽然我觉得影响是必然会有的,这个惆怅是因为,它是灯塔国啊!灯塔灭了,我们的世界难道不会变得更黑暗吗?这次大选,希拉里的选票毕竟还是比川普多的,设想如果这样一场选举是在大国,就算所有操作过程都合法,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另外一个对比,德国也有极右势力,但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我从来不认识这样的人。我在美国的朋友,提到选川普的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我并不是只认识高校里出来的人,实际上因为我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破房子里,我所有的邻居(也是我的朋友啦)都是一些什么产业工人啊木匠啊什么的,但他们也会觉得右翼是法西斯而川普是疯人。同样的情况在大国,我的朋友圈里乌烟瘴气,要不就是艳羡川普一家人的,要不就是讨厌希拉里的,要不就是知乎了半天说川普是救星的。连我老母亲都转过川普女儿多巴适的帖子,我简直是…这个区别,在两边都是很多年的积累,让人沮丧的是,在西方这边,这么多年的积累下来,白痴的数量仍然是巨大的…

  40. 芝麻糖

    星期五, 十一月 11, 2016 - 23:36:31

    Tim君,这篇文章看不出试图自杀率,自杀成功率的变化。也看不出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对自杀率降低的显著性,因为作者自己又写了,城市人口的自杀率在升高,而城市人口的经济独立性+人格独立性是不是在城市化发展中反而降低了,文中看不出来。

    社会连接也不是指社交。理论我都忘啦,大概就是说,当农村妇女接触到的整个社会就是男方的宗族,那她和这个社会的链接就都是要靠着男方,一旦男方家族对她排挤冷落,那她的社会连接很容易断裂。她遇到问题别说解决方案了,就连跟救命稻草都捞不到。按照涂尔干说的,就是失范的自杀。

    进城务工的农村妇女,是不是就没有了自杀的念头,我不知道,但是以前工作时每天都有来咨询的,咨询问题里不乏被家暴的,想异地离婚的,投诉房东欺负人老板剥削人的,我觉得进城之后的社会连接是大大增加了,可以依赖,哪怕是没有太大实质性帮助的依赖,也多了很多。

    人口平均寿命三四十岁的社会里,自杀年龄就更小了呀,十几岁就上吊,吞金,撞墙,自刎,投江。

    37楼,好的,现在知道你不是心态问题,只是语文没学好。请用标准汉语“看新闻”来代替“看戏”。

  41.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06:29:35

    “看新闻”并不足以代表我希望川普上台以使得事情发展有更多可能性的心态。如果语文很好的楼上觉得“看戏”这个词不合适,请重新发明一个词描述这种行为。

  42.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06:51:11

    楼上,你再想想清楚,你想说的真的是你希望川普上台?

  43. xxxxxxxx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08:17:54

    川普是个流氓,希拉里是个骗子。 美国人民心想,与其选骗子,不如选流氓。 因为骗子太虚伪,而流氓倒还偶尔说点真话。

    主要是这两个人都不怎么好,两害相权取其轻,最后还是选川普了。。。

  44.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09:05:29

    看了楼上的发言,觉得政治真如此戏说也是大多数人看戏的心态。

    我的惆怅是:一片有毒的土壤怎么能种出健康的庄稼?我以前设想,当眼界开阔,资讯、阅读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后,我们的思考和判断会更理性更独立。但三十年屈指就到,我们却陷入了更混杂的迷雾中。

    美莎所说的“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应有的态度”这样的普世价值观,连同社会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三观植入,在我待过的英美两国无所不在,学前儿童教育的重要部分据我观察就是建立个人的基本道德观。打开电视、报纸,和当地朋友聚会聊天,只要一涉及三观问题,个个是伟光正。回国后再看已经粉饰过的各种影视作品,其中的三观硬伤让人汗颜,我们哪怕装也要装得和外星人说的“伪善”接近些吧。

