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一, 二月 20, 2017

春天里的犒劳

控制饮食控制了一个星期,辛苦地减下去500克。而且这成绩还并不牢靠,只要哪一天肚子里缺了水,稍稍一松口,立刻就破功了。世界残忍啊。再一来,肚子里缺碳水缺糖,就老想着给自己弄点好吃的,去超市采购,克制不住地往推车里拿食物。(我真不是故意的。)

有一天夜里带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上了床,止不住地开始想吃海鲜,琢磨着春天到了,海鲜市场的蛏子和蛏子王和花蛤和虾都该上市了,立刻拿定主意第二天去买蛏子炒来吃。又想到自己爆炒蛏子的手艺还不太稳定,顺手又搜索了若干种炒蛏子的食谱研究了一番。当天是嘴里汪着口水入睡的。

第二天天气极好,阳光灿烂。我半下午出了门,滚着铁环去了城里的海鲜市场。舍近求远是因为家附近的两个小菜市都不卖海鲜,只卖河鲜,有卖发鱿鱼鲜鱿鱼的,但虾和蛏子都踪迹全无。而超市里的水产,哪有批发市场上的新鲜?

(对基都这种中心城区不大、只有到春熙路才叫“进城”、一环路内都是骑自行车方便的地方,住在城头其实比住在三环以外要更有生活气息些。如果住在三环外,买菜真的只有开车去超市了。开车去超市当然也没什么不好,但超市买菜所蕴含的四季更替感,确实没有去菜市场那么强烈。

菜市场隔壁巷子头的张哥,冬天卖羊肉汤,春天卖春卷皮皮和拌菜,而且周围的太婆些只认张哥春卷皮,其他临时设点卖春卷的都卖不赢张哥,这种微妙而琐碎的生活场面,实在是只有嬢嬢才理解的恶趣味。)

我晒着暖烘烘的太阳,欢天喜地的滚过了卖各种名牌的光鲜大街,钻到了街背面的海鲜批发市场。蛏子和蛏子王们肥溜溜圆滚滚,全部躺在水头等我。买了两斤蛏子,又滚去菜市买了各种辅料,大海椒小海椒洋葱还有蒜……回家之后把蛏子放到盐水里泡起。

我说自己爆炒蛏子的手艺还不太稳定,是因为每次做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哪怕原材料一模一样。这一次,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两斤蛏子一次吃不完,我就分了两顿炒。辅料也是一次性提前切好的。然而炒出来的结果,头天晚上是红亮亮的红油蒜香味,隔了一天,做出来却是色泽偏白味的葱香爆炒。味道都不错,足可以拿来待客而不丢脸。但差别到底在哪儿,我现在还是想不明白。

这件事最好的一点还在于,我当天美美地吃了一顿之后,次日起来称体重居然并没有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