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十二月 23, 2016

中年妇女的丧,和,喜悦

——丧篇——

年底又到了,频繁聚餐模式正式打开。大食袋俱乐部又聚会啦!最重要的当然是交换各种八卦。

话题的由头是从何洁跟男人离婚的消息打开的。已婚妇女们一致认为,在家庭生活上,这个男的除了弱鸡,基本上就是国内当爹的正常直男的样子,并不算得太离谱。(八卦消息里何洁自己也说过,郁闷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身边朋友的男人们,都差不多,心情才好了一点。)当然又弱鸡还疑神疑鬼还要去抓奸还抓不着还惦着分家产还不过大脑给情感热线打电话还曝光家里的隐私,这是另一回事了。

说到这里,朋友之一无声无息来了一句,“唉,其实前一阵都拖着男人去了民政局了,临到叫号,男人说,‘先出去抽根烟谈一谈,’结果就没离成。他不愿意离,但在我这儿,离不离也就这么大回事了。”

朋友之二说,“纳尼?你都到了民政局了都没离成?!”顿了顿,悠悠地说,“隔一阵,你们要是听说了我离婚的消息,可不要吃惊哦。”

朋友之三说,“嗨,咱们当中,谁离婚的消息都不是新闻好吧!离个婚嘛,哪天缘分到了自然就离了。”

我回家后给美莎转述了中年妇女的故事,美莎哇哇大叫说,“你朋友里难道就没几个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中年妇女吗?!”

我说:“不呀,大家其实都挺挺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呀!可是中年妇女就是自带这种丧啊!两者并不妨碍嘛!”

美莎想了想,“嗯,倒也是,中年妇女是挺丧的。不过中年男人也很丧啦。其实国外的中年男女也很丧。不过国内的大家们尤其丧。”

唔……那也是没办法。

——喜悦篇——

上一次的聚会故事里提到了这样一个八卦(主要看下半段):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60924-143022

直姐讲述了这个八卦的下文。

直姐说,作为一枚姬佬磁石,她机缘巧合认识的这个台湾妇女,人长得算伸展,做事又干练利落,所以免不了走得比较近。直姐跟一家手工烘培店的老板相熟,带着妇女去拿过几次点心。烘培店店东也是一对姬佬,温馨有加,看得台湾妇女大受感动,拉着直姐就讲起了自己的纠结情事。

然而,直姐这样说:“开始呢,我倒还蛮有兴趣听听她的八卦,但后来,她把自己狗血故事里另一个女主人公的照片给我看了……”

我等当然竖起了耳朵。

直姐接着说,“……于是我就再也不想听她的破事儿啦!!!”她锤了锤胸口,又说,“作为一个颜控,谁要听主人公长得不好看的八卦!”

大家哄笑,追问主人公到底有多不好看。直姐翻了翻手机想找真相,最后只找出了台湾妇女的照片,她说,“总之另一个长得很不好看,我连照片都懒得保存!”

聚会又一次在大家大开地图炮、感叹基都普通人颜值也高于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笑声中结束了。

吃完饭,几个人就着雾霾和夜色,快乐的在满地金色落叶的背景里拍了照。照完各自出挑选自己照得最好的照片美图以后发了朋友圈,在一片点赞中喜悦地过完了这一天。

  1. 老菜

    星期一, 一月 2, 2017 - 20:00:13

    靠缺席了一次就错过了朋友一二三的民政局新闻,话说一二三分别是谁?

  2. messer

    星期一, 一月 2, 2017 - 20:56:55

    我来丧丧地嚎一声

  3. tim.

    星期一, 一月 2, 2017 - 21:28:43

    你又来丧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