    我说的变化就是这样一点点在我们身边发生着,绵延着。也许看人家的戏很好玩,但真正仔细环顾我们的世界,太多腐蚀和遮盖下的那些,我看到时真的很惆怅。

  45.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0:13:37

    看戏不等同于隔岸观火,隔岸观火是有能力施以援手却不帮助,更是默认所看之处已经着火了。吃瓜群众各有各的理由看戏,大国民众为了总统候选人的女儿很美而看戏固然格调不高,但不能说是白痴。如果有投票权,却只因为这条理由投票,那才是白痴。

    我的确希望川普上台,事实上,川普能赢的关键,不在阻击了平权运动,而在于给予铁锈带人民带来工作和金钱的希望,他们是那些被拉拢的中间选民,是以前投民主党,现在投共和党的人。与此伴生的平权运动发展受阻,甚至开历史倒车,我也很惆怅,但显然投票的人们认为这与经济利益相比,都是小事。当然,他煽动情绪的手段很不择手段——不择手段而卓有成效。

    这件事情简直太好玩了,两极分化,阶级对立,剑拔弩张,并不是给对方扣上个“白痴”的帽子,对方就不存在了的。

    灯塔国的灯还亮着吗?我倾向于是还亮着的,不过灯的颜色未必是心中所期望了。

  46.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1:15:46

    这下不是隔岸观火,是看戏看好玩的,简直太好玩的地方还是别国人民两极分化,阶级对立,剑拔弩张。川普在看戏看好玩的观众的期盼下如愿当选,只可惜川普让平权退步煞了风景扫了兴,让看戏看好玩的观众感到了意料之外的惆怅。

    多么希望楼上顺着“看新闻”的台阶就下了。保持中立和支持川普当中隔着45个看热闹。

    至少有一点我同意。并不是给对方扣上个“白痴”的帽子,对方就不存在了。

  47.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1:30:24

    是的,一个正直的、普世价值下教育出来的人绝不应当认为事态可以拿来玩味,也不应当容忍平权出现一丝一毫的退步,更不能投川普的票 :)

  48.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1:37:53

    messer君说“玩世不恭”是说得文艺了。照我说就是痞,还以痞为荣。

  49.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1:44:20

    既然开始骂街,那就不奉陪了。

  50.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2:11:49

    究竟楼上都奉陪过什么呀,连为什么希望川普当选都说不清楚。有观点地支持川普,那至少还是意见不同,再见不送。

    只是节选改编几条微信,奉陪增加回复数量?

  51.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2:41:55

    究竟为什么你对看戏的人有这样的执着?支持川普和希望川普当选是两回事,我第一次回复就已经说过,希望川普当选是因为戏会更好看。阶级对立的现实不是川普当选与否决定的,更不是大国民众是否看戏决定的。
    你如果不能理解吃瓜群众的心情,一定要觉得看戏的不是幸灾乐祸就是支持川普,那我也没办法跟你说得更清楚了。

  52.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3:32:24

    我只想看到逻辑自洽的一段话,不管观点是不是一致,至少要能看得懂。一下不支持川普一下希望他当选,一下叫着太好玩了看大戏一下又好惆怅了,弄得我好错乱啊。最错乱的是第一次知道隔岸观火原来是有能力救火却不肯去救,我的语文老师不是这样教的呀,哪本成语词典里看到的?

  53. 情报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4:18:29

    http://www.zdic.net/c/4/ef/247719.htm
    隔岸观火:隔着河看人家着火。比喻对别人的危难不去求助,在一旁看热闹。
    您的语文老师可能需要检视下自身的教学水平。

    如果我有选票,我会更仔细地审视下自己的屁股坐在哪里,再来投票。但是我有选票吗?我只能看戏,从戏剧冲突的角度,一个抓住主要矛盾的人物上台,然后被主流精英共同反对,他如何实现承诺,精英们又如何反思这一次的失败,不是很有看点吗?

