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6

隆冬将至

全家找了个周末,给爷爷庆祝生日。爷爷在带看护的老人院住了快两年时间,神智愈发不太清晰。腿部肌肉没有力量,从轮椅上起身都很困难。对儿女们几乎也快忘光了。

庆祝完之后,我陪姑妈送爷爷去老人院,姑妈给负责照看的护工带了份治疗颈椎病的小礼物,也是希望护工对爷爷不要失去耐心。

从老人院返回的路上,姑妈一直在唠叨自己的女婿,唉,就是我大表妹的婚姻啦。她眼见着自己的女儿结婚好多年,孙儿也照料了两年了,女婿还在阿富汗,而且的而且!这几年来,女婿一文钱家用没给!养儿的钱都没给过!

这一回姑妈的女婿回家探亲,我大表妹拉下脸来说,“儿子已经两岁了,你还没给过养娃的钱呢。”女婿竟然说:“啊?你以前都没要过钱!”我大表妹说:“以前没要过,意思就是你可以不给吗?今年经济不好,我的工资现在养儿不够用。”

这样说话,算是说得很明白了吧。这位姑爷竟然也只悭吝地打了一个月的养娃费来,说明年开年再转两个月,现在还没见到水响。

据我所知,他所在企业派驻阿富汗的员工薪资,少说也是500K,何况阿富汗也没地方用钱,养自己的娃却手脚如此之紧,真是不明白其中道理,难道真是被说中了是基佬吗?!但基佬对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至于这么吝啬吧?而且他对儿子的表现也不是不喜欢……真是个谜。

这次聚会上见到了自从修佛以后很久很久不见的婉君表妹。唉,她又长圆了。然后,修佛修得太专注,跟家里人的相处越来越有点障碍。听她话里的意思,她是真心想修出了断因果的成就来……我这叫汗啊……

全家人也都在汗ing……唯一让家人稍感安慰的是,她买了辆新车。小时候曾觉得,只看重物质的东西,这是多么虚伪啊。但我看到她买了新车,竟然也还是感到,嗯,怎么讲,放了一点心,至少还像个活在俗世里的人吧。

  1. messer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6 - 17:34:22

    我固执地对家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但也经常觉得心怀愧疚。

  2. tim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6 - 19:46:27

    唉,昨天也跟亲戚们说了这个问题。我们得出的结论还满庸俗的,家里的事,有两种表示关心的方式,肯花时间,当然是最吼的,但如果做不到,用钱表示,也是一份心意。自己的爹妈,可以送贴心的礼物,但如果他们需要的是钱,就给钱。

    唉,十分庸俗,但真碰到了什么事儿,就是这样直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