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四, 十一月 17, 2016

初缠操后的二人礼貌

考虑到前两贴激起的万层浪,我深刻地体会到,上半身的事太伤脑壳了。

于是我就跑去刷微博,刷出这一条。

20161116155122

我对送牙膏带来的屈辱感,其实没怎么领悟。照我想来也算是“陌生人炮后尴尬地表达善意”之一种,不管逾矩也不算冒犯。对因为商量打的费而没约成炮,倒是笑了半天。

我碰到过因为商量见面方式而最终没有见面的故事。如今城市太大,虽然居住在同一座城市,但要是一个南一个北或者一个东一个西,哪怕开车前往,感觉也像是要千里迢迢跋涉好一段征程。再考虑到见面之后双方不见得满意,时间成本外加精力的损失,好像都不值得架那么大的势。

所以一般而言,我会把面基想成是“在城市的陌生领域去冒险,”面基只是一个附带的环节。基本上,只要不是太远,我会选择迁就对方的便利,上下班途经的地铁站/公交站/商场什么的,是最好的地方了,不给对方增加额外的面基时间及精力成本。真面得开心,再找地方另坐另聊;一面之下双方都暴走,那就还是果断立刻各自暴走的好。

有一回这个做法吃了好大的钉子。双方见面的由头是明确地约炮。于是跟对方商量先见个面再说。互相之间并未交换照片。

对方说,自己是路痴,对城市地理不太熟悉。我说,那么是否靠近某一个地铁站或者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呢?对方说,靠近某某地铁站。我说,那就在地铁站见一见可好?

对方嫌这种方式太简单粗暴没有人情味。于是我就问,你有什么好的提议。

对方说,不如直接找一家酒店大堂见面吧。

我感觉自己的表情僵了一僵,但转念想到这是以约炮为名义的面基,或许对方认为这样做是很合理的。于是我说,也行,考虑到你是路痴,你来选见面的酒店吧?

对方长久没有回复。

等了很久,我发去询问。

对方此时突然暴怒,说:“从来没见过你这等寒酸小气之人!怎么什么事都要我做?!!从来都是对方开好了酒店送上房号我直接去就可以了!”

我瞠目结舌。火速向对方致上最诚挚的祝福,删除了事。

之所以说这个故事,倒不是我觉得对方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如果对方过去的经历带给她那样的心理期待,我想也无可厚非。这世界的确是百样米养百样人。因为面基约炮遇到了许多也许本来绝不会有交集的人,从这个角度讲,是非常有趣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