    平权运动无法推进,人都有共情能力,我自然惆怅,但翻过来说,左派若继续粉饰太平,仍旧以政治语言弥合种族冲突,结果一定能如愿吗?

    我相信你不是无法理解我的情绪,这是大国民众很普遍的心态,我也不再辩解什么了,如果你觉得是痞,那就是吧。

  54. tim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6:47:44

    芝麻糖:

    我重复一下自己的观点:我国妇女自杀率下降(其中主要是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大幅下降)和我国经济发展呈高度正相关。这种自杀率下降之明显,在统计学上有意义。城市里当然也有妇女因为种种原因自杀,但在统计学上尚未呈现出明显意义。

    我反对你说的自杀率下降是因为城市生活人际连接增多,因为没有经济发展,这些连接根本不会出现。

    而我的总的意见是,天朝这几十年的一些进步,主要是经济和技术的进步倒逼出来的,政策不是主要原因。

    如果你不能同意上述意见,我无话可说。

    ————————

    下面的话回的是美莎:

    因为上面说的那个原因,天朝的吃瓜群众们,没有得到国外老百姓那么多教育。我们就是潜意识地接受,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社会达尔文主义、民粹主义,这一大堆政治不正确的东西。这是现实。

    川普的当选,是一次社会进步意义上的“反动”,但这种反动,不是因为人性有多么恶,的的确确就是因为奥巴马这八年做得不好,群众需要“改变。”

    从川普过去的个人历史来看,他不是一个战争贩子,他是个商人,甚至像个小丑。他可能面目可憎,他可能用了一些煽动手法去煽动底层民众,但他是美国人民,在美国现行的制度下,在任何一个环节上,都符合程序地,选举出来的。他的选举人票大幅超过希拉里。历代美国人民受了那么多年美国教育,哪怕他们来自红脖子各州,他们也不傻。

    反过来说,得了民主党好处的许多人,并没有选票啊。如果说,美国让川普上台之后,这些人的日子江河日下,那他们就该用脚投票。如同,如今的中国,许多人在用脚投票。

    再而且的而且,对中国来说,川普的当选,短期内不是坏事。中国的经济如果还能进步,人民还能分享到经济进步的果实,对中国的人民是好事——方方面面的。

    再退一步说,川普的当选,导致了美国进一步撕裂,他们四年后再选一个出来就行了。美国这个制度运行了两百多年了,我认为它还有生命力,还能再运转下去。灯塔国的灯塔,支撑它的是经济实力,只有当经济彻底不行了,灯塔才会灭,不会因为川普上台就灭。小小一个川普,哪儿有这么大能耐。

  55.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9:13:51

    现在的世界已经不再是“关起门来过好自己的日子”了。不管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如何让人跌破眼镜,笑谈之余,就这两天,人民币汇率六年内跌破6.8,英镑上涨,农产品期货集体跳水……,这些已不再是喜欢灯塔国哪位上台的这些闲话了。

    再说我们的天朝农村。以我这些年“上山下乡”(遗址考察)时的和当地人闲聊,以及对帝都周边农村的关注,天朝政府已经完成了对农村土地的回笼和占有。与帝都相关人员聊天,都以为,农村土地上市指日可待。

    那么这样海量土地的再利用,可是对未来农村人口的更巨大的冲击。这里不光包括的是农村女性啊,是一整个农村家庭的何去何从。他们有可能不再是务农或是务工那么简单的选择了,而是“农村城镇化”的大变革。农村妇女自杀那些事以后还真不是事了。

    不知大家如何理解这个“城镇化”,反正我每次想到都是一身冷汗,恶心异常。这是一个大狠损招儿啊!

