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三, 一月 4, 2017

年前年后都得励哈志

一个星期才去练一回舞,竟然碰上教练约全体学员提前团年。以前我是很不爱参加这种集体活动的,现在年纪大了,为人和善了不少,也想趁机听听其他人的故事,欣然应邀。

这间舞室,我算亲眼见证了它的发展。两个教练,都是90后,以前干过酒店的清洁小妹,也做过流水线上的工人,就因为喜欢跳舞,先在深圳学,后来又通过网络找到内地一家更专业的舞室,基本上零基础地练起,半年后拿下国家级比赛的双人舞冠军,全国各地接活,靠跳舞存了些钱,回到基都来自立门户。不管是行动力还是见识,都在拔尖之列。

我看到百度贴吧里她们发的广告找过去的时候,舞室才开张不到一个月,只有一个学员。两个人教一个人。后来我去了,两个人教两个人(对比而言,我之前的那家舞室,春暖花开的时候,一个教练带水平不等的20个学员)。到现在,舞室有十来号人,大部分都是全日制学员,三个月或者半年要毕业,登台表演的那种。

第一个学员已经顺利出师,开始了全国各地奔波演出的生涯。出师的第一场秀,是两位教练帮忙接的活,帮忙做的演出服,帮忙设计的舞蹈动作。现在舞室里有另外一个学员也快出师,教练又开始忙活着接活、带活、设计舞蹈、缝制演出服。

我曾经无意中听见教练之一在打电话的时候,用自豪骄傲的口吻告诉电话那头的人:“这是靠手艺吃饭,你想想来这里的学员,她们原本每个月在流水线上挣两三千,来练三到六个月的舞,每个月就能挣上万,能还清贷款,节省点还能存下个房子的首付。那你只要有这个动力,你是不是打死都要学完?”

教练之一已经在老家给自己置办好了房子,现在还想再存钱买个铺面,以后养老用。

————

流动舞娘的生活是我之前从未想象过的生活之一种。是的,我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职业。不是很高端的舞蹈演员,不是能在正规剧院的舞台上演出的那种,但也不是更低一等Stripper,而是在各种酒吧、演艺中心,或者大型商场的活动上演出的。演出地点,以国内的二三四线城市为主。

直到有一回舞室里来了个基础很好的学员,软功好得不行,后下腰能头点地,管上动作也做得漂亮。不训练时戴着眼镜,相貌很斯文。我开始以为她是隔壁大学学舞蹈的研究生。结果不是,是已经从业了的职业舞娘,听说这里有两个教练管上动作教得更高级,就跑来进修。她说自己喜欢自由,喜欢到陌生的地方,喜欢不停地到新的环境,冬天太冷,就接南方的活儿。

这个姑娘到南方过冬后不久,舞室又来了两个“美女。”美女一是整出来的美,整个脸似乎没一处没下过手,额头动过,鼻梁垫过,鼻翼削过,嘴唇填过,下巴裁过。软功也是极好的,只是管上动作欠了点火候。团年饭桌上,她说自己今年的小目标是,再存点儿钱去开个眼角。

美女二算是货真价实的美女,虽然鼻子也似乎小小地垫过。身高并不特别出挑,165还欠点,可身材比例好极了,一对大长腿在管上舒展开来,仿佛足有两米长。

她俩也是已经从业了的流动舞娘,也是听说有舞室教的技巧更精深、教练负责任,就跑来进修。没人帮出进修费,全是自己掏腰包。

而且,叫我更吃惊的一点是,这些姑娘,也算是半边身子在社会上滚过的,竟然完全不油滑。言谈并不算俗气,做事也懂得分寸。

有时候,我会感到很好奇,这一行的从业人员,跟通常的刻板印象竟然完全不一样啊!还是说,我见到的样本太小,采样有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