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一, 一月 23, 2017

幸好他们说了出来……

我并不想蹭热点,但这两天反复被韩少《乘风破浪》的主题歌事件刷屏。第一首出来时我点开来看了,但没看完,心想这歌词不能是真的吧?是在逗大家玩吧?我是说,这巨大的荒谬让人不敢置信。尤其是什么“我这个家全都靠你…你把大小孩子/个个抚养成人/等我到了晚年/你不能比我早死”,Really?WTF?这就是“不成器的男主角笨拙的爱的宣言?”所以我直接关了,第二首反转就压根没看。

后来大家就吵将起来,韩少说,这是反转,是改编,大家不要过度引申。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歌改编,这是不是暗示我国广大男性的思维模式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呢?更何况中文改编的歌词吃相之难看,是超过日本原作的呀。更何况,如今可是21世纪20年代啊!!

好吧,说实在话,我国广大男性的思维模式还真有可能是停留在日本的上世纪80年代。我这两天正在看一本书,叫做《沧海之后》。我是出于“审丑”的目的去看的,因为最开始看到的介绍说,写这书的人把中国绘画圈存在的问题都狠狠地批判了一顿。暴露阴暗面这种事,我一贯最喜欢了。

这书的体例,怎么说呢,跟另外两本书惊人地一致。甚至写作者的性格也惊人地一致。一本是老鬼的《血色黄昏》,另一本是高尔泰的《寻找家园》。如果你碰巧看过其中之一,你就大概知道这本书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一个性格极为强硬的我国中老年男性,回忆苦难,追溯苦难的根源。

这三个人的成长经历也很有相似之处,都是经历过文革时代的人(只不过有人文革时年纪大些,有人年纪小些,高尔泰比另外两个人大近20岁)。都经历了很波折的少时教育。

老鬼还曾写过一本《母亲杨沫》,以偏激之笔描述了一个极为偏激不近人情的母亲形象。然而老鬼本人也是极为偏激和不近人情的,这一点,在《血色黄昏》里有充分的展现。简繁的父亲和哥哥,都在文革里受了很多磨难,父亲,脾气暴躁;哥哥,脾气暴躁;他自己,脾气暴躁;父子的相处模式就是,一言不合,全家打成一坨。高尔泰么,我现在记得不太清楚了,不多说。

简繁的书里先回忆家庭的苦难,没问题;接着写旅美画家圈内事,把所有人,沽名钓誉没有真才实学的或者沽名钓誉但有真才实学的,都骂了一顿,也没问题。哦,再接着写自己的个人生活,哇我擦,真是亮瞎了我的眼。

他五六十岁回国,挨个儿见仰慕自己的女研究生,见完了就睡,睡完了说,哇,太久没接触女人了,睡得他腰酸背痛……他在美国的第二任前妻,是个台湾妇女,他说对方长得矮长得丑,脾气还暴躁,自己碰都不想碰(当然了,他也说,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对方支持自己,自己在美国股市里还亏了别人十几万美元……)。还回忆在国内的另一个前妻,哇,貌美如花,怎么做也做不够,但是后来两人没法一起出国,所以非要跟对方离婚(%…#@¥!!什么鬼!!)。再然后了他忏悔说,“这个国内的前妻啊,我还夺去了她的处女之身,我对她有愧疚啊……”我看到这里真的是想摔书啊!!我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样的选择!!!

归根结底,我想说的是:我国男性群体对女性的观念,就是这么地low逼,之前是,现在也是。作为女性,你要庆幸的是,幸好他们把话说了出来,表达了他们的心声,所以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进行更理性的选择。太祖时代人为拔高了一下妇女地位,表面上妇女地位是提高了,能顶半边天嘛,但是,歧视从来没有少过。而且,太祖本人可并不支持妇女权利哦,只不过是要女性出来顶半边天而已。现在这一代呢,全面复古尊孔,但独生子女的一代人,有了更强烈的权利意识,更多的发声途径,所以一旦有人冒出奇怪言论,会遭到炮轰。

我不知道这一轮官方的逆历史潮流而动会持续多久,但我知道,权利意识,一定要通过一次又一次的炮轰来普及和夯实。别人恩赐的权利,想拿走,是会随时拿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