    所以我总劝周围朋友:继续买房吧!北上广,一线、二线省会。能买多少买多少吧。

  56. tim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19:24:57

    就我对本地情况的有限了解,农村土地流转政策,在特大型或大型城市的郊区搞得还可以。我都郊县农民现在非常富裕。

    但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推广到全国所有的农村吧?而且国家的政策,最重要的一条还是维稳,不太可能在失业率高企的条件下强行让农村土地流转。

    当然我的认识非常有限,如果有人很了解,也愿闻其详。

    再者,对个人来说,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世界各地都不再是资产避风良港,就看个人的赌运了。

  57.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0:20:26

    农村土地不流转,怎么给三、四、五线“县城房产”解套?过程当然不能大刀阔斧的杀过来,“温水煮青蛙”是一贯手段。

    我已知几例,村中冻结宅基地,要住房子可以,去县城买商品房的。这还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的试水行为。

    帝都周边农村也是歌舞升平的一副“社会主义新农村”景象,但,下棋至少要看三步以上。大势在那,各种惠农政策和新农村建设都是步骤而已。天朝最珍贵的资源是什么?土地啊!

    所以和楼上认为灯塔国不会怎样同理,我从不唱衰天朝的经济发展。因为这个政府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啊!他掌握着国家最稀缺的资源和拥有众多的消费人口,说他会衰简直是做梦。这也是我为啥劝人多买房,同时看着他更加膨大时,心里惆怅而冰冷的原因。

  58.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0:33:17

    再补充一句。

    高企的失业和维稳,这两条会在“城镇化”的大潮下自我消化。君不见城市土地启动以来,新就业机会大量出现,钉子户华丽转身变房东或是房奴,大量人口为还房贷披星戴月的努力工作。这些真不是事儿啊。

    只是,我就怕:做大了的更加巨大,微末了的更加渺小。声音,也会更加整齐划一的被更高级的指导引导着去发声。然后大家都欢天喜地的过上幸福生活。

  59. tim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0:54:34

    呃……如果就业也可以,稳定也保持了,大家还欢天喜地了……我想请教一下,你想要反对的是什么?

    主要是普通群众也没有中南海的线报,也没有帝都买房买房再买房的雄厚实力,实在不太理解这条思路。

  60.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1:06:26

    实际,最早我是想说西藏和新疆的发展那事。

    Tim看到的是去两个地方旅游的人多寡的现象。我倒是觉得抛开宗教那些,最大的矛盾还是在于资源占用。

    西藏的资源储备明显少于新疆,所以两边使得劲儿大大不同,和巨大的资源比较,旅游那点钱真是懒得顾及了,把住国有企业的能源不停歇的输出才是根本。

    我觉得很多表面现象都是掩饰实际利益的。知道钱是谁印的?地和产业是谁家的?看家的拿的是谁的工资、带不带枪?知道这三条,其它的就不用说啥了。

  61.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1:09:23

    Tim啊!我.哪.里.在.反.对.谁.了!

  62. tim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1:37:23

    旅游那点儿钱当然不够塞牙缝的,我提到那两地异同的意思是,当地人民能不能以某种渠道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果实。你说的那三点当然都很重要,拳头大棒自然要有,可是如果能以某种渠道发点糖吃,大家都吃到了糖,以人的短视和劣根性来看,意见就没那么大。我也说了,某疆的局很难破。

    土地流转也是一样的,如果土地流转能造就一批新城市人,让他们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果实,为什么要怀着痛心疾首的态度去对待它?好比深圳城中村造就一批不劳而获的富翁,大家都也认是他们的命好。

    总体上来说,我是没跟上你思路的转折。

  63. 芝麻糖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1:40:22

    情报,这倒是很充分体现了你不问信息来源,网上有什么就随便一抄,不去想第二遍抄来的对不对。我问哪本成语词典,请告诉我词典名,出版社,年份,主编。隔岸观火的心态是反正隔着好大的河烧不着自己,就看看对岸会烧成什么样子吧。没说你袖手旁观。我倒是蛮赞赏你敢承认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愿望的。为了戏剧冲突希望一个一定会让平权倒退的人当选,就是隔着岸希望对面火烧得越旺越高越好。现在的惆怅,只是因为这把火烧完了,一看,挺好的一栋房子果然变成焦炭就不好看了,叹口气,挺可惜的。希望火烧得旺旺的时候怎么会不知道烧完会是一片焦土。

