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十一月 13, 2016

来来来,让长工操操地球的心

亲爱的美莎,前一篇已经扯太长了,我们转一篇说话。

先解释一下这一句,我说的“我们就是潜意识地接受,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社会达尔文主义、民粹主义,这一大堆政治不正确的东西。这是现实。”

我之所以用“我们”,不是因为我赞成这些东西,而是说,在天朝这种氛围之下,我们自己的思想,会受其卷挟。换言之,人的思想无法超出他所置身的大环境。所以,我毫无疑问地,受到这些“政治不正确”影响,同时也并不认为,表达出某些“政治不正确”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们讨论的前提条件也正是如此:你在海外,我在国内,我们有着不同的视角和屁股。

话说回来,还是说川普。我对川普当选的意见是,我觉得无所谓,既然美国人民选了他,让他试一试又怎么样。

然而,在美莎你的论述里,我简直感觉自己是在去支持极右了。

————

本来我在这次大选前是完全不关心的态度。也没有刻意跟进相关信息,传统媒体上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川普么,一开始我以为他就像是李敖参选一样,是瞎玩闹的。

我很早就知道川普这个人,以前看WWF世界摔角,他是大老板,而且大老板得很“美国”:有钱、任性、胡闹。也看过一两集《学徒》,他是大老板加最终拍板人,态度还是很“美国”:有钱、任性、冷酷、但很有商业头脑,有商业理性。大选前我还在看一本间接讲了他的商战小说,留下的印象是:有钱、任性、极度自恋、直肠子、有商业头脑和商业理性。

根据这些前期印象,我肯定不太喜欢他,但并不认为他是疯子。他的“疯”,是根据他所参加的节目的性质,表现出来的。

从他今年参选的轨迹也看得出来,真的是靠“实力”硬杠出来的呀,从党内外不看好,到打脸共和党建制派,然后在媒体压倒性不看好的条件下,在自己黑点无数的条件下,选举人票大幅超过希拉里。至少,按照美国的这套制度来说,他赢得堂堂正正。

以上情况,不是我看知乎看来的,就是事态的进展一步一步带给我的感觉。

对希拉里的态度,八年前,我对她很支持,我认为她是比奥巴马更适合的总统候选人。因为在小布什留下那一大堆烂摊子之后,美国应该有一个务实的、老道的政客,去把那一大堆烂摊子给“斡旋”、“消化”掉,至少不应该激化那一大堆矛盾。然而,在那次竞选中,我也发现,她不是一个“有魅力”的候选人。她的主张没有魅力,不能吸引铁票仓,她的形象“欠缺魅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被美国“厌女”文化的洗脑),不能在公众讲演中,让选民喜欢她,尤其是和奥巴马站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今年的选举,一听说她参选,我心里想的就是,今年她肯定没戏:一来,她的“没有领袖魅力”问题更加严重,二来,这八年里她因为卷入政治一线操作太多,做多错多,一定会被人翻出来使劲黑。事后的发展也的确如此。

奥巴马的这八年,当然做得很辛苦,毫无疑问,我相信很多事并非出于他的本意。然而,他本身从政的经验不足,尤其在对外事务上,几乎就是无能为力。结果呢,颜色革命来了,中东更乱了,独裁者垮台了,世俗主义被宗教极端主义干翻了,人民的生活更苦了,欧洲的难民潮爆发了。

小布什上台时,媒体是骂声一片,下台时,至少普通人并没有那么讨厌他,连媒体也都不怎么好意思写黑他的文章了。奥巴马上台时,那么多的欢呼,如今快要下台了,我暂时还没看到有媒体写一写“奥巴马执政这八年。”

————

美莎,你看,如果川普上台确实是件坏事,更左一点的欧洲现在也开始立刻去反对他了嘛。那么全面地来看,不也是在纠偏么?历史长河浩浩荡荡,要出这么个人物,怎么都要出的。时势就是要造这么个“英雄”也好,“狗熊”也好。美国人民愿意让他试试,我对此,仍然持中立态度,没那么大的反感。

————

至于说到我朝,当然,制度阻碍了经济的发展。但这是一个比美国人口多几倍的国家,问题的复杂性打了好几个滚。是先拆了房子重新盖,还是住在房子里修修补补?

也只能边走边看。你要说群众有多大智慧?从现在这些国内外的乱象来看,好像并没有。那要不要相信政治官僚们的智慧呢?只能姑妄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