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四月 30, 2017

记一次如释重负的分手

前一段时间在跟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姑娘交往。大家date了几次,吃吃饭看看电影近郊玩了玩,小姑娘就提出,要不咱们交往一下吧?我当时觉得未尝不可,就说大家试试看吧。

虽然我总爱幻想自己是个不乏趣味的人,但事实证明,这纯属幻想而已,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日常生活里的我,相当无趣。比如说,生活过分有规律,一个星期该锻炼的几天,雷打不动。然后工作过分不定时,白天也工作,晚上也工作,周末也在工作,甚至锻炼完了又在工作。如果是一个人生活,这叫做自律,叫做纪律性强,可跟人交往,这就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小姑娘是正经上班族,平常下了班想跟我date一下,我去锻炼身体了;周末想一起玩耍一下,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锻炼身体。我也约过她要不要周末一起练练柔术——好吧,这个爱好不免太过诡异,人家不接招。她抱怨过我好几次说,“到底是陪我重要还是你的训练日程重要啊?”我心想,喂,我的训练日程是好不容易才安排得这么顺畅、没有冲突的呀。

冬天的时候我努力想做个好date。我跟她讲,我的训练日程是如此这般安排的,星期一星期三晚上我休息,不锻炼;星期六不训练全天有空,周日上午要训练下午有空但隔一周要回爸妈家。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有这几天才能来找你?”我以为她理解了,激动地点点头。小姑娘其实并不理解,但她还是照着我说的,尽量在这几天来找我。

结果,过了不到两个月,我就开始跟朋友们发牢骚,“天哪,一个星期要陪小姑娘三天,累死我了!很多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跟人说话!”

等冬天过完了之后,小姑娘的工作和住处都有所变化,过来得不那么勤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好轻松好愉快,就这样date就好了嘛!

再然后又过了不久,小姑娘有两个多星期都没来找我,微信上也不说话。我心想,这……是不是出问题了?我要求跟小姑娘打个电话,小姑娘不接茬。我又在微信上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于是小姑娘说了,“我觉得这样不像在耍朋友啊……从一开始就不像……”

说实话我挺囧的。从理性上,我觉得小姑娘的诉求非常合理,她需要两个人交往的亲密度。但我做不到。So……

另外:小姑娘是《奇葩说》的粉丝,《奇葩说》前两个星期有一集的内容大概是探讨,分手要不要当面说?后来反方(也即“分手不用当面说”)获胜。

我自己的话倾向于当面说,以我对小姑娘性格的了解,她肯定是“不用当面说”的支持者。我有点怀疑她是看了这一集《奇葩说》之后,终于决定跟我在手机上摊牌。后来我跟朋友们吐槽了一下,朋友们则说:“你可要感谢《奇葩说》才对!”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结果的确是“分手伤害”最小的。