    Tim,我同意整体上的进步靠的是经济基础。但是在农民进城务工这件事上,取消遣返的政策是决定性的。我是很想连户籍制度一起取消,做不到的话起码先取消农业户口。

    我也从来没说过自杀率的降低是因为城市生活增加社会连接。而是指,对任何人来讲,社会连接增多了,自杀率就会下降。对农村妇女来讲,进了城几乎必然社会连接就会增多。社会连接和经济发展之间是不是正比,我觉得未必,对城市人口来讲,经济发展带来的可能是社会链接的束数反而变少了,变得也更细了,大家都太忙,太要面子。所以我一直在问的是,如果经济独立和人格独立自杀率就会下降这个命题是正确的,要怎么解释城市人口的自杀率上升?

    天朝这几十年的进步,当然离不开经济的高速发展。我也是用过粮票的人,记得小时候没钱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你把经济发展放在太高的位置,甚至把经济和其他因素都割裂开在谈,有点太仰仗经济发展了。经济发展的同时,社会因素,政策法律也都在改变。全都一股到归结到“因为经济大发展”是不是太简单了?

    再讲川普的事。美国是一个一直在自我修正的国家,说难听一点,经常抽风又急转弯的国家。最糟心和最梦幻的政策也都出台过。奥巴马是太dreamy了一点,甚至直接就出台了名字叫“梦想法案”的移民法案。我非常不喜欢屁股在哪里决定态度怎么样的讲法,这太自私了。我在美国会希望希拉里当选,是因为她的政策吸引我,觉得她比较务实,倒跟她是女性没有太大关系。我也不是希拉里粉,没看过《艰难的选择》。就算我还在中国,我也希望希拉里当选,还是因为她的政策比较务实。川普是个精明的商人和自己扮演的小丑,这也跟他是不是有可能是个好总统无关,他说出那些疯狂的话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演成一个政治狂人了。我可不希望任何狂人做任何国家的总统。

  64.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2:18:28

    哈哈哈,我突然想起我奶奶曾说过的话:大地主家的长工吃的都很好!

    但长工永远是长工,地主不会给他发言权和掺和地主资产管理那些事,因为那是人家的家事。你会随着地主资产的增加,多买些吃的用的过得舒心点就好了。

    而且,在这个不十分准确的比喻里,现实中的地主永远都会是地主!所以就不要成天念叨啥:又收紧了!

  65. tim.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2:40:31

    哪儿的长工不是长工?更不恰当的比喻是,吃着长工的粮,操着地球(是的,还不是操心地主,是操心地球)的心。

  66. 总攻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 23:07:09

    我从不认为有任何绝对的对和错。平衡,是各种利益博弈得到的最佳值。

    当一方无制约的做成巨大时,得益的只会是少数利益核心,损害的却是绝大多数。

    我同意上上楼的关于灯塔国自我修正的观点。这种修正是可以在偏离大多数利益时,靠着我们看到的各种“丑陋”的政治博弈来互相制约,让大多数人的利益回到平衡的轨道上来。

    我读过书,受过教育,我有责任:在当着长工时,操着地球(包括地主)的心。那是我会心冷、会惆怅的根儿:我犬儒,无能力改变这样不平衡,但我清楚的知道,什么是我应该坚持和希望的。

  67. messer.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 00:49:56

    操着地球的心有什么不对?谁不是地球人啊?但是大家有自己的自由嘛。话说回来,不操地球的心,也犯不上反过来操地球啊,就像那个什么鸡巴情报。

    “我们就是潜意识地接受,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社会达尔文主义、民粹主义,这一大堆政治不正确的东西。这是现实。”

    听听,我注意到你在这里用了“我们”。你的意思是,在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之后,你也接受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社会达尔文主义、民粹主义?

    关于这个事情呢我不想再多说了,在你坛子里我们刚刚才讨论过,连撩骚这种跟自身快活直接紧密发生巨大联系的活动我都没法降低烦点快速达到目的,更别提耐着性子鸡同鸭讲地讨论什么的操着地球的心了。我是很爱你的,所以有沟通的意愿,希望能求同存异,如果不能,那就转移话题。

    你说的那两个没有怎么样,和奥巴马政府失败什么的,我有在想,是不是你在知乎上看来的那些信息有了什么偏差?我对灯塔国各方面所知都有限,但是在我有限的知识里面,布什8年种下的恶果,现在正在全球造成很多灾难。而奥巴马政府这8年,不停给布什擦屁股的同时,提高最低工资,全民健保,扶植新能源行业,减少对进口能源的依赖。就从经济的方面来说,他对汽车工业的挽救,还有硅谷在全球经济低迷中的一枝独秀,都已经很了不起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当然可以把标准拉得更高,但政治玩儿起来很艰难,要做点什么事需要摆平多少方方面面,你喜欢看的美剧里面也讲过了的嘛。

    我觉得左派们也够不错了,一个疯子被人选出来,所有人震惊之后第一反应是反思。照我说反思个屁,有什么好反思的,白痴们又不是第一天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也不会消失。阿伦特在1968年就说过在全球化的年代,每个国家和每个个体之间都更接近了。而现代通讯技术增加了人们嫉妒、憎恨的可能性与能力,“彼此仇恨的极大增加,以及某种程度上所有人对所有人的非理性”。现在发生的事,Rorty在1998年就已经预见到了,我贴出来与你共赏:

    “[M]embers of labor unions, and unorganized unskilled workers, will sooner or later realize that their government is not even trying to prevent wages from sinking or to prevent jobs from being exported. Around the same time, they will realize that suburban white-collar workers—themselves desperately afraid of being downsized—are not going to let themselves be taxed to provide social benefits for anyone else.

    At that point, something will crack. The nonsuburban electorate will decide that the system has failed and start looking around for a strongman to vote for—someone willing to assure them that, once he is elected, the smug bureaucrats, tricky lawyers, overpaid bond salesmen, and postmodernist professors will no longer be calling the shots. […]

    One thing that is very likely to happen is that the gains made in the past forty years by black and brown Americans, and by homosexuals, will be wiped out. Jocular contempt for women will come back into fashion. […] All the sadism which the academic Left has tried to make unacceptable to its students will come flooding back. All the resentment which badly educated Americans feel about having their manners dictated to them by college graduates will find an outlet.”

    —Achieving Our Country: Leftist Thought in Twentieth-Century America, 1997 Harvard Massey Lecture, published 1998

    所以干嘛要以为都是精英们不接地气,就好像谁比谁更蠢一样。即使灯塔国是灯塔国,离社会一片祥和也还早,失意者当然会有,技术继续进步,当卡车司机们连卡车都开不上了之后,失意者会更多的。国家机器是一个庞然大物,应对起技术的变迁,总是滞后而笨拙的。作为有理智的公民,通过各种途径表达自己的诉求,左右集体的意志,应对社会的变迁,我想这是民主的本意。然而选一个满口胡言的疯子算是什么?Death Drive?我们都是学过历史的人,愤怒和偏执导向何方,例子太多了,希特勒上台的时候,也有很多虽然不赞成,但觉得“也未必太糟”的人,最后他们怎么样了。

    哎哟我屁话太多了,不过还是要再说两句。

    第一呢,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个问题。你应该不是不知道制度已经成了经济发展的制约,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它肯定是会爆炸的。

    第二,这件事是不是对中国有好处,或者是不是暂时不会波及中国。我不想在这里扯国际政治,我懂得太少。我只知道一旦美国和俄国走到一起,对中美关系和中俄关系都有影响,而大平洋沿岸本来就脆弱的平衡一旦打破,嗯,我也不敢想。

    格格巫今天去布兰登堡门参加反川普的集会了,我昨天晚上问他,你去集会,是要表达对在美国参加反对游行的朋友们的支持吗?他说那也未必,法国马上就要大选,德国的大选也在不久的将来,欧盟的前途一片晦暗,我们必须要表明自己的观点,而且要站出来。川普一当选,欧洲的极右势力各种欢欣鼓舞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大放厥词,现在是有理性的人必须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了。我听他这么说,当然爱他爱得要死。嗯,我写完了这些屁话,这就关上电脑去布兰登堡门。

  68. 情报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 06:53:49

    zdic.net不是什么网上随便一搜的网站,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公益汉语wiki,采编都是来自权威字典。如果网络上的中文释义有可信的,那就是它了。

    要正规的字典释义,我手上有本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ISBN 7-100-03477-9,p425,隔岸观火:比喻见人有危难不援助而采取看热闹的态度。

    芝麻糖,是不是你遇到与自己多年成见相违背的意见,从来都这么傲慢呢?

    我拒绝承认我是隔岸观火,也不认为灯塔国着火了。

  69. 芝麻糖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 07:44:41

    啧,现代汉语词典。呆板从ai板改成dai板。卓越从第二声改成第一声。经常出现用待解释词条本身解释词条的,初中生必备,语文老师布置课后作业大家来找茬的,现代汉语词典。

    我假定读书人都知道词典质量有好有差。

    差的词典普及率广,有点惨。

    一样是对“袖手旁观”的解释,还有一个是“在河水對岸看火災。比喻事不干己,袖手旁觀,漠不關心。”

    你可别上赶着问是哪里查来的。千万别问。

  70. 齿轮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 14:27:12

    messer+1
    看到篇更危言耸听的文章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obias-stone/history-tells-us-what-will-brexit-trump_b_11179774.html?

  71. Z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 16:15:04

    新疆维稳问题和“留不住年轻人”问题,大概我能说出个一二三吧:
    祖辈是随王震将军进疆的,因而父母在新疆出生、工作生活,可以说是土生土长,当然还有我。我在外常说自己是兵团人,懂的人自然懂。如父亲常挂嘴边的:我们兵团人在新疆是献了青春献子孙。
    我的同学中,少数能力强的、抗的住的留在了内地,多数人还是回到了新疆,好一点的留在了乌鲁木齐。从这一点看,留不留的住在外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跟其他省份一样,都是看能力。
    事实上,新疆在很多年前,汉族常驻人口已不及少数民族,新疆的汉族流动性极大,做生意的赚点钱早就离开了,支援建设的也是一样,像我的家庭这样亲戚朋友都在新疆的新疆人,多数只允许生一个,而北疆农村和南疆的少数民族生育从未被限制过,一些游牧民族的人口统计是滞后的,有新疆学者估计,少数民族在新疆已经是多数,而维族又是少数民族的多数,同时维族与其他游牧民族不同,他们喜欢聚居于城市,已经有明显迹象,南疆维族大量涌入乌鲁木齐。这种已经变化的人口特征可能是新疆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加之,一系列事件之后,维汉之间已经有很深的割裂。
    我经历过97年冬的伊犁打砸抢烧,和09年7.5事件后的余热,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或亲眼见到,但不乏朋友的朋友遇难,那些紧张的氛围让我在这些年对生命安全有极度的警觉,无论在哪我对维族都有应当有的防备,看到他们聚在一起会绕道,哪怕在内地,晚上也很少出门走夜路。因为,没有新闻报道过的某小区被人砍了、哪哪又暴乱了,某个店因藏有管制刀具又被封了,类似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家里餐桌上常常听到的话题,但奇怪的是,大家说完就完了,不做评价也没有过度紧张,大概就是这样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
    总之就是这样,所有新疆人尽力维护表面的太平。也因为这样,但凡有点实力的人还是想离开,因为你并不知道,是不是一辈子都被老天眷顾,那种太平是不是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